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八章【心机深】(上)

    兰喜妹不屑道:“我娘是明媒正娶的亲王妃,她……”虽然话未说完,也能够看出她对叶青虹身份的不屑。其实这也难怪,叶青虹的母亲玛格尔是瑞亲王奕勋的法兰西情人,她的身份少有人知,让兰喜妹更不屑的是,玛格尔出身风尘,这样的人肯定不会被皇室所承认,而叶青虹这个私生女更不配拥有格格的身份。

    可时过境迁,朝代更迭,现在别说是格格,即便是宣统皇帝也只是一个称号罢了,在提倡民主自由的民国,这样的称号只会贻笑大方,除了昔日富贵荣华的记忆,已经带不给他们任何皇族的荣光。

    罗猎想起自己和叶青虹的相识缘起,已经渐渐理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虽然他接受了叶青虹的条件,可是在他看来,叶青虹的复仇并无明确的目的性,这其中穆三寿到底扮演什么角色,是他百思而不得其解的地方。

    从此前审问刘德成来看,穆三寿和刘德成应当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穆三寿和瑞亲王奕勋相交莫逆,他才奕勋最信任的人,可是叶青虹的仇恨为何最终指向弘亲王载祥?

    由始至终弘亲王载祥都未曾现身,他的可怕和阴险全都来自于他人的口口相传,随着兰喜妹表明她本来的身份,罗猎拨开云雾,看清了其中的不少真相。他明白了兰喜妹因何要杀死肖天行,也明白兰喜妹和叶青虹同样在复仇,只不过兰喜妹占有更多的主动权。

    罗猎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你爹还活着?”

    兰喜妹冷冷道:“死了!就算他活着,我也要亲手杀了他!”

    她的反应显然超出了罗猎的意料之外,应当说这根本不是个为人子女的反应,甚至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出的反应,结合兰喜妹此前的种种疯狂行径,罗猎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兰喜妹似乎考虑到他无法了解自己的话,解释道:“虽然我很想他死,可必须是我亲自动手,谁杀了他一样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罗猎静静望着双眸微微发红的兰喜妹,忽然意识到兰喜妹的成长史必然是极其悲惨的,怎样苛刻艰难的环境方才造就出一个像她这样复杂矛盾的个体。

    兰喜妹道:“就算没有民国,大清王朝早晚也要崩塌,整个朝廷从上到下,一心为国者屈指可数,谁都知道大厦将倾,多半人都在为自己的私利考虑。瑞亲王奕勋也不能免俗,利用老佛爷对他的信任,公器私用,贪赃枉法。他身边的亲信刘同嗣、肖天雄、任忠昌、刘德成,哪个不是各怀鬼胎,这群人没一个好东西!”

    罗猎虽然没机会见到奕勋,可是兰喜妹对奕勋四名亲信的评价却非常的中肯。

    兰喜妹道:“这四人或凶狠、或狡诈、或贪婪、或无耻,他们眼看着奕勋搜刮了那么多的财富,自然眼红心热,恨不能将之瓜分据为己有,然而他们的身份地位毕竟无法做成这么大的事情,即便是他们可以顺利除掉奕勋,也无法霸占奕勋的家产。偏偏这个时候,穆三寿找到了他们,穆三寿为人老谋深算,自然不会公开露面,这其中刘德成起到了最大的作用。”

    罗猎忽然明白为何刘德成那晚要主动求死,因为刘德成在明白他和穆三寿关系已经败露之后,兰喜妹绝不会让他活下去。兰喜妹所说的这一切合情合理,看来穆三寿才是隐藏在背后的谋局者。至于弘亲王载祥,这个始终未出场的神秘人物在兰喜妹的口中已经确定死亡。罗猎甚至能够断定他的死必然和穆三寿这几人有关,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兰喜妹对这些人不择手段的报复。

    兰喜妹道:“想要光明正大地吞并瑞亲王的财产,又要躲过他人的耳目,必须找到一个在朝中拥有相当身份和地位的人,这个人必须深得老佛爷的信任,他们深思熟虑之后,找到了我爹。”

    罗猎此时也不得不叹服穆三寿这群人的计划,每一个环节都计算得如此精确,审时度势,借力打力,连清廷的两位王爷都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当然这和时局动荡也有关系,若非清廷大厦将倾,整个王朝处于一片混乱和无序之中,他们的计划也没有那么容易得逞。完成这样一个计划,须得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兰喜妹摇了摇头,双眸中泛起晶莹的泪光:“这帮人各怀鬼胎,他们利用我爹除掉瑞亲王,又想利用革命党除掉我爹,如此层层转移,最终能够将瑞亲王的财富神不知鬼不觉地据为己有。这其中穆三寿获利最大,因为瑞亲王到死都信任他不会背叛自己,还让法国情人找到了他。”

