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金手指 钢城小草人

第772章 新罗国的后手

    “这件事情千真万确,五峰列岛派船监视这支舰队,亲眼看见这支舰队驶入了大隅国海峡,我们监视的船只不敢进入海峡,只能再海峡外继续监视!”

    本来王伦见甄乾无精打采,想让甄乾好好休息一下,过几天再把这件事情告诉甄乾,但想想也许甄乾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便试探说了一声,没想到甄乾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王伦并不清楚西海道发生的战事进展,自然也就不清楚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

    可是甄乾却心里清楚,这支二百艘庞大的新罗国舰队,可不是出来旅游的,更加不会是支援少贰东尚的,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三个。

    一个是准备帮助少贰东尚撤离大隅国,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少贰东尚根本不用新罗国的帮助,就能离开大隅国,局势还没有恶劣到少贰东尚需要新罗国出兵帮助的程度。

    从少贰东尚的一直表现来看,倭国反对派都不愿意公开旗帜鲜明的站在新罗国这一边,双方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尤其是倭国反对派更不愿意背上一个叛国的罪名。

    第二个可能是新罗国想攻占种子岛和屋久岛,当然这种可能性也不大,新罗国如果想攻占种子岛和屋久岛,那就应该先占领五峰列岛,而不是舍近求远,这种可能性也基本上排除了。

    那么就只剩下第三种可能性了!

    新罗国要绕过西海道,从后方偷袭倭军!

    至于是直接偷袭豐前国的倭军,还是去攻打倭军下关大营就不知道了。

    不过在甄乾看来,偷袭驻守在豐前国的倭军,更加符合新罗国的利益,毕竟新罗国现在没有进攻倭国本岛的实力,反而会在分兵偷袭下关时,因为兵力不足,失去退路的豐前国倭军一定会趁机发动猛攻,那就真的变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

    甄乾不是新罗国统帅肚子里的蛔虫,自然不会知道新罗国这次偷袭的目标,不过想到返回新罗国军营的金泳三,以前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自己联系了,再加上新罗国又是七八天前刚刚抵达大隅国,算算时间,如果有消息传来,应该是十天之后的事情。

    “七八天前,不就是倭军攻击少贰东尚联军之前吗?那时候新罗国和倭国正在私下接触,商谈停战的协议!”

    甄乾笑了,这些人还真是诡诈,一面谈判,一面准备偷袭,就是不知道倭军的后手是什么,这下有好戏看了。

    甄乾可不想看见新罗国和倭国和平相处,哪怕是暂时也不行。

    新罗国统帅还不傻,长期来看,跟藤原仲麻吕苟合没有丝毫的好处,藤原仲麻吕自然也不会真的和新罗国谈什么条件,除非有一方将另一方完全击败!

    当然这不是甄乾想看到的结果。

    甄乾一扫心中的阴霾,走进葵姬的房间,房间中充斥着一股诱人的奶味,几个侍女正围在一张精致的摇篮四周,看着里面躺着的一个神情迷茫的婴儿,婴儿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见眼前的一切,但似乎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张着小嘴发出“呵呵”的傻笑声。

    在一旁的茶几周围,坐着甄乾几名侍妾,悠闲的品着茶,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显然非常开心的样子。

    至从葵姬生下睿儿后,甄乾快一个月没有看见了,皮肤反而显得更加白皙细腻,慵懒的斜靠在一张美人几上,还是那张圆圆的脸蛋,只不过多了一些母性,仿佛更像一具洋娃娃了。

    “郎君!”

    在葵姬坐的是身材同样娇俏的小莲,只不过葵姬身材丰盈了一些,而小莲更像一朵刚刚绽放的娇小蔷薇,经过快一个月的滋润和耕耘,小莲现在的容貌和气质已经较刚来五峰列岛改变了许多,尤其是性格开朗了很多。

    正好对着房门的小莲,和身边姐妹说着这次去长崎镇的事情,抬头看见甄乾走了进来,“郎君来了!”

    背对着房门坐着的轻烟和刘雅丽也站起身来,一个月见,她们听到甄乾返回五峰列岛,本想去迎接甄乾,但是甄乾匆匆返回就进了书房,便不敢打扰,就聚在一起拉着小莲盘问起来了。

    “再聊什么?很开心的样子”,甄乾说着话,并没有朝四名侍妾走去,而是走到了旁边的摇篮边,低头看着一脸兴奋的睿儿,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婴儿嘟囔的小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贪吃的小家伙,刚把手指碰到他的嘴边,小嘴便不停的吮吸起来了。

    “真是一个贪吃的小家伙!”

    甄乾怜爱的将摇篮里的睿儿抱了起来,睿儿被裹得严严实实,显然非常不开心这样的“非人”待遇,小脑袋左右转动不停地循声望去。

    甄乾哈哈大笑,用自己的头顶着婴儿的头,四只眼睛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显然对这个出现在自己面前陌生的男子有些迷茫,“哇”的一声,不满的大声哭了起来。

    葵姬如同一只小白兔窜到了甄乾的面前,同样对甄乾惹哭了自己的儿子非常不满,一把将襁褓中的睿儿抢了过来,将睿儿放到了自己的胸口前,哭声立即停止,仿佛甄乾刚才是出现了幻听。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甄乾有些无语了,自己不会哄孩子不假,但也太打击人了,连一张笑脸都不给了吗?

    “郎君,孩子认生,你经常来看他,他就不会哭了!”刘雅丽劝慰道。

    “睿儿很乖的,只有饿的时候才会哭几下,会不会是睿儿饿了!”还是轻烟善解人意道。

    甄乾一脸的纠结,自己不是忙吗?虽然一个月没见,不是才回来忙完手里的事情就来看睿儿了,兴致阑珊道:“不用说了,是我不对!”

    说着便想起了远在大唐的一儿二女,不知道自己回去的时候,会不会已经丫丫儿语,正在学走路了,心神一下子飞到了万里之外。

    “郎君在想些什么?”

    甄乾回过神来,望着一脸担忧的轻烟,心里泛起一阵苦涩,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走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