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总裁 极品豆芽

第1514章 决战地点!

    银芒闪耀,剑出天寒。

    白帝轩的这一剑很慢,慢到了极致,似乎连一个小孩子都能轻易挡住。

    然而当他刺出的那一刹那,这片方圆所有的生命,瞬间便笼罩在了他的剑意之下,让人无处可避,无处可躲,唯有绝望。

    冰冷的剑尖离修罗女妖修长雪白的脖颈越来越近,似乎正在慢慢收割着她的生命。

    然而女人依旧神情不变,坐着不动。

    啪

    忽然,一只手从女人面前伸出来,抓住了那致命的一剑,这只手的主人竟是刚刚还烂醉如泥的秦扬。

    长剑停了下来,剑尖抵在了女人娇嫩的脖颈上,点出一丝丝血迹。

    似乎再深一寸,对方就会香消玉殒。

    秦扬紧紧的抓着锋利的剑刃,无法让长剑再进一步,血红的目光死死盯着白帝轩,透着极大的戾气与杀意。

    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滴答落在,落在女人的衣裙上,更显妖艳。

    “还不错,竟然能挡得住我一剑。”

    白帝轩望着不知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秦扬,唇角微微勾起一道小弧度,分不清是赞赏还是嘲讽。

    “白帝轩”

    冰冷而又痛恨的字眼从牙齿中挤出,咔嚓一声,秦扬竟生生扳断了长剑,抓着半截剑刃朝着对方疯狂刺去。

    璀璨的青色剑芒,从他手中的半截剑刃中绽放出来,蕴含天地之威。

    铛!

    两刃相碰,溅出火花。

    白帝轩后退一步,手腕一翻,半截剑刃宛如羚羊挂角、白驹过隙般,从一个无比神妙的角度击去,砸在秦扬的手背上,迫使对方丢掉了剑刃。

    唰

    剑光再起,却是秦扬拿出了轩辕剑,如游龙舞动,发挥出了全身功力,与对方激斗起来,每一剑都拼尽了全力。

    他的脸色狰狞无比,双目再也化为一片赤红,眼前全是白帝轩的身影。

    脑海中唯有杀杀杀!

    狭小的屋子里,两人身影交错,剑气肆虐,转瞬间便交手了数个回合。

    相比于秦扬的拼力击杀,白帝轩倒显得游刃有余,手中的半截剑刃在他手中仿佛活了一般,能自动挡住秦扬每个角度刺来的长剑。

    “这就是你报仇的方式吗?”

    白帝轩一边回挡着秦扬的攻击,一边盯着秦扬,眼神浮现一丝讽刺,淡淡道,“空有一身境界,却不知如何攻击对手,跟酒囊饭袋有什么区别。看到仇人,便是满脑子的蛮干,如此幼稚的行为,给你一万年,你也报不了仇!”

    话音一落,白帝轩陡然化守为攻,手中断刃平平刺去。

    没有绚丽的光芒,没有雄厚的灵气,没有花哨的技能,只是简简单单的攻击,却让秦扬一时手忙脚乱,无暇回应。

    “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你一直以为自己受到了老天的护佑,你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杀得了你。”

    “所以你总是狂妄自大,学不会如何真正去面对一个敌人!”

    “你想着报仇,却不去了解你的敌人。你想着保护自己的女人,却每次只顾着自己。”

    “你想要争霸修仙界,让世人都尊敬你,崇拜你,可你却无法运用真正的力量,做到让他们臣服!”

    “你总觉得这个世界是围着你转的,你却看不清自己只是一粒不起眼的尘埃。你总觉得自己是成功的,却不知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甚至……你连拔剑的姿势都不对!”

    噗!

    白帝轩手中的断刃刺入了秦扬肩膀,鲜血缓缓流淌而下,而他的脸上依旧带着那抹讥诮与孤傲。

    空气安静了下来。

    秦扬低低的喘着气,额头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

    “你说我是失败者,我不懂如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那你呢?”

    秦扬看着他,寒声说道,“你连自己的女人都杀,难道你就是成功者?在我看来……你才是最可怜,也是最失败的失败者!!”

    咔嚓!!

    秦扬抓住刺入肩膀的断刃,再次折断,朝着对方刺去!

    整个银色断刃被染上了一层血色,仿佛血海修罗手中的利刃般,蕴含恐怖的气息,刹那间落在白帝轩的心口。

    而就在这时,秦扬却突然丢掉了手中断刃,整个人如朝着对方弹去,脚下如装了弹簧。

    嘭!

    秦扬的肩膀狠狠撞击在白帝轩的胸口。

    这一瞬连白帝轩也没有预料到,闷哼一声,整个身子倒射出去,撞碎了身后的桌椅。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

    与此同时,一把利刃擦过他的身上,割裂了一层肩膀处的布料,划出一道细小的血丝。

    白帝轩愣了一下,望着对面半跪在地上喘气的秦扬,又看了看自己手臂处的一道血丝,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竟然被秦扬给伤了。

    “不错,有进步。”

    白帝轩唇角弧度变得柔和起来,手中又多了一把剑,而他身上的戾气比刚才重了数倍。

    这时,修罗女妖挡在秦扬面前,淡淡道:“你是来杀我的,还是来杀他的?”

    白帝轩沉默片刻,身上杀气渐渐散去,望着秦扬说道:“今天来,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十六天后决战的地点,以及具体时间,免得被你耽误太多。”

    “说。”秦扬声音低沉。

    “地点,登仙台。时间,酉时一刻,希望你准时到。”白帝轩淡淡说道。

    秦扬握紧拳头,缓缓开口:“好,我一定准时到。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准备好一副棺材。要么是你的,要么……是我的!”

    “可以。”

    白帝轩神情淡漠。

    他目光看向修罗女妖,淡淡道:“刚才你赌赢了,不过我还是很期待与你再赌一场,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我也很期待。”修罗女妖莞尔一笑,娇媚动人。

    白帝轩收起长剑,一道光芒闪烁而出,将他的身子笼罩在里面。随着光芒褪去,白帝轩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房间里。

    “小萌,他离开了吗?”秦扬暗暗问道。

    “离开了。”小萌说道。

    秦扬轻舒了口气,瘫坐在地上,怔怔的望着地上的断刃,也不知在想什么。

    “把你所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秦扬忽然抬头望着修罗女妖,冷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