    罗猎心中暗忖,刘同嗣、任忠昌、肖天雄、刘德成这几人之中最清楚内情的应当是刘德成,从此前叶青虹复仇的行为来看,穆三寿始终都未暴露。而穆三寿的财富显然要远超以上几人总和,换句话来说,在玛格尔找到穆三寿之后,穆三寿就已经掌控了他人并不知道的秘密。可不止一人说过弘亲王还活着,罗猎看着泪光盈盈的兰喜妹,突然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

    罗猎低声道:“所以你就故意制造弘亲王仍然活在世上的假象?让他们的内部阵营出现慌乱,然后又通过某种途径透露出穆三寿背弃他人的秘密,引得他们自相残杀?”

    兰喜妹抬起头,让双目中几乎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收了回去,轻声道:“如果不是玛格尔找到穆三寿,穆三寿根本不知道瑞亲王还在海外隐藏了一大笔财富,要说这个瑞亲王对他的这个法国情人还真是一往情深,只是他死得太突然,根本没有来得及交代清楚。”

    罗猎道:“瑞亲王也不是傻子,穆三寿又是通过何种方式吞没了他海外的财产?”

    兰喜妹道:“穆三寿没那么容易做到,所以他必须要装出伪善的面孔,以此博得玛格尔的信任,叶青虹不会告诉你,穆三寿曾经结过一次婚,就是和玛格尔,他还骗那个傻女人,说是为了避免叶青虹的身份暴露。玛格尔婚后不久就病死了,还好她对穆三寿留了一手,那笔庞大的财富有一半留给了她和奕勋的女儿。”

    罗猎道:“他为何没对叶青虹下手?”

    兰喜妹叹了口气道:“或许是因为虎毒不食子,他毕竟养育了叶青虹几年,彼此间不可能没有感情,或许玛格尔留足了后手,可以让穆三寿投鼠忌器。”

    罗猎点了点头道:“你知道这些事之后就开始复仇。”

    兰喜妹道:“我就是为了仇恨而生,除了复仇我感觉不到任何活下去的快乐。”说到这里,她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的头歪了过去,紧靠在罗猎的肩头,罗猎这次没有躲开。

    兰喜妹这次也没有得寸进尺的举动,只是无声地啜泣着,泪水很快就打湿了罗猎的肩头,罗猎第一次对身边的她产生了同情,他向上衣口袋中的手帕摸去,摸到手帕的边缘却迟疑了,想起了兰喜妹的另外一个名字,她的身世不能够成为她背叛民族的理由,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只是将她当成一位亡国的格格,却从未将她当成是这个国家的一员。

    “所以,你就加入日本的情报部门,帮助他们窃取种种情报,为他们的势力侵入中华为虎作伥?”罗猎的声音虽然不大,也没有质问的口气,可是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兰喜妹咬了咬嘴唇道:“我的母亲是明媒正娶的亲王妃,怎么可能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她红着眼睛望着罗猎道:“杀死我爹的背后主谋就是日本人。我娘也死在了他们的手中,我怎能甘心为他们效力?”

    罗猎静静望着她的双目,试图从中看出其中的欺诈和伪装,可是罗猎很快又放弃了。

    兰喜妹这一生都没有流过今天那么多的眼泪,或许是她在人前伪装太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兰喜妹还是松雪凉子,当她将心中隐藏多年的秘密一股脑向罗猎倒出来之后,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孤苦无助,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委屈。

    罗猎望着泪眼婆娑的兰喜妹,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她的人性中也包含着真诚的部分,虽然这番真诚的倾诉是为了利用自己做准备,可至少比从欺骗开始要好得多,他取出了手帕,递给了兰喜妹。

    兰喜妹没有去接,而是顺势扑入了他的怀里。

    罗猎正想用一种较为温柔的方式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推开,却听到远方的汽车声,循声望去,一辆黑色的轿车绝尘而去。

    兰喜妹咯咯笑了起来:“是麻雀,这次走了恐怕不会再来找你。”

    罗猎哭笑不得地望着兰喜妹,兰喜妹从他手中夺过手帕迅速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打开随身的小包,取出化妆镜检查着自己的样子,虽然眼泪已经擦干,可眼睛已经哭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