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极品小医仙 萌萌僵甲子

第1045章 滚

    “你说啥?”

    华志脑子还浑浑噩噩的,被人推了一把,这才抬头看向他人。

    “我说我们得救了,刚才有人喊你,我看他们中间有人是来救你的。”劳工中一名同华志比较熟悉的劳工对着华志的耳朵大声的说道。

    “我们得救了吗?”

    华志闻言,欣喜若狂,眼中的泪水奔涌而出,就连后半句是什么都没有听清楚。他急忙站了起来,透过矿山上的巨石,向着周围看了过去,发现那些杀千刀的俄国佬都不在了才终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乱石堆之中,有种解脱的轻松。

    “华老哥,你仔细听听?”

    “你听见了吗?有人在喊你的名字,有人来救你来了。”

    矿山底部一片哀鸿遍野,死伤无数。

    华志靠着一具具尸体,浑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寒意。反而因为俄国佬的消逝,浑身轻松。

    “有吗?”

    华志年纪大了,耳朵不大灵光,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同伴。

    “你仔细听听?”

    华志眼珠子望着前方,仔细的倾听着周围的声音。

    只是。

    现场一片狼藉,劳工伤亡惨重。

    无论是受伤的还是没有受伤的劳工,都哼哼唧唧的不停。

    现场很是嘈杂,华志根本不能分辨出其中的声音。

    “我怎么没有听见?”华志道:“我看你是听错了吧。”

    “也许吧。”这名劳工仔细一听,也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只有伤员们的哀嚎,哭叫等声音,只得讪讪笑了笑,便如同华志一般浑身放松的坐在乱石堆之中喘息休息。

    “华志。”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既然有消息称华志在安西路矿场之中,他就一定在这里呆过。

    只是,矿场刚刚经历过一场暴乱,死伤无数。

    华新不能确保华志不会成为其中一员。

    他要确定这里没人,才会离开。

    “帮忙找人。”

    华新之前早就把华志的照片交给了韩唯以及胭脂红小队的每一个队员。没有追赶俄国黑手党的韩唯知道华新心系华志,便拿着华志的照片,冲进人群之中开始,向着受难的矿工们打听,希望能够找到华志。

    “华志,华志。”

    华新任然不甘心,高声喊道。

    没了俄国黑手党的威胁。

    矿场之中死伤一大片,更多的声音是重伤者的哀嚎声。

    华新冲进人群之中,一个一个分辨着。

    奈何,华志与一群劳工躲在巨石后。

    华新的视线刚好被巨石挡住了。

    但是,随着华新距离巨石的距离越来越近。

    华新高喊华志的声音,已经透过巨石传到了华志的耳朵之中。

    “咦?”

    突如其来的一声高喊,华志惊得抬起头来,向着四周看了过去。

    刚才,他也听见了一声自己的名字。

    “难道是我听错了?”华志疑惑的透过巨石向着矿场之中的血泊看了过去。

    “华志。”

    再一次,一声高喊传了过来。

    华志与巨石后的多名劳工都听见了这道声音。

    “华志,我听见了,我又听见有人喊你的名字了。”刚才的那名劳工再次听到有人高喊华志,如同沉冤得雪一般兴奋的叫着。

    “我也听见了。”

    华志神情激动。

    他也听见了这个声音,这个呼唤自己的名字的人一定不会是矿场之中的人,那么说……华志觉得喊自己的人一定是国内的人,难道说,国内的人来救我了。

    华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国内的人来救自己,但是一想到有人来救自己。他就高兴的又蹦又跳,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声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尽管,天色暗了下来,四周到处都是人影,乱的很。

    华志没有看见是谁在喊自己,但是这不重要的。

    他希望能够尽快的看见是谁在呼唤自己,想要尽快的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在这里。”

    华新屏息凝神,耳朵灵敏的搜索着矿场之中的声音。

    现场虽然很是嘈杂,但是华志的声音却还是如同惊雷一般传进了华新的脑海之中。他一惊,瞬间大喜,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高声喊道:“华志,我是华新,你能听见我。”

    为了吸引华志的注意,华新还不由打开了MP5上的战术手电来标注自己。

    “华新?”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华志听见华新的声音,整个人一震,眼中的泪水哗啦啦的留。虽然不能清楚的看到华新的脸,但是他的眼前已经映出了一张朝思暮想的脸颊。

    “新儿是你吗?新儿是你吗?”

    华志辛苦的爬上巨石,向着战术手电传来的亮光的方向招手。

    自己失踪了这么多年,华志心头一直有愧,没能照顾家里。

    当自己处于水深火热,随时都会丧命的情况之下,华新居然来这里救自己。华志只觉得好似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心头五味杂陈,酸酸的,涩涩的。

    华新耳朵灵敏的一动,双眼瞬间便扑捉到了巨石上冲着自己挥手的黑影,心头狂喜,拔腿便向着巨石狂奔了过去,同时高声喊道:“爸,是你吗?我是华新。”

    “新儿,我是,我是。”

    华志热泪盈眶的看着奔向自己的人影。

    自己被困于安西路矿场这么多年,遭受了这么多非人的折磨,老老实实,屈辱的接受俄国黑手党的奴役,不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奢望有一天能够回国,见到自己的妻子儿女吗?

    华志这一刻,觉得什么都值了。

    他就这般跌坐在地,任由泪水奔涌而出,喉头哽咽着,不顾颜面的如同小孩子一般呜呜哭喊了出来。

    “爸。”

    华新一个纵身,飞上了巨石。

    看着华志两鬓间的白发,脸上的深深的皱纹,一张老脸上尽是污垢,心头也忍不住涌出一阵阵酸楚:“我终于找到你了,爸。”

    “新儿,终于让我再看见你了。”华志见到华新,整个人瞬间崩溃,常年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整个人彻底的垮了。

    华新一把搀扶住跌坐在地的华志,体内的圣兽古拳真气,便不要命似的涌进后者的体内,紧紧拥住后者的身体,拍着他的后背,给了他一个厚实安全的胸膛道:“爸,你安全了,我这就带你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