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大秘密

    罗猎嗯了一声,他应该不会记错方位,因为这场风沙的缘故他并没有来得及在周围搜索,也许就在附近吧,不过当年天庙也是被隐藏在沙丘之下,就算仍然存在,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

    林格妮道:“你说得那些鬼獒、沙虫、独目兽会不会仍然生活在这里?”

    罗猎道:“你不是查过资料,这一带根本就没有相关生物的记录。”

    林格妮道:“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好运气……”说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遇到这些怪物可算不上是好运气。

    罗猎道:“我最近看了一些关于平行时空的资料,我所经历的一切可能在这个时空中并未发生。”

    林格妮道:“怎么会?如果没有发生,麻老太太、吴先生这些人的事情又怎么解释?证明他们就是沿着你过去的时空轨迹一路走来的。”

    罗猎道:“如果我当初没有离开,经历得应当是另外一条时间轨迹。”

    林格妮道:“好复杂,我有些累了。”

    罗猎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道:“睡吧!”

    林格妮嗯了一声,趴在他怀中睡去。罗猎却在回忆着过去经历的一切,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在九鼎启动的时候,他应当做出怎样的选择?

    沈鹏飞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他的身边,右前侧的车窗落下,里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上车!”

    沈鹏飞拉开车门来到副驾坐下,他向驾驶车辆的美丽女郎笑了笑,同时在脑海中寻找到了她的资料:“想不到是你来接我。”

    罗佳宜看了他一眼道:“我跟你很熟吗?”

    沈鹏飞道:“请容我再次介绍一下自己,沈忘忧!男,二十六岁……”

    “无聊!”罗佳宜踩下油门,汽车加速向夜色中的公路驶去,沈鹏飞从反光镜中看到身后飞速撤离的灯光,看到渐渐消失的城市,默默告诉自己从现在起要彻底忘记沈鹏飞的名字。

    林格妮醒来的时候,发现罗猎已经不在身边,她穿好衣服离开营帐,发现他们的帐篷上蒙了厚厚的一层沙,沙尕赞老汉在整理着院墙,罗猎在另外一边帮忙。

    风已经停了,天光大亮,蓝天纯然一色,找不到一丝云,空气中没有一丁点的尘土味,仿佛昨天的那场沙尘暴根本就不曾发生过,沙漠由近及远,起伏着曼妙迷人的曲线,在朝阳的映射下呈现出深浅不等的橙黄色,背着阳光的一面是深沉的冷色,林格妮被眼前美丽的晨光所吸引,她围上披巾,向石屋走去。

    经过沙尕赞身边的时候,招呼道:“大叔早!”

    沙尕赞笑道:“早!”

    罗猎建议道:“去沙丘上看看吧,景色很美,千万不要错过。”

    林格妮嫣然一笑,她感到有些冷,裹紧了披巾沿着沙丘慢慢走了上去。

    罗猎将石块叠加了上去,沙尕赞道:“你妻子是不是生病了?”

    罗猎点了点头,此时他看到刚刚走到沙丘中途的林格妮软绵绵倒了下去,罗猎慌忙放下手中的活,第一时间赶到了林格妮的身边,林格妮虽然摔到,可是因为脚下都是黄沙的缘故,所以并未受伤。她歉然道:“我没事……没事只是踩空了。”

    罗猎才不会相信她没事,他对林格妮的身手非常清楚,如果在过去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沙尕赞老汉也赶了过来,关切道:“没事吧?”

    林格妮摇了摇头在罗猎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却又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只能靠在罗猎的肩头,罗猎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拥入怀中,低声道:“我抱你回营帐。”

    林格妮道:“不,我歇一会儿就好。”她缓了一会儿,放开罗猎的手,轻声道:“去忙吧,我想一个人看看风景。”

    罗猎抿了抿嘴唇,放开了她,目送着林格妮继续向沙丘顶部走去,直到林格妮顺利来到沙丘的,这才转身向石屋走去。

    沙尕赞老汉来到罗猎身边,低声道:“病很重?”

    罗猎朝林格妮看了一眼道:“可能过不了今年了。”他心情沉重。

    沙尕赞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治不了的病,过去我们村子附近有一眼神奇的泉水,能够祛病强身,可后来自从他们过来开矿,泉水就枯竭了。”

    罗猎道:“有这么神奇?”

    “有,当然有,你不信我啊!”

    罗猎道:“信!”

