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的世界 有梦之人

第10章 各显神通

    “通过!”

    陆三川最终通过了考试,这家伙一直用灵活的走位,围绕着教官攻击,虽然他攻击的力度都不大,但还是靠点数通过了考试,不是每一个学生都把教官打倒的,像陈祖名那样,一招就放倒教官的家伙,从建校以来都是绝无仅有的,陈祖名是破纪录的创举,所以陈家驹才那么尴尬,他不仅是陈祖名的老豆,也是学校的校长,陈祖名被打倒他丢人,教官被击倒他也是没脸。

    陆明华看到自己儿子获胜,脸上的表情很淡定,眼睛却忍不住流露出欣喜,转头望了徐一凡一眼,徐一凡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撇撇嘴,陆明华的手下都是文科出身,偏要跟自己比武斗,徐一凡都替他着急,这一点不是徐一凡自夸自己儿子,像陆三川那种货色,徐一锋一个打三个都没问题。

    第三场上场的是李家俊,李家俊一上场就被教官的拳头密集攻击,刚刚被陆三川绕着攻击,这个教官肚子里面已经憋了一股气,现在的学生真是太嚣张了,刚刚那个学生竟然还敢一招撂倒教官,第二个家伙一来就绕着自己攻击,让自己没有一点出拳的机会,打得非常憋屈,这一场一定要挽回教官的面子。

    “嘭嘭嘭!”李家俊一上来就中了三拳,幸好这个家伙结实,这一次教官没有留守,拳头来得又快又急,李家俊倒是反应过来了,身体跟不上思维,只好抬手侧挡,攻击全部落在李家俊的胳膊上。

    李家俊立刻后退,一退就是五步,跳出教官的攻击圈,教官只是想挫一下现在的学生傲气,自然不会乘胜追击,只站在原地身体保持随时出拳的姿势,让李家俊慢慢调整身体状态,李家俊侧身对着教官,轻轻摆动放松右臂,酸麻感渐渐消失,刚刚虽然被打了三拳,但是李家俊也不是没有收获,这家伙试出了教官的力量。

    这力量,自己扛得住,李家俊暗道,但是也不能让对方舒服发力,不然人不是沙包,扛得住也会有被打爆的一天。

    教官看李家俊休息得差不多了,向他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主动进攻,李家俊皱眉,他不主动进攻不行,这是考试,对方打中自己三拳,自己没有相对应的有效还击,肯定是要不及格的。

    “喝!”李家俊冲了上去,一个右勾拳挥出,教官笑了笑,这种顺着速度攻势的右勾拳确实威力很大,李家俊对力道和身体动作控制得非常好,一看就是警察学校出身的标准拳法,这个拳招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为了增加力量,右臂摆臂弧度太大,很容易空门大开,不过李家俊还算醒目,右勾拳的同时,左拳一直架在自己胸口处,就是为了弥补破绽。

    挡,我看你怎么挡?教官暗叫道。

    “哼!”教官闷哼一声,双脚张开,随着身体的突然下蹲,重心跟着下移,一个非常漂亮的马步扎成了。

    李家俊在教官突然下蹲的时候就慌了,他的右勾拳是冲着对方脑袋去的,教官突然下蹲,他的攻击自然是要落空了,李家俊预判过教官或挡或避,他已经准备好了后续攻击,可是教官突然下蹲的应对方式完全出乎李家俊的判断,他的攻击节奏全部被打乱,如果是老手就会果断后撤,李家俊毕竟是新手,中间愣了一下。

    “喝!”教官大喝一声,直冲拳,他的直冲拳自然不是陆三川之流可以比得,腰马合一、力从地起,一拳以奔马之势冲向李家俊胸口。

    “嘭!”李家俊倒退五六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脸色苍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你输了!”教官平静地说道。

    陆明华看着台下那个犀利的教官,好奇地向陈家驹问道:“陈sir,这个教官叫什么名字,原来哪个部门的?”陆明华知道陈家驹为警察学校向其他各个精英部门借调了许多人才。

    “邓教官是我从内地请来的。”陈家驹警惕地道:“你要干嘛?”

