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登顶炼气师 斗勺

843章:太歹毒

    夜晚降临,这是楚风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夜晚了。

    由于暂时没有合适落脚的地方,楚风就留在了这个府邸里,选了一处景致不错的别院,盘膝坐在凉亭内,开始了“冥想”的修行。

    自从突破到“炼气”境界后,楚风体内的“气”,几乎达到了取之不竭的情况,九个气旋不断运转,所消耗的“气”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到补充。

    与之相比,“念能量”有些跟不上境界了,虽然也提升了不少,但完全没有达到那种生生不息,自行补充的境界。

    今天的夜晚,仍旧月光朦胧。

    楚风惊讶地发现,现在的他不但可以吸纳“月之光华”,竟然还可以凝聚“星辰之力”,好似天上星辰,与他有了某种联系。

    “竟然会有这种事?难道因为境界的提升,‘冥想’也发生改变了么?还是说,与自己融合‘荒血沸腾’有关?”

    楚风猜不透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却是知道,这是一件好事,相当于他在“冥想”的时候,速度提升了数倍不止,简直就像是开启了外挂模式。

    一番冥想,很快便结束,当楚风睁开双眼时,发现柳夜香神情异样地立于一旁。

    “你想要这‘月之光华’和‘星辰之力’?”楚风看出了她眼神之中的渴望。

    此刻,虽然楚风已经结束了“冥想”,不过被聚集的“月之光华”和“星辰之力”却并没有立即散去,如果是以前,这些会被兽王幼崽吸收,不过现在嘛,赐给柳夜香也无妨。

    “公子,可以么?”听到楚风如此询问,柳夜香再也按奈不住那种渴望。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像是出于灵魂的一种本能,渴望着得到那种凝聚未散的能量。

    “可以!”楚风点头说道。

    如果没有他的准许,柳夜香可没有那么大胆量敢上前争强。

    嗖!

    柳夜香直接扑了过来,张开樱桃式的小口,极没有吃相地吸食起来。

    “好美味,好精纯的能量,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柳夜香陶醉其中,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得到了一次升华。

    楚风一直在一旁观察着,他有些惊讶地发现,柳夜香原本虚化的下半身,此刻竟然渐渐凝实起来。

    “这些不够么,那就再帮你凝聚一些。”楚风说完,开始帮着柳夜香凝聚“月之光华”和“星辰之力”。

    柳夜香就像是忘记了自己是谁,完全沉浸在了那种美妙的感觉当中,像是整个灵魂正在经历着洗礼。

    很快的工夫,柳夜香的双腿已经完全凝实,如果不是她飘荡于半空中,很难相信她会是一只“邪灵”。

    吸食终于达到了一种临界点,柳夜香停下了动作,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变化,惊喜不已,当下跪地就拜:“小女子感谢公子的造化之恩!”

    “你去好好消化一下吧!”楚风说道,他看出柳夜香因为吸食过多的能量,形态出现了不稳定的状态。

    柳夜香拜了又拜,然后飘到别处好好消化去了。

    夜,更深了,楚风一点困意都没有,开始在凉亭里研究起那部“拘灵遣将术”来。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第二天黎明,直到传来柳夜香的声音,楚风才从研究的状态中走出来。

    “公子!”声音轻脆。

    楚风扭头看去,看见柳夜香一袭白衣,俊美脱俗地立在那里,哪里像是一只邪灵,活脱脱一位小仙女。

    楚风愣了数秒,然后说道:“不错,变化很大!”

