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二十三章【雪霁图】(下)

    叶青虹心中暗暗佩服,罗猎的催眠术的确厉害,实在是搞不懂了,这厮留学美国的九年间到底学了什么东西?从自己所了解到的资料来看,罗猎学了四年神学,刚到美国的五年是在环球马戏团混日子,他那手神乎其技的飞刀功夫,还有这可以控制他人意识的催眠术,或许他的身上还有其他更为惊人的秘密,难道这一切都是从马戏团学来的?

    罗猎的声音低沉而温柔:“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他从衣袋中掏出金质螺旋挂件,在谢丽蕴的眼前晃了晃,谢丽蕴的目光充满迷惘,喃喃道:“见过……老爷的身上就戴着一个……”

    罗猎和叶青虹对望了一眼,两人都露出笑意,想不到这么容易就问出了避风塔符的下落,罗猎正想继续追问,却听到外面突然传来通报声:“老爷回来了!”

    对罗猎他们而言,刘同嗣回来的很不是时候,眼看着谢丽蕴被成功催眠,罗猎也问到了关键之处,现在却不得不停下,对他们而言也意味着今天的行动半途而废。

    罗猎向叶青虹使了个眼色,叶青虹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轻声呼唤谢丽蕴。

    谢丽蕴仿佛没听到一样仍然呆呆望着那幅画,看来被罗猎催眠得深度不浅,叶青虹伸出手去轻轻摇晃了一下她的手臂,谢丽蕴这才如梦初醒,只是觉得自己刚刚走神了,歉然笑道:“过去我都不知道这幅画竟然有那么大的学问,听罗先生这一说还真是好呢。”

    叶青虹却道:“此画虽然画得足可乱真,可仔细一看却是赝品。”

    刘同嗣刚好在此时走入客厅之中,叶青虹的话被他清楚听到,他皱了皱眉头。

    谢丽蕴刚从催眠状态中醒来,察觉到刘同嗣到来,惊喜道:“老爷回来了!”

    叶青虹刚才其实是故意说给刘同嗣听,以这种方式来引起他的注意。

    刘同嗣微笑点了点头,罗猎和叶青虹两人前来相见,罗猎再度向刘同嗣致谢。

    刘同嗣对罗猎并没有提起太多的注意力,望着叶青虹道:“罗小姐说我这幅《关山雪霁图》是假的?”

    叶青虹装出窘迫的样子:“我就是随口一说,署长大人千万不要介意。”

    刘同嗣微笑道:“不知罗小姐因何断定这幅画乃伪作?”

    叶青虹道:“董其昌书画双绝,然而此人在书法上的造诣更胜于画,他以禅喻画提倡文人画,强调画家的道德修养及思想境界,所以他的画作严谨,几乎找不到任何的瑕疵,可是过于追求完美的境界反倒限制了发挥,这幅《关山雪霁图》画作上并没有任何的瑕疵,文字也模仿得几乎一模一样,可我仍然能够一眼看出它是赝品,根本的原因不在于画作,而在于那枚乾隆鉴赏的印章,圆形章不错,阴文小篆也不错,可是真品乾字的乙字上方却是有一个小点的,并非制章之缺陷,而是因为年月久远,印泥色彩变淡的缘故,这幅画印章却是边缘锐利,清清楚楚,你们仔细看,乙字上方并无小点,有很多时候伪作做得毫无瑕疵,真品却在某些细节上有所缺憾,其实很多时候残缺本身就是一种特立独行的美。”

    叶青虹此言一出,别说刘同嗣感到惊讶,就连罗猎也是暗暗佩服,叶青虹果然是瑞亲王的女儿,睿智灵秀,知识渊博,见解也超人一筹。同时难免又有些奇怪,叶青虹明明是个在欧洲长大的中法混血儿,她为何对中华的书画艺术如此精通,侃侃而谈如数家珍?难道当真是家学渊源,底蕴深厚?旋即又想到,叶青虹在临来之前特地交代自己留意这幅画,应当是此前做足了功课,对《关山雪霁图》相关资料有了深刻的研究。

    刘同嗣凑在画上看了看,这幅画自然是假的,他心中有数,只是此前他也拿给高人鉴定过,居然能够蒙混过关,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堂而皇之地挂在客厅之中,现在看来倒是有贻笑大方之嫌了,至于这幅画的真品也在刘同嗣的手中。

    刘同嗣点了点头道:“罗小姐果然见识非凡,来人!把这幅赝品拿去烧了!”

