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很是矫情

第4023章 谈谈

    你有本事伤人,你有本事躲起来,你有本事开门啊,开,开门,开,开门……

    宁舒的内心是鬼畜的呐喊。

    既然不开门,那就只有直接破门而入了。

    宁舒一次次大力撞击屏障,而且将自己的意识缩成一根针,集中点一个地方,水滴石穿,就没有破不了的东西。

    宁舒有正事做,就导致没有时间进入万丽的身体中,时间长了,贺杰看着万丽的眼神越来越不善了。

    他可以容忍她时不时消失,时不时出现,但不允许这么长时间都不冒头。

    万丽:……

    我擦你祖宗。

    为了避免又被掐脖子,万丽不靠近贺杰,跟自己同事小姐妹形影不离,哪怕贺杰叫她,万丽都不会过去。

    谁都知道你丫不安好心,不当你保镖和保姆总行了。

    不过贺杰想要找万丽的麻烦也不行了,因为他的最近的精神很不好,浑身都没有什么力量,整个人昏昏欲睡。

    食欲也变得有些大了,总之就是身体非常不舒服。

    基本上大多数时候都在帐篷里睡觉,精神不济。

    船长都过来看了几次,来看看贺杰是不是生病了。

    “浑身无力,是不是得败血症了?”得败血症是在海上工作常见的病,不过现在已经不怎么得了,毕竟现在都知道是因为维生素摄入不够。

    每天吃个柠檬就好。

    就怕他是得的其他病,船上是有医生的,但药不是很多。

    这么多人,药物得省着用。

    贺杰无力地摆摆手,“没什么事情,就是没劲,可能是吓的,害怕凶手对我出手。” : :

    船长:……

    好吧,你说没事就没事吧。

    宁舒很清楚贺杰为什么没力气,精神疲惫,因为需要力量来抵御外部入侵力量。

    虽然也许他并不知道身体发生了什么,但身体需要力量。

    所以只有减少其他的力量的输出,来增强抵御力量。

    宁舒感觉头疼,撞得头疼,没办法,只有这样硬碰硬。

    听到咔嚓一声,就知道已经到了屏障的抵御极限了。

    紧接着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宁舒进入了一个黑暗的空间中,空间里面是潺潺波动的海水,还有各种海底动物鸣叫的声音。

    宁舒感觉有什么东西蹭了一下它的意识,滑不溜丢的,肯定是什么鱼。

    当然,这片汪洋之中,有着各种闪烁的亮光,应该是会发光的水母,明明进入的是贺杰身体,怎么像是进入了另外一片汪洋。

    宁舒在海洋之中游动着,时不时有鱼撞他的身体。

    甚至头顶游过很大很大的鱼,遮住了海面之上的亮光。

    宁舒:???

    本来以为进入了身体就行了,可没想到里面这么广阔,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找到那个团子。

    难道贺杰的身体连接着外面的大海吗?

    又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贺杰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哦!

    想方设法进来,可进来之后,问题同样大。

    找不到那个水泡泡团子,她怎么弄?

    宁舒出了贺杰的身体,大白天的,贺杰都陷入了沉睡。

    宁舒进入了万丽的身体,走进帐篷里,叫醒贺杰。

    贺杰迷糊地睁开眼睛,看到宁舒的时候,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回来了。”更新最快 手机端::

    宁舒挑眉问道:“你怎么这个死样子,难道你要死了?”

    贺杰说道:“没有你在身边,我感觉没劲,人生都没有意思了。”

    宁舒:……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了。

    要不是她知道是怎么回事,都要被贺杰给感动了。

    贺杰:“没见你这段时间,我都得相思病了,你看我的脸色,是不是很憔悴啊。”

    宁舒盯着贺杰的脸看:“还好,一直都是这么丑。”

    贺杰没好气地撇撇嘴,“我这样的还丑吗,你想什么呢?”

    贺杰挣扎着坐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难受,万丽,我可能要死了。”

    他的神色有些落寞,眼中满满都是寂寞,跟平时的样子很不一样。

    宁舒啧了一声,“你放心,你死不了,祸害遗千年,这里谁都会死,就你死不了,别操这样的心。”

    贺杰疑惑地看着宁舒,“为什么呀,我怎么就死不了。”

    宁舒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他,“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你很特别。”

    贺杰高兴地说道;“我在你心中匾额不一样了吗,是特别的人吗?”

    宁舒摁住了贺杰的肩膀,用精神力扫描了一下贺杰的身体,就是普普通通的人体,为什么进去就是一片汪洋大海。

    贺杰说道:“我饿了,我浑身没力,你给我弄点吃的。”

    宁舒:……

    你的身体中有很多的鱼,掏出来吃一个。

    不过宁舒还是去给贺杰找了一些吃的,弄了一碗稀粥,想了想,洒了一点盐巴在里面,稀粥一点味都没有。

    至于下饭菜,木有。

    给贺杰的时候,他很受宠若惊,“你亲自给我做的。”

    宁舒点头,“对呀,好不容易做的,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贺杰表情看起来非常感动,“你对我真好,你另外一人格看到我就跑。”

    宁舒呵呵了一声,任谁被掐脖子了,也会绕着你走,没有打你下黑手已经很客气了,还要让人家好好伺候你,想什么呢傻子?

    贺杰喝着粥,宁舒盯着他看,仿佛要看出一朵花来,贺杰问道:“你想吃?”

    宁舒摇头;“不想,我在思考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贺杰随意地问道:“什么事情?”

    宁舒微微一笑:“我在想,怎么才能看透你,怎么才能了解。”

    贺杰呼噜呼噜地把粥喝完了,放在一边,咳嗽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儿八经开口道:“我叫贺杰,家里是餐饮行业的,全国一千多家连锁店,虽然我在家里不受宠,但是钱还是有的。”

    “我虽然不能继承家业,但是有分红,光拿钱不做事,以后我们想去哪里旅游都可以,多舒服呀,让他们苦巴巴地干活,我们玩耍去。”

    标准的相亲式自我介绍。

    宁舒:O__O

    贺杰追问道:“你觉得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