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你为何召唤我 第十六笼馒头

532.钻布偶

    说起小猫布偶,这或许也是天使最终选择露露的原因之一?小镇上并不只有露露一位少女,或许其他女孩没她漂亮,但天使最终让神棍找上她,很可能就与这只被蕾迪茜雅胡乱祝福过的小猫布偶有关吧?而布偶本身又是弥雅送给她的,这番因果关系算起来,最后却是要归到弥雅头上?

    “说起来,蕾迪茜雅当初在这布偶上到底施加了什么神术?”白亦有点好奇的问道。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大概就是安神醒脑那种的吧?或许是免疫诅咒和毒术什么的”弥雅回答道。

    “我觉得她现在还能与天使陷入僵持,或许就是依靠了这练手的神术吧?再加上一些对你的执念?否则以常人的意识,怎么可能与天使的意志较量?可说起来也怪,明明是神术,为什么连天使都排斥呢?”白亦有点好奇的自语道。

    “希望先生,快别管那些了呀,想办法救救露露呀!她看起来好可怜好痛苦”弥雅有些急得跳脚的样子,带着哭腔央求道。

    可怜确实是有点,可别人就这么安静的蜷缩在角落里,又没有抽搐也没有惨叫,你怎么看出来痛苦的?白亦有些无语的想着,可要说怎么帮忙的话,他还真没啥太好的办法,毕竟这是别人自己意识里的天人交战,他一个外人怎么帮?

    “你有啥办法没?”白亦回头对着正在撸猫的皇帝问道,恰好看见他捧着小奶猫在脸上蹭着

    “咳咳”皇帝连忙把小奶猫放下来,稍微靠近了几步,探出了精神力,又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后,才开口说道:“那只布偶有点意思,好像与她的意识连接了起来?你在上面附加过什么特别的魔法效果吗?”

    弥雅连忙解释了一番蕾迪茜雅的神术练习,皇帝听完后又若有所思的琢磨了一番,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那神术的效果究竟是什么,不过现在这布偶构成了一个能够与她意识直接沟通的纽带,那么接下来,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白亦顿时一愣,很快又反应了过来,说道:“你不会是想让我钻进去吧?”

    “不然呢?想救她的话,这是最好的办法了。”皇帝继续说道,“反正你也很擅长钻布偶吧?”

    “别开玩笑了啊!我什么时候钻过布偶啊!不都是你们在往锤头鲨里面钻吗?话说这种事很危险吧?这布偶能承载多少意识?钻进去的话,又怎么可能与一头天使抗衡?”白亦连忙反驳道。

    弥雅一听自己的好友有救了,连忙一把抱住白亦,开口说道:“希望先生别怕,我陪您一起去!”那架势看着就像抱着电线杆喊老军医似的。

    你去有个锤子用啊?而且你怎么去啊?你会钻布偶吗?白亦无语的摇了摇头,拒绝了小女儿的提议。

    “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了,这天使的意识也不见得很强,不然怎么能和一个小女孩陷入僵持?况且你也投入不了太多意识,对你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皇帝理直气壮的说着,竟是直接伸出右手,开始隔空在露露蜷缩的地面上画起了法阵来,那赫然就是白亦等虚空行者使用过好多次的伪降临法阵。

    “这样也行?!”白亦有些奇怪的问道。

    “虽然效果不如画在布偶上来得强,但凑合凑合也够用了。”皇帝自信的说着,“你的意识进去之后不要急着和天使对抗,更多的是要尝试着引导露露本人的意识,这才是关键。”

    片刻后,法阵绘制完毕,皇帝便开始在白亦背后构筑法阵,宛如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可白亦本人还未同意这个作战方案呢!

    看见白亦还有点犹豫的样子,弥雅心一横,咬咬牙,说道:“希望先生,如果能救回露露的话,我以后就一直叫您爸爸!”

    白亦浑身为之一震,险些就当场答应了下来,可最后还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拒绝了这个极具诱惑力的提案,反手摸了摸弥雅的头,颇为欣慰的说道:“我知道了但不必如此,影响不好,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简单的称呼能诠释的。”

    “那我晚上当您的布偶,让您抱着睡觉?”弥雅又抛出了另一个更具诱惑力的条件。

    白亦不禁有些无语,心想这小家伙现在真是变狡猾了,自己降临以来,何时睡过觉的?

