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六百四十一章 同心协力

    莱顿夫人并不喜欢黄浦这座城市,虽然这里同样拥有巴黎的繁华,可浮华之下却是暗潮涌动,这里最多的就是冒险家和麻木不仁的百姓,她也不喜欢这里的天气,自从她抵达黄浦之后,多半的时间都在下雨,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这样的天气必须要出门走走。

    莱顿夫人喜欢在河边漫步,罗猎提供的别墅位置很好,走出不远就到河边,沿着河边一路向南,不久就能够走到外白渡桥,为了她的安全考虑,莱顿给她配备了四名保镖,只要是出门,这四名保镖都会跟在她的身边,警惕地望着周围的情况。

    这也是莱顿夫人厌烦的原因之一,法兰西是个崇尚浪漫和自由的国度,在这里她有种时刻被人监视的感觉,虽然身边的四个人目的是为了保护她。

    “你们可不可以给我一点自由呼吸的空间?”望着如影相随的四名保镖,好脾气的她终于动怒了。

    四名保镖点了点头,虽然拉开了一点距离,可是仍然没有离开太远,莱顿夫人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路边的连椅上坐着一个人,因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乍看上去如同一尊雕塑,四名保镖顿时警惕了起来,还好莱顿夫人并没有继续前行,因为被步步紧跟,原本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坏了,与其这样走下去还不如打道回府,至少在家里不需要被人这么盯着,还能享受一下自己独处的空间。

    莱顿夫人回头的时候,那个人忽然道:“莱顿夫人!”

    莱顿夫人心中一惊,四名保镖慌忙将她护在中心,他们的手不约而同去摸枪,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那名男子缓缓站了起来,莱顿夫人认得他,此人来过自己家中拜会而且不止一次,他是法租界的代理华探长王金民,认出王金民之后,莱顿夫人松了口气,示意保镖们不要紧张,她用并不熟练的中文道:“王先生,这么巧。”

    王金民的脸上带着笑,不过笑容显得诡异且僵硬:“夫人还记得我。”

    莱顿夫人道:“我还有事,该回去了。”

    王金民道:“回什么地方?法兰西吗?”

    莱顿夫人感觉他的语气颇为怪异,心中有些发毛,她也听说了王金民被免职的消息,难道此人因为这件事受到了刺激,她决定尽快离开这里,莱顿夫人再也不跟王金民答话,她加快了脚步。

    王金民举步向前,却被两名保镖拦住,王金民道:“好狗不挡道!”

    其中一名保镖伸手抵住王金民的胸膛,粗暴道:“滚开!”

    王金民望着这狗仗人势的家伙,冷冷道:“你再说一遍!”

    “滚开!”

    对方的话刚刚说完,他的手就被王金民握住,强大的力量拗断了他的腕骨,另外那名保镖看到势头不妙,慌忙举枪准备瞄准王金民,可是王金民出手的速度惊人,不等他扣动扳机,就已经抓住了枪膛,硬生生将手枪夺了过来,调转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扣动了扳机。

    此时还是清晨,周围行人不多,四处寂寥,这声枪响越发显得触目惊心,王金民的双目蒙上了一层血色,他抢下保镖的手枪射杀了一名保镖,然后抬脚将那名已经被他折断腕骨的保镖踹倒在地上。

    剩下的两名保镖看到王金民冷血凶残的出手,慌忙举枪射击,两人虽然都瞄准了王金民,可是子弹射出之后,目标却倏然失去了影踪,两人寻找目标的时候,王金民如鬼魅般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双手抓住两人的颈部,用力一拧,喀嚓脆响,两名保镖的颈椎就被折断,软塌塌瘫倒在了地上。

    莱顿夫人在王金民开枪之后就意识到不妙,她没命地向远处逃去。

    王金民瞬间干掉了三名保镖,最先攻击他的那名保镖被他先折断了手腕,然后又踢了一脚昏倒在地,王金民并没有继续追杀他,而是向莱顿夫人奔去。

    莱顿夫人回头张望,只见她的四名保镖全都被击倒,不知是死是活,心中惶恐到了极点,她尖叫道:“救命!救命……”

