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山沟皇帝 雨天下雨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秦淮河花魁大赛

    号外,号外!

    陈人屠回京了!

    陈立夫这刚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去衙门坐班,向顶头上司征粮司的司长大人报告自己巡察浙江的所发现,所处理的一些税务问题呢,陈立夫回京的消息基本上就已经是传遍了整个金陵城,所有关注他的人的耳中。

    “听说这个酷吏去了一趟浙江,又是把浙江搞的腥风血雨的,世道艰难啊”某座茶楼里,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一边饮茶一边唉声叹气的说着。

    “就是,陈立夫这等歹人竟然能够稳坐巡查处数年,难道上头的大人们都被蒙蔽了吗!”

    “蒙蔽什么,那是有人给陈立夫撑腰呢,听闻好几次朝堂上有大人在内阁会议上公然弹劾陈立夫,都是被那个钱祧里给反驳了回来,如果没有钱祧里给这个天杀的撑腰,他岂能这么嚣张!”

    “不错,相对比陈立夫这等歹人,钱祧里那才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瞒上欺下,也不知道蒙蔽了圣天子多少,实在是该死!”

    这几个人高谈阔论的时候,声音是有些大,而此时他们的隔壁厢房里,也是有几个人竖着耳朵听他们的谈话!

    这隔壁厢房里的人也没多少,三个而已,一个年轻男子,一个中年男子,此外还有一个老年男子,中老少搭配!

    但是老年男子和中年男子,虽然也是坐着,但是神情却是比较拘谨,时不时的看向年轻男子,彷佛在担心什么。

    此时,只听那年轻男子道:“老钱啊,看来你在外头的名声也不怎么样嘛,你听,他们都说你祸国殃民呢!”

    此时,坐在身侧的中年男子一脸的无奈:“这几年小的主持税务,得罪的人实在是不少!”

    紧接着又神色变的惶恐起来:“只是,小的这实在是冤枉啊!”

    一旁的老年男子也是呵呵一笑:“能够为少爷分忧,难不成还委屈你了!”

    中年男子则是一板脸:“道长,你这么说可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我又没说因为这个冤枉,为少爷办事,那是我的本分,但是他们却是说我欺上瞒下,这肯定是冤枉我嘛!”

    听他似乎还要继续说辩解什么,年轻人却是直接略微压了压手:“行了,也别叫委屈了!”

    听他们之间的称呼就知道,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唐帝国圣天子李轩,御书房值班大臣柳八苟和钱祧里,今日是李轩闲着无事,出来逛逛,算是微服私访了,碰巧就在这茶楼里听见了外人在议论钱祧里和陈立夫。

    不过虽然说是委屈,钱祧里感觉自己也是真的委屈的,只不过这种委屈他乐意!

    为什么说委屈,因为如果说大唐帝国里谁是最大的背锅侠,那肯定是钱祧里,至于陈立夫,那都排不上号,顶多就是个小小号的背锅侠!

    税部的诸多政策,都是非常招人嫉恨的,没办法,税部的宗旨就是确保依法收上税收,而你收税了,天底下的人肯定是有诸多不满的,毕竟谁也不想把自己赚的钱让税部分走一部分!

    大家想要的是朝廷穷的叮当响的,我们地主商人富得流油,这样,才叫做盛世!

    而现在税部干的事就是,你们地主商人赚钱了,就的分一部分给朝廷,人家肯定不乐意啊,天天骂税部,骂钱祧里和陈立夫他们那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实际上税部的诸多政策,并不是税部自己搞的,钱祧里自己顶多就是一个明面上的负责人,实际上这些政策都是圣天子提出来,让税部实施的。

    比如说前段时间提高生丝行业的税收,那就是圣天子亲自开口,说什么生丝行业属于奢饰品行业,现有的税率太低了,要提高一部分。

    结果呢,税部就这么干了,提高税率,让巡查处严查生丝行业,结果外头的生丝商人们又是逮着税部的钱祧里骂,据传就算是在钱祧里的老家,当地的士绅和商人们都丝毫不以钱祧里为荣,反而以他为耻!

