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山沟皇帝 雨天下雨

第二千四十七章 爱德华看球

    来大唐时间久了,慢慢的爱德华在行为处事上也逐渐和大唐人一样了。

    来大唐三个月后,爱德华已经是经常独自一人外出办事了,有时候也会自己跑出去闲逛。

    而且因为他的那一头红发实在过于碍眼了,现在的爱德华已经是顶着一个大光头了。

    嗯,实际上这也是大部分来到大唐,或者入籍的土著们,或者是那些大唐暂住民的共同选择。

    怎么说呢,一个金发碧眼的人在一群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人里,总是会显得非常的怪异的,为了能够真正的融合进入大唐,而不至于时刻都提醒这自己和别人,这是个土著。

    所以很多大唐暂住民们会选择剃光头发,当然了,部分西亚,欧洲地区的人他本身也是黑头发,这倒是没啥了。

    爱德华的一头红发就是显得比较惹眼了,一开始他还忍着,但是一个半月后他就是受不了旁人频繁投来的目光,直接把这一头红发剃光了。

    虽然说光头在大唐里也不算正常,在大唐里除了和尚以及军人外,是很少人会剃光头的,嗯,部分退伍后的军人有可能会继续剃光头。

    和尚不用说,军人剃光头嘛,主要是为了更好的护理伤口,防止头部受伤后感染,无法治疗,此外剃光头后也就不用打理那一头飘逸长发,方便作战。

    其实早些年的时候,李轩还一度尝试过让军人剃个寸头,和后世的军人那样,但是他失败了。

    人们宁愿剃光头也不要寸头!

    怎么说呢,要么是不剃头,要么就全部剃光,不能搞剪掉一半留一半的事,这和大唐人的观念相互违背。

    毕竟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能轻易毁之,所以剪发这种事不能干。

    但是嗯,为了帝国,为了天子效忠,更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所以头发不能太长,最后就是干脆来个剃光了事,也算是借用了佛家里的剃光头发出家,斩断红尘牵绊这么个理论了。

    参军了嘛,以后就没有什么儿女私情了,有的只是报效皇恩了!

    所以,大唐的军人,基本上每一个都是顶着个光头,不过退役以后大部分还是会重新留发,不用几年又是长发飘飘……

    话说曾经有个洗发水的商家,在松江府市区的某个饭店会议室里搞了一场高端洗发水的招商展示,用模特进行现场展示!

    重点是,这模特是男的!

    当时的场景就是这几个穿着文人长衫,手持折扇的男模特,登台后发簪一拔,一头及腰长发顺势而下,那场面,足以让女人掩面而逃……

    整体上来说,民间里的男子还是以长发为主,当然了平日里肯定不会披头散发,而是会束起来。

    除了长发外,还有小部分男子是光头。

    主要以军人,退役军人,经常和机械打交道的工人群体,至于和尚嘛,这个数字可以忽略。

    大唐人最近几十年无比的推崇科学,同时还保留着众多儒家的传统,比如说忠君思想之类的,两者相互结合之后,当代大唐人的思维方式其实是很特殊的。

    一方面,他们依旧是传统意义上的华夏人,跪拜祖宗,天子。

    另外一方面,他们又是极度的推崇现代科学,动不动就讲究科学理论,因为科学让大唐变的无比强大。

    而这样特殊的大唐社会里,其实是没啥宗教生存的空间的,甭管是佛还是道,在如今的大唐社会里,更多的是演变为了一种个人修养之类的宗教,其教义里还玩什么忠君教育。

    因为不这样搞,在大唐混不下去。

    为啥?

    还是因为那句在大唐里人人都知道的,特老套的一句话: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句话就决定了,你是圣天子的臣民,就算你要搞封建迷性,你也只能跪圣天子!

    而且,其实李轩的一系列长长的头衔里,就有神帝两个字,神帝这两个字的官方解释所有神的皇帝。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甭管你搞的啥宗教,弄出来的什么神仙,但是这些神仙肯定还是有老大的,这个老大就是圣天子!

    所以了,你求神拜佛,还不如直接跪拜圣天子来的干脆直接一些。

    但是,问题来了,大唐官方肯定是不允许那些宗教们拉上圣天子的旗号啊!

    所以,到了最后,哪怕是官方所允许的佛教还是道教,只能是乱搞,几十年过去后,就变成了个人修养,肩带传播忠君教育的教派了。

    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非官方宗教,早就被灭了个一干二净。

    大唐只需要一个神帝,不需要其他乱七八糟的诸多神仙。

    爱德华现在就已经和很多大唐人一样,不再信任何教派,只跪拜圣天子。

    因为甭管啥神仙,都没圣天子牛逼,所以就算要跪拜某个神仙,直接信圣天子就行了。

    不信神仙只信圣天子的爱德华,现在就是光着头,穿着职业装,戴着圆顶高帽,拿着折扇,和两个朋友一起出了使馆区后,就是沿着大街一路往东南边去。

    他们要去数里外的球场观看北岸队的比赛,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买到这一张北岸队主场比赛的球票呢。

