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灵同居日记 国王陛下

第80章 我终于可以做出这个判断了

    指魔剑的诞生,并不完全是依赖魔族的共感,但到了战争后期,面对那些手段层出不穷,神出鬼没的魔将魔王,共感立刻就成了必备的王牌。

    魔族的共感网络,是魔皇本人设计打造并强制推行的,至今沿用了超过百万年的时光,早已成了每一个魔族根深蒂固的本性,就连魔皇本人也和这套网络融合为一,所以就算魔族明知道自家的共感网络遭人利用,也无可奈何。

    因为魔族离不开这张网。

    同样,天外神剑也离不开指魔剑,到了战争后期,尤其是魔皇本人亲临战场,多次以绝世魔攻打破战场的均势时,纵然是天外神剑,也必须拿出手头所有的底牌,才能与对手平等抗衡。

    仙魔大战时期,指魔剑屡立奇功,依靠着王九对其的熟练应用,就连魔皇本人都偶尔会被猝不及防地伏击命中,其价值之高可想而知。

    所以在复苏以后,王九很快就开始重新打造指魔剑。

    只是一直到指魔剑的雏形完成,并借此完成了对相州大陆的初探,王九本人都没意识到这里面存在一个极大的问题。

    九州时代的指魔剑,其最核心的部位,来自王九人类时斩杀的一头上位魔族,其余的天材地宝不过是辅助作用。之后天外神剑深入战场,屠戮魔族不计其数,指魔剑也越发敏锐。

    但是到了相州时代,剑世界被魔皇摧毁殆尽,其余魔族更是灭绝已久,那么这指魔剑的锻造素材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问题,王九本人竟然没考虑过,当初打造指魔剑,只不过是从记忆中提取指魔剑的图纸,而后一切就水到渠成。直到刚刚,王九才恍然警觉,这个过程其实缺失了关键的一环!

    在魔族问题上,天外神剑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一场仙魔大战下来,包括九仙尊在内所有人都犯过失误,甚至是低级失误,唯独天外神剑就连受迫性失误都屈指可数,他的严谨已经近乎天道,为诛魔而生,绝非虚言。

    但是如此严谨认真的天外神剑,却对指魔剑上存在的破绽视而不见!

    而在意识到自己的疏漏时,王九也就意识到了指魔剑的问题所在。

    这种疏漏一定不仅仅是疏漏,而是隐藏着更深的原因。

    那么,当年从不失误的天外神剑,为何苏醒以后却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而且很长时间都没有意识到?

    当年和现在,自己有什么不同?这些不同会不会造成影响?

    基于简单的逻辑判断,王九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虽然其他方面的差别更为明显,例如剑世界的强弱,身边人的平均智力指数……但这些都不能构成天外神剑的主观失误,唯独记忆方面,现在和过去,有着一块极其明显的区别。

    与魔皇一战的大部分记忆都已经遗失了。

    事实上,这才是一直以来让天外神剑倍感不适的问题,他的记心极好,尤其在重要的问题上绝不会错过一丝一毫,偏偏与魔皇的记忆却遗失了大半。

    之前,王九判断这部分失忆是源于伤势,但现在看来,恐怕失忆并非是受迫性失忆,而是主观失忆。

    那部分记忆,被他消耗掉了。

    记忆当然是可以消耗的。

    尽管对于普通人来说,所谓记忆不过是无形无质的意念,但对于天外神剑,以及他的对手大魔神皇来说,意念已经不仅仅是无形无质的虚无之物,所谓心想事成、念动法随,都是实实在在的神通。

    他们两人的能力,若是放在上古时期,就是不折不扣的造物主能以一己之力打造一方天地,甚至在万物混沌之初,开天辟地,无中生有。

    然而这份造物的神通当然也是有代价的:造物主的意念。

    想要制造一样东西,造物主首先要在脑海中勾勒出此物的蓝图,由框架到细节逐步推敲完善,最终此物在脑中世界成型,现实世界也将出现物质化的投影。对于外人来说,这就是无中生有的无上神通了,但对于造物主本人来说,这并非无中生有,而胡思消耗了自家意念后的等价交换。

    越是复杂的东西,在脑海中构筑实物的难度也就越高,消耗也就越大,当然,对于真正有造物主神通的人来说,这份脑力消耗微不足道。真正困难的地方在于,有些东西很难存在于造物主的脑海中。比起做不到,更多是想不到。