    王金民连续几个起落已经拦住了她的去路,伸手就抓住了她的咽喉,莱顿夫人被扼得发不出声音,一张脸孔由红变紫……

    莱顿得知妻子失踪,马上就中断了会议,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在他之前,董治军率领所有巡捕已经倾巢而出,还动用了警犬,四名负责保护莱顿夫人安全的保镖死了三个,还有一人幸免于难,他将发生的事情断断续续说了出来。

    莱顿听闻王金民竟然绑架了自己的妻子,简直是怒不可遏,他冲着董治军发了一通火,勒令董治军马上破案,如果24小时内不能将妻子安全带回来,就主动辞职。

    莱顿离去之后,罗猎方才姗姗来迟,董治军从罗猎到来的时机就猜到他应该是故意回避莱顿,董治军把自己目前掌握的情况向罗猎说了一遍,苦笑道:“这华探长真不是人干的,莱顿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做好了辞职的准备。”

    罗猎道:“真是王金民干的?”

    “那还能有错?有目击证人。”

    “人呢?”

    董治军叹了口气道:“受伤了,送医院去抢救了。”

    罗猎道:“王金民真有这么厉害?”

    董治军道:“反正说得跟神仙附体似的,一个人空手干掉了四名训练有素的保镖,还杀了三个,活着的那个手腕被他硬生生给掰断了。”

    罗猎点了点头,他能够断定王金民的身上一定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他安慰董治军道:“姐夫,你别急,按照程序该怎么查就怎么查,我去想想办法。”

    董治军道:“能有什么办法?”

    罗猎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事就算对他也不能说。

    罗猎离开之后就去了督军府,蒋绍雄并不在家,蒋云袖一个人在花园中画着画,佣人将罗猎引到花园,罗猎示意佣人不必叫她,缓步来到了蒋云袖的身后,看到蒋云袖正在园中的花卉,她的画技娴熟且高超。

    蒋云袖早就预知了他的到来,轻声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罗猎笑道:“蒋小姐是聪明人,我来干什么,你心中清楚。”

    蒋云袖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喜欢我,专门来追我呢。”

    罗猎道:“莱顿夫人的事情听说了吗?”

    蒋云袖道:“不熟!”

    “她今晨被王金平给劫持了。”

    蒋云袖道:“你以为这件事是我做的?于是算在了我的头上,专程找我来要人?”她将画笔放下,有些生气地瞪着罗猎道:“你有证据的话大可去告我!”

    罗猎道:“我可没说是你,今天前来是想你帮我分析分析案情,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

    蒋云袖笑道:“有求于我?那好办,你把棺材给我,我帮你救出莱顿夫人。”

    罗猎道:“我要是真把它给了你,肯定要死更多的人。”

    蒋云袖道:“那就别谈了。”

    罗猎道:“有没有想过回去啊?”

    “回得去吗?”

    罗猎道:“就算我把棺材给了你,就算你可以统治这个世界最后又能证明什么?”

    蒋云袖道:“我高兴。”她望着罗猎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罗猎道:“通天塔,只要找到两个相对的通天塔,同步频率就能进行时空穿梭。”

    蒋云袖的双目一亮,显然被罗猎的这番话打动了,她想了想道:“你在骗我吧,你连那挂件都不愿意交给我,难道肯告诉我这么大的秘密?”

    罗猎道:“我骗你干什么?你对我而言就是瘟神,能把你送回原来的世界,我求之不得,你想祸害谁,只管回去祸害,千万别祸害这个世界。”

    蒋云袖道:“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她让罗猎等着,转身去里面洗手换衣。似乎在故意考校罗猎的耐性,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方才看到沐浴后的蒋云袖回来。

    罗猎认为她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应该已经完全考虑清楚,微笑道:“考虑好了?”

