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疆 小刀锋利

第八百七十五章 木兰婴宁

    这鲁华茂,绝对是个天资卓绝之辈,得到天兵的时间并不久,但却能跟这件天兵融合到如此地步。

    他死,天兵居然也跟着崩碎了。

    要知道,这些天兵,能进化到如此地步,也同样需要难以想象的机缘和造化。

    同时也都是有灵性的。

    跟了一个刚烈的主人,天兵也能变得刚烈无比。

    这足以说明鲁华茂的出色。

    随后,楚羽将目光投向段天涯,这个如同巨人的汉子。

    段天涯斜睨着楚羽,忽然问道:“都德,临死之前,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身上这些仙尊法器哪来的?是不是屠氏他们提供给你的?”

    那边的屠光明等人一脸委屈,心说我们提供个屁啊!

    我们的身上都没有这么好的极品仙尊法器好不好?

    楚羽摇摇头:“不是,我这些法器,乃天音子大师亲手炼制而成。”

    “你是他私生子?”段天涯瞪着一双大眼珠子看着楚羽,不敢相信的道:“逗我玩呢吧?”

    楚羽笑笑:“真的。”

    “那,你不是都德。”段天涯长叹一声:“董拦江那个傻子!他居然到死都认为是都德杀了他。”

    “那都德也真死的冤枉,怕是早就魂飞魄散了,却还要背着这样一口天大的黑锅……”

    楚羽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个大家伙竟然如此聪明。

    段天涯坐在那,惨笑道:“他娘的,要不是知道我背后的家族,说什么都不会改变态度,真想投降你们算了!”

    “能把这个局给做得如此精妙,真的特别佩服你们。”

    “哎,算了算了,你们玩去吧,段爷爷转世轮回去了。倒是可以享受很多年的清闲日子了。说不定这一次轮回到敌对阵营,转头大家还能联合一下。哈哈哈哈!”

    段天涯说着,抬手就是一钢鞭,直接砸在自己天灵盖上,将头盖骨砸得粉碎!

    身子向后一倒。

    然后那天兵钢鞭砰的一下,也跟着爆碎了。

    将段天涯的身子炸成了渣。

    同样一道强大的转世符篆亮起,带着段天涯的神魂,消失在这里。

    鲁华茂刚烈,段天涯洒脱,这两个人的死,居然让楚羽感觉到有些可惜。

    如果不是敌对,如果不是存在着不可化解的矛盾,楚羽还真想跟他们结交一番。

    没见就连古剑和屠光明他们,也都一脸复杂。

    “好了,解决了。”楚羽冲着众人耸耸肩。

    屠光明看着楚羽,微微一叹,道:“你太可怕了。”

    这句话让不少人都跟着紧张起来。

    心说难道屠公子要对楚羽下手不成?

    这时候,屠光明嘿嘿一笑:“可谁让我们是同一条战线上的呢?谁让我弟弟,还有老古他们都拿你当朋友呢?”

    包括古剑在内,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

    楚羽却一直很淡定,闻言笑了笑,没说什么。

    屠光明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才不会干那种傻事。

    如果他现在真的对楚羽生出杀心,楚羽有九成以上把握,能干翻他们这群人,然后离开这里。

    若是那样,可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屠氏一族,如今怕是早已经跟黑暗阵营的另一方势力彻底决裂了,在这种时候,大家其实都没有退路了。

    就在这时,那边的小山上,猛然间传来一阵剧烈的大道之音!

    可怕的轰鸣让在场众人面色全都为之一变。

    接着,一道红色身影,冲天而起!

    那股接近圆满的大道气息,令所有人的心神,都为之颤动。

    木兰婴宁冰冷的声音随之传来:“屠光明,要打一架吗?”

    说着,那道身影直接冲向这里。

    屠光明脸色大变,大声道:“快走!”

    轰!

    一道可怕的神通,直接笼罩了这座小山。

    楚羽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被化掉一般!

    难以想象的高温将他笼罩其中。

    这婆娘……是冲我来的!

    楚羽当机立断,一个土遁,直接深入到这座山的深处。

    然后在那里找到一扇门,推门而入。

    外面的所有声音,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木兰婴宁的身子直接落在此地,看着退开的屠光明等人,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咬牙道:“怎么跑了?”

    屠光明等人这才知道,她刚刚攻击的对象,居然是楚羽。

    木兰婴宁咬牙道:“一个外来者,竟敢如此残杀我黑暗阵营年轻天骄,你们把他当自己人,我却不会放过他!”

