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鬼王归来 流浪的法神

第615章 墓中墓

    刚刚在聊天时,他发现梅秀芝确实没什么内涵,典型的农村妇女,虽然遗传了她父亲一些祖传的中医之法,又认识些跌打损伤牌子的药,但绝非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但这样一个农村妇女,她身上却隐约有一种隐形的元气痕迹。

    很浅,很浅!

    浅的几乎秦羿都快要看走了眼。

    毫无疑问,正是这种元气,让她到了五十多岁的年纪,还能保持如此青春靓丽。

    梅秀芝自说是山里人,吃的干净,呼吸灵气,但这些并不足以改变人的生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女人要么是装的,要么就是得到了人暗中相助。

    而这个人八成就是控局的那个黑心家伙。

    再一结合梅秀芝家的与众不同,秦羿相信这中间一定有猫腻。

    夏本义这一跤摔的确实挺惨的,小腿肿的跟猪肘子似的,原本就瘸了一条腿,这会儿更是连路都没法走了,躺在床上懊恼不已。

    “大爷,明辉与梅姨来看你了。”

    夏子川引两人入了内室。

    “哦,是小梅和明辉来了啊。”

    夏本义坐起身子,笑脸相迎。

    “你这人真不小心,全村那么多人,就你扭伤了腿。”

    梅秀芝母子给夏本义又是上药,又是伺候他喝完了中药。

    然后又让夏明辉搀扶他下了床,拿出了保温杯盛的冰糖炖猪肘子。

    “呜,太好吃了!”

    “秀芝啊,你这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啊。”

    夏本义赞不绝口。

    秦羿微微一笑,对一旁的夏子川道:“走吧。”

    夏子川有些莫名其妙,跟着退出了内室,皱眉问道:“羿哥,你,你没事吧?”

    “你爷爷的墓当初是谁下的?”

    秦羿边走边问道。

    “我不清楚,这个得问我爸。”夏子川挠了挠头道。

    “不用了,我心里已经有数了,今天晚上,一切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秦羿冷冷笑道。

    邬有术此刻左手执笔,右手掐诀,凝聚毕生的法气,在一张长九尺,宽三尺三的金边黄纸上,笔走龙蛇!

    “天御神龙,镇我山河,定龙符出,海晏河清,万邪败退!急急如律令!”

    但见笔尖金光流转,一口气的功夫,一道九天御龙符,已经豁然而现。

    但见符光之中,隐约有龙形之气自符头游离到符尾,霸气逼人。

    “吁!御龙符在手,邪魔可败,这方风水,老夫是保定了,哼!”

    邬有术长吁了一口气,傲然自得道。

    山间一轮明月,独照山头。

    子时已到,邬有术与夏荣清一家子再次上山,随同的还有夏明辉等九龙五虎等十几个青壮劳力。

    夜晚子时,正是鬼神惊走之时。

    山上影影绰绰,阴气愈发的浓郁,在月色下如同蒸腾的迷雾。

    众人打着火把,上了坟头。

    坟头血水叮咚流淌作响,蚰蜒爬行的沙沙声,让人一阵胆寒。

    但见坟前呆呆的跪着俩人,见了众人亦没有个响动。

    “大钟、二钟?准备作法事了!”

    邬有术喊道。

    两人依然没有动静,众人不免心头一麻,毕竟今儿这邪事,太渗人了。

    “大钟、二钟?”

    邬有术顿觉不妙,快步上前,手指刚触到二人,噗通,二人倒在了地上。

    待一查看,早已是气绝多时,两人死相狰狞,很像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吓死的。

    “这……”

    “死人了,邬师父,这可如何是好?”

    众人惶恐不安,夏荣清也是吓的不轻,连忙问道。

    “是我大意了,死人不杀人,但有些人心比鬼毒啊。”

    “今日,邬某唯有拼死斗他到底了。”

    “来人,把夏老爷子的棺材抬上来!”

    邬有术手一拂,合上徒弟的眼,冷傲道。

    “邬师父,夏先生,这事都闹成这样了,我看还是先不动土的好了,搞不好还会死更多的人啊。”

    人群中,有人建议道。

    “不,既然有人想要跟我夏家过不去,今儿这事还真没完了,来人,抬棺。”

    夏荣清作为一方大吏,哪受得了这种恶气,当即大喝道。

    青年们跳下坑,先是把老太爷的墓抬了出来。

    因为碍于老太爷的体面,邬有术并没有立即清除铁索,而是嘱咐人把棺木抬到了一边。

    “各位,还得劳烦你们下去一趟,再往下挖三尺三!”

    邬有术道。

    “还要下去?”

    劳力们抱怨了起来。

    这血坑中,阴气渗人,只是抬一具棺材,众人骨头缝都是凉飕飕的,回头少不得发一场急病,说是用命在挣钱,也毫不为过。

    “哇!”

    夏明辉突然脸色铁青,蹲在地上呕吐了起来,苍白道:“夏先生,真,真挖不动了,这里面邪气太重,我们受不住啊。”

    “没什么受不住的!”

    “你们含上这个下墓,便可避过阴气侵体。”

    邬有术忍痛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不舍的倒出数粒黑色丹药。

    这些丹药可是他在黑市,几乎花尽一生积蓄,才买的这么一小瓶!

    如今为了搏上这么一把,他也是豁出去了。

    “每个人再加三十万,挖!”

    夏荣清伸出三根手指头,寒声道。

    “夏先生,这不是钱的事,乡亲们,这坟里肯定是有恶鬼,钱是小事,大家丢了命,可就得不偿失了?”

    夏明辉再次反对。

    “是啊,荣清,这还有两条人命在这呢。你就莫要害伢子们了,钱多也买不了大家的命啊。”

    旁边也有人跟着打岔。

    “明辉,村里我对你最关照,上午你还讲道义,怎么,这才半晚上,你就变卦了,莫非是心里有鬼?”

    夏荣清冷冷道。

    他这么一说,夏子川的心反而放松了下来。

    此前,夏子川觉的秦羿话里有话,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在批示夏家湾计划的时候,要对夏明辉一家格外关照。

    原本以为是父亲跟梅姨有暗情,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这么回事。

    “夏先生,我是为乡亲们着想,大家都不是傻子,这要是再挖出个什么东西出来,我看这位连自己徒弟都保不住的邬先生,未必就能可靠。”

    夏明辉义正言辞道。

    “奇怪了,明辉怎么会跳出来唱反调,我夏家待他们可不薄啊。”

    一旁的夏子川不解的嘟哝道。

    “这才有意思,有唱戏的,就有拆台的!”

    秦羿玩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