    蒋云袖道:“想来想去,我还是要那个挂件,你给我挂件,我帮你找回你想要的人。”

    罗猎道:“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蒋云袖道:“此事和我无关,不过我知道是谁。”她浅笑道:“我带你去找。”

    罗猎道:“你是督军的宝贝女儿,身娇肉贵,我怎么可以让你冒险。”

    蒋云袖道:“你心中巴不得我早点死。”她将事先写好的纸条递给罗猎:“今晚十点你准时到这个地方接我。”

    罗猎接过纸条,心中暗忖,此女狡诈多变,决不可相信,她的所作所为更像是当年的风轻语,按照龙天心所说,艾迪安娜是她一手制造出来的生命体,或许其中融入龙天心的不少意识和恶念。

    莱顿夫人在黑暗中瑟瑟发抖,她应该被关在这里有半天的时间了,想起王金民杀死保镖劫持自己的情景,内心中仍然惊恐不已,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简直是恶魔。

    远处的墙壁似乎有光透进来,她挣扎着向那道墙上的缝隙移动,好半天才移动到缝隙旁,这条缝隙长约半寸,宽还不到一指,尽管如此,已经让她惶恐的内心安稳了许多,她不敢呼救,因为担心自己的声音再将恶魔吸引过来,她闭上双目小心呼吸着外面的空气,这空气明显有些潮湿,隐约听到轮船的汽笛声,自己应该在江边的某个货仓中吧。

    莱顿夫人心中充满了懊悔,她不该来这里的,中华有句诗叫月是故乡明,这里再好也比不上自己的家乡,如果不是为了丈夫的野心,她说什么都不会陪同他来到万里之遥的东方,也不会遭到如此噩运,她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如果这次能够侥幸出逃,自己一定会离开这里。

    她的目光适应了外面的光线,透过这缝隙可以看到有限的外景,她看到堆积如山的货柜木箱,越发肯定了自己刚才的判断,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总算看到两个身影从前方经过,莱顿夫人定睛望去,其中一人是王金民,原来这恶魔一直都没有走,就在附近看守着她,另外一人因为角度的缘故看不清面容。

    莱顿夫人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惊动了他们,那人此时转脸向这边看来,吓得她慌忙将头缩了回去,可马上又意识到对方不可能看到自己,重新凑在缝隙前,当她看清对方容貌的时候感觉喉头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给扼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和王金民一起的人竟然是罗猎。

    当晚十点罗猎准时来到蒋云袖约他的地方,岩谷货仓距离罗猎的物业虞浦码头不远,岩谷货仓位于公共租界,又是日方投资的货仓,罗猎将车停在路边,并没有看到蒋云袖的身影,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比约定时间过了五分钟,罗猎对此早有了心理准备,以蒋云袖的狡诈不排除她会设局的可能,不过罗猎对此也留有后手,他已无意耽搁,毕竟耽搁的时间越久形势就会变得越不利。

    过了半个小时,罗猎看到迎面走来一道黑色的身影,窈窕的身姿说明她是个女人,不过从身高上来看应该超过蒋云袖,罗猎心中有些奇怪,难道蒋云袖爽约,派了其他人过来?又或是此女只是偶然路过?

    那女子来到罗猎的车前停下,揭开头巾,抬头向车内的罗猎望去,罗猎内心一震,路灯之下,这女子的容颜清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竟然和颜天心生得一模一样,罗猎知道颜天心绝无可能回到这个时代,眼前的女子就是艾迪安娜,时空的变换并没有影响到艾迪安娜自如变化形体外表的能力,所以她变化而成的蒋云袖可以轻易瞒过众人的眼睛,甚至连亲生父亲蒋绍雄也能骗过。

    艾迪安娜来到车前拉开车门进入其中,一双美眸盯住罗猎,柔声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喜不喜欢?”她甚至连声音腔调都模仿的一模一样。

    罗猎冷冷望着她道:“不喜欢。”他明白艾迪安娜这样做的动机,她是在故意刺激自己。

    艾迪安娜幽然叹了口气,低下头,再度抬起头的时候,却又变成了林格妮的样子,充满幽怨道:“当初你为何要离开我远走?为什么不救我?”

    罗猎心中的痛苦往事被她成功勾起,不过理智却告诉罗猎眼前的一切皆是幻像。

    罗猎道:“如果你不想合作,现在就可以离开。”

    艾迪安娜呵呵笑了起来,扭过头去,再回头竟然变成了叶青虹的样子,她的强大在于不但瞬息万变,而且她的样子惟妙惟肖,几乎能够以假乱真,单从外表和声音上就算是罗猎也很难区分出来。

    罗猎道:“的确很厉害。”

    艾迪安娜道:“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变成任何人。”

    罗猎道:“你又是谁呢?”

    艾迪安娜被他问得一愣:“什么?”

    罗猎道:“你可以变成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可你唯独不知道自己是谁?”

