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三百七十二章【毁灭证据】(下)

    程玉菲已经进入了巡捕房内,她大声道:“刘探长呢?”

    程玉菲和巡捕房很熟,所以她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一名巡捕道:“十二区发生了爆炸,爆炸引发了火灾,刘探长带人去救火了。”

    程玉菲道:“现在谁负责?”

    “陆探长!”

    程玉菲道:“他人呢?”

    “刚去休息了!”

    程玉菲道:“赶紧去通知陆探长,所有人都到证物室警戒,绝不可以让任何人靠近证物……”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巡捕房内突然停电了,周遭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程玉菲内心一惊,她掏出了手枪:“有人潜入巡捕房!注意保护证物!”

    张长弓此时正以惊人的速度冲向证物室,沿途驻守的巡捕刚一惊觉,就被张长弓一拳打晕。

    程玉菲打开手电,手电光束准确锁定了在二层走廊高速奔跑的黑影:“射击!”伴随着程玉菲一声令下,所有人同时开枪,子弹向黑影射去,张长弓奔跑的速度奇快,虽然如此还是有几发子弹击中了他。

    罗猎听到了来自巡捕房内的密集枪声,他知道张长弓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罗猎从一旁拿出狙击枪,瞄准了巡捕房的院子,在院子里仍然停着三辆警车。

    罗猎瞄准其中的一辆,锁定油箱的位置,果断扣动了扳机,子弹准确无误地射中了汽车油箱,巡捕房的院落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火光四处升腾,汽车炸得支离破碎,一只燃烧的轮子高高飞上了天空。

    爆炸震得巡捕房窗户的玻璃纷纷破碎,巡捕房内原本在围堵潜入者的巡捕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爆炸,而吓得纷纷趴在了地上,埋住面孔以免被因爆炸而碎裂如雨下的玻璃割伤。

    第一次爆炸还未平息,第二场爆炸又已经到来,罗猎接连三枪,将三辆汽车尽数打爆。

    张长弓却利用这难得的时机,已经冲到了证物室的门前,抓住两名巡捕,将他们直接扔了下去,然后一脚踹开了证物室的铁门。

    程玉菲在爆炸的余波中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她不顾一切地冲向二楼证物室,虽然不知道入侵者究竟是谁,可是她却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目的。证物室的三道铁门在张长弓面前形同无物,他强悍的身体接连将之撞开。

    负责看守证物的巡捕瞄准这闯入的不速之客接连开枪,只可惜慌乱之中失了准星,连一枪都未曾射中。张长弓来到那名巡捕的面前,抓住对方的咽喉道:“翡翠九龙杯在什么地方?”

    那位巡捕吓得如同抖筛一般,张长弓也不跟他多言,稍一用力就将他左手的食指拗断,那巡捕痛得惨叫一声,再也不敢坚持,颤声道:“三层从左数,第四个柜子……”

    张长弓找到柜子,压根没向巡捕讨要钥匙,只一拳就将约莫半寸的柜门砸出一个大洞,他的手伸了进去,从中找到了一根铁棍,还有层层包裹的一个杯子。

    张长弓低声道:“还不快滚!”

    那巡警吓得屁滚尿流,抬脚向外面逃去。

    张长弓正准备离开,外面突然接连传来枪声,几颗子弹都射中了张长弓的身体,还有一颗子弹射中了张长弓手中的九龙杯,张长弓忍痛冲了出去,腾空飞跃而起,手中的铁棍击打在对方的头顶。来人正是程玉菲,她试图阻止潜入者逃离,可是明明击中了潜入者,对方却仍然没有倒下。

    程玉菲被对方这一棍打得天旋地转,噗通一声跌到在了地上。

    张长弓看了她一眼,本想举步离开,可想了想,还是伸手将程玉菲拖了出去,在走出证物室的大门之后,掏出两颗手雷扔了进去。

    法租界巡捕房一片狼藉,这是在三年前经历越狱事件之后发生得最严重的事件。

    这一夜整个法租界都陷入混乱中,所有街道都被戒严。

    凌晨两点,叶青虹位于法租界的豪宅也被巡捕光顾,叶青虹带着愤怒迎接了这些突然登门的巡捕,这次的深夜造访是刘探长亲自带队,他的脸色极其难看,不仅仅是因为没睡好的缘故,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今晚的这场袭击,这场明目张胆的洗劫让整个巡捕房颜面全无。

    上次如此狼狈还是三年前罗猎越狱的时候,他本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可没想到居然又发生了一次,如果说还有一些幸运的话,那就是这次没有人员死伤,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证物和翡翠九龙杯全都被劫,甚至连巡捕房的整个证物室都被炸掉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这个华总探长的位子保不住了,意味着他手下那么多的兄弟可能都要失去饭碗。

    如果不是出离愤怒,刘探长是不会做出这种深夜搜捕的行动,他不是不知道此间主人和法国领事的关系。

    叶青虹道:“刘探长这么晚登门什么意思?”