    叶青虹道:“一家之言,刘署长千万不可轻信,我在书画方面的见识实在是浅薄得很,署长大人不妨再找高人鉴定确认。”

    刘同嗣淡然笑道:“赝品就是赝品,何必贻笑大方。”仍然坚持让人拿去将这幅画烧了。

    几人重新落座之后,刘同嗣打量了一下罗猎,又看了看叶青虹,心中暗忖,这罗氏兄妹二人都是相貌出众的人物,可是他们生得却是一点都不像,不过兄妹两人都是相貌出众。接过谢丽蕴递来的茶盏,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道:“罗先生来瀛口做什么生意?”

    罗猎微笑道:“目前还在考察中,还未确定。”

    刘同嗣哦了一声,又道:“罗先生在玄洋会社没吃亏吧?”

    罗猎道:“还好,我冒昧打出了刘署长的旗号,那些日本人明显有了忌讳,对我也客气了不少。今次前来,一是向刘署长致谢,还有一件事就是向署长道歉,当时我也是没有别的办法。”

    刘同嗣微笑道:“罗先生没事就好,在瀛口有些特殊的地方等同于黄浦的租界,罗先生以后做事还要多些小心。”他在委婉地暗示罗猎,自己虽然贵为辽沈道尹公署署长,可是在瀛口仍然有力所不及的地方,新市街、二本町、牛家屯都是日本的实际控制区,罗猎在日控区闹事纯粹是自找麻烦,不过刘同嗣心中清楚得很,罗猎之所以能从玄洋会社获释,可不是自己的面子起到了作用,即便是他现在的身份,日本人一样不买账。刘同嗣心中暗自好奇,却不知罗猎在瀛口究竟还有什么关系?能够从玄洋会社的手中将他解救出来,这件事他还需好好调查调查。

    谢丽蕴对罗猎兄妹颇有好感,在一旁跟着说了他们的不少好话。

    刘同嗣跟罗猎闲聊了几句,他当年曾经随着瑞亲王周游列国,见识也非泛泛,对美利坚的风土人情极其熟悉,和罗猎聊起昔日在美利坚出访的经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聊得妙趣横生颇为投缘。

    刘同嗣绝非平易近人毫无架子的那种,也不是对罗猎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他之所以耐下性子和罗猎聊天,更主要是因为他的戒备心在作祟,想要通过谈话对这个年轻人做出了解。谈了二十余分钟,警卫过来通知刘同嗣别忘了上午的会议,刘同嗣笑道:“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总是身不由己,两位失陪了,这样,周六我在家里举办一个酒会,两位若是有时间不如一起过来参加。”

    罗猎和叶青虹微笑应承下来,刘同嗣走后不久,他们也向谢丽蕴告辞离去。

    上车之后,叶青虹道:“刘同嗣那个人很是狡猾,刚才跟你聊美利坚的事情,用意其实是在试探你的虚实。”

    罗猎道:“没有相当的本事也不可能在大清朝和民国都混得如鱼得水,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应当对你我的身份产生了疑心,尤其是我从玄洋会社安然脱身之后,他肯定会怀疑我在瀛口的背景,说不定已经在背后偷偷展开了调查。”

    叶青虹道:“只可惜他回来得太不是时候。”如果刘同嗣再晚一刻回来,他们肯定能够从谢丽蕴那里得到更多的情报。

    罗猎道:“至少现在已经找到了那枚七宝避风符的下落,饭要一口一口吃,咱们先从刘同嗣入手,逐个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