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品道门 第九天命

第两千两百二十九章 突厥祭天,日月争辉

    当年突厥立国,对于草原来说,乃是一次质的里程碑。

    布置祭台所需之物并不复杂,以突厥的国力,不过短短三个时辰祭台就已经搭建好。

    祭台高九丈九尺九,四方各自插着一把素白色旗帜,其上有月亮锦绣。

    在祭台的四周,熊熊篝火卷起,此时数百万突厥部落族人纷纷汇聚而来,围绕着那祭台磕头祷告。

    整日被屠杀,朝不保夕的日子突厥人已经过够了!

    他们终于体会到当年被自己亲手斩杀中原人的那种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滋味!

    不过,没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领悟,有的只是仇恨!

    滔天仇恨!

    几十年来,燕云十八骑各各都突破内虚空,跨入至道境界第二步,那是用百万突厥人血肉堆积而成的。

    取突厥人血肉中的精华强壮己身,数百万突厥男女老少,铸就了燕云十八骑的底蕴。

    恨!

    滔天之恨!

    这无数突厥部众,那个没有被对方斩了亲人?

    “他们在干什么?”

    远方,燕云十八骑汇聚,瞧着那汇聚起来的无数突厥部众,眼睛微微眯起来。

    “好像是在祭祀什么!”罗艺抚摸着下巴,眼睛里露出一抹阴沉。

    他惟一的儿子死了,死在了草原!

    此生此世,纵使将突厥人全部斩尽诛绝,也难解其心中之恨。

    罗艺绝后了!

    他已经突破了至道境界,再也无法衍生子嗣!

    罗士信是他的心头肉,天资、性格与他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这几年死在咱们手中的突厥人怕不是有三百万之众,突厥人被咱们收割了一茬又一茬,诸君如今突破内虚空,再想前进血肉精华已经无用,突厥也该灭族了!”罗艺抚摸着手中马槊。

    “突厥有龙气支撑,对我等压制太大,想要灭绝突厥,还需请来大都督金旨,借助龙气之力对抗才可!”一个武将低声道:“这些年大都督只是叫咱们不断狩猎突厥,可没说叫咱们斩草除根。”

    “我知道大都督的意思,他是想要用突厥的血肉来孕养自家的宝剑!这突厥大地深处,便埋着一张诛仙阵图,乃是赐给八仙之用!”罗艺眼中露出一抹阴沉:“如今八仙归位之期不远,咱们正好屠戮了这些部众,为大都督做最后蜕变。”

    “况且……我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瞧着疯狂祭拜的突厥部众,那滔天而起的怨气,罗艺心中没底。

    “你去请大都督金旨,其余的人随我来!”罗艺面色冷酷:

    “杀!”

    此时天边旭日东升,罗艺拿住马槊,正要突破音爆杀入那数百万部众之中,忽然间动作猛然冻住,一股毛骨悚然的杀机冲霄而起,刹那间自虚空中,一轮弯月忽然间自天边浮现,那圆月之光,竟然遮掩了旭日东升的紫色。

    天地间日月当空,不过此时圆月大放光芒,与大日相比,此时的太阳仿佛是月亮一般黯淡,本来应该黯淡的月亮,却是化作了旭日,熊熊之光点燃星空。

    阴阳颠倒,就好像是二者调了个。

    “隐匿踪迹!”罗艺此时面色狂变,前所未有的危机在心中卷起,刹那间席卷灵台,那股阴冷的杀机似乎要将其武道意志冻僵。

    不用罗艺多说,此时燕云十八骑早就将气机收敛到极致,潜伏在泥土中。

    一道梦幻朦胧,颠倒众生的影子自月光中来,扫视着那数百万突厥部众:

    “月亮的后裔,今日赐尔等血脉重生,愿你等重现先祖之荣光!”

    话语落下,无尽月华洒落,天空中明月刹那间炸开,化作无数碎片没入了那数百万突厥族人体内。

    涿郡

    张百仁猛然睁开眼,看着日月争辉的太阳与月亮,不由得愣了愣神:“这么快便忍不住要显圣人间了吗?”