    “算了算了,我去便是,你也别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以后答应我乖乖听话,别再自作主张便好。”白亦无奈的说着,对着背后已经准备就绪的皇帝点了点头。

    于是秘术发动,白亦的一小部分意识被送进了那只小猫布偶体内,此时他又进入了那种意识双分的玄妙状态中,身体虽然扔在自己控制下,但也能获取到小猫布偶的视野和控制权,有点像早些年一边给学生们上课,一边用其他意识探查各种小位面那般。

    对于这种状态,他也算是轻车熟路了,接着便先控制着小猫布偶冲着观望中的二人挥挥手,示意成功了,接着再控制着盔甲本体开口说道:“状态有点奇怪?不过这布偶真的如你所料,与她的意识相连,我现在便能进入她的意识,就像跨过一道大门那般”

    说着,寄居在布偶身上的那一小抹意识便继续深入下去,在经过一阵白花花的闪过后,他来到了露露的意识之中。

    如果从视觉上来描述的话,这里是一片十分诡异的场景,整个天地似乎被割裂成了两半,左边是一片蓝天白云,就像天空一般;右边则是一座古朴简单的小镇,就像边境小镇那般,两幅原本应该上下衔接的画面却被强行切割开后,左右拼在一起,显得十分诡异。

    而在左右两幅画相交的地方,则站着两位孤寂的少女,她们看上去极其相似,就像是双胞胎那般,只不过位于左边天空那边的少女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还用一块布遮住了双眼,身上满是孤傲而圣洁的气质,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的样子;而右边那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少女,身上则被一层金色外壳所包裹,手里攥着一只小猫布偶,在对方强大气势的逼迫下,显得弱小而无助,楚楚可怜,可还是固执的与对方对峙着,不肯后退与妥协。

    两位少女分别代表谁是显而易见的,只是这样的画面倒是有些出乎白亦的预料,他本以为是一边倒的局面,可现在看来,反倒是势均力敌?只是气势上输了很多,局面倒还维持着五五开?

    然而这样的均势并不是说露露有多坚强,只不过是天使没有下狠手罢了,白亦一眼就看出天使的意识比露露强出不知道多少个数量级,但却保持着矜持与克制,这显然是有些奇怪的,而且她为什么选择了和露露极其相似的这副少女形象呢?

    怀揣着疑问,并将这里的场面告诉外面的二人后,白亦的意识继续深入,成功潜入了露露手头那只小猫布偶里面,并且扭动了一番,示意自己的存在。

    原本沉默不语的露露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看着手头的小猫布偶,问道:“猫猫?你怎么动起来了?是弥雅来救我了吗?”

    “抱歉,是我”小猫布偶回答道,因为这里是意识空间,可以直接通过意识进行交流,所以即使是原本无法说话的小猫布偶也能开口了。

    “这个声音是弥雅的爸爸?”露露更加惊讶了,“您怎么会在这里?”

    “解释起来有些复杂,总之还是先处理面前的局面吧把我举起来,嗯,举高一点,让我和对面那家伙谈谈。”白亦开口说道。

    露露顿时听话的把小猫布偶高高举过头顶,小小的布偶接着便在她的掌心里站了起来,挥舞着粗短的上肢,和对面的天使打了个招呼:“哟~”

    对面那个蒙着眼睛的露露顿时抬起了头,脸上闪过一抹惊讶,开口问道:“外来者?”

    “哈,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还是第一次吧?”小猫布偶继续说道。

    天使微微楞了一下,接着便回想起了什么,脸色逐渐变得冰冷,声音也变得严厉了起来,说道:“是你,使用禁忌力量之人!”

    “你”天使看上去很想放两句狠话,甚至就此发难,可突然好像又察觉到了什么,有些欲言又止的说道:“你身上有着真神尼赫迈亚的印记,乃真神的使徒,为何要与我为敌?”

    哈?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啊?真神尼赫迈亚又是个什么玩意?我怎么就成他使徒了?白亦很显然没有料到对面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也有些愣住了。

    而那天使也不等他消化这突如其来的信息,又继续说道:“你即是尼赫迈亚的使徒,她亦是受到至高吾主眷顾之人,为何你等要阻挡我的脚步?甚至不惜与我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