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五百零七章 守墓人

    叶青虹和麻雀并肩站在远处望着罗猎的背影,麻雀道:“为什么不和他好好谈谈?”

    叶青虹笑了起来:“想说的时候他自己自然会说,他若不说我永远不会问。”

    麻雀道:“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些年他去了什么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青虹反问道:“重要吗?”

    麻雀愣了一下道:“难道你不关心?”

    叶青虹道:“这些年我想得是他能否平安回来,虽然我始终相信,可我的信念也有过动摇,我担心他出事,担心他再也不会回来,而现在,他平安回到了我的身边,虽然瘦了一些,可毕竟平安回来了。”她欣慰道:“上天对我们已经不薄,我相信他,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爱他像从前一样,现在不会改变,永远也不会改变。”

    麻雀由衷感叹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喜欢你了。”

    离开苍白山之后,罗猎并未选择直接返回黄浦,他先去了瀛口,身为福伯的关门弟子,他理当前往吊唁。

    福伯已经下葬,他的坟就在南满图书馆西北的公墓,张长弓因为东山岛那边有事,他和瞎子一起都没有随行,而是直接前往奉天,经由奉天乘车南下。铁娃也随同他们一起离开,只剩下罗猎一家和麻雀留在瀛口,不过这次的分别不会太久,几人约定,五月端午,全都到余杭相聚。

    福伯的坟墓非常普通,墓碑上刻着他的生日和忌日,照片都没有一张,为福伯立碑的是盗门满洲分舵的刘洪根。

    罗猎一家将祭品摆上,在福伯的墓前跪了下来,罗猎道:“师父,徒儿不孝,没能在身边送您,我回来了,我带着老婆孩子给您老人家叩头了。”一家人恭恭敬敬给福伯磕头。

    麻雀也是美眸含泪,等到罗猎一家祭拜完毕,她又独自祭拜。

    罗猎向叶青虹道:“我打算在这里守上几日。”

    叶青虹点了点头,她知道罗猎向来重情重义,他是福伯的关门弟子,福伯对他关爱有加,身为弟子理当为师父守孝。叶青虹道:“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我们多住几天就是。”

    她跟麻雀说了罗猎的想法,麻雀道:“我要尽快回去,玉菲还在黄浦,我担心她一个人应付不来。”

    叶青虹道:“这你倒不用担心,她暂时不会有危险。”她对此很有把握,蒙佩罗有把柄被她抓住,此前程玉菲之所以能够绝处逢生,全都是她威胁蒙佩罗,迫使蒙佩罗出面。

    回去黄浦给程玉菲帮忙其实只是麻雀的一个原因,主要是她觉得罗猎一家人团聚,自己跟着总不是那么回事儿,觉得自己多余,所以才急于离开。她笑了笑道:“陈昊东为人阴险,而且还有个藏在暗处的白云飞,至少我和玉菲能做个伴。”

    叶青虹道:“我们也会尽快返回黄浦,玉菲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我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麻雀点了点头道:“你们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团聚在一起,好好过几天安生日子,其他的事情暂时不要操心。”

    叶青虹道:“你帮我转告玉菲,让她凡事不要轻举妄动,罗猎回来了,任何事等他回去再做处理,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要声张。”

    麻雀笑道:“我明白,你放心吧。”

    罗猎和叶青虹并肩望着麻雀远走的背影,叶青虹道:“她对你可真是不错。”

    罗猎道:“怎么?吃醋了?”

    叶青虹挽住他的手臂道:“你当我是个醋坛子?考虑一下,我不介意你多娶一房姨太太。”

    罗猎道:“毛病!”他忽然扬起手来,一颗石子向远处射去,石子射到一块墓碑上,然后弹射向右侧,在另外一块墓碑上再次弹跳了一下,反射到先前墓碑的后方。

    墓碑后传来哎呦一声惨叫,一个老头儿捂着脑袋从墓碑后逃了出来。

    叶青虹挡住平安,生怕周围会有埋伏,不过看情况只有那老头儿一个。罗猎却认出了那老头儿,惊喜道:“老秦头!”老秦头是南满图书馆的车把式,也是福伯的老友,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盗门中人,知道老秦头真正身份的人并不多,罗猎就是其中的一个。

    老秦头捂着脑袋疼得呲牙咧嘴,这还多亏了罗猎没有搞清目标而手下留情。老秦头叫苦不迭道:“门……门主……您这个见面礼……真是太重了。”

    叶青虹笑道:“你鬼鬼祟祟地躲在墓碑后面,没开枪打你都是好的。”

    老秦头带着脑袋上的大包来到罗猎面前见礼,罗猎道:“你一个人?”

    老秦头叹了口气道:“人走茶凉,现在的人势利得很。”他看了看罗猎:“门主,您这趟走得时间可真是够久。”

    罗猎笑了笑,并没准备向他解释。低声道:“我师父走得还安稳吗?”