    刘探长首先将搜查令向她出示,然后道:“叶小姐,请问罗猎先生在不在府上?”

    叶青虹道:“他陪女儿已经睡了,有什么事跟我说。”

    刘探长道:“劳烦叶小姐叫醒罗先生,还有,今晚我们需要在贵府展开搜查,得罪之处还望海涵!”他大声道:“兄弟们,给我搜,不可以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是!”随同他前来的二十多名巡警齐齐答道。

    叶青虹怒道:“我看谁敢!”

    楼上忽然传来罗猎的声音:“青虹,什么事情啊?”却是罗猎穿着睡衣出现在二楼。

    刘探长抬头望着罗猎:“罗先生,吵醒您了!”

    罗猎笑道:“原来是刘探长啊,这么晚了,您不休息,跑这儿来干什么?”

    刘探长道:“我们是劳碌命,一年到头没有休息的时候,只要有案子就得查,罗先生,刚跟叶小姐说了,我们需要您配合调查一些事情。”

    罗猎微笑道:“好啊,青虹,你去陪女儿,别让有些不开眼的家伙吓着了她,这边我来料理。”

    叶青虹应了一声,临走之前向刘探长道:“如果证明你在无理取闹,你这个华探总长就别想干了。”

    刘探长道:“多谢提醒。”其实他心中明白,今晚的事情过后,就算自己想干也干不成了。

    这场搜查一直持续了四个小时,这群巡警几乎搜遍了所有角落,也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刘探长在知道结果之后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他要求罗猎回去配合调查。

    罗猎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抗拒,换好衣服,随同他们一起回到了巡捕房。

    来到法租界巡捕房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整个法租界巡捕房仍然是硝烟弥漫,罗猎看到院落中被烧得只剩下钢铁骨架的三辆汽车,这都是他的杰作,表面上仍然做出一副震惊的样子:“刘探长,你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像打过仗一样。”

    刘探长道:“罗先生是明白人。”

    罗猎笑道:“我其实没那么明白。”

    罗猎被带到巡捕房之后并没有马上接受讯问,而是先采取了他的血样,因为昨天潜入者在巡捕房内中了枪,现场也留下了不少的血迹,采取罗猎血样的目的是为了和现场血迹做一个对比。

    罗猎始终表现的非常配合,因为目前缺乏证据,刘探长还是将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罗猎将止血的棉球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内:“刘探长有什么问题尽管提问吧。”

    刘探长道:“我本来有许多问题想问,可现在却不知从何问起了。”

    罗猎笑道:“您只管问,我保证有问必答。”

    刘探长道:“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罗猎摇了摇头道:“话不能乱说,我可以提供所有不在场的证据,你刚刚也采了我的血样,等结果出来,一切不就清楚了?”

    刘探长点了点头,血样结果没出来之前,他还真不好说什么,他的手不安地转动着钢笔,低声道:“三年多以前你曾经被关在这座巡捕房。”

    罗猎道:“四年了吧,刘探长的记性不太好。”

    刘探长道:“就算我的记性不好,我也忘不了,我这辈子栽过的最大一个跟头。”

    罗猎道:“事实证明,当年你们冤枉了我。”

    刘探长道:“我们死了好多人。”

    罗猎道:“如果那次没有人救我,是不是我已经被你们当成杀人犯给毙了?”

    刘探长手中的钢笔在桌面上重重敲了两下:“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承认当年抓错了人,你也很有本事,能够将越狱的事情抹得一干二净,没有承担任何的责任。”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只是想不到,我这辈子还会经历一次几乎同样的事情,我的巡捕房被人给洗劫了,我成了整个黄浦最大的笑话。”

    罗猎道:“刘探长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

    “我想来想去,我最可能得罪的人就是你。”

    罗猎笑了起来:“我可没这么认为,刘探长人不错,在法租界您的口碑一直都很好,虽然办案能力差了点,可对待租界的百姓,对待你的下属一直都很好。”

    刘探长道:“这个世道好人难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