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纯真年代 人间武库

第569章 臆测中林俞静的前世

    曾经包括李南芳和江澈在内,几乎大部分人都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刘文英会喜欢并且死心塌地地跟上管照伟这么一个看起来绝对应该“百年孤独”的货。

    现在他们理解了,把刘文英最初那让人哭笑不得的想法往后摆,其实管照伟这个糙货,也许也有他的好,有他让刘文英赶到有趣,安心和踏实的那一面。

    有些东西在两人之间,是外面人怎么都感受不到的。

    至于这家伙是不是真的能挣钱,把刘文英照顾好?

    江澈一直都知道这家伙的责任心有多强,也认为他在赚钱方面的天份和热情都是毋庸置疑的。何况他还很聪明,就这回,管照伟转头就已经跟江澈说了,“我以后拼死了跟你做事。”

    第二天中午,刘文英不需要进一步住院,开了些药就回来了。

    江澈看着一路上都在学习小心仔细照顾人的管照伟,他笨手笨脚护着刘文英回宿舍的样子。

    听着刘文英无奈地再三说:“不用这样,不用这样,我又不是慈禧。我没有那么严重……”

    有些好笑,又有些感慨。

    想把事情说给林俞静听,江澈回到宿舍后立即打了一个电话。但是那边室友说林俞静出去了,好像是因为她表姐今天到盛海。

    盛海。

    林俞静坐在方形的小餐桌前,对面是已经好一阵子没见的表姐张雨清。张雨清从94年春节后开始在茶寮做事,算算也已经八九个月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到盛海,林俞静当了回东道主。

    “怎么,静静你有心事?”现在的张雨清看起来成熟干练了许多,同时心理上的问题和负担也减轻了,就显得阳光开朗不少。

    林俞静拄着筷子,犹豫了一下,摇头,“没有呀。”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你,连吃东西都没热情了。”张雨清是了解林俞静的,她说:“能让你选择不说出来的心事,怕也只有江澈了吧?”

    林俞静错愕地看表姐一眼,点头。

    “说来我听听吧,别忘了,姐可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啊,这种事肯定比你有主意。”她说到这自嘲地笑了一下,倒是没在意,又说:“不管是论亲情还是论功利实际,我现在肯定都要帮你的啊。”

    张雨清隐约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她的意思,大概是一场宫斗剧。

    林俞静犹豫了一下,“其实平时也不会,你知道的,我这人忘性大,总是没心没肺。就是今天看到你了,突然就……呃,我大概只是有点想茶寮了。我真喜欢茶寮山上啊,那时候我们……”

    她把话匣子打开了。

    “你是说,江澈原先很烦你么?”

    “是啊,他还嫌弃我……小。”

    “结果还不是选了小的?男人啊,就没一句实话。”

    “……”

    两个人七零八落说了很多茶寮山上的事。

    除了那个雨夜跟江澈说的那句话,张雨清甚至连自己当时的小心机都说了一些,坦坦荡荡。

    然后,话题终于被张雨清小心翼翼地引导到了林俞静的心事上。

    林俞静说了“纸短情长”的事。

    张雨清说她要听整个过程,事无巨细。从内心来说,她需要判断褚涟漪是不是故意的。

    于是,林俞静一边努力回忆,一边把那天的事从宜家门店开始,都说了一遍。

    张雨清听完,“你是说,她问你还有多久毕业了?”

    林俞静点头,“嗯,我说还有一年半。”

    “然后她还说不想教你……”张雨清似自言自语,“可是实际,她还是教了一句。”

    “嗯?”林俞静有些茫然。

    张雨清笑一下,说:“没事。”

    一直两人分别的时候,张雨清意外地伸手抱了抱林俞静,说:“开开心心的吧,静静,你遇见的人,其实都很好。”

    她对林俞静就说了这么多。

    当天中午差不多1点钟左右。

    江澈没收到林俞静回复过来的电话,却意外接到了张雨清打来的电话。

    这还是第一次。

    “要对静静好一点啊,虽然她很好哄,可也要哄的,不是么?”

    电话里,张雨清点到即止。

    江澈也不好接,说了几句就如故交老友一般改问道:“你呢,那你这回是去茶寮盛海办事处轮岗么?如果是,你多找她玩啊。”

    “不是,只是对接一单业务。”张雨清笑着说:“另外顺带着办点私事,老板会不介意吧?我办完事要送一个女孩子去宁波亲戚那边。”

    江澈说:“当然不会。”

    “嗯,是我一个朋友家的女儿,听力不太好,就没上学了。”张雨清顺口就说了下去,“然后我和静静有个表姑,其实论年纪也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人在宁波开婚纱影楼。

    这回商量了一下,就说送我朋友的女儿过去表姑那里学洗照片。那样她也不需要怎么跟人交流,估计还行……

    ……江澈,江澈?!”

    张雨清突然发现,原先还会嗯两声表示自己在听的江澈,不知何时已经完全失去了回应。

    “江澈,你还在吗?”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忙音,张雨清不明白电话为什么挂断了,心里想了想,归结为通信信号不好,然后反正也已经没事情了,就没再打。

    深大,宿舍。

    江澈茫然地看着窗外。

    他刚想起了一些很痛很痛的东西。

    因为张雨清说的话。还因为,江澈前世后来遇见林俞静那次,就是在宁波张雨清说她和林俞静的表姑开婚纱影楼的地方。

    所以,有很大的可能,前世后来的林俞静,也是做了同样的选择。

    后来她没有去上大学,稍微适应那个无声的世界后,为了长远的生活,去了宁波表姑开的婚纱影楼,学习洗照片。

    她一定学得很快,因为她那么聪明。

    所以后来漫长的日子,她总是独自一人呆在暗房里,配置显影液,冲洗照片,用镊子把洗好的照片夹起来洗干净,晾起来。

    就这样日复一日。

    也许到后来,她还要学修图,坐在电脑前一丝不苟的调整每一点色差和纹路。

    她一定做得很好。

    也不知顾客会不会跟她说谢谢。

    对了,那些都是婚纱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