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终极小村医 箫声悠扬

第3098章 荒天之威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三千一百五十六章

    浩瀚星河之中,出现了一面残破的巨碑,大不知几万里,巨碑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破坏的痕迹,有刀痕,剑迹,斧痕,掌印,拳印,纵横交错,每一道痕迹都残留着极其恐怖的道韵气息,最可怕的是碑体中央的一道裂痕,几乎将这巨碑拦腰劈成两半,上面环绕着青黑色的雷光,至今仍未磨灭……

    炎角星君的身躯已经够庞大了,如同恒星一般,威震星河。

    然而在这面残破的巨碑面前,炎角星君庞大的身躯变得如同米粒。

    当这面巨碑浮现。

    浩瀚星河,无数星辰,仿佛都停止了运转,凝固在宇宙星空中,如同一副静止的画面,炎角星君更感觉到一股无边威压,镇压在他的身躯每一寸每一毫上,令他血液凝固,心脏停止,延伸出去的手掌更是难以动弹分毫,如同深陷泥潭,一举一动都变得艰难无比。

    他神躯挣动,神念感知而去,看到了悬浮在他头顶的太古巨碑,横压星空,炎角星君的眼神狂缩不止,喉咙里挤出三个字:“荒天碑!”

    他怎么能不识得这面古碑?

    当年在亚特兰蒂斯的祖星发现此碑后,他就感知到这古碑的不寻常,为此他不惜炼化亚特兰斯蒂祖星,也要将此碑夺到手。

    可是没想到,最后关头,亚特兰蒂斯一族动用科技力量催动了此碑,击伤了当时刚刚晋入化神不久的他。

    然后此碑就和亚特兰蒂斯残余的一些人消失在了星空中。

    当时被荒天碑击伤的他,道基差点崩溃,从化神跌落,只能立刻闭关,千年后方才稳固道基,重新出关,可等他再次出现,荒天碑早已销声匿迹。

    接下来漫长的时间,他都在查找荒天碑的下落。

    近万年过去了。

    他始终没有找到这件至宝。

    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件他心心念念的上古神碑,居然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而且是落在了他意想不到的人手里。

    这个弃土的蛮夷,居然拥有这么多的造化,凝仙婴,连荒天碑也落到他手里。

    炎角星君心中涌起难言的滋味,嫉妒,愤怒中还掺杂着一丝不安。

    轰!

    荒天碑缓缓下沉,笼罩在炎角星君身上的压力顿时几何倍数暴涨,可怕的威压撕裂了他的护体神辉,让他的神躯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血管爆开,血丝喷溅。

    炎角星君心中震骇,他不是第一次被荒天碑攻击,当年初入化神的他就被亚特兰蒂斯一族用荒天碑击伤过。

    但万年过去,他也非吴下阿蒙,虽然境界没有提升,实力已经提升了几倍不止。

    到了化神后,突破变得极其困难,即使在同一个境界,实力的差距都可能拉得巨大无比。

    然而,荒天碑给他的压力,丝毫不输当年,甚至更加恐怖。

    炎角星君立刻意识到,宝物的力量,取决于施展之人。

    当年亚特兰蒂斯未必能发挥荒天碑真正的力量。

    而龙小山是仙婴修士,他的力量显然更契合荒天碑。

    面对着碾压星河,破碎太虚的恐怖压力,炎角星君感觉到了死亡,他疯狂燃烧体内的神元精血,整个人如同一团炽烈燃烧的太阳,拼命爆发。

    嘎吱嘎吱!

    他的手臂勉强动起来,挥动鬼泣,妖纹扭曲,星空凶兽“狰”的虚影再次浮现,张牙舞爪,扑向巨碑。

    嘭!

    巨碑压下,狰的虚影炸开,炎角星君的身躯更是爆裂开来,化作无数血光喷溅出去。

    荒天碑镇压星空。

    龙小山呼哧喘气。

    荒天碑在瓶中世界里,龙小山只在灵墟星动用过一次,但他完全无法掌控,只是被动将荒天碑砸出去,甚至差点收不回来。

    所以之后,他便不再动用了,因为荒天碑远远超过他的掌控能力,冒然动用,只会伤人伤己。

    现在他突破了元婴。

    试着动用荒天碑,发现自己终于能勉强掌控此碑了,只是这古碑,就像一个黑洞一样,在疯狂吞噬他的法力,以龙小山如此强大的仙婴,都感觉极其吃力。

    此碑,怕是超越了神宝的存在。

    丝丝血气在离荒天碑百万里开外蠕动,不断的聚合,转眼之间,炎角星君的神躯再次凝聚出来,化神乃是超越了凡灵的存在,不死不灭,只要一个念头,就能重生。

    荒天碑虽然恐怖,但也不可能一击磨灭炎角星君。

    “杀!”

    龙小山毫不犹豫再度催动荒天碑。

    轰!

    巨碑横空,可怕的压力再次弥漫来,炎角星君狂**血,催动神宝,施展种种大神通,神辉照彻星空,然而,在荒天碑霸道蛮横,不讲道理的镇压下。

    所有神通道法,乃至神宝,都被一一碾碎。

    炎角星君的神躯再次爆开。

    数息时间后。

    炎角星君的神躯又一次在离荒天碑更远的地方凝聚。

    面对荒天碑的浩瀚威压,炎角星君已经是无计可施了,这种超越神宝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抵抗,但是炎角星君不想跑。

    荒天碑,仙婴,这是成仙的造化啊。

    这样的造化,他怎么可能走!

