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石章鱼

第六百四十二章大结局

    艾迪安娜道:“想要利用别人就得付出代价,白云飞那么狡诈的人又怎么会轻易答应跟我合作?”她咬了咬嘴唇道:“咱们只有逃出去尽快找到白云飞,才能将这场危机化解。”

    说话的时候,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两人停下说话,没多久看到于广龙脸色铁青地走了过来,隔着铁栅栏,于广龙大吼道:“罗猎,你最好给我交代清楚,你还有什么同党?”

    罗猎没有搭理他。

    艾迪安娜抢着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若是说出来,可不可以放我出去?”

    于广龙道:“你若是肯说,我可以帮忙减轻你的罪责,至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艾迪安娜颤声道:“我告诉你……”她小声说了句什么。

    于广龙并没有听清楚:“大声一点!”

    艾迪安娜道:“你可不可以走近一点。”

    于广龙看到她带着手铐脚镣,认为现在她不可能对自己构成任何的威胁,于是向前走近了两步:“说!”

    艾迪安娜道:“同党就是你!”

    于广龙怒道:“贱人,我看你是不要性命了!”他的手伸了出去,一把就抓住了艾迪安娜的头发,用力向前拖拽,艾迪安娜的脸重重撞击在铁栅栏之上,于广龙咬牙切齿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只有我说了算!我让你们生就生,我让你们死就得死。”

    艾迪安娜咯咯笑道:“希望你说得出做得到。”

    于广龙抽出手枪抵住艾迪安娜的额头,向罗猎大吼道:“说,还有没有其他同党?我给你半分钟的时间考虑,不然我就让你亲眼看着这女人死在这里。”

    罗猎道:“于探长,你要杀就杀何必威胁我,她的性命跟我毫无关系。”

    艾迪安娜怒道:“罗猎你够狠。”

    于广龙冷笑道:“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她?”

    罗猎道:“你根本就杀不了她,她激怒你的目的就是要让你接近她,不然她怎么有机会对你下手?”

    艾迪安娜叹了口气道:“这个世界上了解我的只有你。”她突然开始启动了,原本困住她的手铐和脚镣形同无物,一把就抓住了于广龙握枪的手,于广龙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向里面带去,他还没有来得及开枪,手枪就被艾迪安娜夺了过去,然后枪口就顶住了他的脑袋,艾迪安娜轻声道:“真不明白,你这样的身手究竟是如何当上的探长?”

    于广龙面如死灰,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艾迪安娜会在转瞬之间就逃脱束缚,变被动为主动,这下自己反倒落入了她的控制中,自己的生死全都在她的一念之间了。

    艾迪安娜道:“让他开门!”

    于广龙怒道:“休想……”话没说完,艾迪安娜已经在他的肩膀上开了一枪,这一枪虽然没有击中他的骨骼,可是肩头的肌肉也被打了个血洞,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肩头衣服,于广龙吓得魂飞魄散,再不敢违逆她的意思,慌忙道:“开门,赶紧开门。”

    罗猎摇了摇头,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他只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艾迪安娜正在制造一起劫持人质逃狱事件。

    巡捕慌忙打开了牢门,艾迪安娜转身看了看仍然无动于衷的罗猎道:“你真想在这儿呆一辈子?”

    罗猎慢慢站起身来,艾迪安娜厉声道:“所有人把枪给我扔下,然后去找一辆车过来。”

    于广龙颤声道:“你们逃不远的……还是放弃吧……”艾迪安娜用手枪照着他流血的肩头捅了一下,于广龙痛得惨叫一声。

    罗猎道:“那就劳烦于探长送我们一程吧。”

    艾迪安娜将一把手枪踢给了罗猎,罗猎捡起手枪。朝一名巡捕笑了笑道:“都是她的意思,跟我没关系,去,把我的枪拿来。”

    外面已经准备了一辆警车,当晚值班的巡警全都在周围严阵以待,可是因为于广龙落在罗猎他们手里,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罗猎率先上了警车,检查了一下车辆没有任何问题,艾迪安娜押着于广龙上了车,催促道:“开车!”上车之前不忘向巡捕房另外的两辆汽车轮胎开了几枪。

    罗猎道:“去什么地方?”

    艾迪安娜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罗猎驱车迅速驶离了巡捕房,那些巡捕虽然想跟踪追击,无奈车轮被毁,其实他们就算跟上也没什么作用,毕竟于广龙在罗猎他们的手上,他们投鼠忌器。

    于广龙转身向后方望去,发现后面竟然没有一个人跟上来,心中暗叹,这些手下全都是废物。

    罗猎道:“今晚什么人报的警?”

