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宠物店 维斯特帕列

第989章 夜袭

    没错,沈一宾这次选的就是鸳鸯,他排除了比目鱼、雎鸠、狐狸等诸多象征爱情的动物,最后还是选择了鸳鸯鸟,没办法,谁叫论起象征爱情的动物,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鸳鸯呢,别的不说,就说这古人的诗词。

    沈一宾随便在网上搜了搜,就搜出一千三百七十三首含有鸳鸯的诗词,比目鱼、雎鸠和狐狸又能有几句?就连沈一宾这种没文化的人都能想起诸如“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的诗句,好吧,这个倒不是古人写的,不过金大师人家也是一代文豪啊!

    就连金大师想要描写爱情,脑子里第一反应的也是鸳鸯,沈一宾又怎么能免俗呢?所以他一看到有鸳鸯,没有经过多么复杂的心里斗争就无情的抛弃了比目鱼、雎鸠和狐狸等备选项,就算千里迢迢赶到东北的森林里也不后悔。

    只是沈一宾的准备工作做的似乎不够充足,他没有查看什么资料,光凭借粗略的印象就跑到深山老林里来了,却没有想到鸳鸯竟然会飞,印象里它们不是一直都是慢悠悠的、成双成对的在水面上游着么?竟然还能非得这么快这么高?这下让我怎么抓啊!

    沈一宾也不想想,鸳鸯要是不会飞的话,有这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从南方迁徙到千里之外的东北呢?难道就这么慢悠悠的游么?想想也不可能啊!

    “哎,失策啊!这下可该怎么抓?”沈一宾挠着头看向在天空中徘徊的鸳鸯,有些傻眼了,这回可是和上次抓到啄木鸟Mar的时候不一样,Mar是在秦岭的森林里,周围有树木可以攀爬,还能趁它不注意将它拿下,这儿放眼望去一马平川,湖边可是没有任何掩护,沈一宾想要接近这只鸳鸯而不被察觉怕是有点难啊!

    我刚才就是在芦苇从里动了下,就被鸳鸯发现了,这家伙也是够警觉的,这下子就越来越难办了!这只鸳鸯可是不好抓获啊。

    不行,我不能站在这儿了,要是吓得它们跑掉去到另外的地方,那我可就更加郁闷了!沈一宾想了想,又轻手轻脚的退回到芦苇丛中,目前最要紧的是不能给它们施加更大的压力,让它们继续留在这个湖边,然后再慢慢的想办法。

    于是乎,沈一宾就这样一无所获的回到哈儿身边,想想又把帐篷给搭起来了,看样子想要抓到这只鸳鸯,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咱们还是做好长期准备的好!

    现在才敢吃完饭,沈一宾和哈儿都不饿,帐篷搭建好之后有没有什么事儿干,沈一宾索性就藏在石头后面,举着望远镜观察起这只鸳鸯来,总得多了解一点儿它的习惯,才好找出针对性的办法不是?

    “嘿,这只鸳鸯还真是挺漂亮的啊!”这会儿功夫,鸳鸯又从天空中落到了地上,正在水边的浅水处觅食,时不时将脑袋伸到水里,叼上来一条小鱼小虾什么的,嗯,鸳鸯其实是杂食性动物,春季和冬季,主要以青草、草叶、树叶、草根、草子、苔藓等植物性食物为食,也吃玉米、稻谷等农作物和忍冬、橡子等植物果实与种子。繁殖季节则主要以动物性食物为食,如蚂蚁、石蝇、螽斯、蝗虫、蚊子、甲虫等昆虫和昆虫幼虫,也吃蝲蛄、虾、蜗牛、蜘蛛以及小型鱼类和蛙等动物性食物。

    现在这个时节已经快要接近鸳鸯的繁殖季节了,它们得多吃点肉补充补充营养啊,这样的话假如我要把这只鸳鸯带走,它会不会也要和光头强一样,把它的老婆带上?沈一宾摸着下巴琢磨起来。

    至于为什么是老婆而不是丈夫?因为沈一宾已经从外貌和刚才的迹象里判断出了它的性别,鸳鸯雄鸟额和头顶中央翠绿色,并具金属光泽;枕部铜赤色,与后颈的暗紫绿色长羽组成羽冠;眉纹白色,宽而且长,并向后延伸构成羽冠的一部分;眼先淡黄色,颊部具棕栗色斑,眼上方和耳羽棕白色,颈侧具长矛形的辉栗色领羽总之就是很漂亮了。

    而雌鸟头和后颈灰褐色,无冠羽,眼周白色,其后一条白纹与眼周白圈相连,形成特有的白色眉纹;上体灰褐色,两翅和雄鸟相似,但无金属光泽和帆状直立羽;颏、喉白色。胸、胸侧和两胁暗棕褐色,杂有淡色斑点;腹和尾下覆羽白色相较于雄鸟就很普通了。

    其实很多鸟类都是这样的,雄鸟一般要比雌鸟漂亮,最有名的就是孔雀了,雄性孔雀长着五彩斑斓的羽毛,每到发情季节就跑到雌孔雀面前去开屏来吸引对方,和人类倒是刚好相反。

    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那只鸳鸯也吃饱喝足打算回去休息去了,只见它带着自己的妹纸,在空中盘旋了几个圈儿,确定栖息地完全安全之后方才招呼着其它鸳鸯回去休息,警觉性实在是太高了。

    这下可怎么办?对方的警觉性越高沈一宾这边就越为难越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哎,早知道就把玛法里奥带上了,它那么小的体格怕是更不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吧?让它偷偷摸摸的过去,将这只鸳鸯滞留在地面一会儿,沈一宾就可以冲上去抓了。

    可惜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总不能再飞回去吧?嗯?它们这是要休息了啊?沈一宾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不知道它们睡觉的时候还会不会这么警觉?要不我晚上试试夜袭?乘着它睡得正香的时候把它拿下!

    “哈儿,准备吃晚饭喽,吃完了咱们早点休息吧!”心下打定主意,沈一宾马上就开始准备晚饭了,依旧是鲜美的鱼汤,吃饱喝足之后早早地就带着哈儿钻进了帐篷,将闹钟调到晚上十二点,然后进入了梦乡。

    月上中天,沈一宾的手机发出震动声,闹钟将沈一宾从睡梦中唤醒,现在是该偷偷摸过去,将那只鸳鸯抓住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