    没办法,谁让钱祧里是目前整个帝国范围里最大号的奸臣,他主导的税部也是最让天下人痛恨的机构。

    甭管事实如何,但是外人就是这么看的。

    但是,这一切的背后,是谁在把控全局?

    是圣天子李轩!

    说的不好听一些,钱祧里实际上也就是李轩手里的一把刀,要砍谁,刀子自己能决定吗?

    此时在隔壁高谈阔论的几个士绅商人们,自然是不知道他们说的话都是被帝国圣天子给听了去,不过就算是被李轩他们听到了,其实也没有什么。

    李轩自然是不会因为在外头随便听人说几句就大动干戈,然后搞出来什么让人去调查,再把人弄进监狱里去,毕竟有些事,听听就好,不能当真。

    在这茶楼里,足足听了隔壁厢房的人吹了半个多小时牛后,李轩才是起身离去,准备回宫,结束今天的微服私访行程。

    不过他也是想着,过几天再出来一趟,这茶楼他还是挺喜欢的,喜欢的不是茶好不好喝,环境好不好,而是因为这茶楼里能够听见一些他想听的东西,从而更加真实的了解这个世界。

    这座茶楼表面上是一个普通商人开的,但是背后却是属于翰林院调查统计科的产业,主要的用途就是用来收集市井舆论的。

    说白就是监听说的,就算是李轩自己偶尔过来,其实干的事也和偷听没啥区别。

    这一点,是柳八苟和钱祧里都不知道的!

    出门后,上了马车,一行人就是准备往回走了,坐在马车上和其他时候一样,他都是坐在马车里,然后用眼睛观察周围的环境。

    如果是普通人,从这些街道里看不出什么来,觉得就普通的街道,但是李轩的话,却是从街面上可以看到很多背后的东西。

    比如街边两侧的商铺,出售的货物有什么,价格多少,再看看街道上的市容市貌,再看看街道上人们的穿着打扮,神情态度,从这些,其实都是能够看出来很多东西。

    比如说大冬天的时候,如果街道上的行人大多穿着单薄,或者穿着打满了补丁的棉袄,那么基本上就可以断定经济肯定出了问题。

    再比如街道上如果出现了很多垃圾堆,不用说,市容市貌工作肯定是被落下了。

    想要真是的了解自己所统治的帝国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得亲眼看,亲耳听,了解人们真实的生活状况!

    单单看报告,那是看不出来的!

    当然了,即便是看和听,也有可能看的都是假的,听的都是假的!

    如果说李轩大张旗鼓的去看望拜访什么百姓家庭的话,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自己所看到和所听到的都是假的!

    那即便知道是假的,但是李轩偶尔也会去慰问,视察!

    为什么,因为这是作秀,政治需要!

    大唐朝报上需要刊登圣天子某某日亲切慰问烈士家属啪啦啪啦的,但实际上李轩自己都知道,他去慰问的对象,那都是千挑万选选出来的,所做所看所听的一切,那都是为了政治宣传而服务,基本上别指望能够看到什么好东西。

    而实际上,如果在公开进行慰问,视察的时候,如果随便选了一家,然后让李轩看到一大堆问题的话,那么李轩肯定是要发飙的。

    这种发飙呢,并不是说针对这些问题!

    而是针对下面人的不懂事,如此重要的政治宣传场合,你搞一堆破事出来,想要证明什么?证明朕统治下的帝国很差劲?

    还有没有一点的政治觉悟,家丑不可外扬知不知道,要正面宣传知不知道,难不成你要让大唐朝报上刊登大唐黎明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你想干嘛,想要说朕是昏君吗?

    作秀就要有作秀的觉悟,宣传就要正面宣传,别瞎几把乱搞!

    所以说,公开的慰问和视察,基本上也就无法发现什么问题,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李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

    微服私访,这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消息来源渠道,更多的消息渠道还是依翰林院调查统计科的舆论报告!

