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透视极品医圣 风尘散人

第52章 谁才是江湖骗子(二更,求打赏!)

    此刻任非凡无疑成为了人群中的怪人。

    满嘴跑火车,三秒钟去疤?哪怕是扁鹊也做不到吧。

    还有,那个小塑料瓶装的矿泉水居然就是什么上古神水?

    这也太五毛特效了吧。

    上古神水会用塑料瓶装?

    吹牛逼也就算了,居然把这种水卖八百一瓶!

    这特妈的就是抢钱啊!

    还不要脸的说原价一万,这哪是上古神水啊,简直就是迷魂汤啊!傻叉才会买这玩意!

    路边的少男少女无不对任非凡投去厌恶嫌弃的目光,至于那什么“上古神水”所有人是一点都不关心。

    “这位大叔,你这也假了吧,你以为你是小说中的神仙啊,还什么上古神水,这明明就矿泉水啊,你连标签都没有撕掉唉。”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里拿着一块滑板一脸鄙夷的看着任非凡。

    “是啊,这位兄弟,做人不是你这么做的,何况骗钱也不能这么骗啊。”一个老头子也看不下去。

    “现在的人真是想出名想疯了,还自诩什么扁鹊传人,真是丢脸。死骗子!”

    一个浓妆艳抹,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斜眼看着任非凡冷哼一声。

    “对,这家伙是骗子,上次还骗了我姑妈的救命钱!”

    “我擦,这老头子居然还骗别人救命钱!人渣啊!”

    “骗子滚出去!”

    “骗子滚出去!”

    “骗子滚出去!”

    ……

    任非凡彻底无语了,自己第一次易容这个样子,哪骗过钱了,况且劳资都不认识你姑妈……

    看来今天是找不到人,还是赶快溜走吧。

    就在任非凡准备收摊的时候,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少女穿着一身校服,刘海很长很长,似乎是高中生,脸庞秀丽清纯,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

    雪白的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一双纤细的长腿下是一双匡威板鞋。

    此刻少女站了出来,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清秀的芳靥晕红如火,长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

    突然间一阵微风吹过,将少女那长长的刘海吹了起来,发丝纷飞,但是下一秒,却让任非凡脸色突变!

    因为如此绝美的少女刘海之下居然是一片血红的胎记!

    胎记从额头蔓延到眉毛,让所有人陡然一惊。

    诡异而可怕!

    “啊!”

    少女连忙用手捂住刘海,白齿微微的咬着嘴唇,脸颊更红了。

    “那个……神医,你可不可以……”

    少女很是犹豫,话音刚落,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出现。

    “我擦,这个女的好丑哦,我想起来,这个女的是和这个老头子一起骗钱的,大家把他们一起赶走。”

    说话的还是刚才那个男人,就是莫名其妙的说任非凡骗姑妈钱的家伙。

    此刻这个男人自然也是看见了少女掀起刘海的样子。

    少女顿时手足无措,眼眶都要迸出眼泪一般,不敢看所有人,只能用那轻声细语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没有骗钱。”

    那男人冷笑几声,鄙夷的看着胎记少女说道:“你这种丑八怪,也就只能去外面骗骗钱!我估计你这身校服也不知道拿捡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狗屁神医床上不知道做了几次,是不很爽……”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临城一中的学生……你怎么可以这样,你……”

    少女眼泪水哗啦哗啦的流了下来,这种委屈之感几乎让她想要轻生。

    她叫林小溪,是临城一中高三一班的一名学生,她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胎记,但是她不后悔,父母生她下来她就很感恩了,她没有怨恨父母,相反她很孝顺很懂事。

    她一直忍受着,把一切都藏在心中,她没有朋友,没有闺蜜,每天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吃饭。

    她没有崩溃过,但是现在,她再也忍受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别人要冤枉自己,为什么他们要这么说我!

    那个男人丝毫没有同情心,见女孩流泪,反而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继续骂道:“哭……你就知道哭,你这个丑婊……”

    话音突然戛然而止,一双青筋暴起的手臂狠狠的抓住了他的脖颈!

    “轰!”

    男人瞬间被抬了起来,脸上瞬间涨红到了极致,甚至渐渐的变青了。

    “松……”

    他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突然他余光扫到了一双犹如来自黑暗的眸子。

    强大的杀机包裹住了他的全身,背后瞬间湿透!

    “你说我可以,我不想和你这种垃圾计较,但是你冤枉她,你还是不是人!”

    “碰!”

    男人直接被甩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任非凡冰冷的眼眸扫了所有人一圈,原本围观的那些人都下意识的后退。

    生怕任非凡又找下一个人开刀。

    任非凡一把扯掉胡子,恢复了年轻的面容,与此同时,将地上的破布也收了起来。

    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试验的对象,就是那个清纯而又有胎记的少女。

    “我就说,这家伙是骗子,你看,这家伙这么年轻,还易容,肯定是做贼心虚!”

    那个原本被摔出去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大声的念叨着。

    “快报警,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快……”

    “啪!”的一声,男子的脸颊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手掌印。

    任非凡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面前。

    “啪!”男子另一边脸颊也出现了一道手掌印。

    “啪!”

    “啪!”

    “啪!”

    ……

    任非凡可没有停手的习惯,直接将那个男人扇成了猪头,昏死过去。

    “处理你这种垃圾,就该这样。”

    ……

    解决完了这个多嘴的家伙,任非凡便来到林小溪的面前。

    林小溪早就被刚才发生的事情震住了,眼泪也停了下来,此刻正闪着大大的眼睛和睫毛看着面前的任非凡。

    “你相信我吗?”

    任非凡微微一笑,本想伸出手为林小溪擦眼泪,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林小溪居然躲开了。

    “我会吓着你的……大哥哥。”

    林小溪怯懦懦的说道,眼睫毛上还有些泪珠,让任非凡看的有些心疼,甚至牵动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任非凡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日子。

    从某种角度上说,任非凡之所以动怒是因为在林小溪身上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他不想让那种悲剧在发生在林小溪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