    看到陈家驹警惕的姿态,陆明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想从陈家驹手底下挖人实在太难了,即使是警校的毕业生,陈家驹都是以学生的第一志愿部门为参考,然后再结合学生的特长与能力安排部门,最后才是警队各部门挑人。

    杨建华举荐陈家驹任警务处人事、训练处处长,绝对是神来之笔,陈家驹太适合这个位置了,这个家伙油盐不进、水火不侵,谁想要在他那里安插人手都不行,‘一哥’的儿子在复选入校时就被陈家驹很严厉地踢出学校,一点面子都不留,你说他吊不吊,最关键是,陈家驹教学严厉,非常重视思想教育,直到现在依然有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像陈家驹这种从小在殖民地长大,接受殖民教育的家伙是哪来那么深沉的爱国情怀,随着年岁的增长,陈家驹也就值班时穿制服,生活中都是穿唐装,时刻不忘宣传国家的传统文化,陈家驹这种人即使真教导不出什么出色人才,至少不会有害群之马的败类,陆明华在看到陈家驹表情的时候,就绝了从警察学校挖人的念头。

    “我就随便问问!”陆明华笑着说道。

    陈家驹望向场中,李家俊捂着胸口,用力吸了两口气,踉跄几下,站了起来。

    “我还没躺下呢?”李家俊沉声道,向裁判计分的老师摇手,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李家俊绝对不允许自己输在这里,他绝对不要再做死留级生。

    “家俊!”徐一锋站在李家俊的附近,突然比了一个手势,李家俊的眼睛大亮,他读懂徐一锋的手势。

    ‘攻他下盘。’

    “啊!”李家俊吼叫着一个抡拳挥向教官,教官这时候已经大概看出李家俊是一个防守耐操型的家伙,不愿意跟李家俊硬碰硬消耗体力,后退小半步,避开李家俊的拳头,好机会,任何人在移动的时候重心必然要改变。

    “剪刀脚!”李家俊顺势滑倒,又是非常规打发,李家俊跌倒在地板上,双脚锁住教官的右脚,教官脸色一变,已经明白李家俊的意图,他年轻的时候右脚因公受过伤,下盘功夫是他的弱点。

    “倒下!”李家俊在夹住对方右脚的时候,就知道徐一锋估中了,教官的下盘很松垮,难怪他扎马步的时候需要那么长时间起得来,李家俊双脚用力一扭,教官立时站地不稳摔倒。

    “哼!”教官摔地的同时,出拳攻击李家俊的胸口。

    “哈哈!”李家俊大笑一声,脚下不放松,依旧夹着教官的右脚,双手抱头,大力旋转身体,“嘭嘭!”教官的两拳结实打中李家俊,只不过被李家俊转头用后背挡住,像李家俊这种虎背熊腰的家伙,教官的两拳对他的伤害不大,反而被他爬到教官的身上。

    教官的脖子就在眼前,锁。

    双手、锁!

    “啊!”

    “啊—!”

    裁判打分的老师愣住了,转头望向陈家驹,陈家驹的表情也很精彩,台下的李家俊锁住了教官的双手双脚,只不过他们两个的姿势非常地不恶俗,尤其李家俊,不仅把教官的脑袋夹在胯下,自己的脸也正对着对方的胯下,这两个家伙竟然当众表演六九式,不过李家俊现在可不敢松手,论真实实力他确实不是教官的对手,好不容易锁住对方,放手他没有把握再次再次成功上锁。

    “通过、通过!快把他们两个分开!”陈家驹赶紧挥手叫道。

    “yes!”李家俊激动地跳了起来,呲牙咧嘴地走下台,他要锁住教官,自然要付出代价,脸上紫青一片,一只眼睛还肿了起来。

    下一场,李天隼。

    “教官你好,换一位教官吧!你刚刚消耗了大量体力,再跟我对打,对你不公平的。”李天隼挺直胸口大声地叫道。

    “我这是考试,测试你们的搏击技能合不合格,又不是分胜负,出手吧,别废话,计分老师会打分的。”教官抖了抖被李家俊夹得酸痛的右脚,一脸正气地答道。

    李天隼很无语,他非常希望能在偶像的面前表现一番,可是教官说得也对,这是考试,打分老师觉得过关就是及格。

    “那你小心了!”李天隼说道。

    教官点了点头,开始防守,李天隼好斗在警察学校是出了名的,教官也知道李天隼的身手,要认真对待,不然就真的没脸了。

    “好!”李天隼一招平平无奇的直冲拳正中打出,教官伸手掌挡住,‘啪!’地一声,两人各退一步,李天隼脸色凝重,教官收起手掌,放在背后,快速地抖了抖,李天隼跟牛犊一般,力气不小。

    第一招试探,双方大略地了解了一下各自底细,李天隼继续抢先进攻,左勾拳、右勾拳,重锤,挡、挡、挡,教官脚下不便,手上却是灵活,把李天隼的进攻全部挡下,李天隼跟李家俊不一样,他知道教官的下盘是弱点后,不但不攻击下盘,还偏要避开下盘。