    说这话的同时,楚风脑子里在想,等回去之后,也要让自己的那三只“鬼刹”也吸食一下“月之光华”和“星辰之力”。

    “公子如果不嫌弃,小女子愿意为公子准备早餐。”柳夜香在过来的时候,发现厨房里遗留着很多食物材料。

    “你还会做饭么,那再好不过了。”楚风轻轻一笑。

    “请公子稍等!”柳夜香身影一闪而没,单单从她离开的速度来看,她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

    柳夜香以前是一个散修,很多时候,都需要自己准备食物,猎杀的妖兽,也都是她一个人处理,准备早餐这种小事,根本难不住她。

    没一会儿的工夫,丰盛的早餐便准备好了。

    “让公子见笑了。”柳夜香立于一旁,有些期待地看着楚风试吃。

    “手艺不错!”楚风称赞道。

    柳夜香笑了起来,她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笑了。

    早饭过后,楚风准备去抓只其他的“邪灵”研究一下,他都有些后悔将邪恶男子发动的那几只“灵奴”击散了,不然的话,此刻正好可以印证一下他一晚上研究“拘灵遣将术”的感悟。

    虽然身边还有柳夜香这个邪灵,不过楚风并不想拿她来做实验,最好是能够再捕获一只。

    楚风询问柳夜香,可是柳夜香也不清楚哪里会有其他“邪灵”,要知道,由于她的特殊属性,那位邪恶散修不可能让她到处乱跑。

    楚风第一个念头就是去那个粘贴告示的城墙看看,也许还有其他地方需要驱除邪物。

    到了地方,仍旧聚集着很多看告示的人,不过这一次,楚风已经可以凭借自己读懂那告示的内容了。

    “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只是这报酬,难怪没有散修愿意去了。”楚风终于找到了一张需要驱除邪物的告示。

    一位姓崔裁缝,家里的小孙女被邪物缠身,已有半月之久,希望哪位侠士怜悯之心,能够出手相救。提供的报酬不多,只有区区的几十两白银。

    散修的世界,哪有那么多侠士,很多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主,更何况最近这段时间,很多散修因为“邪恶”丧命,大家一听类似的委托,基本上都不会搭理。

    楚风挤出人群,带着衣袖里面的柳夜香,前往这位崔裁缝的家。

    崔裁缝,一位六旬老者,本是一位当地口碑很好的手艺人,全家都是以裁缝为生,因为闹邪物的关系,已经见不到顾客上门,反而听到了很多闲言碎语。

    “丫儿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再这样下去,我怕……”

    “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咱家丫儿命不好啊!”

    “我再去想想办法,就算是下跪,也要试一试。”

    “大壮,别冲动,那些修士可不是下跪就能够请动的,要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可要怎么办?”

    “……”

    一家人,已经不开张营业了,围在一起,被绝望与无助笼罩,虽然不想接受命运,但又无力反抗。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请问这里可是崔裁缝的家?我是来此驱除邪物的!”

    声音不大,然而却是让几乎绝望的一家人,看到了一点希望。

    一家人,全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然后看到外面站着一位年轻人。

    崔裁缝拱了拱手,问道:“敢问这位侠士,可是来此驱除邪物的?”

    他不是没有听见,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楚风笑着点点头,然后说道:“正是,可否跟我说说情况?”

    “侠士,你来得太好了!”老者声音激动,泪眼婆娑,颤抖着走过来,就准备给楚风下跪。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托起,楚风说道:“老人家不必如此!”

    老者更加激动了,因为那股将他托起的无形力量,让他十分确信眼前这位年轻人,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修士。

    楚风被让进屋,听完这一家人的描述,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事情发生在半个多月前,他们一家带着小孙女(乳名“梦丫”),前去某地准备参加“天岚宗”的弟子挑选,结果走错了方向,等到达地点时,弟子挑选已经结束了。

    一家人失望地回来,然后梦丫就开始出现了诡异的症状,而且随着一天天地过去,症状越来越邪乎,也请过几次郎中,都说是“邪物”附体。

    “还是带我去看一看吧!”楚风说道。

    “好……好的,侠士请!”

