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透视极品医圣 风尘散人

第389章 铁血柔情!(二更!)

    王震带着三颗还阳丹离开了,他这次来找任非凡也是额外挤出时间来的。

    国安总局有一摊子事等着他去处理,他不可能继续陪任非凡在这里闲聊。

    王震离开之前,还拍了拍任非凡的肩膀,送了一句话给他。

    “年轻人,狂是好事,但是在京城,要学会蛰伏,要学会如履薄冰。”

    任非凡自嘲的笑了笑,便下楼了。

    但是当他走到楼下的时候,瞬间震惊了,非凡制药居然里里外外都是人!

    什么时候非凡制药有这么多人了?

    此刻叶初晨正耐心的解答着一群记者的问题,那一个个话筒几乎都插到任非凡的鼻孔了。

    不过说真的,现在的叶初晨倒是有几份CEO的样子。

    回答的颇为云淡风轻。

    任非凡好不容易挤到了大门口,却发现对面的生命制药却发现现在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个人。

    邹辉此刻正脸色涨红的看向任非凡这边,那眼神几乎要把任非凡活剥了一般。

    林菲儿看到了门口的任非凡,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家伙倒是产生了一丝好奇。

    本来门可罗雀的非凡制药已经被打了死刑,注定不会有太多人来参加剪裁。

    但是现在居然一口气来了这么多的人,甚至很大一部分是对面的生命制药跑来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中年男子,那位让下属开着军车来送花的中年男子。

    一个穿着地摊货的人怎么可能认识这种大人物呢?

    难不成叶初晨说的是真的?

    这个叫任非凡的男子不是一般人?大有来头?

    林菲儿站在了任非凡的身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想开口问个问题,剪彩仪式就开始了。

    爆竹声声,很是喜庆。

    任非凡并没有到台上参与剪裁,而是全权交给任非诚以及京城的某位高官了。

    非凡制药以后必然会做大做强,太早的曝光反而不好,他还打算享受几年大学时光呢。

    剪彩仪式结束之后就是简单的酒会,任非凡稍微和叶初晨喝了几杯便打算离开。

    回江南省的机票叶初晨早就给他买好了,是明天早上八点的。

    所以下午和晚上还有一段时间空。

    酒会还在进行,叶初晨作为非凡制药的CEO自然是走不开,任非凡又没有太多认识的人。

    和林菲儿聊?呵呵,他对这种女人不敢兴趣。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去京城的一些地方看看。

    尤其是一个让他怀念的地方。

    三年的时间不知道京城改变了多少。

    那个地方变了吗?

    当年任非凡在京城呆的最多的地方不是任家,也不是学校,更不是什么酒吧,而是金山北路巷子里的一家大排档。

    每一次任非凡被人欺负,被人侮辱的时候,亦或者任非凡心情不愉快的时候都会来这家大排档。

    任非凡还依稀的记得大排档的那对夫妻,很是淳朴的夫妻。

    第一次来这家大排档是四年以前的某一天,那一天的任非凡被人打的鼻青脸肿,一身狼狈。

    他不敢回家,只能找了一个大排档坐在无人的角落哭泣。

    当时那对夫妻显然发现了任非凡的不对劲,丈夫给任非凡烧了一碗砂锅面,而妻子则一个劲的安慰任非凡。

    那一刻,任非凡觉得自己所得不到的父爱母爱在这里被得到了。

    任非凡一呆就是一年之久。

    金山北路巷子的这家大排档也成为了任非凡在京城的一个最大秘密。

    大排档的那对夫妻成为了任非凡当时可以说是最亲的人。

    两人膝下没有子女,天生不能生育,俨然把任非凡当作了自己的儿子一般。

    三年了,不知道那家大排档的味道变了吗?

    不知道那对夫妻是不是还在?

    当初自己的不告而别,他们有没有心痛或者思念?

    他们会不会留一张桌子,留一个碗,留一双筷子给自己?

    想这向着,任非凡竟然感觉眼眶有些湿润。

    铁血柔情。

    他长叹一口气,无奈道:“往事真的不能多回忆啊。”

    不知不觉任非凡已经来到了金山北路。

    让任非凡喜出望外的是,那家大排档居然还在!

    大排档那暖色的灯和就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那棵榕树,那个帐篷,那对夫妻都还在!

    这一刻,任非凡心中的感觉简直无与伦比。

    任非凡嘴角带着笑容,没有打扰他们的宁静。

    而是找了曾经自己最喜欢的位置坐了下去,当看到桌上有一只空碗和筷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心中的柔软被牵动了。

    这对夫妻居然真的为自己准备了碗筷,一准备就是三年。

    任非凡坐下失神的瞬间,一位大概三十七八的妇女拿着一双碗筷走了过来,略带抱歉的声音传来:“这位朋友……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有人了,我帮你换到那边可以吗?那边有排风扇,比较凉快。”

    任非凡微微一怔,抬起头,那灿若星辰的双眸看向老板娘,颤抖着声音道:“茗姨,给我来一份砂锅米线,多加两个鸭爪,要香菜不要葱,多加一点醋。”

    那个老板娘无奈只能记下对方的要求,但是很快,她的脸色就变了,她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青年,虽然轮廓变了,但是那种感觉没有变,就连吃的口味也没有变!

    她嘴唇微微颤抖,碗筷更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啪!”

    碎成了两半。

    正在煮面的丈夫见妻子失态,连忙跑过来,对任非凡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妻子有点累了,那个……今天这单给你免了……对了,你点了什么?”

    突然丈夫感觉到妻子的手居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力气很大,甚至让他感觉有些疼。

    “老婆,你怎么了?”

    他发现妻子眼眶有些湿润,妻子的手指着任非凡,有些颤抖:“凡子……凡子……回来了!”

    丈夫整个人怔住了,视线落在任非凡的身上。

    看着任非凡那标准的五官,已经熟悉的轮廓,他猛的一拳锤在了任非凡的胸口之上:“凡子,你这三年死哪去了!你茗姨三年都没睡好觉!”

    任非凡自然不会还手,他假装摸了摸胸口,装疼道:“秦叔,你这一拳已经把我打成重伤了,不行,赶快给我来碗砂锅压压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