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透视极品医圣 风尘散人

第876章 战书!

    老领导心中在想,枫儿是自己的孙子,如果当着这么多人一跪,自己的面子又往哪搁?

    所以此刻老领导脸色阴沉的就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能忍住,可是枫少却彻底忍不住了,身上的气息狂暴开来!

    周围的几个人都感觉被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

    “任非凡,我不动你是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但是没想到你却得寸进尺!找死!”

    枫少身形闪烁,直接化为一道残影出现在任非凡的面前,长剑向着任非凡的心脏刺去。

    他要任非凡立马死!

    就在剑要落下的瞬间,任非凡没有丝毫慌乱,淡淡道:“如果我没猜错,昨天那个人应该是你找的吧。”

    枫少的剑顿住了,没有前进分毫。

    “我不明白你再说什么!”

    枫少眼眸躲闪,更是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爷爷,爷爷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自己,如果被爷爷知道自己暗中派人动了手,爷爷绝对会勃然大怒。

    果然,老领导眼眸一沉。

    他看了一眼自己孙子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了。

    虽然自己在孙子耳边重复了这么多次,但是这家伙依然没有听。

    任非凡表面的实力不惧,但是任非凡背后绝对不一般!

    之所以从一开始老领导就对任非凡极其看好,完全是因为当初他找过一个人亲自给任非凡测了命势。

    那人是开国六大相师之一,手段通天。

    可就是这样一个能测算任何人运势的存在,在触碰到任非凡的命运天机居然受到了极其可怕的反噬!

    对方不光深受重伤,修为更是因此下跌!

    那一口触目惊心的鲜血的印记还在卧龙山庄的一个神秘房间的墙壁之上。

    老领导脑海中时常盘旋那位相师的一句话:“此子命为天,势为地,踏通天之路,毁阻地之魔!不可测,不可测!千万不可测!!!”

    这几乎是老领导从认识那位相师开始听到的最高的评价了。

    所以之后老领导一直有意拉拢任非凡,只不过任非凡的性子太过洒脱,就像是一头脱缰的野马,根本不能控制。

    “枫儿,任非凡说的话是真的吗?昨天你派人动手了?”

    青年自然不会承认,冷静道:“爷爷,你一而再再而三警告我,我怎么可能动手,我估计是这家伙想要无中生有,然后找机会挑战我!既然如此,我接受挑战!”

    他向前踏出一步,长剑直指任非凡的眸子,冷声道:“任非凡,我正式向你发起挑战,如果是个爷们就站出来一战,生死不顾,如何!”

    这一份战书落下,卧龙山庄的那些老家伙再也不淡定了。

    老领导的孙子居然要挑战任非凡?

    任非凡战斗技巧丰富,修为也不弱,手段层出不穷,在华夏世俗的青年才俊中算的上天才高手。

    而枫少呢?这些年一直在隐门,对于他们来说有些陌生,但是实力肯定不弱,毕竟那是隐门。

    就算把垃圾丢入隐门,也能变成一块玉石的地方。

    何况老领导的孙子从小就显示着天赋不弱,据说华夏那些隐藏的老妖怪都很喜欢此人。

    华夏老妖怪眼光可是毒的很,平白无故喜欢一个孩子无疑是因为这个孩子天赋异禀。

    修炼界都是如此。

    老领导本想站出来说话,但是心中一想,还是闭口不言。

    此刻周围的一切状态都被那两个老朋友控制,自然不会出现什么伤亡。

    也好,老领导也想看看自己的孙子究竟在隐门学到了什么东西。

    他和眼前这个华夏炽手可热的天才相比又相差多少!

    于是,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一个青年的身上,等待着青年最后的回答。

    任非凡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枫少,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你确定要和我玩?”

    “废话什么,你敢不敢接我的挑战!京城第一废物!”

    枫少特意把后面几个字咬的重重的,他要刺激一番眼前的青年,生怕对方不接受自己的挑战。

    虽然影劫告诉自己任非凡实力不弱,但是对方和自己的先天之境相比,应该差了一些。

    华夏世俗的青年再强能强到哪里去呢?

    半步天级应该是世俗蝼蚁青年最巅峰的存在了吧,半步天级虽然横跨之大,但是和自己的先天之境相比还是无法越过的鸿沟。

    任非凡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认真道:“我这人最喜欢打那些自以为是的狗,既然你把脸伸过来,那我就不放过了。”

    “你”

    ……

    两人很快就到了卧龙山庄之外,枫少手中同样出现了一道阵符,阵符明显比昨天那人抛出的要高级一些。

    阵符落地的瞬间,一阵流光闪过,地面迅速升起一道巨大的擂台,擂台周围有着层层禁制,看波动,应该能阻挡大部分高手的致命一击。

    枫少脚步轻点,整个人飞了上去,动作飘渺洒脱,这一手就让台下的一些人微微震惊。

    看来这小子在隐门确实学到点东西。

    而任非凡呢,他本想飞上去,但是想想这逼都被对方装了,自己重复就没意思了,所以直接伸出手抓在了擂台之上,老老实实的爬了上去。

    嗯,就是最简单的方式!

    要的就是如此的粗暴!

    台上的那个青年嘴角出现了一抹不屑的笑容:“任非凡,你这姿势倒是很像传说中的狗爬式,哈哈。”

    “你难道没听说过,上台的方式越帅,摔下来就越疼吗?”

    “我倒是要看看你嘴上功夫有没有你手上功夫这么厉害。”

    流光一闪,枫少手中多了一把剑,他十几年前就加入了剑道门,修剑,修心。

    他在剑术的造诣不弱,对付一个世俗的人绝对是碾压。

    一剑劈下,剑气犹如秋风萧瑟,席卷整个大地,一道道风刃直逼任非凡!

    一旦落下,任非凡绝对不可能还有完整的尸体!

    “咔嚓!”

    剑意落在了任非凡的身上,安静如水,彻底消散。

    死了?

    所有人瞪大眼睛,这速度也太快了,秒杀?

    但是枫少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剑意居然劈在了残影之上。

    人去哪了?

    “喂,你是在找我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