    沙尕赞却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他不相信自己,老汉认了真:“我带你去,就在前面,旁边的石头上刻满了被治好病人的名字。”

    罗猎本不想去,可老汉做事非常认真,一定要证明给他看。于是罗猎叫上了林格妮,林格妮明显有些虚弱。虽然老汉口中的神泉不远,可罗猎还是选择开车前往,向正北方向行驶了大约两公里的距离,果真看到了一块巨石非常突兀地耸立在沙漠之中。

    因为长期在沙漠中经受风沙打磨,石头也失去了棱角,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迹,沙尕赞指着上面的字道:“这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当初被神泉治好的人留下的名字。”

    林格妮道:“神泉呢?”

    沙尕赞道:“干了,早就干了,现在应当是被黄沙埋在了地下,估计水也没了。”他叹了口气,颇为遗憾,老汉也是好心,可现在却意识到自己有些糊涂,明明神泉已经没有了,又何必让人空欢喜一场。

    罗猎的目光却被石头上的岩画所吸引,上面画着一群人围成一圈在跳舞,在人群的上方有一条巨大的虫子。

    沙尕赞道:“这幅画可有年月了,我爷爷小时候就有,不知道是哪朝哪代传下来的,我爷爷说这上面是一条龙。”

    罗猎道:“不是龙,是沙虫!”

    沙尕赞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哪有那么大的沙虫。”他低下头去,从地上捡起一只正在蠕动的硬壳虫,在罗猎眼前晃了晃道:“这才是沙虫。”

    罗猎道:“这些石块原来就有?”

    沙尕赞点了点头,然后又指了指前方道:“那里就是过去开矿的地方,有天晚上突然爆炸了,方圆十几里的土地全都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坑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老汉提起这件事仍然心有余悸,他永远忘不了那场夺去他家人的灾难。

    罗猎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现在已经看不出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黄沙已经将深坑完全掩埋,从表面上看和起伏的沙海已经完全融为一体了。

    林格妮测试了一下周围的辐射指数,发现一切都在正常范围内,不过在她所了解到的资料中并无这一带发生矿难的消息。她的目光忽然定格在远方,她看到在天地交接的地方出现了一支骑兵队伍。

    那支队伍全都骑着黑色的马匹,身穿黑袍,骑士们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林格妮惊呼道:“有人来了。”

    罗猎和沙尕赞其实也看到了远方的景象,沙尕赞道:“海市蜃楼,你看到的不是真的。”

    此时远方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出现了亭台楼阁,甚至出现了一片蔚蓝色的海面。

    幻像来得快去得也快,大概维系了三分钟之后就完全消失了。

    沈忘忧在经过三天的辗转旅程之后,来到了这片空旷无人的戈壁,举目望去,可以看到远方延绵起伏的雪山,脚下是干裂的戈壁,能够看到的植被除了红柳就是骆驼刺,除了他和罗佳宜,还有七名年龄和他们相仿的年轻人都来到了这里,他们是通过层层选拔才被选中参加一项高度机密项目的。

    沈忘忧看了看罗佳宜,看到她的双目中也流露出不安的目光,他低声道:“不用怕,有我呢。”

    罗佳宜有些嫌弃地向一旁走了一步,拉开和沈忘忧之间的距离,小声道:“我好像跟你不熟。”

    空中传来螺旋桨的轰鸣声,一架直升机出现在他们的头顶。那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他们的前方,一个魁梧的身影从飞机上走了下来,那人竟然是伏魔岛的白狼。

    白狼的双眼蒙着一块黑布,他的双目已盲,不过他的感觉更加敏锐。

    白狼道:“所有人即刻登上飞机。”

    罗佳宜不由自主向沈忘忧靠近了一些,小声道:“他们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白狼已经听到了她的话,冷冷道:“不要交头接耳,不要问,不要看,你们只需要服从命令!”