    这个想不到,一部分是局限于个体的见识没有见识过的东西,也就难于想象,甚至难于推演。另一部分则是局限于个体的理解能力,有些东西的存在方式和造物主的差别太大,即便见到了也难以理解,而魔族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这种奇特的文明,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有着极大的不可思议,按照一般文明的规律,这种嗜杀成性,喜好自我毁灭的种族,早就该在大魔神皇诞生以前就烟消云散了它们甚至不该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文明。再此外,根据后来收集到的魔族历史,这个文明在南征北战时,也多次遭遇过以常理看不可能越过的难关,但最终魔族都笑到了最后。

    所以要如何理解这个种族呢?要么是打破自己积累了几十年的常识,全盘接受魔族的常识,要么就是保留自己的常识,而将魔族视为常识外的异类。

    天外神剑是九州大陆上对魔族了解最深刻的人了,但即便是天外神剑,也只能将魔族视为异类,魔族的道理在天外神剑这里是行不通的,所以王九想要用造物神通直接制造魔族,也近乎天方夜谭。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机械的照搬自己的所见所闻,而这种照搬则是一种不可逆的消耗,所有被投影出来的东西,消耗的都是王九的记忆。

    在仙魔大战中纵横战场多年,王九保留了太多有关魔族的记忆,但他并不真正理解魔族,所以想要利用魔族最核心的共感网络来锻造指魔剑,能够拿来一用的记忆却只有无数记忆中最宝贵的一个片段。

    那是无法重复获取的珍惜资源,一旦被消耗掉,就再也不可能通过其他片段进行逻辑推演来弥补。

    而在魔族灭绝的时候,更不可能再让记忆重新出来。

    用掉了,就再也没有了。

    王九在打造出第二口指魔剑后,脑海中关于这口剑的记忆就烟消云散,与之相关的只鳞片爪也都随之消逝,所以直到刚刚,他才终于意识到这个真相。

    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指魔剑了。

    “原来……如此,你以前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赵沉露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不告诉商丫头倒也罢了,为什么连我也要瞒着呢?”

    王九说道:“以记忆打造实物,是我在决战时才领悟的神通,在此之前,剑世界内的一切都是以物质层面的素材打造出来的。”

    “也是呢,第一口指魔剑是你用三分剑斩杀金魔后,用金魔的独角造的,当时你已经是天外神剑,力量堪与魔皇抗衡,但并没有无中生有的神通……不过照你这么说,在魔族灭绝的今天,这口指魔剑已经是绝无仅有的遗物了,为什么你刚刚还要……用掉它?”

    用它,用掉它,显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使用方式。

    既然王九一直对魔族的存在耿耿于怀,怀疑当年的大战未经全功事实上也的确留了不少魔族余孽,甚至青云峰还苏醒了一位曾经的魔将那他为什么还要干脆地消耗掉指魔剑?

    王九沉吟了很久,说道:“在打造出指魔剑后,我就借助青云李家的力量,对这片大陆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扫描,当时的结果显示除了少数魔精之外,相州不存在魔族了。”

    赵沉露说道:“现在的魔精,也不可能进化为魔族。”

    “甚至与相州相邻的混沌空间中,也只有一些力量强大的魔化生物,但距离真正的魔族,仍有不可逾越的沟壑。”

    赵沉露耸耸肩:“要是魔化那么容易成为魔族,当年妄图投奔魔族的叛徒们就不会心如死灰了。”

    “他们心如死灰,不是因为你和商斓妃设计假扮魔族,骗了他们世代累计的巨额财富后,又让他们冲到魔族战场前线当炮灰么?”

    “……你的记心的确是好呢。”赵沉露撇了撇嘴,“所以,你为什么后来又总是疑心魔族没死绝?”