    自从两个月前看了使馆区内的外交人员们打的一场步球赛后,爱德华就是深深的迷上这种充满了阳光以及智慧的运动。

    后来他还参加了使馆区内的步球队呢,他们自己隔一段时间也会举办一场业余的步球比赛。

    自己玩了几场业余比赛后,他就是多次想要去球场看一场真正的步球比赛。

    可惜,北岸开发区仅有的一支职业步球队的比赛门派枪手的很,他们的门票只有一部分才是零售,大部分都是以年票的方式早买光了。

    之前他跑去尝试买了几次都没能直接买到,从那些二道贩子手里倒是可以买到手,但是那些二道贩子心黑的很,一张普通座位,原价不过两唐元的票都敢要价十唐元,想钱想疯了他们,他爱德华虽然是个贵族子弟,但是他自己又不是贵族,这从英格兰过来的时候,他老爹一共也只给了他一百多唐元呢,这就是他所能够获得的全部资产了。

    这担任外交随从的话,他领取的薪水其实很低,只有松江府地区的最低薪资标准,一个月也就五唐元,还比不上大部分普通工人的薪水呢。

    也就是领事馆本身提供吃和住,不用额外花钱,另外都还提供体面的衣服,所以这日子倒也能过得去。

    但是,你要是让他购买十唐元一张的二手球票,那是肯定舍不得的。

    为了看比赛,他连续去了好几次排队购买,终于是在三天前买到了这么一张票,普通座位,两唐元!

    就这你还别嫌贵,要知道北岸开发区里人口多,中等收入的技术工人也多。

    北岸队作为北岸开发区仅有的一支职业步球队,向来不缺乏有消费能力的支持者,每一次主场比赛,那都是爆满。

    这球场的容纳人数都已经是从一开始的五千人扩充到一万人,再到现在的两万人了,并且还在持续扩建当中,据说北岸步球俱乐部打算把球场的容纳人数扩建到四万人。

    支持者众多,场场爆满,通过门票以及其他附属商品里获得大量收入的北岸队,最近一年招兵买马,准备冲击皇家步球状元杯!

    这是一向面向全帝国所有经过注册的职业步球队的一项赛事,球队需要一步一步打上去,最后击败竞争对手,成为唯一的步球状元。

    这也是目前大唐帝国里步球比赛的最高荣耀,上一次的状元杯决赛,有超过十万民众涌入金陵大球场观看比赛,可见帝国民众对步球的热爱以及支持!

    而且每一次决战都有皇室成员以及帝国达官贵人现场观战,最后还会有皇室成员为获胜者颁发奖杯。

    也许对其他球队而言,参加状元杯纯粹实际为了将近,一旦获得冠军奖金非常丰厚,哪怕是不能拿冠军,只要名次靠前奖金也不少,甚至名次靠后,但是只要能够省道出线,参加全国赛,那么奖金依旧丰厚。

    但是今年,北岸队就准备朝着冠军杯发起冲击,不是为了奖金,他们不缺钱。

    他们是为了荣誉!

    全帝国里,能够在皇室成员面前打一场状元决赛的,可没几个球员能够做到。

    今天的比赛,就是北岸队征战帝国杯的关键一战。

    哪怕是爱德华还没有亲自看过哪怕一场北岸步球队的正式比赛,但是并不妨碍他和一起来的西班牙领事馆的一个友人亚力克热情的讨论着北岸队今天冲击冠军杯出线资格的重要比赛。

    亚力克显然是看过了好几次比赛了,而且也对北岸队的情况非常的熟悉,只听他道:“去年的时候我们在冲击东区出线资格的时候,就是连续遇上了几个强敌,最后一战就是被那些该死的西湖汽车人狙击了。”

    “虽然最后以三分小胜侥幸出了线,但是在和西湖汽车队的厮杀里,多名队员被迫采用犯规战术杀敌导致被禁赛!”

    “哪一战打的太惨了,足足六名球员被禁赛了,以至于我们出线后的全国赛里的前几场只能派遣大量替补上场,结果就饮恨而归了。”

    “今年我们又是和西湖汽车人那些王八蛋们分在了同一组,这一次定要让他们好看!”

    爱德华来之前也是看过诸多报纸,做过功课的,他自然是知道今天这一场比赛,是北岸队和苏州那边的西湖汽车人队的比赛,是属于状元杯的东区赛。

    大唐的步球协会,把各地方的球队根据距离,交通等因素,分成了五个区,也就是东南西北中。

    每个区都有数量不等的名额,东区名额多一些,但是这地方职业球队也多啊,所以争取名额不容易。

    但是只有争夺到这些名额,才能参加后续的大区赛,然后是金陵决赛,再到最后的状元杯决赛。

    这一路是需要过关斩将,并不容易。

    而今天,他们就需要先把西湖汽车人队干一场,不仅仅是为了获得出线积分,更是为了去年一战的复仇!

    对这些球队之间的恩怨,爱德华并没有什么感触,他只是单纯的喜欢步球而已,甚至他都不能算是北岸队的球迷,应该说是步球球迷。

    但是,当他和其他人一起进入球场,听着无数人的呐喊,看着球场下的将士们厮杀的时候,他也是不由自主的加入了周围北岸球迷的呐喊当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