    事到如今,于广龙也没必要撒谎,低声将事情交代了,船越龙一报警罗猎并不稀奇,可是听到船越龙一已经被杀还是吃了一惊。

    艾迪安娜道:“听到了没有?今晚的事情不是我出卖你,你是被日本人出卖了。”

    于广龙道:“罗先生……你我毕竟相识一场,我也是身在其位不得已而为之,我真不是针对你啊。”

    罗猎道:“于探长针对我也不是第一次了。”

    于广龙赔着笑道:“您只管放心,这件事我也发觉其中必有蹊跷,我向您保证,回去之后一定彻查真相,争取早日为罗先生洗刷清白。”

    艾迪安娜咯咯笑道:“罗猎,你信不信他?”

    罗猎自然是不会相信他摇了摇头,艾迪安娜道:“我也不信。”说完她照着于广龙的脖子就是一记重击,然后推开车门,将已经昏迷的于广龙从高速行进的汽车上推了下去。

    罗猎看到她出手如此狠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于广龙这下不知是死是活。

    艾迪安娜道:“到前面把车扔了。”

    罗猎按照她的建议将车丢在了僻静的街道,如果继续开车行进目标实在太大,艾迪安娜拥有变幻外表的能力,她想要躲开追捕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今晚发生的一切将所有矛头都指向了自己,无论这个局是不是艾迪安娜所设,自己都已经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艾迪安娜并没有跟他分道扬镳的意思,向罗猎道:“你一定以为我害了你,心中非常恨我对不对?”

    罗猎道:“没那么严重,现在我最该恨得人是白云飞。”

    艾迪安娜道:“去莱顿家。”

    罗猎不明白她的意思,摇了摇头道:“没用的,莱顿夫人不可能为我作证。”

    艾迪安娜道:“她被注射了丧尸病毒,如果我们再晚一刻过去,恐怕已经发作了。”

    罗猎心中一冷,如果当真如艾迪安娜所说,这件事要比他预想中可怕得多,望着艾迪安娜,他的目光有些怪异。

    艾迪安娜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罗猎道:“总觉得你不像好人。”

    艾迪安娜笑道:“我何时承认自己是好人了?”

    罗猎心中却有种奇怪的感觉,此时的艾迪安娜更像是当初的龙玉,难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龙玉始终阴魂不散?

    莱顿忧心忡忡地站在门外,妻子回来之后不久就开始发烧,他将家庭医生紧急招来,医生正在给莱顿夫人检查,他取下听诊器道:“应该是着了凉,又受了惊吓,我先给夫人打一针退烧。”

    莱顿点了点头。

    医生准备好退烧针,准备给莱顿夫人注射的时候,莱顿夫人忽然睁开双目,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医生道:“夫人,您不要紧张,我只是为您打一针退烧。”

    莱顿一旁安慰道:“是我,我在这里。”

    莱顿夫人的表情开始缓和,握住医生的手慢慢放松,就当医生以为她的情绪重新稳定下来的时候,莱顿夫人忽然一把抢过了针筒,扬起针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插入了医生的右目之中,变故来得实在太快,医生根本来不及反应,发出一声惶恐的惨叫,他挣扎着想要逃走,可是莱顿夫人没有放开他的意思,脸上浮现出前所未见的凶残表情,扑到医生的身上,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了医生的颈部。

    莱顿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了一大跳,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变成了一个嗜血狂魔,他走过去想要将妻子拉开,可是莱顿夫人猛然转过身来满口鲜血形容恐怖,她伸手去抓莱顿。

    莱顿这才意识到不妙,放弃了接近她的打算,转身向门外逃去,冲出门外,和前来送水的佣人撞在了一起,热水洒了莱顿一身,莱顿顾不上皮肤被烫伤的疼痛,爬起身来继续向楼下逃去。

    莱顿夫人风一样冲出了房门,那名可怜的佣人还没有来得及爬起身就被她扑倒在了地上,一口咬住了佣人的脖子。

    身后的惨叫声让莱顿肝胆俱寒,他一脚在楼梯上踏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莱顿摔倒在客厅方才停止住滚动的势头,他的脚在滚落的过程中受了伤,无力爬起,只能依靠双臂的力量向大门爬行,一边爬一边呼救。

