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至尊 风凌天下

第四百九十七章 要不要喊救命?

    战无非心里顾忌万分,终于开始忍不住计算了一下自己与云扬的距离,随即便是心下叹息连连。

    之前第一次见到云扬之时,这小子不过是圣皇修为级数,自己居高临下,说啥是啥,这货唯有俯首听命的份儿。

    那时候,自己交给他一个近乎于送死的任务,分明能够感觉到这家伙满满的不情愿,但因为自己隐隐高压,云扬纵然再如何的不情愿,却也只有乖乖的去了。

    谁能想到仅仅时隔了一年半的时间,这小子居然飞一般的成长了起来,现在的修为级数赫然已经盖过了自己。

    甚至现在,自己反过头需要这小子的庇护了……

    “哎,有些丢人……”战无非靠近云扬身边,脸色威武不屈,心中却是嘀咕。

    “这该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还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呢……”战无非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哎……哪里用得了三十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差不多……”

    “战殿主请安心。我绝不会记恨你当年逼着我出任务。”云扬目光不动,淡淡道:“有我在这里,这两个妖魔鬼怪,断断伤不了你分毫!”

    战无非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越发靠近了云扬怒声道:“我用不着别人保护,本殿主是来杀敌的,不是来寻求庇护的!”

    他正色道:“当初本座也没有逼迫你,而且,还有一批丰厚奖励,还没来得及给你。”

    云扬颔首道:“嗯,既然战殿主斗志高昂,那就请战殿主多多留心保重,以我入道十七八年的经验判断,这青衣人和魂妖联手之威,可是很不好对付的,动辄就有生死倾覆之危。”

    战无非登时一口气蹩在了喉咙里,差点噎着。

    谁不知道面前的这两个家伙不好对付,动辄有生死倾覆之危!

    老子输人不输阵,痛快痛快嘴不行吗?!

    还有,入道十七八年的经验判断又是什么鬼?!

    那老子已经入道几万年好不好,你小子不是在讽刺老子的修行经验都修行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再说了……我都说还有一批奖励了……你咋这态度?

    只见云扬面对青衣人,一派从容自若,背负双手,缓缓踏前一步,淡淡道:“青衣,你既然拥有这么多的名字,称呼这个不称呼那个总是凌乱,我索性就叫你青衣好了。”

    青衣人无所谓道:“名字不过一个记号,随便你称呼就是。”

    云扬沉沉一笑:“青衣,我云扬自幼便入道修炼,自从修炼伊始,便是同阶无敌……一路从下界,飞升到玄黄,从无例外,遭遇的所有敌人,尽皆被我踩在脚下,我想,你也不会有例外。”

    青衣人无语道:“立场分明,死决在即,你现在还要说这些废话,真的好吗?”

    云扬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两人说话间,旁边一直都表现得很安静的魂妖突然间尖声嘶啸:“大人!”

    在这一刻,原本静待出手时机的魂妖蓦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若是他身上有毛的话,此刻早已经都炸了起来。

    危险!

    似乎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已经盯上了自己。

    那是源自魂妖的本命灵觉,真实不虚,绝无花假,正是这种本能的存在,魂妖才能叱咤无数岁月,当年八大圣尊巅峰强者,以天地囚笼之招,封锁四维四正,八种不同属性的威能合璧,营造出必杀格局,若是仅止于雷千里一人放水,魂妖也难能保命,便是因为这种本能灵觉,在真身寸碎,元能尽灭,雷霆锻打的重重死克的攻势中,保得残魂残命,

    青衣人一愣,随即转头看着云扬,目光中惊疑不定,在他的认知之中,此世能够克制魂妖的物事少之又少,他自身这一路走来之所以能够这般的顺风顺水,得力于魂妖多多,

    凭魂妖的特异威能,即便是寻常的圣君强者也难以奈何。

    而今魂妖却惊现战栗之相,怎不叫青衣人意外与惊讶!

    精神力一扫,不由愣住。

    半晌之后,青衣人才沉沉说道:“云尊大人端的好心机。明着拉我说话扯闲篇,让我的精神力尽数都集中在你身上,实则却是暗中做了布置,彻底杜绝我反扑的可能性。”

    云扬微笑道:“彼此彼此,青衣之应对也是不俗,趁着之前东拉西扯扯闲篇的功夫,暗中将凤皇另一股精神力释放了出来……不是准备乘隙暗算,反杀我们么?”

