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鬼王归来 流浪的法神

第2372章 南洋四邪

    秦继决定的事,是绝对不会更改的,就像是他要刺杀秦晏一样。

    秦侯回不回来,是他无法控制的事情,但秦晏的生死,他自认为是可以掌控的。

    “明白了,我这就让人把消息散出去。”老鬼道。

    “对了,我在南洋请来的那几位神尊什么时候到?”秦继想了想又问道。

    “已经请到了三位,最后一位还在犹豫中,他提出了一个条件,我想是咱们办不到的。”老鬼回答道。

    “什么条件?普天之下,只要是有的,没有我开不出的价钱。”秦继皱眉道。

    作为一个无冕帝王,他绝不允许有人对他的能力有所质疑。

    在华夏,几乎有名可查的高手,上限都很难超过孙天罡,而其他隐居世外的高人,又不是秦继所能请到的。

    于是秦继把目光放到了东南亚,在东南亚有四大绝世高人。分别是南洋的降头王差汗、湿婆祭司阿尔德、鬼叟巴甲、最后一位没有名字,知道他真名的人早已死了,他只有一个代号,叫天邪。

    天邪本是华夏人,不知何故,飘离到了南洋,并得到了一位南洋的邪神传承,拥有一身惊人的邪术。

    曾经东南亚一位王室的权贵,因为得罪天邪,惨遭被毒杀,据说天邪杀了那位权贵,并把他的躯体制作了人偶,送给了王室。此事引起了巨大的震动,王室大怒,派出了王室最精锐的巫师与降头师,以及各种杀手,想要斩杀天邪。

    然而,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被天邪照单全收,王室人没拿下,反倒是处在了天邪的阴影下,后来还是王室请动了多位隐居的高人,并报以高价的补偿,才了结这件事。

    从那以后,天邪就成为了东南亚的禁忌,这个名字在修炼界人人闻而色变。

    天邪在那次以后,就从东南亚消失了,只留下了有关于他的传说。

    有人说他结仇太多,已经被斩杀,也有人说天邪早已隐退,又或者是换了个身份,继续在东南亚杀戮。

    不管天邪藏的再深,终究是躲不过秦继强大的情报网。

    不得不说秦继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他在秦羿的情报网基础上,利用情报资源,又建立了完全听命于自己的秘密情报网,由老鬼等修为高深,完全效忠于他的人组成。

    如此一来,他无形之中把唐骁月留下来的情报系统给淘汰了,真正达到了一切掌握在手。

    一提到天邪,老鬼那张死鱼一般毫无神采的瞳孔,闪过一丝恐惧,显然,那的确是一个无比恐怖、可怕的人,哪怕只是想一想,都是毛骨悚然。

    “他对于宝物,对于侯爷留下来的一切修炼手则等都不敢兴趣,他只对一个女人感兴趣。”

    老鬼道。

    “女人,好说,普天之下,什么女人我得不到,他要多少我就给他多少。”

    秦继傲然道。

    “这个人,你还真不好给,他要的是温雪妍温夫人。”

    老鬼道。

    “什么?”

    秦继大惊,猛然起身。

    温雪妍是谁,那可是商界的女强人,秦帮的元老、骨干,不仅仅如此,她还是秦继的二娘,且不说如今巩固公司需要温雪妍,就从这个地位,以及温雪妍这些年对他的支持来看,他也很难答应这个条件。

    “这家伙疯了吗?为何要一个残花败柳?我手上有无数不错的女人,你就不知道让他再换一个?”秦继勃然大怒。

    “我当然知道温夫人的地位,只是天邪说了,既然要他出手对付秦侯,那索性做绝点。”

    “他这么做,一是为了激怒秦侯,其二,也是想看看你的决心。”

    “属下看的出来,天邪对于挑战秦侯一事,极其感兴趣,如今的关键,就在你能不能作出这个决定了。”

    老鬼道。

    “可恶。”

    秦继咬了咬牙关。

    天邪这么做无可厚非,但同样亦是对他的羞辱,他是想稳坐江山,铁了心要对秦晏下手,请四大邪人无非就是怕秦侯万一真杀回来,知道了真相,秋后算账时,他能多一张护身符。

    但天邪的条件,无疑让他再无回旋的余地,屠刀一旦举起来,就彻底与秦侯等老旧族决裂了。

    “天邪说了,他只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过期不候。”

    老鬼提醒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秦继冷冷道。

    待老鬼离开后,秦继在椅子上重重坐了下来,一个女人,便可以保住江山,这笔买卖似乎还是可以做的。

    只是如此一来,他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畜生?

    他都决定杀掉义父的亲儿子了,还在乎这些?

    自古成大事者,无不是无所不用其极,既然要做,就一条道走到底!

    “二娘,对不住了,要怪就怪你们都是义父的至亲,容不下我这个外人。”秦继紧握着拳头,暗暗下定了决心。

    想明白了以后,他出了门,让老鬼直接去找天邪,说条件可以满足,几天后他就会把人给天邪送过去。

    紧接着,秦继换了一身便衣,悄悄出了门,往乌衣巷的小酒馆走去。

    小酒馆里,有稀稀疏疏的几个酒客,清幽的二胡声中,颇有几分孤寂。

    秦继总觉的自己是个怀旧的人,也许是为了模仿义父,他对现代化的咖啡厅没有兴趣,反倒是这种带有古香古色的小酒馆,更能吸引他。

    到了里边,老板一见是他,双眼充满惶然之色,亲自上前,也不敢声张,只是小心的往里边引着走。

    “张理事来了多久了?”秦继边走边问。

    “回禀秦爷,张大人来了有半盏茶功夫,就在里边的雅间。”老板诚惶诚恐道。

    “嗯,记住了,我过来的事不要声张。”

    秦继交代道。

    老板连忙领命,弓着身子退了下去。

    秦继径直走到了里边,在雅间内,见到了久违的师父张大灵。

    “徒儿秦继,拜见师父。”

    秦继如同往日一般,躬身作揖。

    张大灵一见他动作、神色极为牵强,就知道这个徒弟身居高位已经习惯了,哪怕是对自己也是很难放下身段。

    “过来坐,气色不错,看来最近干的不错啊。”张大灵当先开口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