    不走,他可能会后悔。

    但走了,他这辈子都会为放弃这样的大造化,大仙缘而悔恨终身。

    而且,他看出来了,龙小山催动荒天碑很吃力。

    这种超越神宝的宝物岂是那么容易掌控的。

    轰!

    轰!

    轰!

    炎角星君一次次被龙小山用荒天碑镇碎,他又一次次重生,仙婴上的仙辉都暗淡了许多,炎角星君再次重生,他冷笑连连:“没有用的,你就算杀我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我都能活过来,不到化神,你根本不知道化神有多么强大,我的分身念头遍布宇宙,一个念头不灭,就永远不会死掉,而你能杀我几次?等你力竭之时,就是你身死之时,你的仙婴,荒天碑,都会是我的囊中之物。”

    “死!”

    龙小山眼瞳无喜无悲,只是催动荒天碑,再次砸下。

    咔嚓!

    这次炎角星君又碎了,但是碎得没有那么彻底,还保留一个头颅遁出,可见龙小山力量下滑,对荒天碑的掌控也弱了。

    炎角星君恢复神躯,抽出鬼泣神刀,大笑一声:“看来,你力竭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吧。”

    炎角星君一刀斩下,刀光辟阖,星空分裂两半。

    这一刀斩中荒天碑,居然将荒天碑震退了,巨大的碑体也急剧缩小,落到龙小山的掌心。

    炎角星君一步步朝着龙小山逼近,刀势锁定龙小山,桀然笑道:“小辈,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因为接下来,你可能没有机会了。”

    “是吗?”

    龙小山淡淡道:“你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吗?”

    “什么不对劲?”

    炎角星君冷笑:“到现在,你还想诳我……”

    话音忽然停顿,炎角星君眉头皱起,他确实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的神元运转晦涩,丹田出现腐朽迹象,甚至他能感应到上万光年外的炎角星系,许多他的雕塑神像上流下了黑血。

    炎角星更是出现了大量天灾人祸,导致他的信徒死伤惨重。

    怎么可能?

    炎角星是他的小世界,化神后,与他融为一体,他就是炎角星的天道,他如果不出问题,炎角星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现在,种种迹象表明,他身上出了问题,能让一个化神出的问题,就绝不可能是小问题。

    “你做了什么?”炎角星君寒声质问。

    “没有什么,只是让你厄运缠身罢了。”龙小山的眼瞳中黑红涌动,诅咒之珠化作一条孽龙盘旋在他身上,之前他尚且无法掌控这种咒怨之力,但是晋升元婴后,龙小山的神轮比起一般的化神都要强大,释放出的诅咒自然也强了太多。

    在他一次次击碎炎角星君时,诅咒之力也渗透了炎角星君的全身。

    早已经和他的血脉命魂融为一体。

    甚至通过炎角星君的命魂联系,直达宇宙深处,炎角星君留下的亿万念头。

    “你诅咒我!”

    炎角星君心中震怒,隐隐带着一丝恐惧,对诅咒他并不陌生,但是到了化神之后,神躯不朽,万劫不磨,什么诅咒都近不了身,而龙小山却能不知不觉给他下了诅咒。

    这种诅咒的恐怖已经不言而喻了。

    炎角星君也不是寻常人,走过浩瀚宇宙百万星系,见识非常,能够轻易在一个化神身上下诅咒的人,让他想到了宇宙中那令人闻风丧胆,臭名昭著的一小撮异类咒命师!

    “你是咒命师?”

    炎角星君牙齿里挤出几个字来。

    “我是什么不要紧,重要的是,炎角,你准备好……受死了吗?”

    龙小山忽然仙婴燃烧,冲入了荒天碑中,轰!

    刹那间,荒天碑中冲出了亿万道神光,浩瀚太虚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尊身高亿万里,笼罩在无尽神光仙芒中的身影,他的身躯媲美星系,亿万星辰,如他手中弹丸,荒天碑托于掌中,低下头,俯瞰脚下如同蝼蚁般的炎角星君。

    炎角星君,面容仓皇,浑身战栗。

    之前的荒天碑如果让他感受到的是威不可挡,那么眼前这笼罩亿万神光的身影,便仿佛传说中的仙王天尊,只剩下无极,永恒,大自在,大造化,在这样的力量面前,连抵抗的念头都消失了。

    轰隆!

    仙尊反掌,荒天碑压下,整个宇宙都似掀翻炸裂,连数亿里开外的仙土世界都受到剧烈震荡,如同一艘在海浪风暴中飘摇的小船。

    法则交织,万道轰鸣。

    无数的混沌气流如同瀑布般冲刷下来。

    炎角星君周身凝聚了上万年的化神道则,就像是气泡一样被湮灭,炎角星君感觉到了死亡临近,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疯狂嚎叫起来。

    “你杀不死我,我有亿万分身,不死不灭,你就算杀了现在的我,我也一定会在宇宙深处重生,终有一日,我会回来报仇!!!”

    巨大的仙尊恍若未闻。

    荒天碑径直压下。

    嘭!

    虚空猛的一震,只见上亿里范围的星空,都在这一击下,化作了一幅画,巨大的恒星,行星,陨石,都成了扁平的二维画面,它们的色彩依旧,如同一副壮美的星空油画。

    炎角星君,也成了这幅画中的一部分,它巨大的神躯印在画中,栩栩如生,只是再也没有一丝气息。

    PS:写的累死,今天这是一个大章,超出了平常一章半的量,本来还能拖一天,但想想还是写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