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透视极品医圣 风尘散人

第454章 给我带一句话给任非诚(六更送上!)

    叶初晨没有带任非凡去他办公室,反而去了隔壁更大的一间办公室。

    整个办公室崭新如初,属于简约风。

    从任何一个细节,任非凡都能发现对于这间办公室是特别布置的。

    “任大师,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办公室。”叶初晨道。

    任非凡点点头,对于这里的设计也是颇为满意。

    “我刚下飞机就听说你把非凡制药经营的有模有样,不错。”

    任非凡赞赏道。

    叶初晨一听立马谦虚道:“我能有什么功劳啊,全靠产品过硬,这一次我们在市场上只投入了一部分,就引来消费者的疯狂!现在外面还排队着一大堆投资商问我们缺不缺钱呢。”

    说到这里,叶初晨便问道:“任大师,考不考虑融资?”

    “不考虑。”

    任非凡直接拒绝道,“公司如果缺钱,和我说,我帮忙解决。一旦融资,这家公司就不纯粹了,知道吗?”

    叶初晨点点头。

    “其实现在我们并不缺钱,等产品正式上市,我们资金流就充裕了,再加上政府支持,很多东西就迎刃而解。”

    之后,任非凡又和叶初晨沟通了一些非凡制药的事情,便直接离开了。

    离开京城之前,任非凡又去一趟茗姨的大排档,发现生意格外的火爆,时不时还有穿着安保服的保安来回巡逻,这里俨然成为金沙北路最安全的地带。

    任非凡本想趁着这次帮茗姨治好不能生育的问题,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茗姨居然拒绝了。

    茗姨告诉任非凡,他们老了,不想再生了,过着这样的生活其实也蛮好的。

    任非凡自然不能强迫,想想他们说的也对,两人都三四十岁了,再要孩子相对来说会吃力了一些。

    到时候自己多来看看他们吧。

    到了傍晚,任非凡本打算直接坐高铁连夜回到了江南省,却发现大排档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站在大排档对面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瘦削的脸,面色黝黑,淡淡的眉毛下,一双慈善眼睛炯炯有神,老人头发有些花白,但是身姿笔挺,颇有气势。

    当任非凡发现那个老者的时候,原本的笑容都凝固了,他站起身,对茗姨道:“茗姨,我出去一下。”

    “好的,凡子,要注意安全,晚上车子多。”

    任非凡向着老者走了过去,尽量控制着内心的情绪。

    “你找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任非凡走到老者身边冷声道,他的声音缓慢却没有任何生机,犹如千年寒冰一般散发着冷意。

    老者眼神有些复杂,背过身去,许久才说道:“我听人说二少爷回来了,我本来是不信的,但是现在我相信了。二少爷你……”

    “不要叫我二少爷!”

    任非凡直接打断道!

    老者转过头,长叹一口气:“老爷当年把你逐出任家也是被逼无奈,你也知道大家族的人和事,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任非凡冷笑三声,看向身边的老者:“所以你是来看我笑话的?那让我猜猜,你此举是代表着任家……还是代表着现在任家那位所谓的京城第一族长任非诚!”

    任非凡说出“任非诚”这三个字的时候,浑身的青筋暴起!

    一股恐怖的杀机席卷而来!

    三年前的不堪回首!

    全因为一个人!

    那就是任非诚!

    老者微微一怔,古井不波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意外,他没有想到任非凡居然会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机。

    这还是三年前那个懦弱无比的二少爷?

    这还是那个别人欺负不会还手的京城第一废物?

    这三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还有话要说吗?”

    任非凡淡淡的扫了一眼老者,便准备转身离去。

    老者感觉自己很被动,当任非凡走了三步的时候,他直接道:“族长去隐门之前让我带话给你。”

    任非凡停下了脚步,淡淡道:“什么话。”

    他声音清朗,从容不迫。

    “族长让你有些事别过界,点到为止。念在兄弟情,他不会赶尽杀绝。”

    任非凡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摸不得任非诚真以为他就是这天了不成?

    内隐门?

    外隐门?

    他任非凡迟早有一天会让这两扇门彻底关上!

    为他颤抖和恐惧!

    笑了许久,任非凡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他依然背对着老者,道:

    “那你也给我带一句话给任非诚吧。”

    “什么话?”

    老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从任非凡身上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自信,这种自信甚至可以吞噬天地!

    “帮我告诉他:三年前,任家容不下我,三年后,任家再也没资格容得下我!他的命,我任非凡要定了!”

    说完任非凡便化为一道落寞的背影消失了。

    而老者整个人都怔在那里了。

    他嘴角轻轻呢喃着任非凡留下的那句话,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霸气。

    许久,他抬起头,看向黑云压城的京城的天,自言自语道:“深埋不改凌锐志,一聚风云便是皇!这是任家的劫,还是任家的喜?”

    离开的任非凡虽然表现平淡,但是内心的郁结只有他清楚。

    今天他是没有心情再回江南省了。

    他现在只想喝酒,疯狂的喝酒。

    京城,还有谁能陪他喝酒?

    任非凡第一时间想到的叶倾城。

    叶倾城那一日木屋缠绵之后,再也追寻不到了身影,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西藏?

    她为什么要躲着自己?

    任非凡思考数秒便拨通了叶初晨的电话:“我且问你,你姐姐叶倾城,回来了吗?”

    电话那头的叶初晨微微一顿,表情怪异了起来。

    “任大师,你是不算除了医术,还会算命?”

    任非凡眉头皱了皱,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姐刚好晚上回来,他中途把车卖了,就直接坐飞机回来了,航班是国航AT12475航班,我姐让我晚上八点去京城国际机场接机,我这正准备出发呢,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叶初晨,你不用去了,我去接。”

    叶初晨突然反应过来,一拍脑门嘿嘿的笑了声。

    “你这么一说,我正好想起晚上有个会议要开,任大师,我姐就拜托你了。”

    ……

    (PS:最近有人说写的有点水,其实我只是想多铺垫一下而已,毕竟不可能立马高潮,对吧。今天就这六更,我要思考下剧情,争取把剧情写的紧凑一点,这样大家看的也舒服点,不能为了应付而写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