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山沟皇帝 雨天下雨

第四百六十五章 怀远县叛乱

    看着那些地主和商人们都走了后,大唐王朝怀远县县令梅平东又是摸了摸自己下巴的短小胡须,然后喃喃道:今日他们走了,怕也是不会轻易甘心,得防着点,免的搞出什么错乱来!”

    当即就是招了招手,然后他的一个随从就是小跑着过来:“大人,有何吩咐?”

    梅平东道:“你去税务局还有巡警局都传个信,说那些地主和商人们过来了县衙这边,已经被本官打发掉了,但是也要防着他们生事!”

    大唐王朝的征税过程,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的和谐,基本上每一个地方伴随着征税都会带来激烈的流血冲突。

    尤其是最开始征税的时候,那些不死心或者自认为大唐王朝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抱着法不责众之类的心态的人总是会有,而且还很多。

    大唐王朝当然知道法不责众,不然的话都杀光了他们找谁收税去?

    但是也有个词叫做杀鸡儆猴啊!

    现在怀远县一群大唐官员们,就等着那只鸡傻乎乎的自己跳出来了!

    果然,第二天,税务稽查队的人在县城东数里外的王家村收税时,遭到了暴民的反抗乃至袭击,当场就是造成税务稽查队队员一死一伤。

    这种情况下,率队的税务官果断而迅速的撤出了这个王家村!

    看到一个穿着怪模怪样儒生服的伪唐官员带着十几个狗腿子狼狈而逃,王双喜咧嘴笑了,以至于让他的龅牙看起来有些恐怖。

    “就这些个狗腿子,竟然也敢到我王家撒野,也不看看我们王家是什么人家,岂是那些狗腿子能够相提并论的!”王双喜如此的说罢后,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当即道:“爹,就这么把这些伪唐贼子打了,会不会引来祸事啊?”

    王双喜却是脸一板:“能有什么祸事,这么干的又不止我们王家一家,看着吧,就今天,怀远县上下就没一家人会交税!”

    “我们王家在怀远耕耘数百年,根基深厚,怕他作甚,况且就算是这伪唐得了天下,来到了这怀远县,这上官要治理地方,也少不了我们王家这样的士绅,难不成他们伪唐的县令还能亲自治理那些狗腿子不成!”

    此时,旁边也有人接话道:“大哥说的不错,自古以来都是皇权不下乡,如今那个姓梅的搞什么镇公所,还设立什么村长,这摆明了是想要插足我们宗族内部的事,家事岂能让他们当官的掺和?

    再说了,如果按照他们的说话,我们这王家得交多少税?又一年下来怕是要几百两银子呢!我们王家就算家大业大,也经不住这么折腾!”

    听到上头长辈们都这么说,把年轻人也只能是叹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当天中午时分,梅平东就是从县税务局里得到了消息,说是今天派出去的六个税务稽查小队都是遭到了暴力反抗,非但没有收上来一文钱税收,而且还伤了一个人

    不多时,梅平东就是看到了县税务局、县巡警局的两个局长,这了两个局长来到了县衙后,当即就是以下属的身份道:“下官拜见县尊!”

    梅平东自然是不会摆什么上官的谱,当即上前道:“林大人,冯大人,不用客气,来,上座!”

    县税务局、县巡警局、督察院虽然都是县衙下属机构的一部分,但是谁都知道,大唐王朝里的税务和巡警以及督查院那是独立办公。

    督察院和税务、巡警机构是属于双重领导的机构,除了县衙外,他们各自的直属上司部门也能领导他们,因此梅平东也是没有绝对的权力指挥这三个机构。

    在品级上,这三个机构的主官也只比他梅平东低了一级,乃是从七品。

    所以梅平东自然是不会对待普通下属那样对待他们,而是和言和气的上前说话!

    “今日两位大人联袂而来,想必是为了士绅抗税一事?”梅平东没等他们开口,就已经是主动道:“此事本官也是刚刚知道,这些人,当真以为我们大唐和伪明一样懦弱,开玩笑!”

    见到梅平东如此态度,林大人和冯大人也是松了口气!

    当即怀远县税务局局长林朝天就是开口道:“不错,士绅一体纳税,乃是我大唐国策,岂能因为区区几个地主的反抗就动摇,下官以为,必须以最严厉,最迅速的手段对这些对抗国朝税收政策的伪明奸细给予打击,让他们知道,在我们大唐治下,是绝对不允许偷税漏税的发生!”