    木兰婴宁最终还是听见了段天涯临死前说的那番话。

    屠光明脸色阴晴不定,哪怕他知道屠氏如今已经彻底跟黑暗阵营中的另一方决裂,可他并不想得罪这位木兰族公主。

    “婴宁……”

    “别这么叫我,我跟你不熟。”

    木兰婴宁冷冷的看着屠光明,然后冷笑着看向古剑:“古剑,我倒是很好奇,有朝一日,哦,不需要有朝一日,怕是用不了多久,姜涵寒就会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到时候,你说她,该何去何从?”

    古剑洒脱的一笑:“她是我的女人,自然会跟我站在一起。”

    换言之,如果姜涵寒站在他的对立面,那自然就不是他古剑的女人。

    这种说法看似强势,甚至有些无情,可实际上,却是一种强大的信任。

    但木兰婴宁显然不觉得这是信任,她冷笑道。

    “你倒是够绝情,我很想知道,到底是多大的利益诱惑,让你们……和你们背后家族,能做出这种选择?”

    自从来到进化之地,她始终保持着沉默,已经沉默了很多年,一直置身于事外。

    这是一种自保的举动。

    毕竟跟她一起进来的,还有妹妹木兰映雪。

    但眼下她成功获取大机缘造化,已经有足够信心保护自己和妹妹。

    更别说妹妹的造化,还没有结束!

    姐妹两人当时几乎是同一时间得到的造化,木兰映雪到现在,都还在闭关。

    不过应该也快要出来了。

    到时候,她们姐妹两人,完全不惧在场众人。

    就算不提她们木兰族的身份地位,仅凭实力,她也有绝对的信心自保。

    唯一让她有些忌惮的,其实就是楚羽。

    可惜还让他给跑了!

    当真是滑不留手。

    但既然跑掉,那也就说明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所以这种时候,她不需要再保持沉默。

    直抒胸臆,呵斥在场这群人。

    古剑看着木兰婴宁,说道:“你不懂。”

    “我不懂?”木兰婴宁冷冷一笑:“是我不懂,还是你们心虚?”

    “行了行了,木兰公主,别在这说这说那了。从一开始,我们也没打算坑害过你。不是因为你木兰婴宁有多厉害,而是我们不想跟木兰族发生冲突。”

    古剑一脸认真的看着木兰婴宁:“还有,你不会真的以为只有你获得不错的机缘了吧?”

    屠光明轻声道:“另外,刚刚被你一巴掌打没影的那个家伙,肯定不是逃了。他十有八九是找到属于他的造化了。明白吗?真打起来,你未必是他对手。”

    “你们……”木兰婴宁脸色绯红,有些羞恼。

    古剑和屠光明的话都太直白了,让她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任谁被别人这样评价,怕是都有些接受不了。

    可这终究是木兰婴宁先挑起的事端。

    古剑说的也很明白,他们并不想跟木兰婴宁发生冲突。

    是你木兰婴宁自己主动凑过来的!

    “你们杀的那些人,全都是黑暗阵营的未来栋梁,都是年青一代的天之骄子……”木兰婴宁脸有些红,看着古剑和屠光明。

    “哎,还没玩了,本来对你印象挺好的。”屠光明一脸认真的看着木兰婴宁:“他们背后的家族,不但要颠覆整个永恒神界,未来还要颠覆仙界。”

    “那么,他们全都颠覆完了呢?建立天庭?从此大家按照功劳划分好处?”

    “你觉得那可能吗?”

    屠光明淡淡道:“有一句话,不知你听过没有?叫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别看你们木兰族如今位高权重,一直居于中立状态。”

    “可真到了那一天,你们的下场,不会比那些现在正遭受毁灭的家族好多少。”

    “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吧?你能明白吗?你会相信吗?”

    屠光明一连串的发问,让木兰婴宁秀眉紧蹙。

    她有些接受不了这种说法。

    她也不相信那些主战派的黑暗阵营大佬会有如此大的野心跟……胆量!

    黑暗阵营,是一个巨大的组织,绝非某个人或是几个人就能决定那些大事的。

    木兰族在整个黑暗阵营的话语权,都相当之重!

    黑暗阵营虽然并非皇朝,可木兰族的嫡出身份地位与皇子、公主并无差别。

    在这种情况下,屠光明说木兰族有朝一日,会遭遇黑暗阵营中一群人的清洗,这让她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你现在信不信都没什么关系,明白吗?”屠光明看着木兰婴宁:“我们也没指望你现在就能想明白这件事。因为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们家老祖,恐怕都还在怀疑的阶段!”

    “所以,你这次进来之前,他应该对你会有一些交代,我没说错吧?”

    木兰婴宁微微一怔,看着屠光明。

    真让这家伙给说对了,她这次带着妹妹进来之前,木兰族的老祖,的确是有所交代的。

    这件事,连她妹妹木兰映雪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