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的世界 有梦之人

第114章 胜者为王

    新葡京赌城。

    “崔先生,一拙年轻气盛,您老德高望重,怎么也跟他一般见识,真的就不能退一步吗?”何鸿生低声劝说道。

    崔瑾一身灰色的中山装,面容严峻地摇了摇头。

    “开弓没有回头箭,赌局的事已经人尽皆知,崔家必不能示弱,不必相劝。”崔瑾身边一中年男人说道。

    何鸿生又转头向徐一拙说道:“势要!”

    徐一拙一点都不给自己未来岳丈的面子,何鸿生话还没说完,徐一拙便抬手止住道:“今晚过后,崔氏与我们金莲花赌城,两家只能留一家。”

    徐一拙这么不给自己面子,何鸿生脸色一阴,然后又笑了笑,转头看向徐一拙身后的Mary。

    “Mary,金莲花赌城这么多年的用心经营,你不劝下一拙。”何鸿生说道。

    Mary冷冷地道:“你看看一拙的脸,还有回旋的余地吗?一拙要怎么做,我全力支持,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何鸿生皱着眉点了点头。

    “虚伪!”徐一拙看到何鸿生和事佬的姿态,心里暗骂道,在场的这么多人,恐怕就你何鸿生最希望金莲花赌城跟崔氏立刻刀兵相见,最好是能两败俱伤。

    “好!”何鸿生姿态做足之后,便收起了笑容,朗生叫道:“既然双方的态度都非常坚硬,那么我就不再多说了,非常感激双方都信任本人的新葡京赌场,邀请本人当公证人,公事公办,现在请双方出示一下赌注。”

    今晚参加赌局的有世界各地的赌界大佬,不管胜负结局如何,作为公证方的新葡京赌城都捞够了名气。

    何鸿生让人揭开赌厅中间的红布,一张做工、木纹都非常考究的暗红色赌桌出现在赌厅中央,赌桌四周用金色的隔离线隔开,事实上这隔离线完全没有必要,观众席离着赌桌还有十米左右,根本就看不到扑克牌,只能通过赌桌后上方的四面大电视观看比赛,更加不可能影响得到赌局中的两人。

    徐一拙转头向Mary点了点头,示意没有问题后,Mary便下去公证处配合公证人清点赌注去了,为了彻底击溃崔氏,徐一拙让Mary筹集了大量现金流,当然还包括固定资产的证明文件,全部用来当赌注,崔氏自然也不例外,今晚的赌局即是风险,也是机遇,如果能在赌桌上一举决计掉Mary母子这对强敌,崔氏也不会吝于下死本。

    正如徐一拙所说,今晚的赌局,谁输,谁就会被淘汰出赌博圈。

    徐一拙非常淡定地配合崔氏家族的人通过安检门后,便来到了赌桌旁坐上椅子。

    “崔先生,不好意思,我们需要检查一下。”罗森微笑地说道。

    崔瑾摊了摊手,示意罗森随便检查。

    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的大赌局,极少会在身上戴什么作弊器,罗森自然也是没有发现什么,崔瑾也来到赌桌前,与徐一拙相对而坐。

    “请双方检查扑克牌!”何鸿生站于赌桌中间,一脸严肃地说道。

    罗森已经退下,徐一拙示意螃蟹检查扑克牌。

    “我先声明一下,今晚两位使用的是我们新葡京赌城最新防出千的高科技扑克牌,这种扑克牌表面上跟普通的扑克牌无异,但是在这种新型扑克牌的夹层中间,装有一种非常轻薄的加密芯片,每一张扑克牌的源密码都不一样,每一次也都不一样,只能对照电脑的随机源码,一旦发现谁手上的牌源密码与牌面不相符,将视为出千,有没有问题?”何鸿生大声地说道。

    崔瑾点了点头。

    徐一拙耸了耸肩膀,何鸿生自诩的这种高科技加密技术扑克牌,金莲花赌城也有,而且早就在VIP贵宾室使用了。

    螃蟹的动作非常熟练,很快就检查完扑克牌没有问题。

    崔氏那边的安全防伪专家倒是花了不少时间,一张一张地逐张检查扑克牌,非常地仔细认真,不像螃蟹那样随机抽样检查。

    ……

    观众席。

    Mary手心都是汗水,她的压力非常地大,丁瑶下了死命令,今晚的赌局只许胜不许败,如果徐一拙输了,金莲花赌城不复存在,那么她Mary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如果没有丁瑶的默许,Mary哪里有资格拿金莲花赌城的产业担保换赌注。

    “倩琪怎么没有来?”Mary悄然地用手帕擦了擦手心的汗水,皱眉问道。

    罗森也是心里一动,今晚这么重要的时刻,何倩琪确实不应该缺席。

    “Mary阿姨,你说的是一拙的未婚妻吗?我还没见过她人呢?漂不漂亮的?”徐乐乐小八卦得好奇道,然后又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肯定很漂亮,一拙那个家伙可是色中饿鬼,他身边的那些女助理,个个都是美人,哼!”

    “你去查一下何小姐的消息。”罗森向身边的一名精干手下低声道。

    “好!”

    观众席另外一边。

    “阿锋,那个不是乐乐吗?”李天隼指着贵宾席上明媚动人的徐乐乐说道。

    徐一锋赶紧低了低身体,也压低李天隼与李家俊两人,有些紧张地低声道:“别被她发现了。”

    “阿锋,乐乐怎么好像跟徐一拙的母亲很熟悉的样子。”李家俊看到徐乐乐跟Mary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疑惑地说道:“她不会认识徐一拙吧?”

    徐一锋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乐乐说要替自己出气。

    “给,我已经买好了,总共八十万,先说好了,赢了大家平分,输了凑钱还回阿锋。”陈祖名手里拿着一张下注票据笑道。

    “赶紧坐下!”李家俊立刻把陈祖名拉坐下,接过陈祖名手里的银行卡与下注票据递给徐一锋。

    徐一锋对赌没有什么兴趣,他不喜欢任何不确定的东西,李天隼与陈祖名倒是想赌,可惜他们两个没什么钱,李鹰是不会给李天隼钱的,珍妮偶尔给一点,陈家驹就更抠,陈祖名上厕所的厕纸都不让多用,更别指望零花钱了,李家俊非常有赌性,只是他隐藏地比较好,没有人发现。

    徐一锋收回自己的银行卡,把赌注票据留在李家俊手里,他才是真土豪,莎莲娜好像生怕自己的儿子不败家,都不知道给徐一锋塞了多少张银行卡,朋友有通财之义,于是李天隼等人没钱的时候,就经常找徐一锋‘救济’,徐一锋也从来都不二话。

    观众席的一角。

    一个一身黑色风衣,黑色墨镜加黑帽子盖脑袋的家伙低着头,坐在一群身材高大的欧美人身后,这个家伙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扑克牌‘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