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五百零五章 你是谁

    经她提醒几人都清醒过来,其实刚才他们都像叶青虹一样产生了迷惑的感觉,瞎子甚至感觉到水晶有股巨大的吸引力,正将他的魂魄吸入其中,瞎子倒吸了一口冷气,提醒自己不能去看,可内心中却仿佛有一根羽毛在撩拨,痒痒的难受,终究还是抵受不住这水晶的诱惑,又偷偷看了一眼,这一眼发现水晶又有了变化,刚才透明的水晶变成了紫色。

    瞎子眨了眨眼睛,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可忽然感觉周围的一切发生了变化,他进入了一个五彩缤纷的迷幻世界,周围到处都是金银财宝,瞎子乐得忘乎所以,他随手抓了一把,全都是价值连城的钻石,瞎子狂喜道:“我发财了,我发大财了!”

    麻雀虽然控制住自己没去看这块水晶,可耳边却听到父亲的声音:“女儿,爸好想你。”

    麻雀在内心中拼命提醒自己一定是幻觉,但是父亲的声音却变得越发真切:“女儿,你为什么不看爸爸,你不认识我了?难道你连爸爸都不认识了?”麻雀终忍不住睁开双眼,看到白发苍苍的父亲身穿长衫,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双眼中泛着激动的泪光。

    麻雀颤声道:“爸……”

    “嗳!”

    麻雀泪流满面:“爸爸,我以为您已经不在了。”

    “傻孩子,爸爸一直都在这里等你,从没有离开过,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找我。”

    每个人看到的景象都不同,张长弓看到得是白发苍苍的老娘正在被一头血狼撕咬,张长弓目呲欲裂,发出一声悲吼准备冲上去,可耳边的哭泣声却将他及时拉回到现实中来。

    和几人纷纷看到幻像不同,小平安在张长弓的身后,他没有看水晶柱,也没有被水晶柱内的重重幻像所影响,听到张长弓的悲吼声,小平安被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正是他的哭声将张长弓从混乱的状态中拉了回来,张长弓愣了一下,眼前的幻像突然消失,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阶梯边缘,如果再向前走一步,只怕自己就会带着小平安一起摔落下去。

    张长弓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是自己摔死了也无妨,可自己背着的可是罗猎的骨肉,再看麻雀和瞎子两人都已经危在旦夕,叶青虹靠在岩壁上,紧闭双眼正在和看到的幻象死死抵抗,这种状况下,她自顾不暇,显然谈不到再去兼顾他人的事情。

    张长弓一手抓住瞎子,一手拉住麻雀,他大喊道:“全都醒醒,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麻雀率先清醒过来,可是她的情绪一时间也难以平复,脚下一软坐在台阶上,低声啜泣起来,瞎子仍然傻乐着:“好多宝贝,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张长弓反手给了他一记耳光,这巴掌算是把瞎子给彻底打醒了,瞎子捂着被大肿的面庞,怒道:“老张,你太过分了!”

    叶青虹此时也清醒了过来,她也后怕不已,叹了口气道:“瞎子,如果不是张大哥,恐怕你此刻已经跳下去了。”

    瞎子这会儿方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吓得腿都软了,慌忙来到一旁扶着岩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长弓暗叫惭愧,他老老实实道:“其实刚才我也差点跳下去,幸亏平安叫醒了我,这孩子真是咱们的福星,是他救了我们。”

    叶青虹道:“大家千万不要看这水晶柱。”

    瞎子掏出墨镜戴上了,他颤声道:“打死我我都不看了。”

    几人稳定了一下心神,瞎子和张长弓都犹豫是否应该继续走下去,他们刚才差点全军覆没,再往下还不知会遇到怎样的怪事。叶青虹却坚持继续走下去,既然来了就要一探究竟。

    麻雀道:“究竟是什么人将这么大的水晶柱放在这里。”

    瞎子听到水晶柱三个字,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这水晶柱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可不看则已,一看发现这水晶又有了变化,水晶变成了蓝色,而且似乎开始缓缓旋转。

    瞎子以为自己又产生了幻觉,他赶紧闭上了眼睛。

    麻雀的声音响起:“这水晶是在动吗?”

    瞎子听她这么说,意识到看到水晶转动的并不是自己一个。

    张长弓根本不敢向水晶多看一眼,他提醒两人道:“你们别再看了,好端端地怎么可能动?”

    此时身后的平安道:“狼,狼!”他的声音中并无恐惧,反而欣喜地指着水晶柱。

    张长弓心中暗叹,想来这孩子也因为看水晶柱而产生幻象了,他向叶青虹道:“弟妹,要不要把平安的眼睛蒙住?”

    叶青虹道:“哪里有狼?”她也认为平安产生了幻象。

    平安道:“在柱子里面。”

    叶青虹朝水晶柱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样。

    瞎子愤然道:“都是这古怪的东西害人!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他扬起自己的手电筒扔了过去,可手电筒扔到水晶柱之上却没有发出预料中的碰撞,竟然凭空消失了。

    瞎子张大了嘴巴:“我靠……”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又产生错觉了,这地方不能呆,再呆下去非精神错乱不可。

    叶青虹道:“你刚刚是不是扔了东西?”

    瞎子道:“没……”他自己都不确定了。

    平安道:“时间……时间……”

    张长弓被他突然的说话吓了一大跳,他赶紧将平安放了下来,叶青虹也来到平安身边,却见平安双目紧闭,小脸通红,一双拳头紧紧握在一起。

    瞎子道:“是不是中邪了?”

    麻雀瞪了他一眼道:“你才中邪了!”