    外面的两名警卫闻声冲了进来,莱顿夫人从二楼飞扑而下,将两名警卫扑倒在地,莱顿挣扎着站起身来,转身望去,却见满身是血的医生和佣人也晃悠悠站起身来,沿着楼梯向他走来。

    莱顿惶恐到了极点,妻子变成了吸血僵尸,被她撕咬过的那些人全都变成了僵尸。

    莱顿一瘸一拐地来到沙发旁,从沙发底部摸出了一把事先藏在这里的手枪,他举枪瞄准了走向自己的佣人,一枪射中佣人的头部,他虽然没有遭遇过吸血僵尸的经历,可是却无数次听说过这方面的故事,知道应该瞄准僵尸的头部射击。

    佣人脑浆迸裂,栽倒在了地上。

    莱顿夫人被枪声惊醒,抛下两名警卫,莱顿举枪瞄准夫人,握枪的手颤抖不已,终于他还是移动枪口瞄准了一旁的医生,蓬!子弹准确无误地射中了医生。当他再次寻找妻子身影的时候,却发现她从眼前消失了。

    莱顿一颗心陷入恐惧中,直觉告诉他妻子就在他的身后,莱顿似乎看到自己悲惨的命运,他和妻子都变成了丧尸。

    莱顿夫人从后方向莱顿扑去,眼看就要抱住莱顿的时候,一条绳索从后方飞来,套住了她的颈部,莱顿夫人发出一声尖叫,被对方拖倒在了地上。

    两名警卫晃悠悠站起身来,他们尚未来得及发动攻击,两道刀光就洞穿了他们的额头。

    莱顿惊魂未定地转过身去,看到罗猎和一个金发女郎就站在他的身后,金发女郎手中牵着绳索,绳索的另外一端系在他妻子的脖子上,刚才出刀铲除两名已经变成丧尸警卫的是罗猎。

    莱顿从一开始对罗猎绑架他妻子的事情就抱有怀疑,看到眼前的一幕已经彻底打消了对罗猎的怀疑,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罗猎,到底发生了什么?”

    罗猎道:“尊夫人被绑匪注射了丧尸病毒,他想在黄浦制造一场空前的灾难。”

    莱顿道:“是谁?”

    艾迪安娜道:“白云飞,是他绑架了你老婆,然后嫁祸给我们,连你他也没想放过。”

    莱顿怒道:“这个恶魔。”他的目光落在妻子身上,看到妻子口吐白沫,脸色发青,喉头发出嘶嘶的怪叫,古怪到了极点。看到妻子如此模样不由得心中难过,他哀求道:“罗猎,你帮我救救她,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艾迪安娜也看着罗猎,目光中充满了得色,她知道罗猎有办法,阳华明将抗病毒血清交给了罗猎,罗猎当然有办法救她。

    罗猎道:“希望还来得及。”他并不放心艾迪安娜一个人留在这里,倒不是为了她的安危担心,而是担心艾迪安娜再生出其他的阴谋,莱顿一个人是无法应付她的。

    此时法租界的巡捕在董治军的带领下赶来,董治军看到眼前一幕也吃了一惊,在没有搞清状况之前,也只能佯装大公无私,将罗猎和艾迪安娜包围起来。

    莱顿走过去低声向董治军耳语了几句,董治军点了点头,示意众人收起武器,罗猎来到他身边低声交代,务必将莱顿夫人严密监视,如果发生紧急状况,可以将之当场射杀,当然这些话都是背着莱顿所说。

    离开之前,莱顿特地跟罗猎握了握手,他低声道:“你放心,我会为你洗清罪名,无论结果如何。”

    罗猎拍了拍莱顿的手,低声道:“我会尽力而为。”

    莱顿道:“找出凶手,务必要干掉他,绝不可以让丧尸病毒流传出去。”

    离开莱顿的住处,艾迪安娜故意道:“现在是不是要去拿抗病毒血清了?”

    罗猎道:“你很想要啊?”

    艾迪安娜点了点头道:“过去想过,可现在突然又不那么想要了,不过有人一定很想得到。”

    罗猎知道她所说的那个人就是白云飞,轻声叹了口气道:“你猜他会不会跟踪我们?”

    艾迪安娜甜甜笑道:“一定会,他比我更想得到那口棺材。”

    罗猎点了点头道:“既然他那么喜欢,我就送一口棺材给他。”

    艾迪安娜道:“这次的事情办完之后,你要带我去通天塔,绝不可以骗我。”

    罗猎道:“如果你认为我在骗你,又为何跟我合作?”

