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第722章 民间的事,要融入才能知道

    此时洛阳大街,人声已显得嘈杂,但见无数洛阳衙役走上街头,进入百姓聚居的各座坊市。

    又有无数官员家里的家丁护院,同样也被发动动员起来。只见到处人声鼎沸,街面人头涌动,仅仅不到一个时辰,洛阳选佛之事人人皆知。

    古代就是这样,当官动动嘴,下面跑断腿,衙门的动员力量还是很高的,百姓们也特别信任衙门里的官员。

    而在此时,韩跃仍旧待在洛阳街头。

    他早上在一个卖饼的摊子上吃了两张糙饼,然后闲逛到一个贩卖土茶的茶摊,这茶摊乃是一个老妪所摆,茶水带着一股子农家土味,韩跃也不嫌弃茶水廉价,掏出五枚大钱要了整整两壶。

    他喝茶晒太阳,说不出的悠闲自在,期间又和一群贩夫走卒胡吹海侃,说到兴致高昂之时甚至脱了鞋子,一边扣着自己脚丫子,一边放声哈哈大笑。

    抠脚大汉,随处可见。

    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当朝最高王爵。

    茶摊上喝茶的贩夫走卒们聊得高兴,兴奋之时甚至拍一拍韩跃肩膀,倘若他们知道这青年乃是西府赵王,恐怕瞬间就要跪倒一地人。

    日头渐上三杆,洒下浩浩金光。

    随着洛阳官员下决心主动选佛子,街面上来回穿梭的家丁衙役渐渐多了。

    韩跃看似喝茶聊天,其实却一直留意街面动静,当他看到无数家丁衙役走上街头,脸上终于露出一抹微不觉察的笑意。

    也就在这时,茶摊上一群贩夫走卒同样发现了衙役们,有个中年汉子似乎和某个衙役很熟,顺手一把将他拽住,好奇问道:“老孙家的先别走,跟大叔说说这是要干啥?”

    那衙役是个小少年,一看就是农户家的出身,他被中年汉子拽住也不生气,反而脆生生喊了一句大叔,这才开口解释道:“衙门里大人有令,要在整个洛阳开展选佛子的大事,听说是西府赵王的意思,要选佛子去天竺取经。”

    “选佛子,去天竺?”

    在场贩夫走卒来了兴趣。

    洛阳一地,确实佛风甚浓,虽然未必家家信佛,但是对于佛事却十分上心。

    那个汉子脸色明显有些热切,拽着小衙役急急问道:“这选佛子有什么说道,是不是一定要选寺庙里的师傅们?选中之后又有什么说道,是不是会被派去天竺大佛国?”

    他一连两个问题,显得很是上心,韩跃坐在茶摊上冷眼旁观,对于洛阳百姓信佛的程度又有更了解。

    可惜那个小衙役级别太低,对于中年汉子的问题无法回答,他只能满脸尴尬摸了摸脑门,讪讪道:“刘大叔不要问了,您就算再怎么问俺也不知道咋答,大人们只是让衙役上街通知,暂时还不知道具体咋样。”

    “哦,只是通知啊……”中年汉子有些失望,放手让小衙役离开。

    韩跃忽然端着茶碗凑了过来,微笑道:“刘大叔很在乎选佛?我看您问的很仔细啊,莫非家里有人在寺庙出家,或者是您自己笃信佛法?”

    那中年汉子哈哈一笑,张口道:“我笃信个屁,还不是为了孩子。”

    “孩子在寺庙里?”韩跃目光一闪。

    “是啊,在寺庙里!”中年汉子吐了口气,脸色明显有些思念。

    韩跃顺手搬了个凳子坐在一边,故作好奇问道:“大叔您不信佛,咋还把孩子送到寺庙里?要知道一旦出家就要和父母绝缘,以后也无法给家里传宗接代啊……”

    中年汉子有些烦闷,猛然伸手推了韩跃一把,悻悻道:“你这小子恁的好奇,哪里有这么多问题想要问?”

    韩跃被他推个趔趄,脸色变也不变,他端着茶碗呵呵轻笑,道:“问问嘛,就是问问,小子不是洛阳的人,我是长安过来行脚的小商贩,这几天你们也看见了,在下买卖没能做成,整天就在茶摊厮混……”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故作叹息道:“唉,反正这趟是挣不到钱了,总归要听点风俗之类带回去显摆显摆,否则等我回家之后,说不定家里那口子怀疑我没有外出。到时发飙起来,在下要挨数落。”

    中年汉子一怔,旁边那些贩夫走卒哈哈大笑,一个古铜肤色的挑夫凑了过来,挤眉弄眼道:“小兄弟,听你这话意思,你家娘们是不是很彪悍?不要害羞,老哥我也是如此,啊哈哈哈,每次出门挣不到钱,回家想上床都得求半天……”

    韩跃摸了摸鼻子,心说我媳妇可不会这样。但他刻意要融入这群底层百姓之中,所以脸上显出一种你明白的神情。

    果然这神情让众人哈哈又笑,都觉得这个青年小哥很是随和。

    古铜肤色的挑夫忽然重重一拍韩跃肩膀,哈哈笑道:“实话跟你说了吧,不要怪刘老哥生你气,其实不止他家里的孩子送去庙里,咱们这些人也有孩子当了和尚。”

    韩跃心中一动,故作好奇道:“你们如此笃信佛法?”