    “你纵使显圣又能如何?难道那区区突厥残部,还能掀起什么浪花不成?”张百仁冷冷一笑,并未阻止太阴仙子的动作。

    身融太阳,参悟不灭,圆满完善自家法宝才是正道,说到底东游也好,还是各种算计也罢,都不过是为自己争取时间建立优势罢了,主次好坏他还拎得清。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突厥部落蕴含着狼神的血脉,乃是当年太阴的追随一族,现在太阴以大日光华助其返祖,战力几倍、十几倍的提升,你当真一点都不担心?”少阳老祖面色诧异的看着张百仁。

    “那又如何?八仙渡劫日后平十万大山、镇压东海,劫数比今日大了不知多少倍!”张百仁嗤笑:“眼前只不过顶多算是一朵小浪花罢了。”

    少阳老祖默然:“就怕突厥会忍不住南下,搅了涿郡安宁,坏了神州气数。”

    “南下是一定的!”张百仁笃定道:“这么些年,突厥早就被逼迫到极限,不反抗便是死,南下是肯定的!涿郡安逸了几十年,也该开始练兵了。”

    “你要借助突厥练兵?”少阳老祖愕然。

    “你须知道,九黎血脉可是比这狼妖血脉厉害得多,就先拿狼妖练练手,免得日后面对九黎族人不知所措!”张百仁笑了笑,缓缓站起身向突厥走去:“不过,我意在练兵,那些个什么狼神,就不要存在了!”

    话语落下,张百仁身形消失。

    突厥所在

    虚空风云变幻,伴随着那无数月光倾落,刹那间一阵阵哀嚎声冲霄而起,无数突厥族人在地上翻滚,露出了痛苦之色。

    血脉蜕变,怎么会那么简单?

    一阵阵狼哭鬼嚎声响起,只见那突厥族人肌肤炸开,血肉淋漓,骨骼不断自体内被‘挤’出来。

    一时间场中血腥至极,汨汨血水融汇形成一道河流。

    张百仁白衣飘飘,自风中来,站在上空扫视着那数百万突厥部众不语。

    血脉蜕变是痛苦的,每一寸肌肤、骨骼都要碎裂重铸,这是一种对精气神的磨炼,难得的机会。

    无数突厥部众昏死过去,张百仁并不着急出手:“阁下这手帝流浆却是不错。”

    “哼!你莫非想要对他们出手?”太阴仙子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张百仁。

    “蝼蚁一般的生灵,也配我出手?”张百仁摇摇头,一指点出风云变色,向着突厥冥冥之中的气数镇压而去。

    “呜嗷~”突厥国运仰天咆哮,化作一只金色巨狼,对月咆哮向张百仁咬来。

    “你想复苏百万部众,我并不阻拦你,但你想借机复活狼神,却是不行!”张百仁指落,突厥国运崩碎,一道念头冲霄而起便要遁逃。

    “收!”

    张百仁袖里乾坤招展,刹那间将念头镇压,然后看向了太阴仙子的这一道意志:“我不是天帝,不知你我有何仇怨,竟然非要你死我活。”

    “这是因果!定数!”太阴意志没有阻拦张百仁,她阻拦不了,自然也懒得费工夫。

    话语落下,太阴消散,留下张百仁默然的站在那里。

    “大都督!”罗艺此时面色变了变,扫视着那两百多万的突厥老幼,不由得心中一慌。

    “我已经打散突厥国运,你莫要给其重组的机会!”张百仁转身离去。

    罗艺闻言面色一定,对着张百仁背影拱拱手,低声道:“杀!”

    刹那间燕云十八骑化作风暴卷起,趁着突厥部众尚未蜕变完成,开始了杀戮。

    没有什么乘人之危,大家都是死敌,能置人于死地才是最好的!

    祭坛上

    老祭祀此时眉心处浮现出一枚月牙,周身先天道韵流转不定,一丝丝属于先天神祗的气机在不断慢慢蜕变。

    “我狼神终于又回来了!太阴不灭,我即不死!”老祭祀的眼睛缓缓睁开,冷光不断闪烁。

    且说张百仁回转涿郡,将狼神的本源拿出,下一刻却是面色一变:“好手段!狼族果然是狡诈至极!”

    “这只是狼神的一缕本源念头而已!”少阳老祖低声道。

    “罢了,我既然已经出手一次,却是不好意思在继续出手,那狼神若能归来倒也好!倒也好!”张百仁冷冷一笑:“就当是养猪了!”

    狼神他是不放在眼中的,强者有强者的尊严,自己出手一次,既然没有成功,以后机会到了,再出手就是了。

    “传令鱼俱罗、张须驼,命此二人领兵出征,对抗突厥部众!”张百仁低声道。

    “是!”左丘无忌领命而去。

    战争,尤其是种族战争,从来都不是靠一个人便可以决胜负的。

    不经历血与火的洗礼,文明是不会进步的。

    “你倒舍得,当真成长了!若在以前,你只会布下诛仙剑阵,一个人去硬抗!”少阳老祖叹了一口气。

    张百仁默然

    不多时,鱼俱罗等诸位强者自阴曹中钻出,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然后接着一场大战便蓄势待发。

    “呵呵~”太阴仙子漫步星空,一双眼睛看向东南西北四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真以为本宫只有这么点手段?”

    “就叫你见识一下天地合道者的能耐!”太阴仙子冷冷一笑,身形消失在了虚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