    振武门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热闹,诺大的宅院空空荡荡,罗猎推开大门,门轴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在静夜中格外刺耳,艾迪安娜道:“你将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在了这里?”

    罗猎道:“每个人眼中重要的东西都不一样,对你重要的东西,对我可能一钱不值。”

    艾迪安娜道:“有道理。”

    罗猎来到庭院内,右手探入鱼池之中,摸索了一会儿,从中就捞出了那橄榄形状的挂件。

    站在罗猎身后的艾迪安娜突然出手,抽出一柄弯刀从罗猎的后心刺了进去,这一刀透胸而出,因为事发仓促罗猎竟然没有任何防备,他捂着胸口,摔倒在了地上,指着艾迪安娜道:“你……”

    艾迪安娜咯咯笑道:“你什么你啊?兵不厌诈,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想不明白?”她从罗猎的手中拿起挂件,凑近看了看道:“到最后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里?”

    罗猎满脸悲愤。

    艾迪安娜道:“你可以出来了,人我交给你。”

    一道灰色的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银色的面具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白云飞阴冷的双目死死盯住了地上的罗猎,阴测测道:“罗先生怎么会如此大意?英雄难过美人关。”

    艾迪安娜道:“白云飞,你要得人我给你了,东西呢?”

    白云飞将一个黑色的布袋扔给了她,艾迪安娜伸手接过,打开看了看,然后收了起来。

    白云飞一步步走向罗猎,咬牙切齿道:“罗猎,你当初害我之时有没有想过今日?”

    罗猎胸口满是鲜血,整个人躺在了血泊之中,望着白云飞惨然笑道:“我早就应该看出,你们原本是一伙的。”

    白云飞道:“看出却看不破还不是一样。”他揭开银色的面具,露出满是疤痕的可怖面孔。

    艾迪安娜道:“白云飞,你本来是不是打算将我一起除掉?”

    白云飞皱了皱眉头道:“以你的本领自然可以功成身退。”

    艾迪安娜道:“那为何不能多等一刻,等我全身而退之后,你再下手?”

    白云飞道:“计划不如变化,你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今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再无干系。”

    艾迪安娜点了点头道:“好!”她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出大门,又反手将房门关上。

    白云飞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柄长刀,刀刃在月光下如同一泓秋水,他轻声道:“罗猎,其实你我本可做朋友,可你偏偏要和我作对。”

    罗猎道:“我和你不可能成为朋友,你做事不择手段,毫无下限。”

    白云飞呵呵笑道:“你有没有看到这是怎样的时代?公理?道义?对错?你跟谁去讲?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哪还顾得上考虑其他?你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错在你妇人之仁,错在你太容易相信人,太容易骗。”他一步步向罗猎逼近。

    罗猎道:“她能够骗我自然就能够骗你。”

    “我不在乎!”白云飞扬起长刀,他决定不再等,要亲手结果了罗猎的性命。

    罗猎道:“我给你出刀的机会!”

    白云飞挥刀怒斩,可是当他举刀的刹那,发现罗猎的一双眼睛突然变得精芒四射,这样的目光本不该属于一个濒死的人,白云飞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没有看到罗猎出刀,可是一道刀光却从他的后方疾电般射来,射穿了他的颅骨,飞刀穿透了他的脑部,从他的前额飞出,然后罗猎如同猎豹般从地上一个翻滚就爬了起来,抓住白云飞的手腕,夺下他的长刀,调转刀锋,长刀刺入了白云飞的心口。

    白云飞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明明看到艾迪安娜一刀刺穿了罗猎的身体,可是怎么也不明白,罗猎因何又站起身来。

    振武门的大门缓缓被推开了,已经变化成龙天心模样的艾迪安娜婷婷袅袅走了进来。

    “为什么……”这是白云飞一生中最后的话。

    艾迪安娜轻声笑道:“你长得太丑,我自然要帮英俊的那个。”

    白云飞死不瞑目,他做梦都想不到艾迪安娜出卖自己的理由居然是因为自己长得太丑。

    罗猎望着死去的白云飞,不由长叹了一口气,艾迪安娜将那棺材挂件扔给了他:“你这个骗子,居然又弄了一个假的糊弄我。”

    罗猎道:“你现在的样子并不适合出现在这里,趁巡捕到来之前,还是尽快离开吧。”

    “偏不!”艾迪安娜笑盈盈望着罗猎道:“你是不是特别害怕看到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感到特别心动?”

    罗猎道:“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反悔。”

    “你不敢!”

