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二百五十五章【希望在】(下)

    罗猎道:“做自己难道不好?为何要模仿她人的样子?”

    龙玉公主微笑道:“女为悦己者容。”

    罗猎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女为悦己者容绝非是这个意思,也不是每个女子都愿意为心上人变成他喜欢的样子,没那个必要,通常也没那个可能。罗猎才不会相信龙玉公主会喜欢上自己,她本应对自己恨之若骨才对。慧心石被自己所吸收已经成为事实,龙玉公主的使命就是复活她的师父昊日大祭司,眼前的这座转生阵,乃至整个百灵祭坛,全都是为了昊日大祭司的重生而准备的。

    想要启动这所有的一切,还欠缺最关键的一个环节,那就是慧心石,慧心石已经融入到了自己的血液之中,成为自己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龙玉公主才会不惜代价找到自己,并胁迫自己回到这里。

    罗猎甚至已经猜到了她的目的,在她的眼中,自己和其他的祭品并无不同。图穷匕见的时刻即将来到,自己绝不是任人宰割之辈,而龙玉公主也清楚这一点。不过看她的样子已经充满了把握,却不知她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血池中红色的液体呈现出沸腾的状态,周围的温度却没有任何的提升,非但没有提升反而下降了许多,血池液面的上方弥漫出血色烟雾。橄榄核形的棺椁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又平添了几分诡异和神秘。

    龙玉公主摘下发钗,黑色的长发流瀑一般倾泻而下,映衬得那张俏脸娇艳如雪,她变得和颜天心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少了几分端庄和娴静多了几分冷酷和妖异。

    罗猎暗自吸了口气,提醒自己兴许看到得只是幻想,一个高明的心理师可以利用暗示让对象产生种种幻像,龙玉公主虽然没有学习过现代心理学,一个在八百多年前就已经控制百万信徒的少女,强大的精神控制力不可想象。

    这一路走来,她利用自己对颜天心的关心不停暗示,兴许自己的精神认知领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了偏差,所以才会产生她变成了颜天心的感觉。

    龙玉公主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持住发钗,稍一用力就将之分离,暗藏在发钗中的小剑闪烁着寒芒脱鞘而出,弃去外鞘,锋利的刃缘划过左手的掌心,红色的鲜血从刀痕中涌出。

    罗猎望着她的举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血液滴落在棺椁之上,瞬间点亮了棺椁外古怪的纹饰,一条条扭曲的字符和图案闪亮在棺椁之上。

    罗猎心中暗忖现在不动手更待何时,他准备出手突袭控制龙玉公主之时,突然感到头晕目眩,四肢酸软无力,竟然连抬起右手的力量都已经失去了,罗猎心中骇然,自己不该等待太久,一心想要等到转生阵的核心再动手,却不料错过了绝佳的机会,现在这种状况,分明是中了龙玉公主的暗算。

    龙玉公主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我好生待你,你却想害我,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这慧心石也是一把双刃剑,我师父就算牺牲自己也不会伤害我分毫,你对我动了杀念,慧心石就能够感受到你对我的恶意,它自然会产生约束你的力量。”

    罗猎对她的话并不相信,喘了口气,暗自恢复着体内的力量,轻声道:“我可没那么想过。”

    龙玉公主厉声道:“撒谎!我最恨别人骗我!”明澈双眸之中迸射出森寒杀机,她扬起右手,那柄寸许长度的锋利尖刀瞄准了罗猎的咽喉位置。

    罗猎在此时居然还能够笑得出来:“杀了我,你就前功尽弃。”

    龙玉公主呵呵笑了起来,双眸在周围扫视了一下:“为何你不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

    罗猎怎会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要怪就应当怪自己的好奇心,竟然随着她一路来到了这里,目前的状况下,自己已经没有了和她谈判的筹码,完全沦为一头待宰羔羊。

    龙玉公主道:“我本不想杀你……”说到这里,她却突然停顿了一下,双眸中的杀机瞬间削弱了许多,罗猎看出她的内心应当真的处于犹豫之中,而眼前的龙玉公主连神态都像极了颜天心。

    龙玉公主咬了咬樱唇,表情重新变得坚定起来:“虽然我引你前来是让你成为祭品,可是并非一定要夺去你的性命。”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罗猎亲吻自己的影像,龙玉公主的内心又是一软,她在内心深处慌忙提醒自己,当时罗猎亲吻得是颜天心,自己只是凑巧潜入了颜天心的脑域,跟自己毫无关系,可是亲吻的感觉却如此清晰,如此真切,甚至到现在自己的嘴唇上还留有他的余温,龙玉公主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甚至来不及掩饰她脸上浮现出的羞涩。

    罗猎在情场上的经验要远比龙玉公主丰富得多,龙玉公主前世并未有过任何男女感情的经历,更不用说亲吻,上次功败垂成也是因为罗猎亲吻颜天心而让她无所适从,她还不知道已经发明的电灯泡这个词语,而她在无形中却充当了一次最为尴尬的灯泡。

    龙玉公主即便是知道这个词儿的意义,也不会认同,上次经历留给她的记忆终身难忘,甚至可以用刻骨铭心来形容,有时候她甚至分不清罗猎究竟亲吻的是自己还是颜天心?

