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银霸主 醉虎

第四百五十章 插柳

    伏击的过程短暂而又激烈,在弓箭的啸叫之声响过之后,碎鳞谷的山谷里,已经一片血腥味。

    严礼强比划了一个手势,埋伏在山谷两边那些穿着沙突人服装的大月部族的战士们就全部站了起来,一个个拔出自己身上的刀剑,朝着山谷下面冲去。

    “看看有没有活的,再补一刀……”

    早就预定好的台词由一个精通沙突语的战士大声吼了出来。

    “知道,乌木部的人,一个都别放过!”另外一个战士也低声吼了一声。

    严礼强第一个冲了出去,他不说话,只是在指着碎鳞谷中的那些倒下的乌木部的人在比划了几个手势,朝着碎鳞谷中冲去的那些大月部族的战士,看到严礼强的手势,都非常有默契的分散开来,知道该怎么做。

    “噗……”一把把的刀剑刺入到了中箭倒下的乌木部那些战士的要害,然后又拔了出来,务求不放过一个。

    散落在谷中的尸体大概分布在百米多长的山谷之中,冲下来的大月部族的战士这个时候也分散开来,一个个沉默的检查着尸体,补着刀,把那些还没有死透的沙突人送上他们向往的天堂。

    “快一点,把他们全部送了去见莫别都,不能有活口,也不能让别人看到……”

    “怕什么,等乌木部的人来了,我们都已经回白水湖了,嘿……嘿……就让乌木部去找玉龙山中那些部族报仇好了,让他们狗咬狗,最好拼个你死我活,到最后我们来收拾残局,这沙突七部,有一个老大就够了!”

    两个大月部族的战士在严礼强指定的那块地方一边补着刀,一边“随意”的交谈着,在两个人的附近的地上,稀稀拉拉的躺着十多具沙突人的尸体,就在这时,在那些倒在地上的乌木部的沙突人之中,突然有一个在沙突人队伍末尾处中箭的沙突人一下子跳了起来,抢过旁边的一匹马,身子低伏在马上,打着马,就朝着碎鳞谷外冲去。

    “啊,还有活的,别让他跑了……”远处突然有人叫了一声。

    正在补刀的人们被惊动,几乎所有人都追了过去,然后就是一片怒吼和弓弦声响起。

    几分钟后,一片混乱过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快走,不要久留……”

    大月部族的战士们跑过山谷,一个个随手在地上的那些乌木部的人身上再补一刀,只是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碎鳞谷的尽头,整个碎鳞谷中,就只留下那些无人低鸣的马匹,还有遍地的尸体。

    ……

    十多分钟后,就在刚才那两个精通沙突语的大月部族战士交谈地方的地上,一个倒在地上的沙突人动了一动,然后颤颤巍巍的慢慢了爬起来。

    这个沙突人三十多岁的年纪,面孔黝黑,又矮又壮,脑袋上还编着一串小辫子,他身上也中了一箭,那一箭就在他左边的胸口上,如果箭矢再往下几分,就正中心脏,不过幸运是,那支箭矢的角度却刚好偏过心脏,射中了他靠近左肩肩窝的地方,虽然箭矢射得很深,但却不致命,刚才在那些人撤离的时候,他身上也被人在“仓促”之下补了一刀,只是那一刀砍在了他背部的右边的肩背上,伤口有点长,但同样不是致命伤。

    这个沙突人站了起来,看着自己身前身后的尸体,摇摇晃晃的就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匹犀龙马前,咬着牙,艰难的上了马,然后一调转马头,就朝着碎鳞谷外面冲去。

    在距离这里七百多米外的地方,他看到了那匹倒在地上浑身插满了箭矢的马匹,再往前几十米,地上也倒着一个身上插着十多只箭矢,脑袋都被砍下来的沙突人……

    “乌利部……”骑在犀龙马上的那个沙突人牙齿都几乎要咬碎,他红着眼睛,最后看了一眼那倒在地上的同伴尸体,最后一夹马腹,整个人的身子伏在犀龙马的马背上,然后就朝着碎鳞谷外的古浪草原冲了过去……

    ……

    严礼强站在碎鳞谷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峰上,看着那匹冲出碎鳞谷的犀龙马,脸上露出了一个深深的笑意,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那些用敬畏眼神看着自己的大月部族战士,干脆利落的下了命令,“走!”

    ……

    傍晚时分,乌木部围帐的最中心的那间大帐之中,乌木部的族长乌古萨红着眼睛,就像要吃人的野狼一样,盯在那个跪在地上侥幸活下来的沙突人,“你真的听到那些人那么说?”

    “哗啦……”跪在地上的那个人一把扯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昂起了头,露出了那刚刚包裹好的箭伤和背上的刀伤,他的手刚刚一扯,那裹好的伤口处,立刻渗出了殷红的鲜血,“我嘟噜要是听错半个字,请族长把我的耳朵割下来,我要添加了半个字,乱嚼舌头,请族长把我的舌头割下来,砍了我的脑袋……”

    “莫别都,我的儿子……”乌木部的族长乌古萨一声哀嚎,立刻就在帐篷之中捶胸顿足的大哭了起来。

    莫别都从小学会杀人的时候,乌古萨一直觉得莫别都有本事,赏心悦目,是乌木部的栋梁,这一次,终于轮到他尝尝死了儿子是什么滋味了。

    “一定要给大哥报仇……”乌古萨的一个小儿子大叫了起来,“这几个月乌利部对我们越来越变本加厉,前段时间我们巡逻的队伍已经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好几支,尸体都没有找到,绝不会是遇到了狼群,一定是乌利部的人干的,就在前两天,乌利部的人已经把羊群赶到了我们的浠水河东边的草场,把我们部族在浠水河东边的草场的好多人都赶了过来了,还打伤了人,抢了我们的牛羊,乌利部的人自己无能,在甘州损兵折将,却把刀插到了我们身上,害怕我们超过他们,这次连大哥也遭了他们的毒手……”

    “对,报仇!”

    “报仇!”

    大帐之内的一干乌木部的核心和高层都愤怒的大吼了起来,乌利部和乌木部的恩怨,几十年前就结下了,对当年的失败,乌木部一直耿耿于怀,并不服气,只是觉得乌利部运气好了一点而已,而最近这几个月,乌利部对乌木部的小动作越来越多,乌木部这边一直在隐忍,但今天的事情,却把乌木部所有人的怒吼都引爆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别人的刀子都要砍到脖子上了,还要忍吗?

    “真以为我们乌利部怕你吗,苏尔丹,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儿子的滋味……”乌木部的族长乌古萨抬起满是泪水的猩红的眼睛,脸色咬牙切齿的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