    楚风被带领着到了后院,一间漆黑的小屋前,由于梦丫现在怕光,整个屋子已经被糊得一点光线都透不进去。

    “肉,给我肉!”嘶哑的声音从屋里面传出,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女孩发出的。

    楚风的眉头皱了皱,然后说道:“一个人跟着我进屋,其他人守在外面。”

    崔裁缝是家里的主事人,跟着楚风走了进去,为了能够看清,手上还举着一根蜡烛。

    “给我肉,我好想吃肉!”嘶哑的声音再次传出,伴随着还有锁链被拽动的声音。

    随着内帘掀起,可以看到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女孩,被锁链牢牢绑在床上,身上多处部位,都被锁链陷入了血肉之中,想必应该是经常剧烈地挣扎。

    “丫儿,别怕,爷爷给你请来了一位侠士,一定可以治好你的。”老者哽咽着说道,还偷偷地用衣袖擦了一下眼角。

    “别过来,别过来!”可能是烛光的缘故,小女孩瞪着一双可怕的眼睛,大声叫喊着。

    老者手举着蜡烛,没有再进一步靠近,他把目光投到了楚风的身上。

    孙女能否有救,现在只能看这位侠士的手段了。

    楚风一个闪身,在小女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已经到了她的近前,并且抓住了小女孩的手腕。

    可能是因为身法太快的缘故,老者手中的蜡烛,差一点熄灭。

    老者好不容易护住烛火,便听到了楚风的声音:“她的体内有只‘蛊’!”

    老者怔怔地盯着楚风,还没有等他出口询问,楚风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她的情况非常不妙,如果再不及时医治,不出三日,体内的‘蛊虫’便会破体而出。”

    “大侠,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我就这么一个孙女。只要大侠能够救活丫儿,我愿意做牛做马!”老者听出来了,现在他的孙女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

    “我在救治的过程中,会切开她的身体取出‘蛊虫’,如果你相信我,我便现在开始医治,这已经不再再拖了。”楚风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么小的一个小女孩,竟然要经受如此痛不欲生的经历,不知这下蛊之人,如何狠心下得去手?

    “我相信大侠,请大侠出手吧,就算救不活,那也是丫儿的命!”老者的视线再次模糊起来。

    楚风没有再与老者说话,手指在女孩身上穴位连点,然后一挥手臂,已经在女孩身前破开了一个口子。

    由于楚风事先封住了穴道,仅有一点点血液渗出。

    楚风出手如电,开始揪出这只邪恶的“蛊虫”,他要在不惊动下蛊之人的情况下,将蛊虫揪出来,这就需要高超的技巧了。

    嗤!

    随着一声轻响,“蛊虫”与小女孩身体的最后一丝联系终于被切断。

    那是一只碧绿色的蝎子形态的“蛊虫”。

    看到这只“蛊虫”,老者的瞳孔扩大,整个人都惊呆了。

    想不到折磨孙女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这么一只小东西,他真想上去一脚将之踩死。

    楚风利用“念能量”包裹住这只蛊虫,令其悬浮于半空之中。然后他利用“念丝缝合”技巧,开始为小女孩处理伤口。

    在最后结束的时候,还为小女孩服用了一颗丹药。

    这一幕幕,全都落在了柳夜香的眼中。

    “爷爷!”轻微的呼喊声,从脸色发白的小女孩口中发出。

    本来她是处于晕迷状态的,却是被楚风给叫醒了。

    “丫儿,我的丫儿!”听到这声呼唤,老者一个健步就奔了过去,老泪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老人家,下面我长话短说,这可能关系到你们一家人的性命。”楚风一脸严肃地说道。

    老者抬头看着楚风,他都还没有来得及感谢呢!

    “有人在你孙女的体内下了这种‘蛊虫’,并且作了记号,你们速速离开这里,有多远就走多远,你的孙女已经无碍,后期慢慢调养就可以痊愈。”楚风一脸严肃地说道。

    老者并不笨,他已经明白,有人想利用他孙女的身体达到某种目的,如果不快点离开,对方很可能会找过来,到时候他们一家人可能会死得很惨。

    “丫儿,你记住,这位是咱家的大恩人,你一定要记在心里。”一家人离开之前,老者对着小孙女如此说道。

    “公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在那家人轻装离开后,柳夜香问道。

    “我准备会一会这位下蛊的人!”楚风盯着手中的蛊虫,眼神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