    龙玉公主悄悄提醒自己,自己在侵入颜天心脑域的时候自身的精神力也受到了影响,她本来并没有将颜天心放在眼里,认为颜天心的精神力和自己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自己完全有把握掌控一切,可现在看来一切绝非那么简单。

    龙玉公主意识到自己在是否杀死罗猎这个问题上产生了犹豫,她已经将祭品带到了转生阵的核心,已经来到了血池边缘,只要她一刀刺入罗猎的心脏,那么一切就可以结束,她的使命就可以完成。

    刀距离罗猎的心口尚不及半寸的距离,可龙玉公主却没有刺落下去。

    身后传来棺盖开启的声响,橄榄核形的棺椁在血池的上方解体,暴露出其中金光灿烂的躯体,这是一具用金甲包裹的遗体。金甲闪现之时解体后的棺椁纷纷落入血池之中,沸腾的血池内,六头独目兽浮现出来,它们尾部交缠,承托着那金光灿烂的躯体,护卫着他来到血池的边缘,来到龙玉公主的身边将那具遗体放下。

    龙玉公主的注意力暂时从罗猎的身上转移开来,她口中轻轻诵念着咒语。

    罗猎大声道:“你让他复生的目的何在?你知不知道如果昊日大祭司复生,他会带给这个世界怎样的灾难?”

    龙玉公主停下诵念,看了罗猎一眼:“昊日大祭司心系苍生,慈悲为怀,他又怎会危害这个世界?”

    罗猎道:“那些僵尸,那些因为你们而无辜惨死,流离失所的百姓,这就是你们的心系苍生?慈悲为怀?”

    龙玉公主道:“牺牲在所难免,用一部分贱民的生命去换来昊日大祭司的复生,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孰轻孰重,就算是个小孩子也应当懂得。”

    罗猎怒吼道:“你也只不过是被他利用的棋子而已!”

    龙玉公主厉声道:“你住口!”她抓住罗猎的手腕,扬起手中尖刀,猛地划破了罗猎的脉门,鲜血从罗猎的脉门汩汩流出,鲜血滴落在金甲之上,一个个奇怪的字符亮起,罗猎虽然无力挣扎反抗,可是他并未失去视觉,这一个个的字符分明就是夏文。

    龙玉公主口中念念有词,她的左手紧紧抓住罗猎的右腕,两人的鲜血混合在一起不断滴落在金甲之上。

    罗猎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随着鲜血不停向外流逝,他的内心中涌起难言的悲哀,自己并未能够阻止这一切,反而成为一场灾难的促成者,他高估了自己的能量,早知如此还不如尽早结束自己的性命,至少可以让龙玉公主的转生阵无法完成。

    一动不动的金甲突然有了反应,在浸染了龙玉公主和罗猎的鲜血之后金甲缓缓从地面竖立起来。

    龙玉公主惊喜地望着那尊金甲,罗猎心中黯然,看来一切已经成为事实,昊日大祭司的复生已经无可阻止了,不过自己还未死去,龙玉公主并没有用自己的性命去活祭昊日大祭司,所利用的只是自己部分的血液。

    罗猎看到自己右手的脉门仍在流血,不过他周身酸软无力,根本无力去完成包扎伤口那么小的事情。

    龙玉公主此时已经完全被那尊金甲所吸引,根本忘记了罗猎的存在。她来到金甲的面前,手掌贴在金甲的胸前护心镜上,那圆形护心镜渐渐变得明亮起来,光芒越来越盛,将周围映射得亮如白昼,罗猎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目,他感觉自己的体温在不断的降低,仿佛就要睡去。

    就在他即将睡去的时候,心灵深处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醒醒!孩子……你醒醒……”

    脑域中一片漆黑的世界突然亮起了一束光,光束笼罩着一个美丽的白色身影,她温婉而慈祥,分明是自己的母亲。

    素来坚强的罗猎居然感到鼻子一酸,他流泪了,他感到内疚,感到惭愧:“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