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都市妙手仙医 四行

第975章 其实我是丹王

    “嗯!”恭亲王也看出席丹王是没脸宣布结果,目光转向了心月长老,道:“心月长老,你觉得此次两人丹比丹药品质如何?”

    “王爷既已知道何必再问我呢。”心月长老笑道,望向杨南的目光充满了欣赏。再看看师兄席丹王那窘迫的模样,终归没好意思再往他伤口上撒盐,将皮球踢给了恭亲王。

    “嗯!”恭亲王点点头,虽然因为杨南胜利脸色有些不自然,却还是道:“这次丹比确实是杨南的丹药品质更胜一筹。”

    “耶!”无论是宣昭公主,还是她手下的丫鬟婆子,比如小玫等人一片振奋,这种翻转的戏剧性场面是她们无论如何没想到的,兴奋感无以言表。

    “我不服!”欧阳子实忽然道。

    “嗯?”恭亲王有些诧异的向欧阳子实望了过去,“难道子实师侄认为我等的判断有误?”

    “不,子实非是这个意思!”

    正了正颜色,欧阳子实又恢复了傲然之色道:“其实王爷有所不知,我已是一品丹王,正因为追求丹王之道才忽略了天丹的炼制,此次在丹药品质上有所不如,实乃在本丹王预料之中,但是一个丹王在丹道上不如一个天丹师,这种可笑的言辞说出来哪怕是王爷你能信吗?”

    “什么?你已是丹王?”恭亲王激动之下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品丹王和三品天丹师别看似乎只是一个境界的差距,中间可是隔着天堑鸿沟。二品丹王到三品丹王的晋升有些人一辈子都完成不成了,更甭说丹师到丹王的蜕变了,那根本就是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说一品丹王是状元,那么天丹师充其量就是个秀才,差距就这么大,可以说天丹师与丹王相比根本就是入流与未入流的差距。

    目前北齐帝国只有席良策一个丹王,现在又出一个丹王,哪怕只是一品丹王也绝对会轰动整个北齐帝国,他岂能不震惊。

    “如果王爷不信可以问问我师父!”欧阳子实笑着看向师父,又恢复了自信倜傥的傲然之色。

    “不错,子实的确已经是丹王了。”席良策缓缓开口,口气无比傲然。那边心月面现疑惑之色,眼神中透着一丝不解,同为大易宗长老,连她都不知道欧阳子实已经是丹王了,隐藏的够深的。

    “子实真的已经是丹王了?”恭亲王霍然站起,大笑着拱手道:“恭喜大易宗再添一名丹王,贤侄能成为丹王也是我北齐之幸。”

    “恭亲王客气了!”席良策轻掳胡须笑道,言辞很是得意,一名丹王级丹师无论在哪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又岂是一个天级丹师能比的,这种翻转让他也感觉很爽。

    “恭喜席丹王!”

    “恭喜席长老!”

    “恭喜欧阳兄成就一代丹王。”周围一片恭维声,欧阳子实面带微笑,看似低调实则傲然,相比之下杨南即使能炼制出特等丹药,在一个丹王面前也要失色不少。

    “哼!”那边宣昭公主撇了撇小嘴,“丹王又如何?刚才不也一样输了?”

    “你……”欧阳子实那带着笑容的脸又变的难看起来,他猛然向上拱手,“王爷,我要求与那杨南再比一局,这次我要炼制王丹,如果他能再胜过我,子实便心服口服,甘愿送出公主,还请王爷准许!”

    “还要比?”周围众人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有些嗤之以鼻,刚才也不知谁说的要一局定胜负,现在输了又不承认,身为丹王竟然要跟一个天丹师比丹王之道,这简直就是不要脸啊,但是人家大易宗威望甚高,再者谁也不愿意得罪一个新诞生的丹王,哪里有人敢说什么。

    “这个嘛!”恭亲王老脸也有些发窘,刚才亲口说的炼丹一局定胜负,现在输了要再比,这不是出尔反尔嘛,他身为亲王总要照顾大家的感受。

    “请王爷恩准!”欧阳子实再次请求。

    “我不同意!”宣昭公主赶忙道,在她看来杨南能是个三品天丹师都已经了不起了,能赢更是大大出乎了她的预料,怎么可能会炼制丹王级丹药,这好容易赢了她可不想再输。

    “恭亲王!”这边席良策淡然开口道:“子实是丹王是不争的事实,在丹道一途丹王超过天丹师也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丹王不如天丹师王爷不觉得可笑吗?所以如果不比的话我建议王爷宣布子实获胜,除非王爷觉得区区一个天丹师在丹道上能超过丹王。”

    “无耻!”众人在心里鄙夷不已,这就是倚老卖老,以丹王之尊护短,强迫别人屈服了,但是碍于对方的身份名声却没人敢吱声。

    “这个嘛!”恭亲王也犯难起来,说实话,要是一个丹王比不过一个天丹师,他也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但是再比一局老脸又下不来,不由望向席良策道:“那以席丹王的意思……”

    “我的建议,如果不能宣布子实丹道造诣更高,那就再比一局。”说完席良策便闭目养神不再说话了。

    “真无耻啊。”对于席良策的行为,众人心里都跟明镜一样,这就是明摆着护犊子了,就告诉你自己的弟子是丹王,丹道肯定更高,怎么可能输,你要是不服那就再比一局。

    “席丹王,刚才输赢大家可是都见到了,你想出尔反尔嘛?一个丹王跟人家比炼制王丹你觉得公平吗?还是你想故意袒护?”这边宣昭公主不满的喝问道,这妞一看平时就是被娇宠,高傲惯了,竟然直接指责席良策。

    奈何席良策闭着眼睛,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根本不予理睬。

    “胡闹,昭儿下去。”恭亲王立即呵斥道,席良策在帝国的地位何其尊崇,连他的哥哥辛斯大帝都要给三分面子,他哪里能让女儿胡闹。

    “哼!”宣昭公主气哼哼的退到了师傅身边,满脸的不愤,反过劲来又去拉师傅,想让心月长老给说句话。

    “好吧,就依席丹王的意思,再比一局!”这边恭亲王开口,这就是为官人物的狡猾之处了,他把皮球踢给了席良策,现在席良策为了护犊子执意要比,他再顺水推舟,面子上也下得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