    李天隼的腿功师承邱子龙,非常出色,一身功夫有六成是在脚下,他不用脚,一时间竟然落入下风,下一轮的攻击如果还是被挡住,教官肯定会利用他回气的空隙反攻的。

    “不行,不能再这样消耗体力了。”李天隼的战斗意识很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暂停了进攻,向教官一样,开始了防守,诱对方出手,势均力敌之下,谁先出手谁就会先出破绽。

    教官看到李天隼突然停止进攻,愣了一下,刚刚李天隼一直是进攻状态,如果自己不主动进攻,耗到时间结束,李天隼就赢了。

    “小心了!”教官提醒了一声,右手呈爪形伸出。

    “擒拿手?”李天隼听邱子龙说过国内武术门派的功夫套路,心中一凛。

    教官使用的确实是擒拿手,不过却是部队里去芜存精的精简擒拿手,李天隼一个不察,已经被教官抓住左手,李天隼虽然不懂擒拿手,却本能地知道不能让教官抓实,抓实难以挣脱了。

    “啊!”李天隼不懂擒拿手的套路,哪里是那么容易挣脱的,刚刚挣开手腕上的擒拿,教官已经抓上了他的胳膊,李天隼一拳砸向自己胳膊,教官有顺势缩手,转而抓向李天隼的手腕,手腕命门被抠住,李天隼疼得脑袋眩晕。

    “嘭!”李天隼疼急之下,本能地抬脚,教官倒飞了出去,双方都愣了一下,比斗了这么久,李天隼一直不出脚,教官大概明白李天隼的骄傲,忘记了提防李天隼的脚下,被李天隼重脚踢中,跌出了圈外。

    “教…教官,我不是有意的。”李天隼手足无措地跑过去,拉起教官慌乱解释道。

    教官看着李天隼真诚的眼睛,释然地摇了摇头:“没事,是我大意,你通过了。”

    “谢谢教官!”李天隼说着有些腼腆了起来。

    “教官,你那个,擒拿手能不能教我。”李天隼听邱子龙说过,内地的门派观念很强,真正的武功都是不外传的,所以李天隼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却不料教官爽快地笑了起来:“好呀!有空来找我,最好能带点礼物,我喜欢吃深井的烧鹅。”

    李天隼愣了一下之后狂喜:“没问题,今天考完试之后,我就有空,去深井买烧鹅大概两个小时,晚上还有三四个小时可以学。”

    这回轮到教官愣住了,李天隼真是一个武痴,学功夫都不隔夜的。

    接下来下场的是徐一锋。

    徐一锋下场,陆明华立刻便提议要换考试教官,那个连比两场的教官也举手表示,自己无法再战,陈家驹转头往徐一凡,徐一凡抬头望着天空,陈家驹挥手换人。

    警察学校的教育资源雄厚,换个教官分分钟的事。

    跟徐一锋比试的教官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从体型上看就知道是一个力量型的选手。

    两人相视而立,徐一锋突然双手抱拳,壮汉教官愣了一下,其他人都是半鞠躬,徐一锋抱拳有些不伦不类,徐一锋也呆了一下,他跟李杰学习对打,习惯了抱拳的礼仪方式,刚刚不小心就露了出来,不过既然已经这样,徐一锋也不打算纠过来,立刻进入比试状态。

    “嘿嘿,徐sir,早就听说令公子是个天才学生,现在看来真的很不‘一般’!”陆明华低声笑道。

    徐一凡没有回答,刚刚他看到了观众席上的何敏,也看到了何必与何小心,何必在警察学校就读的事徐一凡知道,他只是忘记了何必也是这一届毕业。

    “嘭嘭嘭……”

    比试场中声音响起,真是人不可貌相,大家都以为壮汉教官是力量型的高手,却不料对方的速度也极快,转瞬间已经打出了十几拳,只不过都被徐一锋给一一挡下了,壮汉教官的速度快,徐一锋也不慢。

    “嘭嘭嘭嘭嘭……”一鼓作气,壮汉教官又是一轮急攻,徐一锋再次全部挡下,壮汉教官微微喘气,徐一锋依然呼吸平稳,依然是一脸酷酷的淡定样子。

    这也是必然的,壮汉教官使的是洪拳的猛烈打法,徐一锋却是典型的李杰式短打,手脚的动作都不会很大,即使出拳攻击也是只出一半,另外一半碰到目标后再爆发,这样非常有利于迅速应变转换动作,也非常省力。

    “嘭嘭嘭!”壮汉教官又攻了几招,还是无法突破徐一锋的防守圈。

    壮汉教官攻得漂亮,徐一锋守得更加精彩,所有人都在猜测着用什么办法可以攻破徐一锋的防守圈。

    何必眼睛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办法,神秘地笑了笑,然后抬头望向徐一凡,却不防徐一凡也正向他的方向望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