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透视极品医圣 风尘散人

第834章 妈的!敢欺负我老婆!

    许诗涵和崔莹没有理会任非诚,而是依旧看着外面,有些失神。

    这一刻,任非凡感觉到很是心痛,甚至想毫不犹豫的冲过去,但是任非凡知道,现在自己的意念附在千纸鹤身上,根本不可能是任非诚的对手,说不定甚至会暴露了自己。

    所有纵然任非凡心中无数次想冲出去,但还是被压制住了。

    此刻远在圣门办事处的任非凡真身全身冒汗,身上的青筋不断暴起,周围的空间磁场瞬间紊乱。

    任非凡之怒可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画面回转,任家地牢。

    任非诚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用力一抖,登时灰蒙蒙一片雾飞了起来。

    装模作样的翻开一页,念叨:“弱者只要通过努力就能踏上强者之路。”

    合上书本,任非诚冷笑一声,手中一道火焰将这本书燃烧开来。

    “这种东西也只有弱者才会奉为真理。”

    ……

    这一个举动倒是吸引了许诗涵的注意,许诗涵转过身,眼眶有些红润,冷笑几声:“真正的弱者才会说别人是弱者,真正的强者正视一切人!任非诚,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现在的实力虽然我看不出,但是我肯定你不会是非凡的对手,最终有一天你也会沦为弱者!因为你一辈子活在任非凡的阴影之下!”

    “轰隆隆!”

    周围的书架瞬间轰飞开来,一片灰尘散落在空气之中!

    任非诚紧握起拳头,身上的青筋不断暴起,脸红耳赤!

    一瞬间,任非诚的身影便消散在原地。

    下一秒,一双大手毫不犹豫的抓住许诗涵的白皙脖颈,将她彻彻底底提起来。

    “咳咳咳!”许诗涵哪是任非诚的对手啊,这一手瞬间要窒息起来。

    但是任非诚显然没有停手的打算,脸上的表情变态到极致!

    崔莹想要动手救许诗涵,但是却直接被任非凡的真气控制住了身子,一动不动!

    “妈的!敢欺负我老婆!”

    任非凡火了,彻彻底底的火了!

    虽然此刻的他只有千纸鹤的身躯,但是依然阻挡不了任非凡的怒火。

    下一秒,任非凡毫不犹豫的飞了下来。

    既然你碰我老婆的脖子,那么你的脖子也别想要了。

    “轰隆隆!”

    千纸鹤毫不犹豫的向着任非诚的脖颈而去。

    “咔!”

    任非诚只感觉自己脖子处传来一阵剧痛。

    真的是剧痛,就好像被什么怪物咬了一口一般,强大的疼痛让他几乎忘了刚才的那种愤怒!

    任非诚瞬间就松开了手,许诗涵也成功的跌落了下来。

    许诗涵有些诧异的看着此刻正一脸痛苦的任非诚,这家伙是怎么了?

    怎么此刻会有如此痛苦的表情。

    此刻的任非诚捂着脖子皱着眉头退后一步。

    然后将捂着的手伸出来看了一看,发现居然是一片血红!

    他有多久没见过血红了!

    “谁,是谁!谁敢暗算我!”

    任非诚接连退了几步,脸上显示着愤怒。

    这里面怎么会有虫子?

    以自己的身躯怎么能有虫子伤害到自己?

    而此刻一切的罪魁祸首,任非凡早就悠哉悠哉的停在了屋檐之上。

    任非凡余光看到前头那截木梯,眼前一亮,便飞了过去,这个视线绝佳,任非诚也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任非诚闭上眼眸,灵识扩散开来,发现周围根本没有人,连虫子都没有。

    他想到有些修炼者可以遁地消失。

    “是谁?有本事就出来!“

    任非诚冰冷的声音传来。

    外面的那两位赤门长老显然是听到了动静,但是其中一个人闻言连眼皮似也懒得抬一下,只是向身边的人挥了挥手,道:“你且先去看看,这什么事慌慌张张,若是有什么坏事情就回来跟我说。”

    那人显然也不情愿,但是碍于对方实力比自己高,也只能向着远处而去。

    边走还边骂了一句:“来到世俗,你倒是会使唤人。”

    只是说归说,他也知道自己的境界,还是不能和这家伙对立的,不然自己绝对会死的很惨。

    一脸不耐烦的走了过去,看了任非诚的分身一眼:“怎么了?门主?什么事让你如此慌慌张张?”

    虽然对喊出这声门主有些怨念,但是走近一看,却发现任非诚脖子上流着鲜血。

    他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修炼者哪有这么容易流血的?

    下一秒,那个老者便伸出手在任非诚的脖颈之处点了点,一道红色光芒便让任非诚的伤口以肉眼的速度愈合了。

    见任非诚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老者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了?”

    任非凡皱着眉头,便说道:“我怀疑里面有高手潜入,刚才我的脖子受到了某种攻击,我感觉出自高人之手。”

    听到任非诚这么说,那个黑袍老人脸上有些不悦,毕竟他们两人守着这个地方,如果有外人进来。显然就是他们的失职。

    虽然两人不情不愿的来到这里,但是该有的责任感还是有的。

    旋即,老者看向任非诚的脖颈之处:“你手放开,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是什么导致的。”

    当任非诚手放开的时候,老者看见了他脖颈之上有着一道疤痕。

    看深度似乎应该是被某种尖锐之物刺去的。

    并且伤口残留着一丝真气,是修炼者所为。

    他双眸闪烁着一丝严肃,环顾着周围,突然间闭上了眼眸,感受着周围的生命和力量波动。

    许久之后,他才睁开眼睛:“门主,应该已经跑了。”

    “我们出去看看!“

    “好。“

    两人瞬间消失在了房间内。

    此刻的任非凡正躲在上面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他之所以用这一招来寻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千纸鹤不会被修炼者所察觉,气息遮盖。

    …

    整个屋子突然安静下来。

    许诗涵和崔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从任非诚的眼神以及那人过来的样子可以看出这个屋子里似乎有着什么样的存在。

    但是许诗涵浑然不害怕,不知道为什么,甚至有种安全感,就好像某人在保护着她一样。

    崔莹跑到许诗涵的身边,将许诗涵扶在了床上,关心道:“诗涵,你有没有事?“

    许诗涵摇摇头:“没事,现在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