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二章【身在何方】(下)

    陆威霖拍了拍瞎子宽厚的肩膀,瞎子非但没有回头反而转过身将头压得更低,陆威霖叹了口气,靠在瞎子宽厚的脊背坐下:“放心吧,吴先生来了,有他在,陈阿婆不会有事。”

    瞎子回过头来,眼睛已经哭红了,他揉了揉鼻子,带着哭腔道:“我不是担心外婆,吴先生说过能治好她,我只是……”

    陆威霖道:“你在担心罗猎?”

    瞎子用力点了点头,前往甘边求医的朋友一个个都回来了,可是罗猎并没有随同他们一起回来,以他对罗猎的了解,如果罗猎知道外婆有事一定会回来探望,可这次罗猎非但没有回来,反而在吴杰将他救回之后,未等伤势痊愈就悄然离开。在听说他们这次遭遇的凶险之后,瞎子越发为老友感到担心,如果颜天心当真遭遇了不测,那么对罗猎而言,将会是他有生以来最为深重的打击。

    瞎子自责道:“都怪我,我始终都在拖累罗猎,每次我遇到麻烦的时候都是他帮我解决,可是他遇到事情的时候,我却不在他的身边。”

    身后响起张长弓雄浑的声音:“你不在才好,你若是在场,只怕罗猎还要分出手来照顾你。”

    瞎子和陆威霖同时站起身来招呼道:“张大哥!”不知不觉中张长弓已经在他们心中树立起了相当的威信,两人都已经将张长弓视为自己的大哥。张长弓遇事沉稳,处处为这些朋友考虑,遇到麻烦总是冲在最前,也的确拥有大哥的胸怀。

    张长弓道:“其实,你们不用为罗猎担心,你们都比我认识他要早,理应比我更了解他才对,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打倒他。”

    瞎子和陆威霖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陆威霖笑道:“是我们多虑了,罗猎就像是一头孤狼,表面随和,骨子里却充满了骄傲,就算是受伤,他也不想被别人看到,宁愿一个人躲到无人发现的角落,独自舔伤口……”说到这里他的内心不由得又变得凝重起来。

    “是啊!”张长弓深有同感道,其实他心中何尝不在为罗猎担心,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在吴杰救回罗猎之后,没多久罗猎就一个人悄悄离开,甚至吝惜到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罗猎走后,兰喜妹也选择离开,阿诺护送受伤的玛莎返回塔吉克族部落,每个人都明白这厮另有所图,估计他和玛莎之间郎情妾意,此刻已经如胶似漆。反倒是性情孤僻不近人情的吴杰听闻瞎子的外婆生病,毫不犹豫地答应跟他们回来为陈阿婆治病。

    这一路之上,他们曾经旁敲侧击试图从吴杰那里问出一些事,可是吴杰惜字如金,对于发生过什么,他又是在何处找到了罗猎只字不提。

    他们只知道罗猎的独自离去必然和颜天心有关,他和颜天心从白山黑水到戈壁大漠,无数次的生死与共早已让两人的内心深处滋生出难以割舍的感情,而颜天心在这件事之后再也没有现身,种种迹象表明她很可能遭遇了不测,如果一切当真如此,罗猎必然是受伤最重的那个。

    吴杰拄着竹竿缓步走了出来,灰色长衫,黑鞋白袜,清癯消瘦的面孔上架着一副新配的金丝边墨镜,举手抬足间带着一股出尘的儒雅气质。在众人的心中吴杰无疑是最为神秘的一个,他们甚至认为,此前发生的一切,最清楚的人就是吴杰,他应当知道颜天心的下落,只是他不肯说也不会说。

    瞎子恭敬道:“吴先生!”

    吴杰微微颔首道:“安翟,你放心吧,只需几日调养老太太就会恢复如初。”

    瞎子听他这样说心中顿时宽慰:“多谢吴先生。”

    吴杰淡然道:“区区小事犯不着如此客气。”

    瞎子看到吴杰手中的行李箱,愕然道:“吴先生这是……”

    吴杰道:“药方我已经开好了,既然老太太没事,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我这个人向来都喜欢清净。”

    张长弓道:“吴先生这就要走?”

    吴杰点了点头道:“人生在世凡事都讲究个缘分,缘来则聚,缘尽则散,若无分别又怎有相聚?”他向众人拱了拱手,大步向门外走去。

    几人同时要送,张长弓使了个眼色示意其他人都留下,独自一人送了出去。

    吴杰走了几步停下脚步,他听到张长弓的脚步声,并未转身道:“张老弟还有事情想问?”

