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东方神探九录 布衣廷尉

第二十八章 蝴蝶袭击

    王麻子的老婆王如云,在丈夫死后哭了整整三天三夜,一直哭到晕厥才睡了过去。这一觉就睡了超过二十四小时,不吃不喝几天,她的精神和身体都到了极限,睡眠成为了她治愈身心最好的良药。

    当她终于从噩梦中挣扎着醒来了,除了被泪水湿透的枕头外,王如云已经忘记了过去三四天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了,她现在很清楚,丈夫王麻子死了,死的不明不白,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已然过去,只剩下麻木。

    王如云觉得肚子特别饿,就爬了起来,想去做饭。可当她刚一下床,几天没有吃东西的身子根本就站不起来,马上就瘫倒在了地面上。响声惊动了在院子里晒衣服的严大娘,作为邻居,严大娘每天都来看望王如云,尤其是她昏睡过去后,严大娘放心不过王如云一个人在家,干脆把家务活都拿到这里来做,有事情也好照应到。

    果然,屋子里的响动让严大娘听见了,她马上走了进来,扶起王如云回到床上坐着,“如云啊,你可终于醒了,我还正担心你呢。现在麻子不在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王如云无力地靠在床边的墙上,“大娘,谢谢您了,这几天真是麻烦您来看我了。”

    虽然说王如云并不大记得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但严大娘的身影她还是能够感知的到的,而且除了严大娘,好像还有人来过,只不过自己实在是分辨不出来。

    “哎,咱们都是邻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本就该互相照顾。你现在走不动的,几天都没吃没喝了,我现在给你煮完面去,你别动啊!”严大娘好心地叮嘱着王如云,然后便下厨去了。

    房间里又剩下自己一个人,王如云觉得心里空空的,要比饥饿难忍的肚子还要空,丈夫没了,她这个家就算破碎了,但现在王如云还有一个信念在支撑自己,那便是替丈夫讨回公道。

    在吃完一大碗热腾腾的面之后,王如云终于有了力气,她觉得在家里待得很闷,就打算去外面走走。严大娘不放心她,一定要一起去,王如云也没有拒绝,拜托严大娘去买来一些纸钱,然后便来到了附近的一座小池塘边上。

    这个池塘是王如云和王麻子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所在的地方,那是五年前了,尚且青涩的王麻子带自己来到了这里,王如云马上就被这儿的风景给吸引了。在偌大的煤矿旁边,能存在一个池塘,池塘边还有稀松的树木和水草,的确是很难得的,也是在那一天,他接受了尚且一无所有的王麻子的追求,决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过日子。

    后来,在王麻子升任组长后,他们结婚了,日子虽然艰苦,但也能过得下去。王如云在家里做些手工,贴补家用,二人计划在经济条件好些好,再要孩子,只可惜,现在男主人已经去了,孩子也不会再有。

    池塘见证了他们爱情的开始,如今斯人已逝,也该是见证结束的时候了,她希望在这个地方,能够感知丈夫的存在,能够回忆起过往的种种美好。

    王如云将带来的纸钱点燃,慢慢地洒在池塘里面,以此祭奠王麻子,她已经哭不出来,只能让眼泪默默流淌,从眼角里滑落,流到脸颊上,再滴落在地面,化作相思雨。

    严大娘看在眼里,十分心疼,对于王如云和王麻子的恩爱,她也是有目共睹的。小夫妻俩从来不吵不闹,日子过得很和谐,也正因如此,他们的感情成为了附近人们口中的楷模,自己也曾经羡慕王麻子和王如云的感情,而不像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经常吵架闹离婚。

    看着王如云伤心的样子,严大娘也想到了自己的侄女严宝萍,现在看来,这两个女人的命运是何曾的相似。丈夫都在煤矿里打工,都担任了组长,可他们都是中年丧夫,如今落个家破人亡的窘境。上次自己去医院看望严宝萍,侄女除了哭和叹气,也没有别的话说的,的确是可怜得紧。

    严大娘突然觉得有些疑惑,王如云和严宝萍的故事太像了,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呢?自己想不明白,也许,是该找个能弄明白的人说说,比如,那天来王家询问自己的那个长相标致的年轻姑娘。

    “如云啊,你别太伤心了,警方一定会查出真相来,替麻子讨还公道的。”严大娘安慰王如云说道。

    “谢谢您关心我了,可是都过去几天了,我好像不记得有人管这件事呀!”王如云的记忆里,并没有被要求协助调查的印象。

    “唉?你忘啦,上次不是有个年轻的姑娘来看望你,还问你问题,不过你那时候受到打击太大,所以没能说清楚话。”严大娘提醒道。

    说到年轻的姑娘,王如云的确记着,是有这么回事,经过严大娘的提醒,她慢慢回忆起,是有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过家里,但那天的情况也确实不记得了。“严大娘,您说的姑娘是谁?是警方的人吗?”

