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创始道纪 暗丶修兰

第二百三十六章,藏书库的秘密

    “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个疯子,但却从未想到过你会这么疯狂,你什么都不告诉这小子却让这小子去卖命,甚至连你自己的残魂都赌上了,洛天要是在幻境里遭受重创最后死在道母手里,你也活不成,你们冒的风险太大了。”糟老头嘟嘟囔囔地说着,但还是将手收了回来,毕竟他已经知道自己再怎么做都不可能唤醒洛天。

    “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正常的方法有几成胜算,不疯狂便连拼一把的机会都没有,我和洛天在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他要变强,而我拿他做为实验对象。”鸿元笑着说道,在许佛看来疯狂的事情却是这两个人最后的机会,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却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也知道洛天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机会。

    “不过在幻境道海中会遇到什么,还有幻境道海能坚持多久,这我完全没有把握,所以在幻境道海中能有什么样的际遇全看洛天自己,我提供的只是一个机会,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便是洛天自己的事了。”鸿元补充了一句,接着他和糟老头都沉默了下来,两个人看着结界内的洛天,结界外十年时光,结界内六万年岁月,如此漫长的时间里他能走到哪一步,两个老家伙都充满了期待。

    此时站在圆形高塔模样的书库之中,洛天还不知道这里是幻境道海,在他看来这里只是一个神秘莫测的藏书库,虽然不认识周围大多数书脊上的文字,但如果这里这么多藏书全都是功法或者秘术,那便等于收集了整个道纪的智慧,要是能翻看这里的秘籍,四万年时光洛天能学到多少本事想想就让其心惊。

    可当他走向其中一本藏书的时候,伸出手却碰不到那本藏书,并不是他的手被阻挡住了,而是那本藏书从其眼前消失化作了云雾,洛天的手直接穿过了云雾然后什么都没抓住,洛天觉得奇怪转头又对着周围其他藏书尝试了一下,结果都是一样的,他的手根本就抓不住那些藏书甚至连碰都碰不到,可当他的手收回来的时候,那些藏书又出现在了其眼中,这感觉就像是眼前的这么多书都是镜花水月并不真实,刚刚还满怀兴奋之情,想着如果这里的藏书都是真的那该多好,可转眼间希望就落了空。

    洛天有些失望地多次尝试失败后站定了脚步,如果这个幻境内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可要怎么离开幻境他还不知道,尝试了几次后发现这个幻境好像无法自由出入,走又走不了,留下来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就在洛天两头为难而且时间越来越少他也越来越焦急之时,在圆形高塔的藏书底部,洛天看见了后方最下面一层的书架上放着一本书,准确点说是一卷塞在缝隙里的羊皮卷,和其他模样精致的书册比起来这卷羊皮纸看着简陋了许多,就像是一群身着名贵衣服的贵族之中的一个穷小子,但和其他的书本不同,这圈羊皮纸似乎看着更真实。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洛天就是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他走过去蹲下来凝望着那卷羊皮纸,离的近了之后他越发觉得这卷羊皮纸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还伴随着很奇怪的亲近感,就好像他在哪里见到过这卷羊皮纸,洛天犹豫了一下后伸出手去,心里祈祷着这一次不要像之前那样又是镜花水月,手指距离羊皮纸越来越近,洛天也越来越紧张,当他的指尖触碰到这卷羊皮纸的时候,洛天感觉到指尖的触感的一刻兴奋地差点喊出声来,他抓住了这卷羊皮纸,仿佛是这偌大的藏书库中唯一真实的物品,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

    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功法,会是怎样不可思议的秘术,虽然洛天还不知道幻境中的这个藏书库到底是什么地方,但他却对在这里遇到奇遇充满了信心,他相信这个幻境中的书库一定不凡,而书库中似乎唯一真实的东西也一定非同凡响,可当他打开手中的羊皮纸时却愣住了,尤其是看见了羊皮纸开端处写着的一竖文字的刹那更是心凉了大半。

    的确是非凡的功法,也的确是高深莫测的秘术,但这卷羊皮纸内记录的功法却是洛天曾经见过并且修炼过的功法,这卷羊皮纸内记录的居然是元初之法,本以为会是改变自己命运的强大秘术,最差也是自己没见过但复杂的功法,是对自己有帮助的东西,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自己学过的功法,而且就算没学过,元初之法这种程度的功法对现在第三域修为境界的洛天而言用处也不大,因此洛天才会如此失望,俗话说希望越大则失望越大,现在洛天真有一种从云端上掉下来的感觉。

    好不容易调整过来,洛天将羊皮纸丢在一旁盘膝坐下,他想抽根烟冷静一下,可这里也没有烟卷,他进而平躺下来看着头顶上延伸向高空似乎无穷无尽的高塔,这一切都是假的,他出不去也学不到本事,难道最后的时间也要白白虚度在这个幻境里吗?

    可想到这里的洛天念头忽然一转,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忆起鸿元之前的话,他说自己用元初之法和洛天体内的道海核心碎片相结合,然后制造出了这个幻境的胚胎,而元初之法又是鸿元在真正道海之中学来的唯一一个功法,用唯一的道海之中的功法和自己体内已经开始觉醒的道海核心碎片结合,那创造出的幻境难不成就是道海?

    洛天想到这里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一个猛子坐起来,再看向四周这个巨大藏书库的时候似乎越来越明白过来,为什么这里看见的诸多藏书都是用他不认识的文字标注,为什么元初之法会被塞在最底层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为什么鸿元要安排他进入这样一个幻境,因为这里是唯一一个有机会帮他提升到第三域巅峰修为的地方,因为这里极有可能是伪造出来的道海,或者可以说是模仿真正道海创造出来的幻境,所以这里所有的藏书其实都是真正道海之中存在的秘法,而像元初之法这个程度的功法只有留在藏书库最底层的资格,因为在道海之中有太多比元初之法更高明的功法存在。

    洛天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他之所以只能触碰元初之法,是因为他只学过元初之法,这里毕竟不是真实的道海而是幻境,因为他学过元初之法所以元初之法成了这里唯一真正存在的功法,其他那些书籍他只能看见却触碰不了,洛天环顾四周,他兴奋地想着如果能够学到这里所有的功法,并且融汇整个道海的知识,那是不是代表他能够掌握整个道纪最高最强也最全面的法术,当他能掌握整个道海的时候,也就代表他达到了和道母以及摄天者一个级别的程度。

    但兴奋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下来,洛天转念一想,自己唯一学过的元初之法成了这个幻境里唯一真实存在的功法,但其他功法他不仅没学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怎么可能学会,他伸出手甚至连碰都碰不到这些功法更不可能去学习这些功法,想到这里洛天再次悲观起来,明白了鸿元的做法,可创造一个空壳子的幻境道海对洛天也丝毫没有帮助。

    “还是白费功夫,哎……”洛天叹了口气,他不是轻易认输之人,但现在这个局面让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提升实力,白白浪费四万年时光吗?

    就在此时洛天忽然听见一声咳嗽从背后传来,他顿时一惊,这个幻境内怎么还有别人,而且还能悄无声息地接近自己,他立刻紧张地全身汗毛直立,鸿元说这个幻境内充满了意外,难不成第一个意外就这么来了?

    洛天转过头去的同时,咳嗽之人也开口说道:“主人,欢迎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