    艾迪安娜的内心如同被人用刀猛刺了一下,一双美眸迸射出幽兰色的光芒,罗猎的这句话直戳她的内心,她不得不承认,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发现这个时代远不如当初想象中的美好,罗猎无疑是了解她的,正如自己知道他的弱点一样,罗猎也清楚自己的弱点所在。

    艾迪安娜双目之中怒火燃烧,死死盯住罗猎道:“你虽然很有本事,可我一样能够让你身败名裂,让你在黄浦,不!让你在这个世界上再无容身之地。”

    罗猎微笑道:“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可你应该不会那么做。”

    艾迪安娜咬了咬嘴唇,她甚至怀疑罗猎看透了自己的内心,应该没可能的,自己将脑域保护得很好,他没那么容易侵入自己的脑域,读到自己的意识。可能是基于自己行为的判断吧,罗猎是个极其厉害的对手,艾迪安娜不止一次领教过,她忽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现实,自己对罗猎没有那么强烈的杀心,而罗猎却不可能忘记林格妮的血债。

    艾迪安娜道:“如果你现在就死,我该多么寂寞啊。”她并没有说谎,在这个时代,也许只有罗猎才知道她来自何方,只有罗猎才和她有着同样的经历,虽然他们是敌人,可又拥有着太多的相似经历,这正是让她矛盾的地方。

    在罗猎的眼中,艾迪安娜只不过是龙天心制造出来的悲剧,是一个集聚龙天心阴暗心理的投影,她不知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罗猎道:“你帮我救人,我把东西交给你。”

    艾迪安娜笑了起来:“我改主意了。”

    罗猎有些诧异地望着她,她的出尔反尔并不让人意外,可在这种时候又改主意对他可不是什么好事。

    艾迪安娜道:“我要你陪我去找通天塔。”

    罗猎点了点头:“没问题。”

    艾迪安娜笑了起来:“那好,我帮你救人。”

    罗猎问道:“难道你不怕我骗你?”

    艾迪安娜道:“不怕,你不是那种人。”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罗猎也从另外一侧下车,下车的时候,目光迅速扫过对侧教堂的钟楼。

    教堂的钟楼之上潜伏着一名男子,此人正是船越龙一,他也是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与罗猎合作,虽然他对罗猎所说的丧尸病毒并不全信,可是在他们拥有一个潜在共同敌人的问题上,两人达成了共识。

    罗猎今晚的行动并没有动用手下的任何人,也没有告知朋友,不过他通知了船越龙一。

    船越龙一事先在钟楼上埋伏,艾迪安娜上车之前,他通过望远镜看到了她的样子,当艾迪安娜再次下车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金发蓝眼的白种美女,船越龙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简直是大变活人,难道罗猎在其中动了手脚。

    不过他全程紧盯,现场并没有第三人在。

    艾迪安娜指了指岩谷货仓道:“人就被关在里面,他们有很多人。”

    罗猎道:“咱们只有两个,看来需要叫支援。”

    艾迪安娜道:“如果想她活着,最好不要这样做。”她说完,快步向前方走去,突然纵身一跃,身躯飘飘然已经登上了足有三米的围墙。

    罗猎在艾迪安娜启动之后,也纵身跳起,不过他没有艾迪安娜那么强劲的弹跳力,先是利用双手攀附然后才爬了上去。

    艾迪安娜小声道:“你身手变差了好多。”

    罗猎道:“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总会受一些影响。”

    艾迪安娜暗忖,看来是时空穿梭的缘故,罗猎的身手远没有过去那么厉害。

    罗猎蹲在墙头上居高临下望去,却见货场内虽然货物堆积如山,可并没有人在,只有靠近大门处负责看守货场的小屋仍然亮着灯,其他的地方全都黑漆漆一片,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罗猎低声道:“哪有什么人?真是危言耸听。”

    艾迪安娜笑道:“骗你的,你居然就信了。”她率先从围墙上跳了下去,宛如一朵黑色的云一般飘飘荡荡落在了地上,连一点声息都没有发出。

    一直在后方观望的船越龙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此女的身手实在了得,难道她注射过化神激素,看来罗猎果真没有欺骗自己。

    艾迪安娜向前走了几步,意识到罗猎仍然没有跟上来,转身瞪了他一眼,又朝他招了招手,罗猎没有直接跳下,先用双手攀着墙头然后滑了下来,虽然也没发出什么声息,可是和艾迪安娜相比,身手明显相差许多。

    艾迪安娜小声道:“以你现在的身手,只怕连自保都不能够。”

    罗猎懒得跟她废话,低声道:“人在什么地方?”

