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银霸主 醉虎

第八百八十五章 盛大场面

    四天后中午,白石关!

    严礼强率领的大军还未到白石关,远远的,就已经看到白石关外面的草原上旌旗招展,人山人海,至少十多万人聚集在白石关外,延绵数里,那场面,简直比祁云郡赶集时最热闹的集市还要热闹十倍,直接把石达丰都吓了一跳。

    “我的妈呀,这是要干什么?”

    不用严礼强回答,作为大军前驱的几个斥候已经打马飞回禀告。

    “启禀督护大人,甘州刺史雷大人与甘州文武官吏还有西北六州诸多豪门大族代表与祁云郡上下官员与诸多乡绅百姓在白石关十里之外迎接大人凯旋……”

    “这么多人出关十里迎接,甘州文武官吏和西北各州豪门大族的代表全到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礼遇啊!”史长风看着远处的情况,也不由感叹了一声,“也只有大人这次远征功勋,才配得上这样的场面!”

    严礼强看了远处一眼,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一个微笑,“这不是迎接我一个人的,而是迎接全军所有将士的,传令全军将士,整肃衣冠,拿出精神来,让西北父老乡亲好好看看……”

    “是!”

    严礼强的命令传下去,整个大军的都激动起来,不说严礼强带着的五个营的弓骑兵,就连司徒飞星和几个大当家手下的人马,这个时候也是精神抖擞,拿出十二万分的精神,挺胸叠肚,意气飞扬,骑在犀龙马上,准备迎接他们这一辈子最高光的时刻。

    严礼强把司徒飞星以及几个大当家,还有石达丰沈腾史长风等人全部叫到了自己身边,一起骑着犀龙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朝着迎接的人群一起冲了过去。

    在这样的场面下,所有人都有些激动。

    在那旌旗招展的地方,严礼强一眼就看到了犹如众星捧月一样站在人群中间穿着刺史官服的雷司同,雷司同的身后,是甘州的文武官吏,各郡郡守督军各色官员,差不多有上百人,那些官吏之中,有不少是严礼强熟悉的老面孔,平溪郡的前任郡守督军王建北刘玉城两个人也在列,这次被严礼强借兵来到祁云郡的雷猛等武将也在,原本按照赵大川和雷猛在刺史府中的职位,这个时候是只能站在后面的,但此刻,赵大川和雷猛却站在雷司同的身边,显得意气风发,两个人都咧着嘴笑着。

    祁云郡的一干文武官吏,铁云山,肖满玉,王乃武,刘犀同,还有钱肃,陆文斌,方北斗等人,也和赵大川等人站在一起,各自穿着官袍铠甲,一脸期盼和兴奋,不住的往着这边眺望。

    雷司同正在和一个男人说着话,那个男人的模样看起来五六十的样子,气度雍容,即使和一州刺史站在一起,气场上也完全不输给雷司同,那个人的眉宇之间,有几分和钟家的二当家钟鸿章有些神似,只是钟鸿章此刻正站在那个人的后面,所以严礼强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绝对是西北钟家的家主钟鸿炎。

    陆家的陆老爷子和陆佩恩也来了,就站在钟鸿炎的身边。

    陆蓓馨和钟若兰此刻正亲热的站在一起,犹如一对姐妹花一样,站在人群的前面,非常扎眼。

    其他站在前面的人物,有的严礼强见过,有的没有见过,严礼强能认出来的几个,都是西北六州响当当的豪门大族的家主一级的人物。

    围观的人群从中间这里往两边散开,足足延绵数里,那人群之中,有祁云郡的乡亲父老,百姓乡绅,当然,也有大量的游侠儿和民团的人马等在这里围观着,可谓各色人等都有,驻守白石关的军士,甲胄鲜明精神饱满的排成两排人墙挡在两边,维持着秩序。

    这样的场面之隆重,说实话,几百年也未必能够见到一次。

    严礼强率领的大军还在离那迎接的人群有两三里的时候,那十多万的人群之中,已经抑制不住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等再近一些,就可以听到那围观的人群之中,就不断响起一片更加激动的声音。

    ……

    “哥哥,哥哥,你们看到没有,那个骑在犀龙马上扛着军旗的,就是我哥哥……”

    ……

    “那个,那个是我们村的,还是我们邻居……”

    ……

    “父亲你看,你孙子小武就在那队伍里,这次跟着督护大人平定了沙突七部和黑羯人,对,对,对,小武就是龙牙军中的弓骑兵,前年加入了公道社社,是督护大人亲自调教的,差一点就被督护大人选作亲兵了!”