    平安仍然在反复重复道:“时间……”

    麻雀看了看表道:“十点二十!”报出时间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是一愣,不知不觉竟然过去了那么久,还说要回去吃年夜饭呢,恐怕就算现在走也来不及了。

    可平安仍然在机械地重复着时间。

    叶青虹秀眉微颦,她忽然灵机一动,将年月日一直精确到现在的时分秒,她说完,平安就机械地重复起来,这下连麻雀和张长弓都开始担心起来,小平安的表现明显不对,难不成真被瞎子说中了,这孩子中邪了?

    张长弓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这水晶柱会让人产生幻觉,如果我们继续留下,可能都会发疯。”

    麻雀向水晶柱望去:“水晶柱……”原本还在那里的水晶柱旋转得越来越快,竟然在她的眼前逐步解体,变成了一个个的晶体颗粒,无数晶体颗粒形成一个巨大的螺旋。

    晶体随着螺旋上升,在上升的途中不断分裂缩小,变成更小的晶体颗粒,细微的尘屑,乃至最后变成了虚无缥缈如烟似雾的晶尘。

    下方不停传来水晶崩裂的声音,地面开始震动起来,张长弓勃然变色,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曾经在这一带经历过地震,也见识过火山爆发,万一不幸让他们赶上,恐怕很难逃脱。

    瞎子道:“我觉得有点不对头,咱们是不是先退出去再说?”震动越来越大,因为震动周围的岩层裂开,不断有沙石向下方落下,张长弓大吼道:“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用身体掩护住小平安,避免落下的石块砸中这孩子。

    麻雀道:“可能是地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块石头击中了背部,麻雀失去平衡向下方跌落,叶青虹伸手去抓她,她虽然抓住了麻雀的手腕,可是脚下一沉,她脚下的石阶竟然在震动中断裂。

    叶青虹惊呼一声,和麻雀一起掉了下去,张长弓和瞎子那边也遇到了同样的危机,沿着岩壁筑成的石阶纷纷断裂,他们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处,瞎子率先掉了下去,张长弓一手抓住岩壁的裂缝,一手抱着小平安,他要尽一切努力保住这孩子。

    水晶柱已经完全解体,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整个空间螺旋上升的蓝色晶尘。

    张长弓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他向漩涡的中央牵拉而去,他竭力和这股牵引力对抗着,可是无论他怎样努力,在这股牵引力的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他抓住的岩壁崩裂断开,张长弓抱着平安如陀螺般旋转进入这旋转的晶尘之中。

    叶青虹以为自己会被摔得粉身碎骨,可是那样的状况并未发生,她的恐惧很快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她看到自己的生命在急速的倒回,看到了童年的自己,看到了父母双亲,这一生以惊人的速度闪回,而后归零,眼前变得一片空白……

    瞎子惧怕强光,可感觉强光无所不在,尽管他紧紧闭上双眼,仍然能够感觉到光线从他的汗毛孔透射到他的体内,瞎子仿佛成为了一个透明的人,他告诉自己,自己可能已经死了,原来死还是有感觉的。

    麻雀看到一个衰老的自己,自己坐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沐浴着晨光,眺望着碧波荡漾的西海,一生原来如此短暂。

    张长弓看到了恐惧,向来无畏的他,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寒冷无助寂寞,犹如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他的周围看不到任何的生命。张长弓终于意识到他的恐惧来自于何方,平安不在身边,原本被他紧紧抱住的平安如今已经不知去向。

    张长弓提醒自己一切都不是现实,他要醒来,他必须醒来……

    第一个醒来的是叶青虹,她的四周一片漆黑,身体疲惫到了极点,她的眼前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只记得台阶断裂失足落下的情景,难道自己已经死了?不对,一个死去的人怎么会有如此清晰的疲惫和疼痛感,叶青虹挣扎着坐起身来,颤声道:“平安……”

    没有人回应她,叶青虹顿时陷入惶恐中:“平安……”

    第二个醒来的是麻雀,她的左脚传来剧痛,应该是刚才落下的时候足踝扭到了,麻雀忍着痛道:“青虹!”

    叶青虹听到麻雀的声音更加确信自己仍然活着,她带着哭腔道:“有没有见到平安,有没有见到平安。”

    麻雀竭力忍受着疼痛:“他……他应该和张大哥在一起。”

    张长弓的声音从右前方传来:“我在,可是……平安没和我在一起……”

    叶青虹的精神就快崩溃了,她不敢想象,如果平安出了事,她该怎么办?她还有什么勇气继续活下去?是她的执着害了儿子。

    张长弓道:“你们的手灯还在不在?”

    叶青虹和麻雀都在寻找照明用的东西,可是她们的手电筒都失落了。

    张长弓摸到了火柴,在黑暗中划了一下,火柴却没有亮起。耳边响起叶青虹焦急呼唤平安的声音,张长弓起身走了几步,感觉自己脚步虚浮,犹如喝醉酒一样,脚下突然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张长弓赶紧收回脚,应该是个人,张长弓蹲下去,伸手摸了摸脚下的人,刚巧摸中一张大脸,不用问应该是瞎子。

    张长弓欣慰之余又有些失望,瞎子被张长弓摸脸之后,猛地坐了起来,惊恐道:“鬼……鬼……”

    张长弓道:“是我!”

    瞎子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他揉了揉眼睛,眼前也是一片漆黑:“我……我什么都看见,我眼睛怎么了?”

    所有人都知道瞎子拥有一双可以在黑暗视物的夜眼,连瞎子都看不到任何的东西,这下他们真遇到麻烦了。

    张长弓道:“可能是这里环境特殊。”低声告诉瞎子平安失踪的事情,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把平安找到,至于如何离开以后再说。

    叶青虹就快支撑不住自己,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平安……平安,你别吓妈妈,你答应一声好不好?”

    “你是谁?”平安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响起,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放下心来。

    叶青虹长舒了一口气,正想回答,却听平安又道:“叔叔,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