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你为何召唤我 第十六笼馒头

496.换身衣服

    此时会议室里的贵族代表,皇室代表,以及各大协会代表,包括对教会不那么感冒的法师协会代表,心情都十分的复杂,思绪更是有些混乱,用一个粗俗点的比喻就像被村里恶霸强占了老婆的老实人一样。

    受到了侵害,并且这侵害还有可能扩大和加剧,本应反抗,然而对方是教会心情会变得复杂,算是很正常吧?

    白亦并没有进一步的怂恿和教唆,也没有试图用一场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演讲去鼓起他们反抗的勇气,因为对于这群老奸巨猾的家伙而言,这些都毫无意义,关键是他们仅仅只是个代表而已,后面会如何处理与教会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在这个会场上能说清的,白亦能做的,只是把实际情况告诉他们,把火药桶点燃,至于是原地爆炸还是哑掉,他也控制不了。

    按理来说,此时差不多就该散会,各自回家商议后续了,可那位有18个儿子的亲王却像是想刷存在感一般站了起来,对着白亦说道:“希望阁下,恕我直言,教会之所以要大张旗鼓的进行天使召唤,其实根源就在于和你之间的战争吧?若是能从中斡旋,消弭这场战争的话,这些惨剧也就不会发生了。”

    白亦听完他这番话,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伸手解开了肩膀上披风的扣子,身旁的缇斯嘉尔连忙懂事的替他解下了另一颗,帮他收好披风,又后退了好几步。

    于是白亦便摇身一变,在众人面前变成了黑汤圆形态,接着他很随意的伸手,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那位亲王拽到了自己面前,让他正视自己的双眼。

    好吧,对面似乎找不到他眼睛在哪

    “斡旋?你是想要我接受教会的审判?”白亦用变身后那低沉而沙哑,略带着一点点颤音的独特声线开口问道。

    “呃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亲王直面着白亦身上跃动着的黑雾,额角不由得渗出了细细的冷汗。

    “那么,你是打算去说服教会,纵容我这个邪魔存在于世?”白亦又接着问道。

    “这这”亲王一时语塞,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竟然都闹到了不惜危害全人类利益去召唤天使的地步,那肯定是不死不休的局,他按照常规的思路想到斡旋,一时间忘记了以自己区区一个亲王的身份,根本是两边都招惹不起的。

    白亦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的把他放回了原位,又重新变回了常规形态,带着缇斯嘉尔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而会场里剩下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打消了心里刚刚涌起的那个念头他们都知道这事是因为虚空行者和教会的争端引起的,既然教会惹不起,那是不是可以考虑向较为弱势的虚空行者下手,想办法逼迫他们让步,消弭这场战争呢?

    亲王那样的想法,很多人其实都有,只是他们比较聪明的没有说出来罢了,而白亦却像是猜到他们会产生这种荒谬的想法一般,直接斗篷一掀展示了自己的强硬态度,算是提醒了一下这群家伙,自己同样也是他们惹不起的。

    不过还是有人抱着些许侥幸心理,对着在场众人中位阶最高的格兰特副会长问道:“副会长阁下,你觉得这个希望的实力如何?算是半神级吗?”

    格兰特皱了皱眉,脸上有些不悦,似乎在质疑为什么会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但为了让个别愚蠢的人不要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他还是很认真的回答道:“他的实力已经无法用位阶去衡量了,而且这并不是他的真正实力,只是让你们看见的冰山一角罢了。”

    “此獠竟是恐怖如斯?”那位有些不服气的亲王追问道。

    “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教会要召唤天使来对付他?就是因为他的力量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抗衡的了。”格兰特副会长没好气的回答道,“诸位,我务必提醒你们一句,他们之间的战争,已经不是凡人领域的事了,我们或许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我奉劝诸位最好是明哲保身吧。”

    “可教会这个仪式的破坏力那么大,我们后面可怎么办?”炼金协会的代表忧心忡忡的问道,他们协会最开始就是位面开拓的热衷势力,至今也一直在各种小位面中发掘那些稀有资源,眼下也是掌握着最多资源位面的势力,整个协会的运作也都依赖着这些位面,教会若是继续一意孤行,他们可能遭受的损失简直能用惨绝人寰来形容,就此破产崩盘都有可能。