    艾迪安娜指了指西北角的货仓:“那里面。”

    罗猎听她说得如此笃定,心中越发断定这一切必然是她一手制造,不然她何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莱顿夫人?这也证明自己的判断没错。

    两人悄悄来到艾迪安娜所指的货仓前,发现周围并无防守,罗猎甚至怀疑今晚有扑空的可能,正准备进入货仓的时候,罗猎心中警示忽生,抬头望去,却见货仓上方立着一道身影,那身影虽然是人形,却周身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鳞甲,月光之下,鳞甲泛起大片青绿色的反光,已经看不清他本来的面目,双目血红,双手十指尖尖,如同十把寒光凛冽的尖刀。

    罗猎最初接触的变异者就是方克文,在方克文和多名变异者死于西海之后,他认为此事已经告一段落,没想到在他回归之后仍然存在这样的变异者。

    艾迪安娜悄悄向后方退去,仿佛她和眼前的事情并无关系。

    站在货仓屋顶的鳞甲人并没有马上向罗猎发动进攻,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锁定了罗猎,咬牙切齿道:“罗猎,是你害我的!”

    罗猎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出了几分熟悉的味道,他想起了王金民,劫持莱顿夫人的王金民,难道这个鳞甲人就是王金民,他已经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罗猎的出手极其果断,一柄飞刀射向屋顶的王金民,飞刀划过一道雪亮的弧线,撕裂了仿若浓墨浸染的夜空。

    王金民挥动右手,右手的利爪准确击中了飞刀,啪!的一声火花四溅,飞刀被他击落在了地上,然后他腾空跃起,从屋顶俯冲而下,扬起如刀十指向罗猎的胸口插去。

    已经退到远处观战的艾迪安娜瞳孔骤然收缩,因为刚才罗猎一路上的表现,她有些失去信心,不由得担心罗猎会不会被王金民宛如雷霆万钧的一招杀死,正在犹豫是不是出手阻止的时候,却见罗猎掏出了手枪,瞄准王金民的额头就是一枪。

    艾迪安娜暗骂蠢材,他当真以为子弹能够击穿王金民刀枪不入的鳞甲?正准备出手相助的时候,却见身体尚且处于半空中的王金民头颅被子弹击中之后整个炸裂开来,无头的尸体直坠而下。

    艾迪安娜被眼前的所见惊呆,她马上就意识到罗猎的子弹必有地玄晶的成分,这些变异的追风者都有弱点,寻常的子弹虽然杀不死他们,可是地玄晶制造的子弹却可以轻易将他们射杀。

    罗猎处变不惊,射杀王金民之后,然后将手枪插入枪套之中,看都不看艾迪安娜道:“你是不是想看着我被他杀死?”

    艾迪安娜叹了口气道:“想,不知道多想,可你要是那么容易死就不是罗猎了。”

    罗猎来到王金民的尸体前方,看到王金民周身的鳞甲缓缓消失,在死亡之后,他又变成了原来的模样。艾迪安娜也走了过来,啧啧叹道:“真惨,我还以为他没那么容易死。”

    罗猎道:“你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艾迪安娜无辜地摇了摇头道:“与我无关。”

    罗猎哪里肯信,来到货仓大门前,将大门打开,艾迪安娜打开手电筒,照亮里面,罗猎定睛望去,看到里面蜷曲着一个女人的身影,虽然看不清她的面目,不过从金色的头发就能推断出应该是莱顿夫人。

    罗猎走到她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道:“莱顿夫人。”

    莱顿夫人本来已经睡着了,听到有人呼唤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当她看到眼前是罗猎的时候,明显吃了一惊,吓得往草垛里缩去。

    罗猎道:“夫人莫怕,是我。”

    莱顿夫人心中暗忖,就是你我才害怕,她日间看到罗猎和王金民在一起说话,心中已经认定幕后的指使人就是罗猎,当然害怕,不知罗猎此时出现是不是要跟自己摊牌了?