    翰统的主要业务是反间谍,反谋逆等等。

    而杜绝谋逆,舆论监控是肯定少不了的,毕竟造反这种事,除了单纯的政治和军事的大臣们造反外,如果是民间的动乱,背后肯定是有深层次的原因。

    比如说天灾人祸!

    天灾没办法,而人祸嘛,翰统方面却是可以监控并提前处理的。

    因为业务需求,因此舆论监控对于翰统而言就非常重要,而这些舆论监控报告,最后又会到李轩手里,让李轩过目。

    这些舆论监控报告,其实说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比如说市面上的肉涨价啊,或者说粮食涨价的,某某地工业区有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导致大量工人失业。

    但是就是这些小事,却是李轩最为重视的,他要求翰统方面,每个月都上缴一份各省的物价报告,尤其是食物的物价报告。

    其他的各种乱七八糟的舆论监控报告也是多的很,基本上每天翰统方面都会送一份报告过来,李轩每天办公的时候第一眼看的就是翰统的报告。

    这种翰统每日报告,某种程度上就是只有李轩一个人看的报纸!

    为了这份只有李轩一个人看,也只能他一个人看的特殊报纸。

    翰林院调查统计科在整个帝国范围内,拥有直属雇员一万五千多人,兼职雇员四万余人,持续不间断的收集各类乱七八糟的消息,邻居打架,猫狗死了都算是他们需要搜集的消息。

    然后把这些消息进行汇总,分析,总结各种报告,最后这些报告就会通过驿站体系传递到金陵城,由金陵城的翰统进行整理汇总,做成每日报告呈送御前!

    但是只看翰统的报告,很多方面依旧是无法直观的了解,所以有时候没什么事的时候,李轩也出来一趟,亲自到市井当中了解最真实的状况。

    所以为他微服私访,和其他皇帝的微服私访不一样,其他的皇帝微服私访,那是为了玩居多,但是对于李轩而言,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当然了,工作之余也是需要调剂一二,所以有时候李轩也会去秦淮河那边微服私访一番。

    李轩去过几次,有一次还是带了王文华一起去,而王文华陪他去过一次后,就是上了心思,前两天说着什么,为了确保娱乐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准备在秦淮河举办一场花魁大赛。

    这话说的是让李轩龙心大悦!

    什么才叫做忠臣?

    这才是忠臣!

    为圣天子排忧解难,这难道不是好臣子吗?

    文官们,治理好国家,别天天搞的有动乱出来,这是排忧解难。

    武将们,打胜仗开疆扩土,这是排忧解难。

    近臣们,让圣天子开心过每一天,保重龙体,这也是排忧解难。

    但凡能够为圣天子分忧的,那都是忠臣!

    正所谓行业无贵贱之分,这忠臣嘛,自然也就没有高低之分。

    所以李轩对王文华,一向来都是比较看的比较顺眼的,虽然知道这人在政务上屁本事没有,但是这并不妨碍李轩一直把王文华留在御书房里,挂着御书房行走大臣的名头。

    而王文华也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也不擅长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政务,所以虽然说是农部尚书,但是他从来不管事,事情都是交给农部的两位侍郎处理,毕竟他也担心有一天自己真因为什么疏忽就引来杀身大祸!

    因为平日里基本不处理实际事务,所以王文华也是闲的很,整天都是琢磨着如何让圣天子更加高兴1

    比如说去年,也就是宣平九年朝堂讨论修缮皇宫的时候,朝臣们都是一股脑的说什么要重建那破破烂烂的皇宫,唯独王文华深知圣天子早就对那破破烂烂的前明金陵城皇宫不感兴趣,要不然也不会拖了好几年一直都是没有修缮。

    所以他当时就提出,这皇宫毕竟是前明皇宫,而且早已经是破旧不堪,这修缮好了也不怎么样,更加无法体现出来大唐的优越感。

    所以他建议,反正修起来也是那个破样子,干脆不修了,直接扩建皇家别院。

    此举让李轩龙心大悦,当场就批准了这个建议!

    现在,王文华又是准备搞花魁大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