    “屁!”挑夫哼了一声,有些生气道:“无非是讨个生活罢了,也有人是为了孩子的性命。”

    他忽然一指刚才那个中年汉子,道:“比如刘老哥家的孩子,生下来就被佛寺里点了名,这辈子必须出家做和尚,否则全家都要给饿死……”

    “饿死?”韩跃怔了一怔。

    挑夫咬了咬牙,道:“洛阳佛寺众多,周边土地几乎都是佛产,我们这些百姓租种佛寺田地,自然要乖乖听佛寺的安排。谁家孩子若被看上,立马就得送去出家,否则土地收回不给租种,全家老少都得饿死。”

    “这不对吧!”

    韩跃皱了皱眉头,沉吟道:“我大唐设有永业田,保证每个百姓都有田可种,虽然永业田不多,但是耕种一年勉强糊口还是可以的,只要不遇到灾荒之年,哪里有饿死人一说。就算遇到灾荒,朝廷也会赈灾……”

    挑夫苦涩一笑,伸手拍拍韩跃肩膀,脸色惆怅道:“小哥儿,你说的那是长安,而这里是洛阳,长安那边的百姓还有永业田,但是洛阳哪里有永业田一说哟。”

    “难道地被扣下了?”

    “没有!”

    “那为何……”

    “唉,活不下去,卖给寺庙了。”

    韩跃满脸呆滞,好半天才想起一事,愕然道:“你们竟然卖永业田,这种地不允许交易啊。就算大家敢卖,佛寺里也不敢买吧。就算佛寺敢买,衙门里难道敢给过户不成?”

    挑夫黯然一叹,悻悻道:“若是五年之前,自然没人敢买,但是这五年时间里,谁还敢管佛寺的事?我们也知道土地是命根子,可是实在被逼迫的没办法啊,一亩永业田只能卖两贯铜钱,你想想佛寺里那些杂碎有多狠。”

    韩跃呆呆半晌,渐渐明白过来。

    这五年,这五年,原来还是吴王李恪造的孽,他要在朝堂争权夺利,所以和佛门勾结借助势力。

    佛门势力不是白借的,显然李恪拿出来的筹码就是帮佛寺侵占土地。

    韩跃忽然又想起一事,忍不住皱眉道:“几位大叔,我听你们这说话口气,似乎洛阳一地对佛门很是抵触,但是,但是……”

    他猛地装作鬼鬼祟祟,故意凑近那个挑夫面前,小声道:“但是前几日在伊水河畔,竟然有十几万百姓变成了暴民,听说他们护佛之心十分虔诚,甚至敢围堵当朝皇族的百骑司战士。在下实在是想不通,明明大家痛恨佛门,为什么又有十几万虔诚的信徒?”

    “呸!”挑夫恶狠狠啐了一口,旁边几个走卒贩夫脸色也很难看。

    那个卖茶的老妪忽然走了过来,伸手抚摸韩跃头发一下,面色和蔼劝道:“娃娃啊,别再乱说了,洛阳不是长安,你在这里说佛家会惹麻烦。”

    韩跃故作不服,显出一个青年应用的冲动,大声道:“老大娘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佛门还不准人说吗?”

    他顺势凑近老妪身旁,压低声音再次问道:“老大娘,难道那十几万信徒有原因?我看几位大叔满脸愤恨,似乎并不将那些百姓当做同胞人。”

    老妪似乎对韩跃很是喜爱,闻言左右小心看了两眼,这次弯下腰小声告知道:“娃娃你不是洛阳人,不知道这里的事情也难怪。你说的那些百姓,他们是佛门里的佛生子……”

    “佛生子?”

    “对,佛生的孩子!”

    老妪点了点头,小声道:“从大隋甚至更前朝的时候,寺庙里的和尚就偷偷玩弄女人,那些女人生了孩子,寺庙会给田产照顾,他们享受佛门的好处,亲爹又是佛寺里的和尚,虽然也算是百姓,但却不是穷苦百姓。这些人有家有业,家业都是佛门赐给的,他们当然要拼命守护佛门,因为守护佛门就是守护自己……”

    韩跃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喃喃道:“和尚生的孩子?”

    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听闻,果然高位之人永远无法知道民间之事,需要俯下身子融入其中才可以。

    韩跃这些年做的都是大事,他灭了世家,打压了儒门,横扫周围异族,强势发展经济,原本以为百姓会慢慢变得幸福,现在才知道民间竟然隐藏着这么多未知。

    “这次选佛子之事,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韩跃忽然站起身来,冲着茶摊不远处的街面招了招手。

    那边瞬间窜过来两个文士,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语气急切道:“西府赵王在上,吾等洛阳官员恭听派遣。”

    这话才一出口,茶摊百姓吨惊,那个卖茶老妪打个哆嗦,满脸惊慌道:“西府赵…赵王?”

    这是咱家王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