    说道这里,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用着非常严肃的语气道:“哪怕死了,他也得爬起来交完欠下的税!”

    此时怀远县巡警局局长冯老六则是板着脸道:“林大人所言甚是,我大唐王朝治下,岂能容忍这些无法无天的武装对抗事,此事,必须严惩,否则我怀远县将会永无宁日!”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吸了几口气后继续道:“就在今天早上,我接到了来自枢密院后勤司的训令,责令本县从速改善怀远县的治安。”

    “两位大人,如今军方对我怀远县的治安秩序非常不满,后勤司在怀远县的小规模运输部队,已经是多次遭到了当地匪徒的袭击,虽然没造成实际损失,但是这种状况必须得到改变,要不然的话,军方那边就会认为本县已经无法维持本县治安,从而派遣正规军过来了!

    而我也是已经查明,这些袭击我王师运输队的人马,和怀远县的几个大地主有关,其中之一就是王家!”

    冯老六和绝大部分县巡警局的局长们一样,都是属于军方退役军官,退役之前他是一个中尉,不过他这个中尉的含金量不高,是退役之前临时晋升的,晋升完他就退役了。

    当年他是老土匪了,因为从龙早所以才混了一个军官的头衔,但是后来随着大唐王师的军官正规化,他这样的野路子也就失去了继续晋升的机会,所以就和很多情况差不多的人一样,选择了退出一线,然后到地方的巡警部任职。

    如今大唐王朝的各项制度正规化了后,各地的捕快、捕盗官、治安官、巡警等乱七八糟的称呼已经是统一化,统一为巡警,同时因为人手紧缺,而且基层捕快过多的话造成公务员泛滥,财政开支困难等问题,已经正是撤销了村级的捕快编制,只在各村设立了村治安官一人。

    同时加大镇一级别的人手,按照镇的大小配置数名或十多名巡警不等,并在镇治安官统辖。

    县则是设立巡警局,设局长一名,辖巡警若干,同时该局长兼任捕盗营营长。

    府设巡警局,设局长一名。

    省的话,暂时没有,但是已经是提前制定了出来,设立巡警厅。

    这些称呼自然都是李轩一手包办的!

    虽然众人听起来觉得怪怪的,但是称呼奇怪也没什么,只要知道这是官方机构,干嘛的就行了。

    冯老六退出现役,因为他也不是因为受伤等缘故退出现役,而是主动请求退出来,给下面的新军官让位置,所以军方那边是在他退役之前给他临时晋升了中尉军衔。

    这样退伍后,安置起来待遇就比较丰厚了,一开始是在黎平府下头巡警局工作,后来就被调到了怀远县成为新设立的怀远县巡警局局长。

    作为怀远县里负责维持治安的一把手,他自然是不能无视那些武装抗税的地主们。

    当即继续道:“我也要已经和县捕盗营的方营长商讨过了,他表示已经提前得到了军令,只要我们地方上以正式公文请求协助,那么他们就能出兵!”

    地方上的捕盗营,因为属于地方和军方双重管辖,这遇上什么事想要动用他们,首先得有军方的许可才行。

    不过像这样的维护治安的行动,也算是地上上的捕盗营的日常工作了,在一些比较麻烦的地方,捕盗营往往会提前得到许可。

    但是军方提前许可了后,还需要地方上的官员出正式公文,这样他们才会正式出动镇压武装抗税的人。

    当然了,如果是遇上叛乱,敌军攻城之类的则是没有这么多麻烦,保护国土不失,尤其是县令或者其他的战略要地不丢失,就是县捕盗营存在的军事战略意义了。

    听着这两人这么说,梅平东微微点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捕盗营那边吧!”

    不久,这三个人就是出现在了怀远县城南教场,也就是怀远县捕盗营的军营之中!

    听到这三个大人们的话后,怀远县捕盗营营长方东志略微皱眉道:“此事怕是有些难办,现在不是一家两家叛乱,而是有六家甚至更多家叛乱,单靠我这新设立的捕盗营,怕是难以为继,我营这才刚招收士兵没几天,总共也就不到两百人,而且都是新兵,要办此事,怕还是要请城西码头驻军的帮忙才行!”

    怀远县这样三河交汇的交通要道,军方那边自然是不放心只让一个城里没几天的捕盗营看守,所以在这里是留下了一个约五百人的守备营,并且还留下了几门碗口炮。

    “要请求驻军帮忙?”梅平东听到这话就是显得有些迟疑起来了:“这样不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