    所以炼金协会此时就是最慌的那个。

    格兰特副会长面对这个很难回答的尖锐问题,只是露出了一番苦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而就在白亦这边与会,将仇恨引向教会的时候,原本参加刀锋试炼的学生们已经知道了因为突发意外,试炼暂停的消息,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大学中,他们中有些人脸上带着侥幸的微笑,有些人则是疑惑的神情,还有些却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白亦什么都没作,安心的等待着这些利益被害者做出反应,同时翻看和查阅着阴影送来的第一批资料,都是些民间收集来的传说,以及吟游诗人的诗篇之类的玩意,收集难度很低,也没什么信息,翻来覆去说的便是天使是圣洁的,崇高的,美丽的,强无敌的。

    除了让白亦不用担心被八块腹肌满脸络腮胡的兄贵天使围殴之外,没啥实际意义,关键性的信息还是得从教会那边偷才行。

    倒是小弥雅那边,因为知道白亦需要自己帮助的缘故,愈发的努力和认真了,她已经持续几天没有睡觉了,甜食什么的也基本戒断,一张俏脸看着都瘦了一点,白亦看着心里也疼,于是主动提出让她稍微休息一下。

    “诶?情况不是很严峻吗?”弥雅有些疑惑的问道。

    “也没你想的那么严峻总之,今天就稍微休息一下吧?出去溜达溜达吧。”白亦心疼的揉着小女儿的脑袋,说道。

    “这样吗?那希望先生和我一起去好不好?”弥雅一把揽住白亦的胳膊,摆出一副期待的表情,撒娇式的说道。

    白亦本想拒绝的,可转念一想,自己好像已经好久好久没陪小女儿一起玩了于是便点了点头。

    弥雅顿时开心的回家换衣服去了,既然要上街,那当然不能穿着一身难看的法袍出门吧?于是女孩欢天喜地的从铺满一面墙壁的衣橱里挑出了一大堆漂亮衣服和短裙子,开始打扮起来。

    纠结犹豫了好一阵子,她才选定了一件粉红色的小外套,搭配下面的格子短裙和黑色丝袜,鞋子则是一双棕色高帮皮靴。

    穿好之后,她照了照镜子,看见重新变得青春靓丽的自己,却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好,于是又回去楼上,脱下了黑色丝袜,换上了一双白色的,又在头上的双马尾上绑上了一对小兔子发卡,鞋子也换回了圆头皮鞋,最后还不忘抱起锤头鲨布偶。

    再照照镜子,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变得和个小萝莉一般,她大概也知道,白亦更喜欢自己这副样子。

    反观白亦那边却等得有些不耐烦,他也知道女孩梳妆打扮一向很慢,可自己等得太无聊,脑子里便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自己要不要也换个造型呢?

    于是他便从储物袋里掏出上次入手的神秘盔甲谜团,这东西他后来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去研究,却没搞出个所以然来,被暂时搁置了,今天突然拿出来,大概是觉得陪小女儿逛街,换个新身体应该也蛮不错吧?

    说着,白亦便将鬼画符贴在谜团上面,开始将自己意识转移过去的时候,而就在他意识即将转移完毕的时候,弥雅也穿戴打扮好,抱着锤头鲨布偶来到了他门前,推开了门。

    就在这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异样波动以白亦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白亦也随即感应到了什么,连忙给自己布下了视觉魔法。

    等到他视力恢复之后,却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而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弥雅,却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软倒在自己脚边?

    白亦连忙弯腰抱起弥雅,探了探弥雅的鼻息,发现她只是突然昏迷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又是什么鬼地方?白亦强压住心头的惊骇,环顾了一番四周,发现这里赫然是是一条陌生的街道,还有很多人漫步其中?

    而四周更是布满了各种风格古朴的建筑,完全不像是现代的风格,这些建筑上面还挂着很多彩旗和飘带,周围拉着横幅,那上面居然绘制着一面面法阵?!

    白亦的视线连忙挪到那些法阵上面,发现那赫然是一串法阵语?大概意思是:“恭迎十九世陛下凯旋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