    老秦头向周围看了看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罗猎一家跟着老秦头来到公墓旁边的小屋,原来老秦头已经成了这里的守墓人,老秦头请罗猎坐下,又去烧水泡茶,叶青虹让他跟罗猎说话,她去做这些事。

    老秦头道:“长老的葬礼是刘舵主出钱给办的。”他口中的刘舵主是满洲分舵舵主刘洪根。

    罗猎心中暗忖,这刘洪根倒还是一个重情义之人。

    老秦头道:“长老生前就多次表明葬礼务必要低调,所以也没请什么,是刘舵主坚持要办,可葬礼当日也没来什么人。”

    罗猎对此也表示理解,世态炎凉,福伯尽管德高望重,可是也已经淡出多年。

    老秦头道:“连常柴和刘洪根都没来。”

    常柴是福伯一手提拔而起,可以说福伯对他恩重如山,他不来的确有些说不过去,而刘洪根不来就更有些奇怪了,他是满洲分舵舵主,而这里正属于他的势力范围,更何况福伯的葬礼还是他要办的,连主办人都不出场,实在是有些奇怪。罗猎隐约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其中可能另有玄机。

    老秦头道:“我听说刘洪根被抓了。”

    罗猎道:“被抓了?”难怪刘洪根没有在葬礼上出现。

    老秦头又道:“常柴失踪了。”

    罗猎点了点头,他听说了一些盗门的事情,不由得联想起陈昊东在黄浦的出现,难道这一切都和陈昊东有关?罗猎道:“我师父走得安稳吗?”

    老秦头犹豫了一下,此时叶青虹泡好茶送了过来,老秦头起身连连道谢,叶青虹道:“你们聊着,我带儿子去外面转转。”

    等叶青虹离去之后,老秦头方才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都觉得奇怪,长老去世的前几天,身体状况不错,可突然就去世了。”

    罗猎道:“你怀疑,我师父不是自然死亡?”

    老秦头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又没什么证据。”

    罗猎道:“有没有进行尸检?”

    老秦头道:“那哪行啊,人都死了,怎么可以再折腾他的遗体,那是对长老的大不敬啊。”

    罗猎道:“让我师父死不瞑目才是对他老人家的大不敬。”

    老秦头道:“您的意思是……”

    罗猎道:“开棺验尸!”

    事实证明了老秦头的猜测并不是毫无理由的,验尸表明,福伯死于中毒,这种毒药并非来自于国内,乃是日本暴龙社秘制,仅凭这一点似乎无法确定福伯就死于日方之手,这个世界上最恨福伯的人应当是陈昊东,当年正是因为福伯收罗猎为徒,并力荐罗猎成为盗门门主。

    罗猎自从知道黄浦发生的事情,就开始怀疑福伯的死并没有那么简单,尸检之后已经确定福伯死于一场精心布局的谋杀。

    现在的瀛口已经完全被日方势力所控制,罗猎这两天都在忙于尸检的事情,今日刚刚将福伯的尸体火化后重新安葬,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隐秘,其实在福伯死后已经无人对这个去世的长老报以太多的关注。

    罗猎回到旅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外面噼里啪啦地响着鞭炮声,小平安正闹着要出门打灯笼,见到父亲回来,迎上去带着委屈道:“爸爸,我想出去看花灯,可是妈咪不让我去。”

    叶青虹笑道:“这小子居然学会告状了。”她是为儿子的安全着想,瀛口是日方势力控制,最近接连发生多起刺杀日本军官的事件,日方加强了戒严,气氛也显得非常紧张,再说罗猎还没有回来。

    罗猎道:“今儿是元宵节,外面挺热闹。”

    叶青虹道:“那咱们就带他出去逛逛,这小子可憋坏了。”这几天她和平安多半时间都呆在旅馆内。

    罗猎点了点头道:“有点飘雪,穿厚些。”

    叶青虹又给儿子加了件外套,一家人这才出门,因为是元宵节,街道上有不少出来打灯的人们,北方人对元宵节的重视不如南方,不过也随处可以看到出来游玩的人们,日方为了跟当地百姓缓和气氛,特地在老龙头附近搞了一个灯展,当然花灯都是由瀛口本地的匠人制作的。老百姓也带着孩子打着自己手工制作的花灯聚到这里,因为这个节日,他们的脸上也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小孩子都喜欢热闹,小平安牵着父母的手在灯市上游玩,开心得笑声不断。罗猎给他买了个冰糖葫芦,小平安先给妈妈咬了一口,又递给爸爸。

    罗猎看到他小小年纪就懂得孝顺,对叶青虹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叶青虹道:“知道我辛苦以后就对我好点,不许你再离开了。”

    罗猎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保证,不过……”

    叶青虹道:“不过什么?”她感觉到罗猎话里有话。

    罗猎道:“师父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件事我打算彻查清楚。”

    叶青虹其实早就猜到他一定会为福伯报仇,轻声叹了口气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老人家的事情咱们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只是这件事之后,我不想你再过问江湖上的是是非非。”

    罗猎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

    叶青虹温婉一笑,挽住他的手臂,两人跟在儿子的后面继续向前方走去,罗猎道:“国内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我想你带着平安先回欧洲。”

    叶青虹道:“怎么?才见面就赶我走啊?嫌我们娘俩儿烦是不是?”她当然知道罗猎不是这个意思。

    罗猎道:“我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我是担心别有用心之人会打你们的主意。”

    叶青虹道:“我不怕!”

