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很是矫情

第3628章 吸

    在浓郁的煞气,伐天的脸蛋通红的,宁舒立刻说道:“伐天,跟着我进飞舰。手机端 ”

    伐天是武器,但人还小,煞气这种东西会影响人的心智。

    武器拥有煞气的话,威力会大增,但宁舒害怕伐天成为没有理智的武器。

    尤其是他现在已经化形了。

    如果武器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智,那么还会连累到使用武器的人。

    一些邪乎的武器,具有强大的蛊惑和煞气,能够迷住人的心智。

    宁舒抱起伐天,踩着台阶走到了飞舰之。

    伐天趴在宁舒的肩头,张开嘴吸收了不少的煞气,这会全身都通红的,直接化作了打神鞭的样子。

    整个打神鞭都像是被烧红了一样,一动不动的。

    宁舒一摸,灵魂居然嗤嗤地冒烟。

    这样该怎么处理?

    宁舒很想泼水,给伐天降降温,但是又担心突然泼水对伐天不好。

    一冷一热一激,说不定会对伐天有所损伤。

    宁舒守着伐天,也不在意外面的情况,那些金属,宁舒不是很在意。

    看着浑身通红的伐天,宁舒唉了一声,他躺着的地方都被他身的温度烫得焦黑了。

    鞭子形态的伐天不会说话,一动不动的,似乎也感觉不到痛苦。

    外面叮叮当当地正在挖掘山谷的晶石,这种东西是制作武器的绝佳材料。

    李温怎么肯放过呢。

    宁舒全身心都在伐天的身,见到李温和小耗子匆忙跑进了机舱之,让智脑赶紧离开。

    宁舒问道:“怎么了?”

    “是活的,活的。”小耗子说道。

    “什么活的?”宁舒刚问了一句,整个飞舰都动荡了起来,紧接着窗外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这只眼睛非常大。

    宁舒:……

    卧槽,该不是这峡谷是特么个生灵呢。

    宁舒的精神力释放出来,看到整个飞舰都被一个巨大的生灵捏在手指间,好像一只蝗虫被捏着。

    而捏着飞舰的生灵,对飞舰很好,翻来覆去查看,并没有捏坏飞舰。

    所以是在这个生灵的身叮叮当当地敲着,把睡觉的生灵给的操心。

    宁舒:手动再见,笑着活下去!

    这生灵身覆盖着一层又一层厚厚的黑色晶石,让人看着密集恐惧症都出来。

    生在峡谷,都没有看出来是个生灵趴在这里睡觉,而且浑身都是煞气。

    肯定凶煞无。

    宁舒对小耗子说道;“这里只有你是虚空之的生灵,你去跟他交涉一下。”

    小耗子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凭啥是我跟那个傻大个说话。”

    宁舒:“你打不过他……”

    小耗子跳了起来,“胡说八道,……我,我还真打不过。”

    李温准备舍弃飞舰,让宁舒和小耗子准备逃,他要将飞舰自爆。

    宁舒说道:“等一等,这个生灵没有敌意,再等一等。”

    虽然浑身的煞气,但是翻来覆去地查看飞舰,显然对这玩意很好。

    他们在飞舰之,简直是翻天覆地的。

    现在打神鞭接触到了煞气,出现了异常情况。

    宁舒飞出了飞舰,一看这生灵,倒吸了一口气,真是丑啊,浑身都是黑色的晶石。

    只有两只巨大的眼睛露在外面,连嘴都看不清楚。

    两只巨大的眼睛看着宁舒,他嘴里吐出了不明意味的语音,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宁舒朝小耗子问道:“他说的什么话?”

    小耗子摊手做无语状,“听不懂,并不是每个虚空生灵都跟我一样聪明。”

    宁舒:→_→

    宁舒想到自己能跟智慧生灵沟通,利用这样的技能尝试跟这个生灵沟通一下。

    宁舒发出意识,跟这个大个子沟通。

    这个大个子突然一下凑近了宁舒,巨大的眼睛看着宁舒,眼睫毛都宁舒身高长。

    他囫囵地说着话,宁舒通过意识明白他的话。

    “你们是谁,这是什么东西。”

    “你们为什么这么小?”

    “浑身无甲,是什么生灵?”

    宁舒先前的事情跟这个高个子道歉,说不知道是活的,才叨扰睡觉。

    这样大大咧咧地躺着睡觉,虚空之的生灵这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大个子不在意,倒是挺温柔的,听说宁舒需要它身的晶石,他还扣了一些给宁舒。

    他的手一扣,哗啦啦扣下好大一片晶石。

    宁舒:……

    “谢谢。”宁舒装作非常高兴的样子把晶石给收起来。

    这些东西大概是这个大高个身的角质层吧。

    是身的灰,一扣一撮,是把身的脏东西给扣下来了?

    宁舒被这个想法真是雷得不行啊。

    宁舒把这些晶石给李温,角质层这种东西,还是留给李温用吧。

    李温收下了东西,宁舒又指了指大高个手的飞舰,请他把飞舰还给他们。

    大高个把飞舰递给宁舒。

    宁舒:……

    我接不住呀。

    大高个瓮声瓮气的,说着断断续续的话。

    宁舒用意识听明白,大高个正在询问他们是哪家的幼崽的。

    幼崽在虚空之行走很危险。

    宁舒:……他们是幼崽!

    宁舒说自己是离家出走的,出来逛一逛,然后发现了一个山谷。

    宁舒大概明白这大高个觉得他们是幼崽,没有下杀手。

    大概性情也挺温柔的。

    于是宁舒承认自己还是个宝宝。

    看到似乎没危险了,小耗子跳出来了,巴拉巴拉地跟大高个说话。

    大高个弯着身体,盯着小耗子,跟小耗子说话。

    宁舒:……

    刚才是谁说听不懂的?

    过了一会,小耗子对宁舒说道:“他们是山石一脉,性情温和。”

    “不是很危险。”

    “嗯,大概跟一些位面之的海豚差不多,虽然长得魁梧,但不会攻击人。”

    小耗子拍了拍心口,松了一口气。

    “不危险,那这浑身的煞气是怎么回事?”宁舒问道。

    “煞气,那应该是他们的体.味。”小耗子说道。

    宁舒:……

    所以,伐天是被大高个的体.味给熏坏了?

    为什么这么无厘头呢?

    明明是煞气呢?

    伐天是煞气入体了,宁舒很担心伐天成为没有理智的杀人武器,那太让人痛心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