    张长弓鼓足勇气道:“吴先生知道颜天心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吴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们心中都在惦念罗猎,这一路走来,你们抱着怎样的心思我都看在眼里,我也明白,可是罗猎的事情只能他自己对你们说,我又怎能说得清楚?”

    张长弓道:“叨扰先生了。”语气中充满了失落。

    吴杰道:“罗猎不会永远消沉下去,这个世界也不允许他永远消沉下去。”

    张长弓双目一亮,吴杰的这句话似乎在暗示他不久就有和罗猎相见的可能。

    吴杰道:“这里并不太平,或许不久之后日本人就会来找你们的麻烦。”

    张长弓顿时想到了兰喜妹,兰喜妹的真实身份是日本间谍松雪凉子,抛开她对罗猎的感情是真是假不论,此女绝对是个心机深重的厉害角色,她本身的立场就和他们不同,张长弓笑道:“这里是白山。”他的话里充满着强烈的自信,这是他的家乡,附近就是苍白山,只要进入山林他就如鱼得水,如果日本人当真敢来,他会利用地形的优势将来犯者逐个击破,让他们有去无回。

    吴杰道:“政府不作为,那些军阀都在打着他们自己的如意算盘,彼此之间内斗不已,如果中华民众都能拧成一股绳,齐心合力,天下间又有谁敢欺辱我泱泱中华?”素来冷静的他说到此时声音也变得激动起来。

    张长弓对当期的局势也极其不满,他虽然武功出众,可惜报国无门。

    吴杰离去之后,张长弓将他的话转述给众人,几人商量了以后,也认为继续留在这里很可能会暴露,于是决定前往奉天,一来那里毕竟是大城市,方方面面的条件好一些,二来瞎子认为罗猎很有可能会去奉天,当初他和罗猎最早来满洲之时曾经去过奉天,罗猎在奉天还拥有一座棺材铺。

    只是他们找到罗猎的愿望并未实现,罗氏木器厂房门紧锁,从锁头上积下的灰尘就能够判断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更不用说居住。张长弓和瞎子商量之后决定暂时在奉天住下,毕竟老太太的病情刚有好转,现在也不适合继续长途跋涉,眼看就是中秋,满洲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他们决定以奉天为根据地,四处打探罗猎的消息。

    陆威霖抵达奉天不久就告辞离去,他也是性情孤僻之人,虽然和众人建立起深厚的友情,可是他并不习惯于长期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生活。

    陈阿婆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瞎子孝顺终日都在床前照顾,这世上他也只剩下外婆这个唯一的亲人,看到外婆康复,瞎子自然倍感欣慰。周晓蝶虽然随同他们一起来到了奉天,可是对瞎子却冷漠了许多,连老太太都能够看出这女娃儿对外孙子的冷漠,不过陈阿婆对周晓蝶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喜欢,瞎子以为应当是老太太嫌弃周晓蝶目盲。原本盘算着想方设法让老太太接受周晓蝶,可现在周晓蝶对自己摆出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又如何去劝说老太太?

    张长弓在众人安顿好了之后,带着铁娃去了趟津门,他知道罗猎在津门有位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姐姐,所以特地走了一趟,可这一趟也是毫无结果,英子对罗猎的下落也不清楚,自从罗猎离开津门之后他们就没有联络过,甚至连书信都没有通过。

    随着深秋的到来,天气一天天的变冷,众人也开始渐渐接受罗猎离开他们的事实,只要罗猎平安无事就好,他们相信罗猎终有一天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津门西开教堂的工程就快结束了,法国主教杜宝禄几乎每天都要来到现场监工,望着这自己一手筹资并建设的教堂,他的内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冬天到来之前,教堂就可以正式对外开放了,他已经开始设想今年的第一个圣诞。

    施工现场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声,却是一名工人失足从脚手架上滑落,他距离地面至少有十米,因为突然踏空,那工人毫无准备,头朝地掉落下去,更可怕得是,在他落下的地面上摆放着坚硬的花岗岩石块。

    在场众人已经预见到那工人被撞得脑浆迸裂的情景,有人因为害怕看到血腥的场景,慌忙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根绳索抛了出去,宛如灵蛇般将那工人的腿部层层缠绕了起来,在工人的脑袋撞到花岗岩上之前,硬生生将他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