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的世界 有梦之人

第121章 徐sir教子

    徐一拙一字一顿地认真:“有仇不报非君子!”

    “别他妈侮辱人家君子,你是小人!”黑衣人转过身来瞪着徐一拙肯定地说道。

    徐一拙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痕。

    “所以,以德报怨、一笑泯恩仇之类的东西我做不来。”徐一拙看着黑衣人的眼睛说道,他隐隐猜出对方的身份。

    “别耍这些让我恶心的小心眼,你脸上的刀伤是你自己弄的。”黑衣人骂道:“丁二最多是警告打压你,未必有害你的心思。”

    徐一拙移开视线,不与对方直接对视,连这个对方都知道,显然已经跟罗森、螃蟹见过。

    “打压?”徐一拙冷哼道:“你太小看你们少主了,他是想逼我为他所用,当他的狗腿子。”

    黑衣人眼光闪烁,他本不擅长处理这类事情。

    “金莲花赌城已经为你们提供了十几年的财力资源,十几年啊!要想改变澳门三足鼎立的局面,我必须截留部分资金,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从今往后,澳门再无崔氏,一家独大指日可待。”徐一拙说着表情有些激动,双眼满是一种叫野心的东西在灼烧着。

    他以为黑衣人是丁瑶的人,说服了黑衣人,说不定能影响到素未谋面的母亲大人。

    “哼!今晚我不出手,你就输了。”黑衣人冷哼道。

    “是,万分感激,我虽然预有一招制胜之法,但总是有极大危险的。”徐一拙诚恳地说道:“我知道她身边有不少能人,却没想到竟有先生这种千门高手,先生若愿意帮我,拙愿意以十倍报酬聘之。”

    黑衣人愣了一下,明白徐一拙认错了人,心里有些愤怒,这个小子竟然敢挖自己老妈的墙角。

    “你想搞独立?”黑衣人冷冷地道。

    “不敢,我只是想多分一些,我们几人在澳门拼死拼活,才合分两成,我现在长大了,总该多分一些吧!”徐一拙显然是希望黑衣人能帮他传话丁瑶,却想不到黑衣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吓坏了他。

    “好!以后七三开,你七他们三,赌城的事你说了算。”黑衣人脱下帽子,摘掉眼镜走向徐一拙,阴声说道:“但是,如果你再敢算计自己家人,我就宰了你。”

    徐一凡双眼杀气四溢地看着徐一拙的眼睛,曾经多少凶悍之辈都挡不住徐sir的煞气,徐一拙立时胸口一闷,心脏一悸,脸色苍白,差点没跪倒在地。

    徐一凡右手突然出现一把匕首,正是螃蟹送徐一拙,崔瑾自我了断的那一把,徐一拙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匕首,脸色更白,这匕首放在自己的西装内衬,西装的扣子是紧扣的,人家离着自己还有两米左右,就夺掉了自己的匕首,而自己还毫不知情,徐一拙的心里一阵惊悚,整个后背瞬间湿透。

    “回答我!”徐一凡怒喝道,他已经了解徐一拙布的这个大局,一局可见这家伙近乎于妖的诡变机谋,陈新、崔三、崔瑾、何倩琪、何鸿生、螃蟹与罗森,包括Mary、丁二,甚至是丁瑶,都被徐一拙隐隐算计在内。

    徐一拙双眼咕噜咕噜直转,终究没扛得住徐一凡的煞气,跪倒在徐一凡面前。

    “爸!”徐一拙悲呼着,双手抱住徐一凡的双腿。

    徐一凡呆了一下,暗道这小子果然聪明绝顶,可惜心机太毒、城府太深,徐一凡非常不喜欢。

    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徐一拙,徐一凡总算有些理解莎莲娜的做法,一锋虽然有时候不懂变通、中正有序,但是徐一锋为人宽厚,有容人之气量,他接替自己的势力,将来总不至于兄弟阋墙。

    同室操戈,徐一凡一想到这事就头疼,然而又不得不面对这个已经出现苗头的问题。

    “嘭!”徐一凡一拳轰出,办公室里面的一面书柜轰然倒地,这家伙能力越强后,涙气越重,隐隐有些无法控制,搞得他是想升级又怕升级,只能暗中寻找解决的方法。

    “我答应,爸!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徐一拙被自己老子一拳打爆墙的动作吓得瘫坐在地上,忙点头不断地道。

    隔空就能打爆书柜,徐一拙虽然调查过自己老子,却没想到自己老子竟有这种匪夷所思的战斗力,难怪自己老妈那种彪悍女强人都要拜倒。

    事实上,七成已经远远超出了徐一拙的计划,他没想到自己老子这么豪迈,这家伙原本是想跟丁瑶争取赌城的五成控制,以后再布局篡夺赌城话事权,慢慢积蓄力量跟丁二对峙。

    “爸,我是不会出手,可是我怕丁二他……”徐一拙继承他母亲丁瑶的性格,一丝机会都不放过。

    “我会派人警告他,哼,连自己亲兄弟都不能相容,丁瑶教的好儿子。”徐一凡冷冷地说道。

    徐一拙低着头,双眼闪过一丝快意,虽然初次见面,徐一拙大略能看出自己老子的秉性,‘警告’之语当然不是真的警告一下,希望丁二不要被修理得太惨。

    几天之后,徐一拙看报纸,得知台岛行政部副部长丁二下楼时,不慎从楼上摔下,‘摔’断了腿,要住院三个月的新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走了,提醒你一句,对付何鸿生容易,一家独大后才是最难的,自己好自为之。”徐sir这么多年警务处混下来,政治悟性已经不比当年。

    徐一凡突然往身后快退几步,整个人的背后往Mary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撞去,想象中的玻璃窗碎的画面没有出现,在徐一拙见鬼了的眼神中,徐sir人已经出现在了窗外,竟是直接穿透了玻璃。

    这里可是在四十二楼,徐一拙赶紧爬起追了上去,只看见一个黑影在几栋大厦之间闪动了几下,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徐一拙眼神阴郁地皱了皱眉头,他明白徐一凡这是在警告自己,千万惹到他。

    徐一拙从小在赌场混迹,奇能异士见过不少,却闻所未闻有自己老子这种让人提不起反抗念头的强人。

    这种神奇的身手,恐怕只有电影的世界里面才会有,徐一拙暗自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