    ……

    “儿子,儿子,我和你娘在这里……”

    ……

    “三弟……三弟……”

    那弓骑兵中的战士大多都是祁云郡中的子弟,这些子弟的家属这个时候许多齐聚在这里,看到大军归来,一个个挤在人群之中,不断的用目光在大军之中搜寻着,在看到那熟悉的面孔之后,都激动得大叫起来,虽然有军士在维持秩序,他们还是兴奋的挥着手,想要让那大军之中的那熟悉的面孔看到自己。

    没有什么是比这样的亲人相见更让人激动的,弓骑兵中的那些战士,不少也在围观的人群之中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在这样的场面下,激动自豪的热血一波波的在这些年轻的战士的心中激荡着,升华着,这些年所吃过的苦,这些年的努力,这一刻,都值了。

    欢迎的人群都沸腾了。

    ……

    就在那欢迎的人群之中,有一个穿着普通护卫服饰的大汉也挤在距离雷司同他们一百多米外的人群之中,伸长了脖子,垫着脚,朝着远处看着,在看到严礼强他们来到这里下马之后,那个大汉一缩脑袋,然后又奋力的挤出了人群,朝着后面跑去。

    那欢迎队伍的后面几百米外的草地上,也有不少人,还有不少车马就停在这里,不少护卫就在这里守着

    有几辆不显眼的马车就停在这里,这几辆马车周围,还有十多个护卫模样的人守着,今日来到这里的西北各州的大人物太多,有钱人太多,所以这种带着护卫来的人,在别人眼中,也就见怪不怪了。

    那个转身跑出人群的大汉直接跑到了一辆四轮马车面前,快速敲了敲马车的车门,车门打开,一个面白无须的老男人从车门的后面露出小半张脸,四下张望了一眼,用有些紧张的尖细嗓音小声问了一句,“怎么样,督护大人来了么?”

    “启禀老爷,我刚刚看到了,督护大人已经来了,刚刚下马……”

    “你确定是督护大人,没看错么?”

    “没看错,小的在晋州见过督护大人好几面,不会认错的!”

    “赶紧换衣服,把咱们的东西拿出来……”

    “是……”

    一群人立刻忙活了起来……

    ……

    这个时候,严礼强却已经脸带笑容,龙行虎步带着身边的好几个人直接走到了雷司同等人的面前,然后抱拳环视一圈,朗声说道,“今日有劳西北诸位父老乡亲同僚朋友在此迎接,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雷司同重重的拍了严礼强的肩膀两下,哈哈大笑,“礼强何必谦虚,这次你带大军出征,为我大汉帝国和西北六州百姓立下不世之功,我等在此迎接,心甘情愿,客气什么,你看在这里的,谁不喜气洋洋与有荣焉,哈哈哈,来人,把庆功酒端上来……”

    雷司同话音一落,马上就有人把准备好的庆功酒端了上来,严礼强等人喝下庆功酒之后,气氛更加的热烈,周围能和严礼强说上话的大人物们都纷纷凑了过来恭贺。

    “礼强,这就是我大哥,钟家家主!”钟鸿章上前一步,把钟鸿炎介绍给严礼强认识。

    “哈哈哈,礼强见过钟伯父,原本我还打算这次回来,亲自到钟家去拜访伯父呢,没想到在这里就见到了!”严礼强哈哈一笑,主动开口说道。

    伯父的这个称谓在这里稍有奇怪,但是钟鸿炎何等人物,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十分,他拉着严礼强的手,“这次礼强立下如此绝世大功,可谓前无古人,彪炳史册,我听了,也为礼强你高兴啊,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礼强你千万不要见外!”

    “有伯父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次回到平溪城,还请伯父到家中坐坐,我父亲也早就想和伯父你喝两杯了……”

    “哈哈哈,那就一言为定……”钟家家主的脸上笑得像盛开的菊花,“我也早就想到严安堡去看看,拜访一下令尊,再看看礼强你手下闻名天下的天下第一厂!”

    与钟家的人寒暄和见过之后,严礼强来到了陆老爷子面前,对陆家和陆老爷子,严礼强也不用多说什么客气话,一切都在不言中,看到严礼强的陆老爷子却激动万分,眼睛都有些湿润了,握着样礼强的手,口中只是不断的说着一个字,“好,好,好……”

    ……

    这边和熟悉的人刚刚见完,那边一大堆西北各州的豪门大族的族长就涌了过来。

    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候,一个突兀悠长洪亮却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的声音,突然在人群后面写响了起来,“圣……旨……到……祁……云……督……护……严……礼……强……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