    青衣人冷哼一声,喃喃道:“是凤皇的精神力?”

    云扬顿了一顿,才满满不解的道:“这也是到目前我最为想不通的地方……凤皇纵使如何的神通广大,将两股力量附着在你身上……但这般绵延数千年近万年下来,到底是如何保留的呢?”

    青衣人怒哼一声,欲言又止,沉思了一下,才有些怨恨的说道:“那两股力量,于我本质无异,植根为一,外人无从察觉,却并不归我支配。”

    云扬初初想来诧异,但仔细一琢磨,却觉此说才在情理之中,青衣人乃是凤皇分身,修行路数,功体属性自然与之一般无二,与那两股力量的属性自然无比契合,而那两股力量若是被那青衣人融入自身的话,现在的修为,绝对不止当前这般,然而那两股力量属于一次性爆发式攻击,难以分离化纳才合道理……

    说话间,青衣人身子陡然一晃,竟是一分为二,一者持刀,一个运剑,仍旧面容淡然,洵洵儒雅。

    下一刻,持刀那个率先向着云扬冲过来,而持剑之人,却是一声呼啸,与魂妖同时化作了灰雾,冲向战无非!

    这一下分身双形,分头出击已经可算是变生肘腋,至少是超出绝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

    而持刀那个青衣人分身,却是在冲了一半的时候,将一股诡异的能量尽数融入了刀身之中,令到那口刀的威力陡然间提升了不下十倍!

    而随着刀锋突进,这种莫名的威力还在持续增加!

    霎时间,一股空前妖气在山腹空间里纵横回荡,弥漫充斥。

    战无非一声狂喝,手中乍现一柄悍然巨剑,当头一挥,一股沛然剑气瞬时间照亮了整个山腹,威势无涛,然而在对方两人联手合攻之下,却是连连后退,落尽下风。

    当的一声巨响,云扬的手中刀与对方的刀两刀相交,两人都是身子触电一般的猛烈一震,同时后退开来。

    云扬脸色一白,迅速止住后退之势,瞬退再进,长刀急疾前劈,对方竟也同样做法,不退反进,甚至比云扬还要更早一步,森森刀锋,几乎已经来到了云扬头顶。

    在长刀融合了凤皇这股力量之后,青衣人的修为,似乎一下子前进了两大步,达到了四品巅峰水准,甚至,还隐隐有超过之相。

    又一次硬拼之后,云扬再次后退,对方仍旧不依不饶,长刀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再三斩落。

    一时间,云扬竟然被逼落到了下风!

    随着战斗持续,对方的长刀刀身上,渐次出现了一个个的缺口,不过十数息之间,就变得如同锯齿一般;但对方的这把刀本身材质却也殊异,启战至今至少与天意之刃连续对撞了数百下,就仅止于许多缺口,愣是没被斩断。

    须知彼此当前的每一击都是毫无花假的强攻猛打,货真价实的势大力沉。

    面对这般极尽狂猛的攻势之下,云扬甚至来不及展开天意刀法,直接陷入了宛如狂风骤雨一般的连环打击之中。

    云扬岂愿甘于现状,一声长啸之余,鼓足全力,接连三刀尽都狠狠地撞在对方刀锋之上,身子好似断线风筝一般的一退五十丈,强忍着胳膊的酸麻,迅速将已经告罄的玄气转换成生生不息之气,刀锋再展,天意刀法就此挥洒而出。

    刀不容情!

    道不留情!

    云扬乍现天意之招,纵使是匆促出刀,威力也就止于平时的一半,仍旧落到了下风,却也已经成功的将青衣人的攻势遏制,及至第二次出招的时候,双方已经是平分秋色。

    纵使青衣人的攻击力仍旧占据上风,天意刀法的超妙已经大大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平反劣势之余,云扬迅速发现到一个事实,那依附在刀上的凤皇妖力,虽然宏大,但并不能尽数为青衣人掌控,主旨反而是……在于增加刀的威能,与持刀人并无多大关联。

    也正是因为这股力量的作用,令到那刀的抗击力大幅度增长,能够与天意之刃火并至今犹未断折。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云扬对付青衣人变得愈发游刃有余了。