    莱顿夫人在注射罗猎带来的抗病毒血清之后情绪渐渐平复了下去,董治军让巡捕清理了现场,凡是参予此事的巡捕都严加警告,勒令他们不得泄密,尽管如此,罗猎还是采取了更为保险的措施,悄悄侵入这些人的脑域抹去了他们关于这一段的记忆。

    董治军留下四名巡捕保护领事的安全,率领其他人离开,罗猎坐在客厅中,等了一会儿,看到疲倦的莱顿一瘸一拐走了下来,莱顿在他身边坐下,打开雪茄盒抽出一支递给了罗猎。

    罗猎点燃了雪茄,莱顿也点燃了一支,他用力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道:“没事了,谢谢你。”

    罗猎道:“白云飞死了,董探长前去处理这件事,今晚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推到她和王金民的身上。”

    莱顿点了点头:“真的结束了?”他仍然惊魂未定,不相信发生的事情都是现实。

    罗猎道:“放心吧,不会再有危险了。”

    莱顿苦笑道:“我太太仍然认为是你绑架了她,她说看到你和王金民在一起。”停顿了一下道:“我知道,不可能是你,我相信你。”

    罗猎道:“您不用担心,回头我会跟夫人解释。”最好的解释就是抹掉她脑域中关于自己的记忆。

    莱顿道:“那女子是谁?我好像从未见过她?”

    罗猎想了想道:“一个赏金杀手。”

    莱顿哦了一声,他将信将疑地望着罗猎,今晚的事情之后,他意识到罗猎的实力强大到他无法想象的地步,这样的人留在黄浦对他来说绝对称不上什么好事。

    罗猎看穿了他的想法,轻声道:“我准备离开了。”

    莱顿愣了一下:“为什么?”表面上显得不舍,内心中却充满了喜悦,如果罗猎这样的人留在租界留在黄浦,才是他的心中隐患,这个人始终都是他迈不过的一道坎。

    罗猎道:“我有太久没有见过我的家人了,这些年漂泊在外,我累了也倦了,只想平平淡淡过日子。”

    莱顿道:“你这样的人又岂会甘于平淡?为何不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在历史上留下你的名字。”

    插一句,【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罗猎微笑道:“历史是注定的,我改变不了,你也一样。”

    陆威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船上,他坐起身来,看到夜空中繁星满天,船头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分明是他的妻子百惠,陆威霖的心中一怔。

    百惠转过身来,双眸中充满了泪水,望着丈夫,她的内心中充满了歉疚:“对不起!”她跪在陆威霖的面前深深一躬,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卖自己至亲的丈夫,还好罗猎唤醒了她,在今晚船越龙一行动的同时,百惠也展开了营救行动,成功将陆威霖解救出来。

    陆威霖用温柔的目光望着妻子,他轻声道:“我不怪你,我永远不会怪你!”

    百惠抿了抿嘴唇,勇敢地扑入了他的怀中。

    黄浦这一夜发生了许多变故,先是法租界领事夫人被劫,然后又发生了大正武道馆师徒被杀事件,又听说劫持领事夫人乃法租界华探督察长罗猎联手前代理探长王金民所为,而后又辟谣,又听说罗猎才是领事夫人的救命恩人,据称此事的真正幕后主使乃是昔日称雄法租界的穆天落。

    一时间众说纷纭,版本不一,第二天清晨已经传遍了整个黄浦滩,街头巷尾几乎都在谈论这件事。

    不过最新刊印的明华日报刊载了莱顿夫妇的独家声明,在这份声明中为罗猎证实了清白,指出最近一系列恶性事件的策划和制造者都是穆天落,而穆天落就是昔日隐姓埋名的白云飞,他曾经是安清帮帮主,还曾经刺杀德意志领事。

    因为白云飞过去和日方的恩怨,所以并不难解释他为何要屠尽大正武道馆师徒众人,至于嫁祸罗猎,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罗猎已经向莱顿正式递交了辞呈,莱顿在明华日报刊载独家声明也算是对他的一点小小回报,一时间明华日报供不应求,洛阳纸贵。

    在所有舆论焦点都集中在罗猎身上的时候,他一个人悄悄收拾着行装,他还欠艾迪安娜一个承诺,带她去找通天塔。

    外面传来敲门声,罗猎起身去开门,前来拜访他的却是谭子明。

    谭子明看到房内的情景不由得一怔:“怎么?你要出门?”

