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很是矫情

第4272章 千般道理

    第4272章 千般道理

    宁舒撇着嘴,一脸的不屑和鄙夷,真当这里是你的皇宫,你可以为所欲为呢。

    李温:“戏都还没有演完,你现在就跟我要赏,这不太对吧。”

    宁舒嗤了一声,“戏还没有完,那你站起来哔哔干什么,能不能做一个有素质的观众,安安静静地看戏,指手画脚干什么,没素质,缺德,臭不要脸。”

    在以前,她跟李温还有点虚假的兄妹情,嘴上还皇兄皇妹的,但现在连一点虚假的东西都没有了。

    李温被宁舒怼了,没有生气,反而好脾气地重新坐下来,一脸“你请继续”的表情,“这倒是我的错。”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血淋淋的脸上只能看到翻得看不见瞳孔的眼珠子,看起来挺渗人的。

    伐天的表情很凝重,他们现在四面环敌,稍不注意,他们都要死在这里。

    “瑾己,过来。”伐天喊瑾己,瑾己听到伐天的召唤,隔着比较远的距离都飞快跑过来,他旁边的虚王跺了跺脚,最后还是一脸不愿意跟着瑾己跑过来。

    瑾己朝伐天问道:“你,你没事吧。”他的眼神里带着担忧,那样的战斗他就只能在旁边看着,嘴里的零食都不香了。

    伐天对瑾己说道:“你看着他,盯住了。”

    伐天的手指指着坐在战车上的李温,非常警惕李温。

    先不说李温的实力和人数,他们现在两个人都受伤了,尤其是宁舒,看样子都要狗带了,李温稍微出手,宁舒就完了。

    瑾己点头,“我会的。”然后他直勾勾地盯着李温,能不眨眼就不眨眼,直勾勾的,强烈的。

    李温根本不在乎一个孩子,就算不是孩子,他也不在乎,盯着就盯着吧,又不会少一块肉,反而暴露他们自己的气虚和劣势。

    虚空真的太无聊了,现在有这样爱恨情仇纠葛的戏码,李温看的津津有味,直接把这些人当做戏台上的人,至于死掉的人,跟他又有何关系。

    虚空生灵需要精神建设呀,他们的精神也太贫瘠了吧,完全没有一点娱乐。

    在虚空流浪,看一个种族捕猎都觉得好有趣。

    他真的太可怜了,有点怀念做皇帝的时候,跟大臣斗智斗勇,看后宫女人们花枝招展各种表演。

    现在没有人给他表演这些,表演得深情依赖,畏惧恐惧。

    倒是有一个天天喊着李温李温的,不过终究不是一路人,很深情,但是太无聊了,浅薄到让人一眼就看穿了,了无趣味。

    跟这样的人呆在一起,多说一句话都觉得费劲。

    要说有趣的人,宁舒算是有趣的人,不杀的话,让她天天表演?

    寂寞如雪。

    宁舒感觉自己的身体撑不住了,麻木地钝痛,身体颤抖,全身无力,浑身发冷,这大约就是死亡的感觉吧。

    为什么人家死亡都是湮灭,就她痛到现在,她这个样子更像是一个普通人的死亡。

    现在的情况就是踩刀刃,走不得,停不得,拖下去身体的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多么坑爹啊?

    她现在需要抢救,抢救一下还可能能活,但一个个环绕着,貌似都不想让她活。

    看起来是必死的局面啊。

    伐天说道:“我去对付他。”说的是小恶魔。

    伐天的手中出现了一条鞭子,他的嘴角渗着血迹,咳一下就有压制不住的血水从嘴里流出。

    “你看着她,麻烦你保护一下她。”伐天对虚王说道。

    虚王条件反射想要杠,但看到宁舒要死不活的样子,撇撇嘴说道;“我知道了。”

    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了,神石一族也开始动身朝这边来了,总要去看一看那边的情况如何。

    距离隔得不是很远,神石一族踏着厚重的脚步朝这边来了,看到坐在地上面目全非的宁舒,“哎呀,这是这么弄的呀?”

    山岳环顾了四周,发现宁舒是最惨的一个。

    宁舒弄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打架打的。”

    “我知道打架打的。”这么大的动静,是人是鬼都知道在打架,“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就你一个人这么惨?”

    宁舒张了张嘴,跟空气烫嘴一样,有点哭唧唧地说道;“是哦,好像我最惨,不对,不算惨,我现在还活着,有的人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神石一族将宁舒团团围住了,他们已经察觉到了周围有不少的种族在窥视,这些眼神中有不怀好意的,有冷漠的,有好奇的……

    宁舒对伐天说道:“你自己小心一点。”

    表情空白的小恶魔终于从无法抑制的悲伤中回过神来,看着宁舒说道;“我不管什么无辜不无辜,纵然你有千般道理,万般理由,你都活下来了,你不是死的那个。”

    意思就是你活着,你说的什么都是屁话。

    死的那个人是被悲惨的,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宁舒说是的什么那些道理,简直像放屁一样恶臭,她活着,她可以理所应当地说千般道理,万般理由。

    宁舒:“老子也懒得你说,有本事来杀我给府君报仇呀。”

    小恶魔张开手,恶魔戟直接从宁舒的身体中拔出来飞到了她的手中,一拔出,宁舒心口鲜血喷溅,如同泉眼一样往外面冒。

    衣服上是黏湿的血液,衣角是不断珠的血液低落。

    宁舒感觉身体空荡荡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这幅身体已经变得非常轻飘飘了,什么疼痛,什么感觉在这一瞬间都消失了。

    轻飘飘的,不知道要飘到什么地方,她这是要狗带了么?

    小恶魔冷漠地看着宁舒的瞳孔渐渐消散,“你死了,我就认同你的道理,你的理由,我会记得你的。”

    宁舒:……

    这世间有一种奇怪的道理,纵然这个人有千般不对,万般过错,只要人一死,统统可以原谅。

    人都死了还计较这些干什么,人都不在了……

    宁舒稀罕小恶魔的记得吗,稀罕个锤子,不要记得老子,脏了老子的轮回路,虽然她死了就彻底消失了,但没死之前膈应呀。

    妈哒,滚远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