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透视极品医圣 风尘散人

第38章 酒吧狂欢之夜

    ……

    回到了自己房间。

    任非凡长吁一口气,他肯定许诗涵以后肯定会变着法子整他!

    唉,原来当医生是这么麻烦的事情。

    但是一想到许诗涵那双近1米2的大长腿还有傲然的峰峦他还是咽了咽口水,和90分以上的美女同居,自己却不能做什么未免太失败了些,也不知道那人的孙女长什么样?

    要不咱提前去找那个小妾去?

    想了许久,任非凡还是摇摇头,万一那小妾长的丑结果又赖上自己就麻烦了。

    这世道,没有比女人更麻烦的存在了。

    思考了许久,任非凡最终决定去趟酒吧。

    在炼狱,唯女人和美酒不可辜负,再说,万一在酒吧碰到90的美女呢,如此夜晚难道不应该发生点什么?

    任非凡微微一笑,便消失在黑夜中!

    ……

    临夜酒吧。

    当任非凡踏入酒吧的瞬间,他便发现当许多打扮艳丽的女子看到他身上的穿着的时候,眼中便不由带了一丝鄙夷。

    任非凡无奈的摇摇头,现在的女人就是物质,自己这一身虽然外表污垢不堪,但却柔软舒滑,出污垢而不染,是意大利纯手工制品!自己那双鞋子,可是当年炼狱使用的作战靴,亚马逊食人蟒皮革制作!

    扫了那些女人几眼,任非凡便意兴阑珊的点了杯威士忌自顾自喝起来。

    这群女人没有一个超过七十分的!望气决一扫,卸了妆,和鬼没什么区别。

    酒吧的男男女女在舞池里不断摇摆,重金属音乐让所有人都沉浸其中,不断有咸猪手趁机向那些暴露的女子身上揩油。

    那些女人似乎很是享受,双腿之间更是在男人的大腿上摩擦。

    任非凡依旧自顾自喝酒,美女估计是没有了,再喝几杯酒,就回家吧。

    三年的时光,几乎每一天都是生死之间,虽然自己踏入都市,远离了那片尘埃,但是一幕幕血腥还是会偶尔飘过。

    这个时候,酒是最好的解愁之物。

    突然间,任非凡的视线不经意扫到了酒柜一角,双眸瞬间露出了一丝惊喜。

    “临城居然还有这种酒?奇了怪了,我还以为只有炼狱才能喝到。”任非凡小声嘀咕了一句便朝服务员勾勾手,示意让他过来。

    “那瓶酒,我要了。”

    任非凡双眸闪烁出炽热。

    服务员诧异的看了眼任非凡。

    那瓶酒之所以放在角落,就是因为这种酒根本没人买。

    没有标签,没有品牌,甚至是不是酒他都不肯定。

    但是六个月前,那个绝美的女人却执意把酒放在这里。

    最开始老板拒绝了,但是那个女人居然毫不犹豫的砍掉了老板的一只手,还留下一张纸条:

    “如果有人来买这瓶酒,必须打纸条上的电话。”

    一想到那女人的天使脸蛋,魔鬼般的实力,服务员便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没有任何犹豫,便把酒递给任非凡,也不顾任非凡问价格便直接躲到角落准备去打电话了。

    任非凡见此一愣,没有多想,看着手中的酒瓶,舌头舔了舔嘴唇,露出一抹邪笑。

    大拇指一弹,酒盖便弹射出来,一道抛物线落在了任非凡的手心。

    酒入杯,任非凡便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火辣的酒精涌入他的咽喉,一丝暖流让任非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爽快!

    又是一杯入喉,任非凡嘴唇的笑意越来越浓。

    离开了炼狱,居然也能喝到炼狱的酒!

    虽然他心里很清楚,临城根本不可能存在这种酒,但是既然有人要知道些东西,那么,任非凡自然要满足对方!

    是我的朋友,最好,如果是我的敌人,就给我永远留在临城这片土地吧!

    “帅哥,一个人喝酒吗?”

    就在任非凡喝酒喝的爽快的时候,一个一身酒气的女子几乎就要撞到任非凡的怀里。

    女子穿着一身低胸装,一对白兔有意无意的在任非凡怀里摩擦。

    没有太多的浓妆艳抹,甚至给任非凡一丝清纯的感觉。

    咦,酒吧还有这种货色?

    但是为什么种有点说不出的诡异感觉呢。

    女人纤细的手指在任非凡的胸膛打转,甚至还微微用力在他的胸口抓了抓,那灵活的舌头轻轻的在那薄薄的唇瓣卷起,在那红唇之间慢慢徘徊。

    还有那抹醉酒后的酡红,甚至让任非凡忍不住小腹充血!

    刚才给许诗涵治疗,他可是一直下体憋着呢,现在来了这种美女,说不动容根本不可能!

    任非凡伸出手,顺着女子的短裙在其腰际和臀部徘徊!

    既然送上门的肉,不要白不要。

    女子显然是感觉到任非凡的动作,眼眸露出一丝厌恶和同情,但是瞬间又恢复成了原样,就好像毫不在意一般。

    女人认为隐藏的很好,但是任非凡却早就捕捉到了,微微一笑,那双手直接伸入女子的裙中!

    圈套?那我就把背后的人引出来吧。

    女人显然没想到任非凡会这么大胆,连忙向着东北方向的几个男人看去,显然是求救。

    “碰!”的一声!

    远处的吧台桌子直接被掀翻!

    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光头从黑暗中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同时背后还有三四个魁梧的汉子,显然是帮手。

    “去******,劳资的女人你也敢调戏!”

    光头顺手拎起一把铁椅走到任非凡的面前。

    女子见光头出现了,连忙冲到光头的怀里哭了起来:“李哥,这个农民工居然调戏我,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估计都要……这农民工威胁我,如果我不答应他,他就……呜呜呜!”

    任非凡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冷冷一笑:这么好的演技,不做演员太可惜了。不对,这不就是场戏吗?看来她已经是个合格的演员了。

    舞池的音乐也停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任非凡的身上。

    有同情的,有无奈的,也有抱拳看好戏的。

    光头的身份,他们可是清楚的很,在这条街,完全是霸王,据说手上还有几条人命。

    估计今天这个小子是死定了。

    任非凡不以为意的继续喝着自己的酒,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种赤果果的藐视,让光头怒了:“小子,识相的自己留下你的双手,不然……我让你出不了这家酒吧!”

    “碰!”

    说完将铁椅重重的砸在了任非凡旁边的吧台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