    “因为的确有这样的直觉,并非来自指魔剑,而是来自我自己的直觉。”王九说道,“除去指魔剑,我依然是天下感知魔族最敏锐的人,我的出生就是为了斩杀魔族,这是刻印在剑体内的天性和本能。也是因此,我才始终无法真正理解魔族,因为就算我能深入根源,这份理解也会在瞬间被我的本能消灭。”

    顿了顿,王九又说道:“但是之后的几次探索都没有结果,指魔剑给出了暗示,最终却也止步于暗示,甚至在幽冥海的这片区域里,我都无法用它感知到魔族的痕迹……既然如此,它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

    赵沉露闻言,顿时恍悟:“原来如此,的确是这个道理哦,指魔剑如果一直都不能给出结果,那么要它也没用了。”

    以指魔剑的敏锐,与魔族有关的线索,哪怕只是基于因果的无形联系,都会被其敏锐洞察到在洪荒遗迹金云顶中,王九找寻到了圣宗的两位创始人,判断出他们死于魔族之手。

    但现在,在相州大陆上,指魔剑已经再也没办法指出任何魔族的所在了,这口骄傲的宝剑完全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可能性无非是以下几个。

    最大的可能:魔族的确灭绝了,残留在相州的不过是一些影子,就如同被阳光暴晒过的皮肤。而王九的反应,也只是皮肤上残留的痛楚。

    其次一种可能:万年过去,魔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存在方式和以往有了极大的不同,共感网络也不复存在。而按照当年的魔族量身打造的指魔剑已经无法适应这种变化,所以指引功能失效了。

    第三种可能:当年获胜的是大魔神皇,它老人家不辞辛苦为失败者打造了一个完美的囚笼,里面保留着似是而非的九州残片,以及逐步复苏的人类文明,但这一切就如同养殖场里的牲畜,只待时机成熟,屠夫的屠刀就会当头落下。

    此外,当然也有第四种第五种乃至更多的可能性,只要放飞想象,多么离奇的答案都可以有,但对于王九来说,无论是哪种可能性,本质上都是在说明一件事。

    曾经屡立奇功的指魔剑,已经毫无存在的必要了,最多是作为仙魔大战的纪念品躺在纪念馆里,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它发挥余热,在幽冥海这片神奇的海域上,倾尽全力做出最后的判断。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魔族存在?我不要似是而非的暗示,也不要模棱两可的结果,我只要一个确凿的判断。

    王九将指魔剑的力量全面解放,那一刻,诛杀亿万魔族的神剑仿佛化身成了魔族本身,散发出令昔日九仙尊也难以接近的骇人气息。同时,共感网络以及指魔剑上的魔磁也全负荷地运转起来。

    如果这是放在九州时代,仙魔大战的战场上,那么将会立刻形成一个以指魔剑为核心的巨大黑洞,大陆上的亿万魔族都会感到一阵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到了这个程度,别说是魔族,就算是魔精中的残渣,在天外神剑面前也绝对无从遁形。

    但王九依然没有得到那个答案。

    “所以说……?”赵沉露看着沉默无言的王九,对他最终的判断感到深深的好奇,同时心中也有些兴奋。

    魔族,或许真的还残留着火种,甚至经过万年时间,火种已经茁壮成长,成为了足以威胁相州人类文明的隐患?

    仙魔大战对于每一个人类来说都是不折不扣的浩劫,经历过大战后的幸存者无不残留着深深的恐惧,这份恐惧甚至沿着血脉影响到了后来的几十代人,一直到了黑暗时代的末期,圣宗率众统一大陆,重启秩序,恐惧的残留才终于消散,人类得以正视光明的明天。

    那么作为战争的亲历者,赵沉露的恐惧绝对不比任何一个人更少,但在恐惧的同时,她也怀有深深的期待。

    没有人比她更热爱那场大战了,因为那是唯一一个能与天外神剑亲密相处的地方。

    天外神剑虽然是人身所化,但其实在他还是人身的时候,赵沉露就已经知道他是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的了。

    因为他天然就不具备这项能力,并非缺陷,而是从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没有这个考虑。

    不是缺陷,也就无从弥补,就仿佛一个断臂的人,可以安装假肢,但一个四肢俱全的人,却很难掌握第三只手的使用。赵沉露也好,商斓妃也好,以及当时同样围绕在王九身边的许许多多人也好,都曾经尝试着花费巨大的心血,让王九对他们另眼相看。

    但是没有任何人取得成功,王九的确会对某些人另眼相看当他们展现出非凡的才华时,除此之外,那种基于人与人的羁绊、联系,对王九而言是完全的陌生领域。

    赵沉露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一个情感机能健全的人,会对九州第一美人的暗示无动于衷。

    如果没有仙魔大战的爆发,王九的人生轨迹哪怕他并没有转生为剑,也一定是一条和赵沉露难以相交的平行线,他关注的事情和一般人不同,甚至和那些修仙修成疯子的人也不同,他的人生,是真真正正的纯粹的修仙者的人生。

