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很是矫情

第4105章 互相伤害

    如果遇到难缠的,咱们群里的兄弟都是可以出主意的。

    进入这样的群都是要群费的,而且价格都还不低,有审核机制,一般人是不给放进来的。

    毕竟他们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做的事情是不能见光的。

    进入了群里了,虽然彼此没有见过面,但大家都是拥有共同目标的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看到张琦这么愤怒,一个个都同仇敌忾起来,仿佛宁舒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样。

    张琦发泄了一会,心中的怒气才下去一些,说了刚才的事情。

    群里的兄弟给的意见就是忍着,一时忍不住就功亏一篑了。

    而且你摆在弱势一方,旁边人看着只认为她强势,都会同情你的。

    人从来都是劝和不劝离的,要说这人情,都喜欢美好的大结局,哪怕这个大结局并不美好,也要看起来美好。

    两人重新在一起,旁边的人才不管当事人两个的感受如何,只觉得好完美,非要生拉硬拽地凑和在一起。

    任谁从鬼门关转一圈,心里都有点气,现在她折腾了你,折腾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自己就心疼了。

    娘们就是心软,不然男人跪一下,哭一下就原谅了……

    就是贱的。

    他们的语气鄙夷,批判起来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满屏溢出来的戾气。

    张琦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高兴地勾起了嘴角,先忍耐你一段时间,一时的隐忍换来一个赶都赶不走的备胎,任打任骂的未来妻子,可以说很划算了。

    张琦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照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脸确实挺油的,在灯光的照射下,都发光了。

    心中响起前女友的话,心里顿时恼怒,恼怒她嫌弃自己,同时也对自己的相貌产生了一丝丝的自卑,悲愤自己怎么长得这么难看。

    如果长得好看该多好。

    再没有加入pua群,张琦就是一个没有女朋友的人,没有钱,没有貌,没有一点闪光点,泯然众人矣……

    后来在各种各样的套路轰炸下,再加上又成功套路了几个女孩子之后,内心的自信心也膨胀起来了。

    现在一个猎物对他说,你很丑,张琦的心里恼怒生气。

    洗了一把脸,脸上油腻腻的,水是洗不掉的,找了一张纸擦一擦。

    然后才进入了病房,宁舒单手玩手机,在张琦进来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掀起眼皮扫了他一眼。

    有那么一瞬间,张琦觉得自己卑微无比,她看人的眼神仿佛在看虫子一般,淡漠无情,让人呼吸一窒。

    那种无法抑制的恼怒顿时铺天盖地得涌出来。

    这个为他死,卑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自己看。

    张琦找了一个话题,“你住院了,要不要通知家里人?”

    宁舒放下手机,“我爸妈要知道我为一个男人自杀了,肯定要弄死我。”

    张琦听到这话,眼中的得意都要溢出来了,一个女人为自己自杀,以死来威胁他,让自己不要离开她。

    宁舒又说道:“你不走,我不敢通知家里人,就怕家里人知道我为你这样一个一事无成,长得还丑陋的男人自杀,他们会疯的。”

    “我伤害自己的身体已经很不孝了,我不想他们的心灵再受到伤害。”

    张琦:……

    她在说什么,他听得懂,可是凑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是说他丑,不能让她父母知道吗?

    断腿的小年轻直接噗哧一声笑出来了,看着张琦僵硬反应不过来的样子,有些压抑不住笑意。

    张琦内心翻滚着黑暗的浓浆,自卑,恼怒,尴尬……

    当着这么多人,不给一点面子。

    旁边的嗤笑声直接让张琦的脸色涨红,他的心中恨上了宁舒,爱他却要这么对他。

    贱,女人都贱!

    张琦的伪装犹如一张纸,一撕就碎,那好不容易建立的自信,从女人身上获得自信,也会因为一句话,就能瞬间垮塌。

    张琦难堪至极,恨不得拔腿就走,在这个病房呆着,连呼吸都困难。

    可又有一种信念支撑着他,他露出僵硬扭曲至极的笑容,生硬地转移话题,“你要不要喝点水。”

    宁舒看了他一眼,颇有点大发慈悲地说道:“好吧,给我倒点水,对了,你洗手了吗,消毒了吗?”

    张琦难堪至极,拿着水壶给宁舒倒水,把滚烫的开水递给宁舒,烫死你。

    宁舒接过水杯,直接塞回他手里,“太烫了,你都不知道给我凉一下。”

    “你坐下来,我们说说话。”宁舒拍了拍床边,一副要跟张琦谈心的样子。

    张琦:……

    好尼玛邪乎,感觉这个女人死了一起,变得有些不一样,他明显感觉自己有点掌控不了这个女人了。

    最明显就是说话做事没有一点预兆。

    张琦战战兢兢地坐下,因为之前给自己的难堪,他并不想当着外人谈心。

    坐在床边说道:“你现在好好养伤,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

    宁舒直接说道:“我怕你回去了就不听我说了。”

    宁舒完全不管张琦抗拒的表情,当着其他两个病人,他又不能季直接甩开她,在陌生人面前,张琦还是想弄个好人设。

    鬼知道说不定以后就会遇到跟他们熟悉的女人。

    可以说,天底下的女人都是他们的目标,无论是钱还是色。

    张琦勉强地说道:“你要谈什么?”

    宁舒扳着手指问道:“以后我们结婚了,房子是个问题,你的工作也是个问题,你应该定下心来,好好好一个正经的工作,以后有了孩子,拿什么养活孩子呢?”

    “现在出去都是我花钱,可是以后了有了孩子,我一个人根本负担不了。”

    张琦顿时感觉后背出了细毛汗,仿佛被公开处刑了一样。

    几双眼睛盯着他看,他根本不敢细细品味那些眼神里面包含的意味。

    鄙夷,诧异,看好戏……

    男人的尊严这一刻已经被碾碎成渣了,他恨透了这个女人。

    似乎是在为他们的将来做打算,张琦几乎压抑不住想要甩手而去,谁要跟你过日子,谁跟你有什么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