    在他们登机之前,再次验证了每个人的身份,沈忘忧顺利通过了验证,在对方叫到他名字的时候,他已经很自然地回应,他意识到过去的沈鹏飞距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远了。

    罗猎帮助沙尕赞老汉修好了院墙,每年沙尕赞都会过来修整一次,可等他下次过来的时候,院墙仍然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坍塌,沙尕赞望着这儿时的家园,居然感到心头一酸,他不知道自己明年这个时候还能不能过来,随着年岁的增长,他的气力也会不断衰弱下去,终有一天他会老得走不动,他的儿孙应该是不会从事这项在他们看来毫无意义的工作了。

    午餐后,沙尕赞和罗猎他们道别,本来他还想为他们当向导,带着他们离开这片沙海,可罗猎和林格妮还要继续走下去。

    他们挥手道别,罗猎和林格妮并肩望着老人带着他的骆驼走远。

    罗猎也收拾好了营帐,他和林格妮驱车回到了神泉附近,林格妮道:“就算有神泉,现在也已经干涸了。”她认为罗猎现在有些病急乱投医,虽然表面镇定,可是因为自己日渐严重的病情已经乱了方寸,林格妮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不想罗猎因为自己而焦虑。

    罗猎道:“我查阅了相关的资料,好像并无当年矿难的记载。”他将汽车停好,推门走了下去。

    林格妮没有下车,她的体力大不如前。

    罗猎回到神泉旁,仔细观察着那几块大石头上面的字,耐心的寻找终于有所发现,罗猎竟然从石头上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颜拓疆。颜拓疆是颜天心的叔叔,在当年的天庙之战以后,颜拓疆重建了新满营,在那以后罗猎也再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

    看来颜拓疆也生过病,并在神泉取得了泉水,按照沙尕赞的说法,这上面的名字都是被神泉治愈后的患者留下的,也就是说颜拓疆也生了病。

    林格妮道:“有什么发现?”

    罗猎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她,林格妮推门走了下来,果然看到颜拓疆的名字,不过罗猎还有发现,他竟然又找到了卓一手的名字,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都让他激动不已,虽然过去这些人和他当过朋友也做过敌人,可能够在当今的时代看到这些名字仍然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证明这些人全都真实存在过。

    林格妮再次取出探测仪,探测仪上显示并无异常,在他们的周围并无水源,也没有任何的地下建筑。她柔声道:“这里没什么的。”

    罗猎道:“我总觉得龙天心约定在这里相见一定有她的用意。”

    林格妮道:“所以你提前过来,就是想先行考察一下?”

    罗猎笑了起来,他比约定时间提前了整整一周,其实就存着这个想法。

    林格妮道:“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块大石头非常的突兀?”

    罗猎点了点头道:“应该是有人运送过来的。”

    林格妮道:“谁会那么无聊啊?”

    罗猎正想说话,可突然感觉到后背有些发热,他将背包中的紫府玉匣取了出来,却见金属块周围萦绕着紫色的光雾,用手抚摸了一下居然有些烫手。

    林格妮道:“难道是这里的紫外线太强,它吸收了太多能量的缘故?”

    罗猎摇了摇头,紫府玉匣无法直接吸收太阳能,不然早就充满了能量。他低声道:“好像是对某种能量有感应。”

    林格妮道:“难道它就是一个探测仪?”

    罗猎捧着紫府玉匣向远处走去,走了几步,可以看到紫光变得黯淡了一些,于是他又回过头去,越是靠近那块巨石,紫府玉匣的紫光就越盛。林格妮测试了一下辐射指数,发现指数迅速开始攀升,她提醒罗猎启动纳米战甲,以免被辐射损害身体。

    罗猎指了指那块岩石道:“这块岩石里面一定有古怪。”

    林格妮望着那块巨岩,沿着巨岩走一圈都有将近三十米,而且这只是岩石暴露在沙面上的一部分,还不知道埋藏在黄沙下的部分有多大。

    罗猎向后退了几步,利用纳米战甲的镭射光束轰击在巨岩上,镭射光束击中巨岩,在巨岩上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坑,林格妮捡起一片散落的碎石,测定了一下其中的成分,发现也就是普通的石灰岩。

    罗猎又准备瞄准,林格妮道:“你该不是想把这块大石头全都给炸开吧?”

    罗猎点了点头道:“正有此意。”他瞄准原来的地方再次发射,这次虽然又击落了不少的碎石,可仍然进展不大。

    林格妮道:“还是我来吧。”她准备用粒子光束试试,可忽然脚下一空,身体就掉了下去,却是他们所在的沙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两人同时掉了进去。

    他们的越野车也随之掉入了这个巨大的地洞里面。

    罗猎看到越野车向他们滚落过来,赶紧用身体护住林格妮,越野车撞击在他的身上,幸好有纳米战甲防护,不然这次没摔死也被他们自己的汽车给撞死了。

    等到一切稍稍平静下去,罗猎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汽车,因为汽车陷入流沙中的缘故,一时间未能将汽车抬起,两人从车下爬了出去,看到流沙仍然在从那个洞口不停向下流入,他们都意识到了危机感,如果不及时逃回沙面,可能很快这个洞口就会被涌入的黄沙封闭。