    纯粹的修仙者,其实并不需要伴侣,尤其是像王九一样强大的修仙者,更不需要依靠他人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有人说,人类之所以会形成社会群落,是因为个体存在太多的缺陷,所以必须彼此依赖。真正完美无瑕的生物,不会浪费时间在社交上。

    赵沉露虽然有着完美无瑕的容颜,但并非完美无瑕的个体,而王九却毋庸置疑,是完美无瑕的修仙者。

    他在天池剑宗的时候,没有依赖任何人的指导,便无师自通地打破了风障,领悟了上乘的剑道,那些匪夷所思的知识,仿佛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刻印在他脑海中,是剑池内千万口利剑赐予他的礼物。

    后来有人复盘他的人生,发现就算当时的天池剑宗没有迅速将其收入门下,王九也能凭借一己之力,在这片广阔的天地中寻找到自己的仙道。

    他就像是当年第一个感触到天地灵风,并以此为助力打破风障的修仙始祖一般,拥有着以一己之力探索大千世界的神通。

    而王九比那位人类始祖更为强大,更为优秀。那位替人类开启修仙之门的始祖,终其一生也没能突破云涌境。

    但王九不同,以他的悟性,很可能靠着观察世界,就摸索到直通破虚境的道路,在人类世界学到的种种知识,虽然是人类文明数万年、数十万年的积累,但对王九而言究竟是助力还是拖累,实在不好断言。

    人类几十万年的积累,诚然是一座巨大的宝库,但其中也毋庸置疑蕴含了许多毒药。人类领悟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理,也可能是谬误,人类探索真理的过程,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自我更新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伴随了人类文明的整个进程,自然也就意味着,人类文明从来没有绝对的正确。

    但王九却能从一开始就接近真理。

    这样的人,当然不会为外物羁绊,更不可能因为赵沉露长得漂亮,就耽误自己的修行。

    如果不是仙魔大战的爆发,让王九的人生目标从修仙转移为诛魔,或许两人永远都不会有更多的交集。

    所以赵沉露并不反感仙魔大战哪怕仙魔大战带走了她的大半亲人,甚至她自己的性命。

    那么现在,仙魔大战结束了一万年以上,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认为不可能重启战事了……那么王九的判断,是否会有不同?

    在赵沉露忐忑的期待目光中,王九沉默良久,开口说道。

    “我用掉了指魔剑,发出了魔族绝对无法抗拒的信号,但并没有得到回应。在魔族的规则中,只要魔族还活着,就一定会对这个信号做出回应,甚至无关乎魔族本体的意愿,同时,就算魔皇本人也不能例外。但是,我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赵沉露的声音略有些沙哑:“所以?”

    王九说道:“所以,依然是三种可能,第一种,魔族灭绝,所以没有任何个体能给我回应。第二种,魔族已经大幅进化,不再使用过去的共感网络。第三种,魔皇笑到了最后,我使用的共感规则对魔皇来说只是一个笑话。”

    赵沉露愣了一下:“好像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王九说道:“的确没什么区别。”

    说完,王九就取消了幻剑术,只留下纯白的剑体。

    “不过是在现有的基础上,进行了一次强度最大的信息确认罢了。既然得不到答案,那我只能接受现有的答案。”

    “现有的答案是指……”

    王九说道:“我会判定,魔族已经彻底灭绝,这个世界上再也不存在魔族的威胁。”

    “啊?”赵沉露有些惊讶,这个答案,虽然一直是她心中所想,但她想不到王九居然也会这么想。

    在魔族问题上,天外神剑的谨慎乃至过敏也是出了名的,在所有人都以为安全的时候,他依然会维持警惕,而事实证明他的谨慎从没有错。

    那么这一次,他的判断会不会出错?

    “当然有可能。”王九说道,“事实上,我从来没有确凿无疑的正确过,每一次判断的时候,我都知道自己可能出错,虽然你们所有人都以为我完美无瑕,但是这种完美无瑕只是针对人类而言,在魔皇面前,我破绽重重,当然,魔皇在我看来也是一样。所以我们都可能出现错判,但都不能因为可能出现的错判而不作出判断。”

    赵沉露沉吟了一下,点点头:“明白了,你和魔皇之间的关系,就类似我和商丫头。所以,你现在已经认定……魔族不复存在了吗?”

    王九说道:“是的,魔族,已经彻底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