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七百零一章:姑获断翅

    “我们先找家住宿的地方,先住下来吧,再决定做什么打算。”

    柳龙庭和我说这话的时候,叫我扶神辇,我们在这地府里随便找家客栈住宿。

    这地府和人间相差不多,我们找家住宿的地方也不难,在了神辇之后,柳龙庭顺手将我往他怀里搂,然后驱动神辇飞行。

    整个地府一片黑暗,只有我们身边用白纸糊的灯笼,里面放着蜡烛燃烧才照出一些微弱的黄色光芒。

    我抬眼看着在我身边坐着的柳龙庭,刚才想问他的话,到此时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总怕柳龙庭误会我不信任他,可若是不问的话,这件事情在我心里一直让我介怀,毕竟自己的心都不在了,我自己担心一下也是正常。

    柳龙庭见我好几次都是一幅将言语止的模样,开始几次他没有询问我怎么了,不过在我沉默了一会儿后,心里在想着我要怎么跟柳龙庭说才委婉一点时,柳龙庭正好转过头来问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他这忽然一问,让我一时间有点措手不及,赶紧摇头,不过摇完头之后,我又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至于连问个东西都小心翼翼的,于是又对着龙庭点了点头,对他嗯了一声:“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柳龙庭看向我的脸转了过去,搂住我肩膀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目视着他前方回答我说:“说吧,有什么想问的?”

    “我想知道我的心被你藏在哪了?”

    明明已经想好了我婉转的语言,但是在这时,我不知怎么回事,一下忽然说出口,柳龙庭听见我问他这个问题时,我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明显的一愣,不过他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转过一张好看的脸来,十分暧昧的对我说:“我把你的心藏在了我心里。”

    这种话算是十八岁小女孩都知道是假话,姑获鸟站在我的肩膀,看见柳龙庭对我说这话,顿时张大它的鸟嘴做出一副要呕吐的模样,说我和柳龙庭真恶心。

    我知道柳龙庭说这话,是想敷衍我,他并不想回答我问他的问题,但是这件事情已经瞒了我那么,柳龙庭从来都没有提过我心脏的事情,既然这次我已经问出口,我不想下次还要再那么纠结要怎么问柳龙庭这个问题,于是对柳龙庭说:“我这次跟你说的是认真的,当是满足一下我的好心,话说你要藏着我的心干嘛?”

    我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些撒娇的意思,并且我的手也抱住了柳龙庭的胳膊,摇晃着他,希望他告诉我这件事情的真相。

    不过柳龙庭此时像是铁定了心似的,并不想跟我说这件事情,于是盯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我也是说真的,藏在我的心里。”

    这件事情已经困扰了我很久,如果刚才不是秦广王说道柳龙庭他知道的事情很多,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问柳龙庭我的心在哪?但是我已经问出口了,柳龙庭却找这么个开玩笑的借口敷衍我,我心里十分生气,立马将手从柳龙庭的胳膊里抽了出来,跟他说我再也不想理他了。

    算是我说这话,也没有给柳龙庭带来任何一点的危机感,而是随后问我说:“秦广王说的那只凤凰,我想可能是凤齐天了,我们要去洞口里去找凤齐天吗?”

    本来我确实是不想和柳龙庭说话,但是他现在又问我关于凤齐天的问题,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凤齐天的下落,算是我知道这洞里很危险,但是凤齐天跟了我这么多年,之前是为了保护月儿才选择和元始天尊留在一起,因为这样,他才会进如这地狱入口,如果他真的是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情,若是因为我不去救他而丧失了性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并且,如果我一个人进洞的话,我并没有很大的把握我还能从洞里出来,因为我自己的法力有几斤几两,我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如果我现在跟柳龙庭说去,那他会跟我一起去,那万一到时候我们全都死在了洞里,那月儿怎么办,谁帮我把月儿从幽君那里救出来?

    “去,但是我想一个人去。”我回答柳龙庭。

    当我回答柳龙庭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很明显的脸色一变,跟我说:“你是在跟我赌气吗?”

    “我没有跟你赌气,再说我跟你赌什么气,气你没把心我的心在哪告诉我吗?你觉的我有必要忽然因为这件事情生气吗?你又不是第一次没告诉我。”

    我想在某些时候,可能我心里的想法是跟柳龙庭是一样的,他为了让我活着,哪怕是把我送给别的男人也不介意,我跟他一样,任何危险的地方,我都不想他和我去,我们已经不再是从前自由的两个人,我有了月儿,我不能让月儿以后长大,连个爸妈都没有。

    眼见着我们马要吵架,姑获鸟从我的肩膀飞下来,躲在车辇的角落里,劝了我和柳龙庭一句:“你们有什么事情自己坦白好了,可别吵架啊,影响感情。”

    柳龙庭转过头看了一眼姑获鸟,神色冷冽,然后再回过头看向我,跟我说:“你也已经不小了,算是按照人的年龄,你也二十多了,也经历过很多事情,为什么总像是个孩子一样做出这种幼稚的决定?一件事情是一件事情,你以为你一个人去找凤齐天,凤齐天都出来不了,你还能好好的出来吗?!”

    看着柳龙庭这么认真责怪我的表情,我一时间觉的真是好笑,他以为我不知道吗?若不是怕他跟我一起死了,以后月儿无依无靠,我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我在你心里,一直都是这么幼稚一无是处吗?

    “是啊,是我幼稚,是我两件事情没分开,胡乱做决定,怎么了,你是嫌弃我了吗?你要是嫌弃的话,可以走啊,没必要和我一起!”

    我直视着柳龙庭的眼睛,和他说了狠话,为了配的他,我已经努力在提高我自己,不让我自己活的这么软弱,柳龙庭他看不见我的努力吗?这种时候,却来和我说这种话,我对他不能有任何隐瞒,而他却连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问题,都不想回答我。

    “你们两个好好说啊,别吵啊,虽然我心里是很赞成你们吵架分手的,但是这会主人你确实是需要柳龙庭陪你一起下去那个什么洞啊,他去了他会给你挡死挡灾的,你一个人去连个护盾都没有,出来的机会肯定是很少的,再说要是柳龙庭死在里面了岂不是更好,你可以出来和我喜欢扶阳大帝在一起了!”

    我跟柳龙庭现在正在风口浪尖,姑获鸟还不知情的在旁边说着风凉话,柳龙庭听着姑获鸟的话,一把伸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衣领,往他面前一提,然后另外一只手直接向着姑获鸟打出去一道灵气!

    这么近的距离,姑获鸟根本没来的及完全躲开,瞬间被柳龙庭打,一阵尖叫顿时从姑获鸟的嘴里发出来,半截翅膀被柳龙庭的灵气打飞,姑获鸟顿时往车辇里的地一栽,昏了过去!

    我看着已经昏在地的姑获鸟,生怕它这会死了,赶紧的伸手想去捡,但是柳龙庭一直都紧紧的握住我的衣领,眼神发凶的盯着我看,仿佛我只要是违背他的意思,他便要杀我一般。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