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鬼王归来 流浪的法神

第1322章 整死你个大王八

    螳螂拳胜在一个险,一个毒,两指成扣拳,密不透风,专走偏门。

    这吕光也是狠辣,一下手就奔着秦羿的双眼去了,那利爪之间,散发着腥臭之气,但凡眼眸挨上半点,下半生就只能成瞎子了。

    “螳螂捕蝉!”

    “嘿嘿,去死吧。”

    吕光一闪,人已经侵入秦羿近身,双手一横,狠狠往他的眼窝子抠去。

    他这一招不知道让多少人成了瞎子,可谓是手到擒来,此时甚至已经感觉到了秦羿眼睑的温热,自信是得手无疑了,不禁大喜。

    “捕你二大爷。”

    随着秦羿的冷笑声,吕光只觉那双眸冰寒无比,顿感不妙,慌忙抽手。

    然而已经晚了。

    “两仪引!”

    秦羿两手轻轻一分,如同附有磁力一般,吕光两手顿时被黏住,往外一分,中门大开!此时手被黏住,想要回防已经来不及了,好个吕光,身如长鹤,脚下一点,人如利箭般往后弹去。

    “撞钟山!”

    “吼!”

    秦羿陡然爆发出一声狂吼,原本的阴柔之劲瞬间化作刚猛狂狮一般,双肘如刀,重重的砸在吕光的胸口。

    咔擦!

    清脆的断骨声清晰可闻,吕光贴地平飞数丈,重重的砸在擂台壁上,吐血贴着滑坐了下来,面若金纸,满脸的惶恐。

    沙沙!

    秦羿踏着地板,缓缓走向吕光。

    那清瘦的身影,几如死神,可断生死,是如此的可怕。

    吕光汗如雨下,口中沉重的喘息着,满脸惊惧之色,双手撑地,如丧家之犬一般,拼命的往后挪着。

    “你不是说,我生气又咋地吗?”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答案!”

    秦羿走的很慢,逼的吕光一路仓皇而爬。

    “你,你别过来。”

    吕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嘿嘿,我生气了,爱跟人玩游戏!”

    秦羿脸上笑意一冷,猛地一个箭步踏在了吕光胸口,屈身反扣住吕光的右手,往上一掰,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啪啦,吕光的腕骨碎裂。

    “啊!”

    吕光脸贴在地上,望着看台上的兀傲,血泪直流,发出惊天的惨叫。

    秦羿得理不饶人,又揪住左手如法炮制,废掉了吕光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求求你,给老子个痛快,给老子个痛快吧。”

    吕光痛的惨叫出声。

    “NO!”

    “嗯,好像还差了点!”

    秦羿摇了摇头手指,猛地倒提,一百八十度大折叠,咔擦,吕光的腰骨瞬间扭断,双腿一叉与双手缠在了一块,只能以胸腹贴地,手脚盘成一团倒悬在空中,如同一只大王八一样佝偻成了一团。

    “这回差不多了!”

    秦羿满意的绕着吕光走了一圈,摸了摸鼻梁,森然笑道。

    “兀爷,兀爷救我!”

    “使者大人,国师,王,求求你们,让这该死的杀掉我,杀掉我啊!”

    吕光吐血不止,痛苦的望着看台上要员,如同祈求满天神佛一般,哀嚎着。

    然而等待他的只有冷漠与无情,相反,每个人都为秦羿的暴力、残忍之举点燃了骨子里的兽性之火,看台上呼啸声、呐喊声不绝于耳。

    这本就是英雄之地,没有人同情弱者!

    “垃圾!”

    秦羿啐骂了一句,反手捏住吕光的脖子一扭,结束了他的小命。

    干掉了吕光,秦羿向老鬼挑衅的摊了摊手,一脸的惬意。

    “可恶!”

    老鬼咬着牙,暗骂了一句。

    他对吕光还是比较看好的,哪晓得吕光比周逵还不如,完全成了王八笑料,简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老鬼愤怒之余,台下二号馆那帮人更是无比郁闷。

    “两招,吕光被他两招打败了!”

    “这怎么可能?”

    邬行风眉头一锁,手中的折扇猛的一收,大惊道。

    他自问身法、拳头都在吕光之上,但要想两招打败吕光也是万万不能。

    “好快的的身法,好重的拳头!”

    “由阴劲转阳刚,只在一呼吸间,是老夫低估了这小子。”

    兀逊面色阴沉道。

    “兀爷,吕光之所以败的惨,完全是被他给蒙骗大意所致,我立即让人通知蒋大海,让他多加小心,全力以赴。”

    邬行风道。

    “嗯,老鬼那边已经抓狂了,今晚要拿不下这小子,你我怕是少不了麻烦,去安排吧。”

    “当然了,最好是让蒋大海准备点东西,毕竟斗兽场事关生死,只要能干掉姓秦的小子,就是大功一件。”

    兀逊想了想,又吩咐道。

    邬行风看了他一眼,明白了所指,点了点头,往斗兽场后台走去。

    凭借着跟女卫的关系,邬行风顺利的到达了奴隶的准备室。

    蒋大海正在大口喝肉,大口吃酒,满嘴油腥,那叫一个痛快,完全没把今晚的比试当回事。

    他嘴上向兀逊保证了会好好打擂,实际上压根儿就没把秦羿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一个小白脸,能有几多气力,直接一拳就能打爆。

    “哐当!”

    门开了,蒋大海惊问道:“邬先生,你怎么来了?”

    “大海,出事了,吕光被那小子干掉了。”

    邬行风冷冷道。

    “什么?”

    蒋大海惊的站起了身,他对吕光还是了解的,吕光有白银级的实力,尤其是有一手毒功,甚是了得。

    “两招,两招就被干掉了。”

    “兀爷让我来通知你,一定要谨慎、小心,要不然结果可不好说。”

    邬行风吩咐道。

    蒋大海面沉如水,收起了狂傲之态,擦掉嘴角的油渍道:“成,我绝不会给这小子出手的机会。”

    “这东西你收着,关键时候,一定要下死手,不能丢了兀爷和鬼使的脸。”

    邬行风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把锋利的一尺利刃,递了过去。

    “好!”

    蒋大海深知斗兽场的残酷,不敢托大,解掉包裆裤,取了一根布条,缠住利刃,别在了裆里。

    “时间不早,能不能成,全看你的了。”

    邬行风不敢久留,交代了一句后,赶紧从偏门撤了出去。

    吕光如死狗一般,被卫士给拖了下去。

    秦羿往墙角里一靠,懒洋洋的闭着眼睛假寐了起来。

    今晚的擂台赛,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了一场表演。只是这场表演注定会伤害很多人,但他别无选择,岛上的形势已经很明显,牡丹完全没有任何优势。

    他要想扳倒缪正,只能加快进度,获得缪正的信任。

    要击杀猛虎,唯有近身以取,他别无选择。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晚再会,晚安,朋友们。

    (本章完)

    搜索,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