    罗猎点了点头道:“想离开一段时间。”其实他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以后兴许不会再来黄浦了。

    谭子明道:“出去散散心也好。”他的目光向周围望去。

    罗猎看出他此来一定有事,笑道:“你只怕不是来找我的吧?”

    谭子明笑道:“当真什么都瞒不过你。”他叹了口气道:“小姐离家出走了,没说什么原因,只留下一封信,责怪督军害死了陈昊东,信中说永远也不会原谅他。”

    罗猎一听就明白这只是艾迪安娜脱身的借口,她应该是厌倦了蒋云袖的角色扮演,又或是继续演下去已经毫无意义。罗猎道:“她不在我这里。”

    谭子明歉然道:“我也不是怀疑你,只是督军急得不得了,凡事有可能的地方我都要找找,毕竟小姐是喜欢你的。”

    罗猎淡然笑道:“她真正喜欢的只有她自己。”

    “什么?”谭子明愕然,他并不知道罗猎口中的她所指的其实是艾迪安娜。

    谭子明临行之前又想起一件事,他将蒋云袖留下的那封信递给罗猎道:“你见多识广,帮我看看这信上的古文字是什么意思。”

    罗猎拿起那封信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信上写着九幽秘境。内心不由得一沉,艾迪安娜何以知道九幽秘境的事情?他不露声色,将这封信还给了谭子明。

    谭子明道:“上面写的什么?”

    罗猎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文字,或许是督军他们父女之间的暗号。”

    谭子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此事办完之后,我也打算离开了。”

    罗猎望着谭子明,想不到他也看透了现实,准备离开。

    谭子明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记不记得我爹留下的那幅藏宝图?”

    罗猎当然记得,因为那幅藏宝图是他亲手交给谭子明的。

    谭子明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寻宝,只要找到了宝藏,我和你均分。”

    罗猎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值得,其实人生中有太多的东西比宝藏更加重要。”

    谭子明看出罗猎对自己的提议并无任何兴趣,其实他原本就没有抱着太大希望,毕竟罗猎家财万贯,对财富二字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兴趣,他只是希望罗猎因为喜欢冒险而加入自己的队伍,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谭子明道:“我看重得也不仅仅是宝藏,我爹既然留下了这件东西给我,就希望我有一天能够去找到它完成他的遗愿。”

    罗猎闻言暗叹,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将这件事隐瞒,其实谭天德的遗愿或许不是让谭子明前去寻宝,谭子明是谭天德唯一的后人了,如果谭天德在天有灵,兴许只希望这个儿子平平安安就好。

    艾迪安娜没有前来找罗猎,仿若人间蒸发,在罗猎内心深处,只希望她永远也不出现才好,他独自去了一趟满洲,没有惊动任何人,甚至连身在满洲的张长弓都未去拜访。

    就在罗猎来到苍白山的当日,九幽秘境所在的天脉山开天峰发生了火山爆发,附近百姓全都疏散转移,罗猎遥望着浓烟滚滚的开天峰,心中暗忖,也许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正逢巴黎的雨季,叶青虹打着雨伞带着儿子来到家门前,她习惯性地看了看邮箱,除了报纸并没有期待中的信件,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儿子却从伞下跑了出去,叶青虹正准备斥责这顽皮的小子,却发现在远处,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静静站在雨中,微笑望着他们母子。

    叶青虹扔下了雨伞,她不故一切地向罗猎奔去,中途就将儿子甩在了身后,抢在儿子之前扑入罗猎的怀中,罗猎紧紧拥抱着妻子,晚来一步的小平安只好停下脚步,满脸喜悦地看着久别重逢的父母……

    麻雀并没有前来寻找叶青虹,她在前来欧洲的途中想透了一个道理,她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看到罗猎幸福,她无意去破坏罗猎完美的家庭,叶青虹的幸福正是她所期待的,虽然叶青虹可以接受她,但是麻雀认为,罗猎心中的真爱始终都只有一个,由始至终没有改变,罗猎喜欢自己,疼爱自己,甚至会为自己不惜性命,但是她绝非是罗猎的真爱。

    一个人在经历那么多的风浪和挫折之后,总会慢慢成熟起来,维沃的这场雨终于停了,麻雀站在葡萄园内,眺望着脚下纯然一色湛蓝如宝石的日内瓦湖,心旷神怡,绿色的葡萄园梯田洋溢着生命的绿色,她的手轻轻落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心中充满了满足和欣慰,既然爱过又何必在乎拥有,只要知道心上人开心快乐,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更何况,自己的人生如此丰富,自己的未来也不会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