    罗猎道:“我是来救您的。”

    莱顿夫人暗想,莫非他并不知道已经暴露,她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感激的样子:“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罗先生。”

    罗猎从莱顿夫人瞬间变化的表情已经察觉到此事有些不对,今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顺利,他帮助莱顿夫人解开手上的绳索,莱顿夫人充满疑虑地望着艾迪安娜:“你是……”

    艾迪安娜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获救了。”

    莱顿夫人茫然点了点头,她看了看周围道:“只有你们两个?为何没有巡捕?我先生呢?”

    罗猎道:“夫人放心,我们马上送您回去。”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警笛声,艾迪安娜瞪了罗猎一眼,显然是责怪他报警。

    罗猎心中诧异,他并没有报警,只是通知了船越龙一配合行动,难道是船越龙一报了警?这里并非法租界,而是公共租界,前来行动的应该是公共租界的巡捕。

    果不其然,很快就看到公共租界的华探长于广龙率队来到了这里,将现场围住,于广龙率领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巡捕走了进来,看了看里面的几人厉声道:“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罗猎道:“于探长,你什么意思?我们是特地前来营救莱顿夫人的。”

    于广龙冷笑道:“我却听说有人劫持了莱顿夫人,并将她藏匿于此。”

    莱顿夫人忽然向于广龙跑了过去,马上有巡捕将她和罗猎两人分隔开来。

    莱顿夫人到了安全的地方,方才道:“是他们劫持我,劫持我的人就是罗猎。”

    罗猎朝艾迪安娜看了一眼,艾迪安娜眨了眨双目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此事于我无关,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过。”

    罗猎道:“莱顿夫人是不是误会了?劫持你的不是王金民吗?”

    莱顿夫人大声道:“他和王金民是一伙的,我亲眼看到他们在一起交谈。”

    于广龙道:“王金民已经死了。”他朝罗猎笑了笑道:“罗先生,他应该也是被你杀掉的吧?”

    罗猎没说话,一旁的艾迪安娜点了点头道:“是又怎样?”她分明是把罗猎往沟里再推一把。

    罗猎此时表现得颇为淡定,轻声道:“既然如此,劳烦于探长一切按照程序来办,我会请律师,也会将所有的证人和证据坦然相告。”

    于广龙让手下过来给罗猎和艾迪安娜上了手铐。

    被押解前往公共租界巡捕房的途中,罗猎忍不住向艾迪安娜道:“你设下这样一个局,陷我于不义,究竟有何意义?”

    艾迪安娜叹了口气道:“今晚的事情跟我毫无关系,指控你劫持的是莱顿夫人,你怪我又有何用?”

    罗猎道:“莱顿夫人看到得并不是我。”

    艾迪安娜笑道:“所以你怀疑我伪装成了你的样子?”

    船越龙一目送远去的警车,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影,那人带着银白色的面具,正是白云飞。白云飞道:“人的一生中总要面临许多选择,如果一步走错,恐怕很难翻身。”

    船越龙一道:“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可以放了我的弟子们。”

    白云飞桀桀笑道:“你难道对我没有一丁点的了解?我的父母死于日本人之手,我当初雄踞津门,统领安清帮,何其风光,又是你们日本人害得我一无所有,诬陷我杀死德国领事,还害死了我的师父,你以为我会真心跟你们合作?”

    船越龙一道:“这些事和我无关。”

    白云飞道:“这就是你们的嘴脸,你的那些弟子全都被我关在了虞浦码头。”

    船越龙一闻言准备离开前去营救弟子,却听白云飞道:“别急,稍等一下。”

    船越龙一道:“等什么?”

    白云飞道:“在你的国度一定看过所谓的花火吧?”他指了指虞浦码头上方的夜空:“你看!”

    蓬!一朵绚烂的花火绽放在虞浦码头的上方,紧接着又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火光染红了虞浦码头上方的夜空,船越龙一目眦欲裂,他怒火道:“魔鬼,你做了什么?”