    罗猎道:“总之我答应你,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马上去欧洲和你们团聚。”

    叶青虹还没有表态,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爆炸,距离老龙头不远的地方有辆汽车发生了爆炸,一时间火光冲天,现场顿时乱成了一团,观灯的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吓得四处逃窜。

    罗猎慌忙将儿子抱起,护住叶青虹,他们也随着人群离开,没有走出太远就看到十多辆汽车载着宪兵到来,他们抢在宪兵封锁现场之前回到了旅馆。

    小平安经过了这场风波还是受到了惊吓,晚上发起烧来,罗猎和叶青虹为了照顾儿子也是彻夜未眠。

    叶青虹临近天亮的时候方才睡去,可睡了没多久,就被前来查房的宪兵吵醒。罗猎将宪兵打发走之后,看到叶青虹被吵醒,他笑道:“再去睡一会儿,昨晚一夜都没合眼。”

    叶青虹道:“你也不是一样?”她去看了看儿子,儿子已经退了烧,只是现在仍然在熟睡。

    罗猎道:“平安没事了,我刚给他量过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

    叶青虹道:“整个满洲都不太平,日本势力不断渗透,老百姓都是在自发反抗侵略,张凌峰和徐北山这两个大军阀压根不敢出头。”

    罗猎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普通老百姓要比这些军阀有血性得多。”

    叶青虹道:“可老百姓的力量终究太薄弱了。”

    罗猎道:“千万别忽视了百姓的力量,最终能够把侵略者赶出去的还是百姓自己。”

    叶青虹道:“给我讲讲以后的事情,让我心里也好过一些。”

    罗猎道:“天机不可泄露。”

    叶青虹道:“跟我还保密啊?”

    罗猎笑着将她拥入怀中,轻声道:“床上说。”

    叶青虹点了点头,紧紧偎依在他怀中。此时小平安哭了起来,两人赶紧来到小床边,平安揉着眼睛醒了过来,看到父母都在身边,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抽抽噎噎道:“我又听到爆炸了。”

    罗猎道:“不是爆炸,是鞭炮声。”其实外面此时响起的并不是鞭炮声,而是一阵急促的枪声,自从昨晚的爆炸发生之后,瀛口城内已经不许随意鸣放鞭炮。

    叶青虹去给儿子倒了一杯蜂蜜水,喂他喝了,罗猎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的一角,透过玻璃窗望去,看到街道上正有一个人在飞奔着,后面三名日本宪兵穷追不舍。

    枪声接连响起,三名日本宪兵被潜伏在暗处的狙击手击毙。

    罗猎放下窗帘,回到儿子身边。小平安道:“又放炮了。”

    罗猎笑道:“是啊!”他哄儿子再次睡着,将叶青虹叫到客厅,低声道:“此地不宜久留。”

    叶青虹其实也是这个意思,这两天瀛口每天都会有枪击案发生,日本宪兵明显加强了戒备,每天都有无辜的市民被抓,他们之所以在瀛口停留那么长的时间,一是因为福伯的事情,罗猎坚持验尸,重新安葬福伯之后又特地在此守孝。

    叶青虹道:“那,咱们明天就走。”

    罗猎点了点头:“我还要去一趟奉天。”

    叶青虹道:“我先回欧洲。”

    罗猎不由得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此前叶青虹始终都坚持不肯离开,为何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叶青虹道:“我想了想,你说得对,我们娘俩留在这里肯定会让你分心,再说欧洲也不太平,我准备回去将小彩虹和余庆他们接走,去北美读书。”根据罗猎描述的历史,在不久以后,即将爆发一场席卷整个欧洲的战争,只有北美才是躲避战火的地方。

    罗猎握住叶青虹的手道:“辛苦你了。”

    叶青虹笑道:“两夫妻需要这么客气嘛?”

    罗猎道:“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马上去找你们。”

    叶青虹道:“不用你去,我安顿好孩子们之后,我会回来找你。”

    罗猎笑了起来:“怎么?你对我还不放心?”

    叶青虹柔声道:“不是不放心,而是舍不得离开你,想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

    在她的温柔面前,罗猎也是心旌摇曳。

    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罗猎起身来到门前,来得是老秦头,事实上除了他之外,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一家住在这里。老秦头进来后向两人行礼,罗猎让他不用客气,请老秦头坐下。

    叶青虹泡好茶送了过来,老秦头诚惶诚恐,虽然他年龄很大,可毕竟尊卑有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