    他们准备向上攀爬的时候,原本立在沙面上的那块巨岩也因为地形的改变而倾斜,不偏不倚地将洞口给封住。

    周围顿时变得一片漆黑,罗猎挠了挠头,这个漏子分明是他捅出来的,如果不是他接连开了两枪,也不会引动流沙。不过从巨石移动来看,那石头也算不上大。

    林格妮照亮下方,看到前方有一道狭长的缝隙,她拍了拍罗猎的手臂,罗猎示意她在原地等着,独自一人蹑手蹑脚走了过去,来到那缝隙前方,利用光束照射其中,发现缝隙的另外一侧竟然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地下空间。

    他将这一发现告诉了林格妮,林格妮的意思是不要继续深入了,毕竟他们现在距离沙面不远,虽然巨石封住了洞口,可是只要他们花费一些功夫应该是可以顺利脱身的。

    林格妮倒不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她所剩时日无多,死亡对她来说已经没什么好怕了,可是她不想罗猎冒险,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后悔都晚了。

    罗猎却坚持要去看看,好奇心是一方面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神泉,如果真有神泉存在,是不是能缓解林格妮的病情?哪怕是只剩下一线希望,他也要尝试一下。

    林格妮说服不了罗猎,只能跟随他的脚步。

    罗猎去汽车内取了必要的物资,然后和林格妮一起进入那道裂缝,沿着裂缝小心来到对侧,罗猎直接从五米高度的地方跳了下去,下面全都是松软的沙,确信没有机关,这才让林格妮大胆跳下来,罗猎展开臂膀将林格妮接住,以免她在落地时受伤。

    林格妮叹了口气道:“感觉我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个玻璃人,一碰即碎,什么忙都帮不上。”

    罗猎道:“你帮我很多,我一个人是不敢到这里来的,有你在我就踏实了许多,你是我的定海神针。”

    林格妮心里暖融融的,她知道罗猎是在宽慰自己,她小声道:“哪有,你是我的定海神针才对。”

    罗猎笑道:“定海神针没有,如意金箍棒倒是有一根。”

    林格妮在他胸口捶了一拳,然后伏在他怀中,小声道:“我喜欢。”

    罗猎照亮周围的环境,举目望去,却见前方倒伏着一根根巨大的石柱,这些石柱显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工雕琢的作品。罗猎在这片沙海中曾经不止一次发现过古代的建筑遗迹,所以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

    林格妮却是第一次见到,她很难想像在这片沙漠下居然暗藏着如此规模宏大的建筑遗址,但看地上倒伏的石柱就已经能够想象到当年这片建筑物何其的恢弘。

    在罗猎的印象中自己好像没有来过这里,从石柱的断面来看,每一根石柱的直径都要在一米以上,最粗的两根直径接近两米,这种石柱并不常见于中华古建筑中。

    林格妮惊叹道:“这里过去一定是一座神殿,古希腊风格的神殿。”

    罗猎道:“其实世界各地的文明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又各有各的特征,这片地域是古西夏国的所在,有人说西夏王陵就是中华的金字塔群。埃及有金字塔,古玛雅文明也留下了金字塔,而百慕大核心海域也有金字塔。”

    林格妮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系列古文明现象已经有人专门在研究,不过至今没有得出让人信服的结论。

    罗猎道:“地球就这么大,能存得住多少秘密?”

    林格妮道:“这不就是个大秘密?天大的秘密?”

    罗猎笑了起来:“你真以为是什么天大的秘密?这里应该就是沙尕赞老汉口中的煤矿,当初发生爆炸,然后又被封锁起来的地方。”

    林格妮道:“你是说……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发现了这里?”

    罗猎道:“很有可能吧,真正的秘密应该已经毁于那场爆炸中了。”他继续向前方走去,根据沙尕赞所说,和外面巨石上铭刻的那些名字足以证明这里过去应当存在过一眼泉水,泉水也的确治愈了不少人身上的疾病。

    在沙漠中水源本身就是弥足珍贵的,而水源的保护因为周围环境的缘故通常会变得异常艰难,就算当初那眼泉水并未得到破坏,也很难在这样的环境下长期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