    严大娘摇了摇头,“不是警方的,我听她说,是什么什么侦探社,好像挺有名的样子,但我不记得了,反正看那姑娘的谈吐和办事的手段,好像是挺厉害的。对了,和她来的还有个小伙子,应该也是个侦探,他们还在管和麻子一起在矿上做事的曹洪伟的案子,听说已经破掉了,曹洪伟真是被矿上瞒报的!”

    对于曹洪伟被瞒报,王如云并不清楚也没有兴趣,但听严大娘这么说,结合自己的印象,好像那个姑娘是挺不错的,她倒是希望能够再见一见,或许自己能够提供些线索,帮助对方早点破案。

    若有所思的王如云坐在池塘边,此时有几只扑闪着翅膀的小蝴蝶,在半空中飞来飞去。池塘的水面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力,它们很快就飞过来,并且时不时地略过王如云和严大娘的身前。

    王如云突然变得很紧张,她的眼神随着蝴蝶飞动的诡计来回移动,跟着蝴蝶的身体时而朝下、时而往上,身体不自觉地发抖。严大娘注意到了她的变化,关心地问道,“如云,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我看还是早点回家去吧!”

    但严大娘的话,没有得到回应,王如云慌张地站了起来,眼睛里只有那几只蝴蝶,周围的一切放佛都看不见了。她的注意力完全被蝴蝶吸引,其他所有都被自动屏蔽。

    突然间,蝴蝶们似乎是发现自身被盯住,不约而同地朝王如云所站的位置冲了过来。越飞越低、越飞越近,王如云看见,蝴蝶的眼睛居然是空的,那里留下来两个可怕的黑色空洞,脸上的五官不一会儿也都消失不见,全部变成了黑洞。

    王如云猛地蹲下身子,避开了蝴蝶群的第一次袭击,可当她恐怖地转过身去,依然看见蝴蝶们朝自己调头飞来,而那些蝴蝶已经不是五颜六色的了,而是全身发黑。紧接这,蝴蝶的翅膀变得千疮百孔,整个身子都如同被抽干了一样,再附以无数的针孔,密密麻麻地洞留在了蝴蝶身上,让人看见都觉得头晕目眩。

    王如云大叫一声,连连退去,但蝴蝶依然朝自己猛冲而来,王如云再也坚持不了,转过身子,用力跑去,严大娘拉拽不急,王如云整个人直接掉进了身后的池塘之内,溅起了一团水花。

    严大娘被吓坏了,直到王如云在水里开始挣扎,她才反应过来,可是直接又不会游泳而且年纪也大了,自然无法下水去救人,可这野外也看不见有其他人的样子。严大娘只能拼命大叫“救命”,急着想找长竹竿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可是这里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而她的呼救声,也没有得到回应。

    蝴蝶飞走了,王如云沉了下去,严大娘爱莫能助,几乎急晕了过去。就在此时,一个瘦小的身影突然从远处石堆里蹿出,以最快地速度来到池塘边,然后朝王如云落水的位置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

    身影尽管较小,但速度极快,很快就游到王如云身边,用手从后面死死抱住王如云。王如云还在恐慌当中,不停挣扎,这让本来身体就小力量不够的小果园非常疲惫,弄了半天才勉强把王如云托举到了水面上,保障她的气道畅通。

    又费了好大劲,小果园才在岸边严大娘的帮助下,将王如云的身体给弄上了岸边,她自己也累的几乎发虚,差点抽筋。

    小果园在后面一直跟着王如云,也看见了她被蝴蝶袭击后诡异的反应,但小果园怕暴露身份,不敢贸然现身,这也是跟踪监视当中最关键的地方。但当王如云掉进了池塘里挣扎,命悬一线的时候,自知人命关天的小果园,只好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出手相救,还险些把自己给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