    白云飞道:“蓬!把你所有的弟子炸得粉碎,希望他们的灵魂能够找到回家的道路。”

    船越龙一抽出太刀,怒吼一声冲向白云飞,他要不惜代价将这个恶魔杀死,可他的出手在白云飞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白云飞苍白的拳头犹如一道闪电,击中了船越龙一宽厚而健硕的胸膛,轻易洞穿了他,白云飞带血的手掌从船越龙一的后背暴露出来,银色面具下传来一声诡异的笑声:“没有人可以利用我!”

    艾迪安娜和罗猎被关在了同一所囚室,于广龙派人严防死守,他已经将这两人定性为绑架莱顿夫人的要犯,不容有失。

    于广龙亲自护送莱顿夫人返回了她的住处,得到消息的莱顿已经在家门口等待,看到妻子平安归来,莱顿迎上去紧紧将她拥抱在怀中:“哦,达令,你受苦了。”捧着妻子的面孔道:“有没有受伤?”

    莱顿夫人摇了摇头,她含泪道:“是罗猎绑架了我。”

    莱顿点了点头,他示意佣人先护送妻子去休息,对于这次营救妻子的大功臣于广龙,莱顿深表感激,请于广龙来到客厅内,为他倒了一杯威士忌亲自送到他的手中。

    于广龙将今晚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莱顿虽然听妻子一口咬定是罗猎所为,可是他对此存疑,和女人的感性思维不同,他要理性许多,罗猎做这件事究竟有什么好处?按照妻子的说法,是罗猎自导自演,可如果仔细推敲一下其中的动机就会发现并无太多的说服力。

    莱顿道:“于探长是如何得悉这件事的?”

    于广龙没有隐瞒:“我得到了报案,是大正武道的船越龙一,他最近一直都在秘密跟踪罗猎,是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情况并汇报给了我。我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组织全部警力前往营救夫人,还好夫人没事。”

    莱顿点了点头道:“辛苦于探长了,罗猎怎么说?”

    于广龙道:“他当然不会承认,不过请领事先生放心,我一定会让他说实话。”

    莱顿道:“此事发生在公共租界,一切就拜托于探长了。”

    于广龙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此时一名巡捕匆匆走了进来,于广龙看出他有事,点了点头道:“说吧,领事先生不是外人。”

    那巡捕道:“探长,刚刚虞浦码头发生爆炸,现场死了许多人都是大正武道的日本武士,还有武道馆的馆主船越龙一的尸体被发现在岩谷货仓附近的路上。”

    于广龙闻言慌忙站起身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罗猎还有同党,匆匆告别莱顿离去。

    罗猎向艾迪安娜道:“不如你变成蒋云袖的样子,这样咱们就能离开了。”

    艾迪安娜向他翻了一个白眼,没有理会他,过了一会儿道:“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罗猎道:“事情都发生了,又有什么好担心的?至少你这个元凶还陪着我。”

    “和我无关!”艾迪安娜再次强调道。

    罗猎道:“既然与你无关,那这一切又是谁所策划?”

    艾迪安娜叹了口气道:“白云飞,我低估了他。”

    罗猎心中暗忖,今天的一切还真像是白云飞的手段,自己当初让白云飞失去一切沦为阶下之囚,以白云飞睚眦必报的性情,极有可能以同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只是艾迪安娜到底是真得被白云飞设计,还是和白云飞联手,一时间难以判断。

    艾迪安娜道:“莱顿夫人一口咬定你就是幕后真凶,看来她应该是看到了你,不过她所看到的你绝不是我。”

    罗猎道:“你是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拥有变形的能力?”

    艾迪安娜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可我想不出其他的解释。”她向罗猎靠近了一些:“咱们必须同心协力,尽快从这里逃出去。”

    “逃?”

    艾迪安娜点了点头。

    罗猎道:“从这里逃走,我就从法租界华探督察长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全国通缉的逃犯,是不是就遂了你的心愿?”

    艾迪安娜道:“留在这里你难道不怕只有死路一条?”

    罗猎道:“要逃你逃,反正我不打算走。”

    艾迪安娜道:“白云飞手中有丧尸病毒。”

    罗猎闻言心中一惊,他望着艾迪安娜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会随随便便交给别人?”

    大结局明天上午放出,同步更新《骨舟记》

    如果大家对新书有兴趣,可关注章鱼公微:stonesquid 如果大家想加入新书威信后援群,可加管理anhuohua 新书企鹅群号195138778,请注明骨舟记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