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变身滑稽萝莉 残月黄泉

第六百二十一章 羡慕嫉妒恨

    然而不论怎么纠结,郝萌知道,要是自己还继续沉默装哑巴,再不开口的话,怕是要坐实了这莫名其妙的‘上门女婿’的身份了……

    有些没好气的偷偷朝给自己添乱的辉姬翻了一个白眼,郝萌趁机不禁暗自思量起出路来。

    虽然辉姬这一记‘助攻’让对方深信不疑自己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但问题是这样下来迟早要穿帮,到时候对方发现自己同样是个女孩子身份那可就尴尬了,更何况对方这位‘岳父’还是‘三口竹’的黑帮头目……

    还是姑且先别暴露自己是个萝莉的身份,先跟辉姬撇开关系就行……

    想到这里,郝萌清了清嗓子,抬头看向那位正和自己女儿商量什么的大叔,开口用正太伪音的霓虹语解释道。

    “呃……那个……大叔啊……”

    “其实我和你女儿辉姬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已,乏乏之交萍水相逢,仅此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

    似乎是对于这位小正太会说一口流利的霓虹语感到有些意外,大叔闻言微微一愣神,扭头瞥了一眼郝萌,随即又回头仿佛求证般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也不知是郝萌的这句话真的伤了辉姬的心,还是她演技出众,总之辉姬在听到这句话后,身形莫名的微微一颤,仿佛掩饰什么一样垂下了头,黑长直的齐刘海遮挡住脸部,让人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同时用失落惆怅的语气喃喃自语道。

    “是嘛……原来我在你眼中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啊……”

    熟知自己女儿的大叔看到这一幕,当场慌了神。

    犹犹豫豫的伸出手,似乎想要开口安慰自己两句,奈何这个时候辉姬干脆别过了身,背对着自己的父亲,抬起手臂用袖口在眼角抹了两把,然后故作平静的开口解释道。

    “不,请不要误会,刚刚我才没哭呢,绝对不是在哭,只是眼睛里进了沙子而已……”

    对此手足无措大叔,看到这里不禁咬牙切齿的扭头,朝那位害的自己女儿偷偷抹眼泪的家伙狠狠的瞪了一眼。

    那眼神分明是在说:

    感情这这小子还嫌弃我女儿不是?看看吧!害的我女儿都哭了!

    ……

    被大叔瞪视下的郝萌,此刻真的是傻眼了。

    这特喵演的哪一出戏啊!什么鬼?什么鬼?这就哭了?辉姬你到底有多玻璃心啊!就因为我刚刚说跟你只是泛泛之交的朋友这句话,而伤了你的心吗?我和你不是朋友关系,难道还是情侣关系啊!话说你就不要强行解释自己哭没哭了,越解释反倒是越容易误会!室内没有风好端端的哪会被吹进去沙子啊!

    哇……生气了……刚刚这黑帮大叔刚刚绝对是生气了,麻吉袋……麻吉雅美蝶……估计一会我就该请去用水泥洗脚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当初就不该头脑一热就跟着辉姬来霓虹,我不该当着辉姬的面耍帅……神啊!我特喵造的什么孽啊!

    坐立不安的郝萌内心此刻疯狂吐槽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此刻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千羽看看这,看看那,挠了挠头,此刻也有点懵逼,但在看到辉姬父亲脸上的表情后,随即恍然大悟。

    厉害了,辉姬……别看她平时话不多,也没什么存在感,原来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位,要不是郝萌本身是个萝莉,怕是凭借老爹的压力,小心思说不定还真能得逞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这样一闹怕是也会在小萝莉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要是讨到一个‘未婚妻’的虚名,怕是能吹一辈子了,这可是比什么姐姐、女仆、经纪人头衔厉害的多了!厉害厉害……

    想到这里,千羽不禁朝那背对着身的辉姬透去了一个服气的目光,至于身旁云里雾里的茉莉和爱丽丝两人,此刻更是在一旁不停的扯着她的衣袖,同时小声耳语道。

    “究竟怎么回事?郝萌她究竟说了什么?让辉姬忍不住哭了……你倒是给我翻译一下啊!”

    “好后悔当初只选择了学龙华语,而没学霓虹语,刚刚貌似我错过了一场大戏……”

    千羽没有去管身旁吃了文化亏的两人,低头略一沉吟,不希望辉姬的诡计得逞的她,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想法。

    想到这里,她扭头看向大叔,嘴角微微一笑,这才用霓虹语开口笑嘻嘻道。

    “呐,大叔,我可以帮忙作证,他真的跟你女儿没有任何关系,我才是他真正的女朋友,呐,是吧?郝萌?”

    说到这里,千羽还笑眯眯的扭头看了那一脸茫然呆滞与无措的‘小正太’一眼,后者闻言小脸上的表情更精彩了,要是小飒喵在场的话,看到眼前这一幕,绝对能开心的笑趴下。

    呦呵?拔X无情不说,这小白脸居然还脚踏两条船……就不怕成为第二个诚哥吗?

    千羽的这一番发言,顿时让大叔朝郝萌投去了既羡慕又吃惊还带一丝嫉妒的目光,承受这目光的郝萌不禁伸手有些头疼的一拍额头。

    拜托……千羽你特喵的就别来跟着瞎掺和添乱了啊!谁跟你是什么女朋……呃……话说千羽是女生,又跟自己是朋友关系,字面上来看‘女朋友’还真是没毛病……不对,话说学姐你平时你都不是以‘姐姐’或‘经纪人’自居的吗?非要占我点便宜你才甘心吗?

    郝萌现在真的想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然而事情还没完。

    “诶?千羽你刚刚又开口说了啥?为什么郝萌……你倒是给我说说啊!这么小气……”

    好奇心作祟的茉莉在千羽身旁有些心急如焚的嚷嚷道,唯恐自己错过了年度大戏,然而千羽又怎么可能会好心给茉莉翻译?

    碰了一鼻子灰的茉莉只好转身去求助询问郝萌。

    郝萌扭头用那一副生无可恋的神色看了眼扯自己衣袖的茉莉一眼,已经无所畏惧的摊了摊手,破罐子破摔的跟女仆解释道。

    “千羽她刚刚说……她其实是我女朋友……怎么着你看着办吧!”

    茉莉听完当时就火了,挽起袖子,一脸不爽嚷嚷着就要跟千羽对质。

    要知道从来都是她占郝萌的便宜,现在有人竟然敢声称自己跟郝萌是很亲昵的‘女朋友’,她又怎能忍的下去?

    此刻那晾在一边的大叔,看到眼前这两女争执的一幕,不禁有些傻眼,眼中的羡慕之意更浓了,内心同时纠正道。

    不……我错了……居然是脚踏三条船……

    话说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好的……可恶……还真是羡慕嫉妒恨啊……为什么当年我就没这待遇呢?

    ……