    虽然在那股凤皇妖力的辅助之下,一时半刻难以击杀,但在云扬尽展天意刀法招法之余,渐渐转为上风,只要再持续一段时间,足可以将上风转为优势,转为胜势。

    “你完了!”云扬大喝一声。

    云扬愈战愈得心应手,另一边的战无非却是狼狈满身,越战越显应付为艰。

    青衣人分身化形,虽然成功分化两人,可以两边作战,但战力不免锐灭,原本已臻圣君三品的真实战力,此际不过圣君二品巅峰,而魂妖的修为更是不济,才不过圣君一品顶峰,单纯以这俩家伙的综合战力而言,根本无法对拥有圣君三品修为的战无非造成任何威胁。

    但现实却与这情况截然相反,魂妖与另一个青衣人分身修为战力有所不及是一回事,但是他们两个恍若有形无质,无论战无非多大力砸上去,也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仅止于烟雾一般的瞬时逸散,随即又再重聚,全然无损。

    而且重聚还不定在什么位置重组,无论任何方位都有可能强猛打击过来。

    战无非初时还依仗本身修为意欲以势压人,但任他再如何的强攻猛打,面对对方如此诡异的战斗模式,不过战斗片刻,就落到了完全下风。

    所幸战无非亦是久经大敌之辈,瞬时明了彼此优劣之处,登时转攻为守,专心守御,咬牙强撑。

    在战无非想来,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殿之主,无论如何不能被人小瞧了。

    对方功体特异,强攻徒劳无功,白费力气,反而是专心防护,更增保命几率,而只要自己这边多拖一会,云扬那边就有更多时间解决另一个分身……

    反而若是现在就让云扬过来帮忙,那么就会变成两个人面对对方三个……估计自己的状态也改善不了那里去没见那边那个分身力量更足?攻势更猛?那攻势,说一刀过来灭杀自己,真正不是什么难事!

    不能让他过来!

    砰的一声,战无非左肩中了一掌,所谓久守必失,青衣人与魂妖的攻势又是诡异莫名,连番绵密攻势之下,终于中了一招。

    战无非中招之余登时踉跄后退,紧跟着就又被踢了一脚,勉力沉住气,再鼓余力,尽护周身,不意又有一阵疼痛传来,却是小腿被刺了一剑。

    “老子和你们拼了!”战无非又是痛苦,又是难受又感觉丢脸!

    再怎么说老子也是圣心殿的殿主!

    不能喊救命!

    丢不起那人啊!

    他咬着牙,鼓着嘴,手中金刀虎虎生风化作了漫天刀云,纵横来去,呼啸有声,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护住……

    说是跟人家拼了,实则却是将自己的所有力量全都施展出来,力保不失,死守到底。

    下一刻。

    轰的一声,魂妖强猛一击,令到战无非运转不惜的刀网略略迟滞了一线,虽之一发之微,但青衣人分身仍旧乘隙突进,剑光闪动之间,再度在战无非大腿上留下一道血痕。

    战无非大叫一声,浑身哆嗦,却仍是挥刀八方,潋滟刀光绕体横飞,仍是刀光护身,防护到底,然而下一刻却换做青衣人分身持剑而入,将剑撼刀,刀剑正面火并,战无非三品圣君修为胜过眼前的青衣人分身不止一筹,刀剑互拼,自然不落下风,然而硬拼一击之余,护身刀光还是漏出几分破绽,魂妖随即趁虚而入,砰砰砰三掌,三掌尽落一点,登时将战无非打的口血狂喷。

    “云掌门!”

    战无非大叫。

    我撑不住了……太痛苦了……要不要喊救命?……

    …………

    《陪媳妇去了成都玩了三天,结果成都下了三天雨……去看大熊猫,就看到了几个大熊猫屁股,一个露脸的都没。

    说起来,特么的,去之前一个成都的读者电话告诉我:现在成都大熊猫泛滥,都从山上冲到家里来了,太多了,现在大熊猫都可以养,花很少钱就能买一个回家养着,他身边还有几个无良家伙信誓旦旦的保证。

    我跟媳妇商量了一路,要买个几个月大的?预算多少,怎么带回来,实在不行就租个车?结果去了之后……这位读者直接没露面……我问别人:哪里可以买大熊猫?

    ……咳咳……剩下的自己想像吧,丢死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